笔趣阁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五百三十三章众生有所求
    壁画前,香火氤氲,烛影幢幢,熏得糊窗的宣纸都泛起微黄,两位神灵精心雕饰的神目,还有那威严公正,正气凛然的面孔,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众生的意念汇聚于此,求财,求子,求平安,求官运亨通,求直上云霄,求富贵绵延,家国永昌,众生欲求,林林总总,不可计数......

    尽管两位天神仅仅只是司职守护人间,没有什么送子,散财的职责,但香客们多是想着守护人间又不是光守护自己一个?自己虔诚拜神,岂不是便宜了那些连柱香油钱都舍不得出的泥腿子,至少也得为自己捞点特殊的好处才对。

    甚至于有的潜藏而来的江洋大盗,悍匪狂寇求神拜佛,祈祷的是为了不被官府逮到,一些通奸男女则是祈福二人的事不要东窗事发,甚至希望原配速速害了急症死去......

    听了这一切的李白,也只能无言苦笑。

    “做人难,做神也挺难的,至少比仙难多,毕竟整天要听这种混账话,若是换了自己,不说保佑信徒了,就是不一念之间生出灭世的心思都算难得了。”

    他试了试用自己的神识与两座壁画进行交流,一触之下,直接进入了一处香火气凝聚的空间,两位天神居高临下,庄严肃穆,金身上满是流光溢彩,但却并未得到什么反馈,反倒是迎面而来两道不轻不重,意在警示的重击。

    他揉了揉眉心,退出空间,这两道反击当然不痛不痒,但反而让人更感头疼。

    估计是这座神庙也不是规格特别高,落枫渡口就算人流量再多,货物吞吐量再多,也不是州府郡城,神庙的规格肯定还够不到一定的档次,里面蕴含的两位天神的意志也极为稀少,纯粹就是一丝带有机械本能无法交流的神念。

    还是去看看州府郡城的那些高门大庙吧,兴许还能有个厉害的庙祝帮自己搭门牵线。

    只是如果两位天神现在就已经打起来了,那估计也无暇理会人间的事,而且自己人微言轻,又跟两位天神素未谋面,说的话他们能放在心上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啊。

    再者,根据那背景故事里的描述,这两位天神虽然秉承正义,但性格就他自己来看,就算称不上刚愎自用,也绝对是顽固自矜了,自己这剑仙的身份虽说同阶杀伤最强,可能不能入得对方眼里也难说。

    毕竟争夺主神位是大道之争,两位双子天神作为同胞兄弟,情谊深厚,相互扶持至今尚且打得头破血流,他们也未必就看不到其后果的严重。

    只是就算阻止这一切的可能微乎其微,也要去做啊,大不了就向那两位天神递出一剑斩鬼,若是真杀个天神,也能名正言顺在“斩鬼”后面添上一个“神”字了。

    还未出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夹杂在香火气中,令人眉头大皱。

    抬眼看去。

    只见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站在神庙的门槛外,兴许是还怀着三分对天神的敬畏,没敢踏进去,可手上提着颗美人头颅,鲜血淋漓,一副要向邪神祭祀的模样,本就是最大的渎神。

    甚至一些辅神,星官的神像都开始亮起微光,自动散发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威压,凡人畏威不怀德,天神庙香火鼎盛,靠的可不是有求必应,而是雷霆神威!

    陈家豪奴冷汗涔涔,心脏砰砰乱跳,等闲香火神羸弱可欺,也就有些迷惑人心的幻术能用来对敌,他习武至今也不知打碎过多少个山野土地老爷的金身,可眼下这座神庙里供奉的可是整个九州香火最为鼎盛的两位天神,就是一州城隍和人家比起来都是云泥之别……

    只站在门槛外,这陈家豪奴就油然而生一股骑虎难下的态势。

    可到了此时,是进未必死,退极可能死,只好但愿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不过是恫吓旁人的虚言。

    只是那些辅神星官的神像亮了半天,也没做出真正的攻击举动。

    他心神微定,心道想来自己平日里也曾在此虔诚上香,天神老爷们也不好跟自己计较,亦或者是自家后台果然很硬,连天神都要给几分薄面。

    孰不知这几位神官之所以没有出手,完全是因为在这神庙中,他们已经感受到了一位更强大的存在。

    此时此刻,他们所有的注意力早就从一个蝼蚁之辈般的武夫,转到了那位大剑仙的身上。

    那陈姓豪奴也是眼尖,李白还在人群里,他就远远看到了,也顾不得旁的禁忌,只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咬牙切齿道:“李公子真是让在下好找,桥上一见,我家公子与李公子可谓是一见如故,特地命在下送上薄礼,可谁知李公子跑得倒快!”

    言毕,直接将手中头颅塞到了李白手上。

    “大好美人,对公子也是仰慕已久,公子可要好好亲近一番,万万不要辜负了公子的好意,否则……”

    陈姓豪奴一脸玩味地打量着李白的表情,期待着接下来对方会露出怎样惊恐万分的情绪。

    “礼物?”

    出乎陈家豪奴的预料,李白没有露出任何惊慌的神色,反而抬起了手中的头颅,认真打量了起来。

    “的确是美人,所以呢?”

    他抬起头,眉头微皱,看向了陈家豪奴。

    一瞬间,在对方那淡然的眼神中,陈家豪奴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那一场场血淋淋的大战,使得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场场江湖上的生死搏杀,都变成了儿戏一般……

    怎……怎么可能!

    这姓李的难道不是只是个教书先生吗?怎么这眼神,比起当初自己亲眼所见的冀州大将军霍青山都要更加恐怖?

    要知道那霍青山素有人屠之名,在与北方戎狄的战争中,麾下大军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留下的皑皑白骨甚至能堆积成山,手下冤魂要以十万计数。

    他哪里知道李白曾经在战场上造下的杀孽根本不逊色于霍青山多少,再加上霍青山的战绩多是由麾下大军完成,而自己武艺稀松,很少出手,根本比不上光是自己一人手上就染血万计的李白。

    他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强撑着道:“所以李公子要好好亲近一番,而不是捧在手中把玩,免得暴殄天物。”

    就算你这家伙不知是何跟脚,难道还比得上落枫陈家!

    李白笑了,原本该是明媚的笑容,此时却因为白森森的牙齿而显得有些狰狞,他伸出手,拍了拍陈家奴仆的肩膀。

    “既然陈公子有心结实,那么就带在下去看看,也好还上一份大礼,免得旁人说我李某人不识好歹。”

    陈家奴仆险些一个趔趄跪倒在地,忙不迭道:“小人为公子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