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二百零三章丑恶
    李白沿着土路走去,三三两两的稚童蹲在路边,带着丝丝好奇的情绪打量着李白,脸颊红扑扑。

    李白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道:“有人想吃巧克力吗?”

    本是好意,却不曾想,那几个稚童一见这架势,居然是一下子一窝蜂散开了,唯独剩一个留着两道青鼻涕的小孩站在了原地。

    李白无奈地笑了笑,将巧克力揣到稚童手中,走过去想要摸摸他的头,却不曾想这一记摸头杀还没递出,远远的一声呼唤就响了起来。

    “徐晓回来!”

    满面怒容的女人大喊道。

    徐晓揣着巧克力就跑,很快就消失在了李白的视线中。

    女人狠狠地打了一下熊孩子的屁股:“娘不是跟你说过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吗?你也不怕他是拍花子的,给你吃个糖,你就晕菜了。”

    李白苦笑,虽然隔了老远,但以他的耳力,这句话仍旧没有逃过他的耳朵。

    闻言,李白忍不住苦笑,心说自己常自诩丰神如玉,虽是有些无赖的自夸之言,但怎么也跟“拍花子”的沾不上边啊。

    正想着返回住处,李白突然发现弹幕上开始出现这样的话:

    【那个女孩是我妹妹,她叫李雪,今年六月份失踪了,我们全家人一直在找她,却没想到她居然被卖到了相隔万里的贵市山区,小白求你帮帮我,她今年才十七岁啊。】

    【真的假的啊。】

    【大家先别刷弹幕了,有人说刚才那个被拖走的女人是她妹妹。】

    起先还只是三三两两的出现,再后来居然直接开始有人一排排刷一百块的舵主并附上这句话,整个直播间都快炸了锅。

    他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他并没有露出任何匪夷所思的表情,甚至于这弹幕反而佐证了他自己心中未曾昭示于人的猜测。

    李白的神情平淡,眼神却渐渐阴沉了下来,心中的怒意就宛如燎原之火,渐渐疯起。

    这种愤怒哪怕比起在大唐边境,亲眼目睹北夷人高举屠刀所进行的血淋淋的屠杀还要来得更加炽烈。

    两国相争,异族相屠,铭记国仇,来日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即是,无可厚非。

    天灾之年,易子相食,为无可奈何之举。

    但是在和平年代,这种赤裸裸地将自己的同胞当做猪样奴隶买卖,只想着换取红彤彤的票子的行为,让他几欲作呕。

    他大步如流星,神识席卷而出,向着之前离去的那人追去,却发现当他停下脚不时,却恰好进了刚刚马力所进那家土胚房的对面。

    他驻足门口,隔墙想望,神情渐渐越发森寒。

    只见院子内有两男一女,除了刚刚所见的两人之外,其余一人正是马力的老舅。

    干瘦男人一脸阴沉地将女人推搡到地上,气道:“爹,这贼婆娘还不死心嘞。”

    坐在院子里搓苞米的老汉冷哼道:“废物,连个娘们都看不住。”

    男人讪讪地搓着手道:“爹,俺这腿脚不是不灵便吗?”

    “嘿嘿,不死心?”老汉赤裸着精装的上身,叼起一杆旱烟嗤笑道,“就是放她走她又能跑到哪儿,全村人都帮咱看着呢,再等两年等有了孩子她就死心了,当初你娘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干瘦男人笑道:“话是这么说,就是今儿马力那废物不是领回来一城里人嘛,这娘们就动了心思,估计想让他给通风报信。”

    老汉吧嗒了一口旱烟,微微皱眉:“幸好她被那伙人弄成了的哑巴,不然还真要坏事。嘿嘿,一开始你还不乐意,照我说,女人能生养就够了,能不能说话算个啥子。”

    干瘦男人笑道:“嘿嘿,还是爹你能耐。”

    仰躺在地上的女人默默地听着两个男人的议论声,瞪着一双了无生趣的眼眸,仿若没有一点生机的生育工具,绝望而又麻木。

    姐......我好想你。

    妈,我好想你。

    爸......你什么时候会来救我?

    你还会......来吗?

    窗外的李白突然笑了起来,他想起了之前那女人对自家孩子的警告,又想起了刚刚老汉说的那句“全村人都帮咱看着嘞”。

    “呵呵,原来你们也怕人贩子啊......我还以为你们是一丘之貉呢。”李白抬脚踹开虚掩的木门。

    老汉还有干瘦男子一惊,纷纷看来,见是李白,干瘦男子忍不住怒道:“你弄啥子?找死嘞?”

    面色麻木的女子看来,空洞的眼眸中终于再度生出了一丝光彩,只是这光彩来得太过脆弱,几乎已然觉察不到。

    李白面色平静道:“你们买人的钱,是我捐的。”

    干瘦男子提起旁边一杆形似九齿钉耙的木耙,怒道:“你啥子意思嘛,得了失心疯咯!”

    李白抬起手指指了指自己,嘴角略带讥讽道:“我的意思是,捐给你们村子钱的那个冤大头就是我,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我现在要带她走。”

    干瘦男子这回明白了,勃然大怒:“你是来抢俺媳妇的!俺弄死你!”

    说着,挥舞着木耙就向李白砸来。

    那老汉脸色突然变了,他突然伸手拦住了自家儿子,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是恩人啊,刚才态度不好,你大人有大量,那成,你带她走吧。”

    仰躺在地上的女人眼睛陡然瞪大了,这份惊喜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到她愣了许久,才来得及露出一个似哭一般的微笑。

    李白微微皱眉,向前走了一步,想要去拉女人的手。

    老汉趾高气昂道:“慢着,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带她走可以,但你得再给我们二十万块钱。”

    脸上刚绽放出欣喜笑容的女人瞬间宛如坠入无底的深渊,她呆呆地望着笑容满面的老汉,眼泪簌簌落下,二十万......怎么可能会有人为了素味平生的她付出这么多的一笔钱?

    老汉继续恬不知耻道:“反正你也有钱,既然已经给我们这么些了,再给点也不算什么吧。”

    旁边的干瘦男人为难道:“爹......俺媳妇。”

    老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用一口生僻的方言道:“住嘴,没出息的玩意儿。等钱到手了,回头再找李癞子买一个不就得了,这娘们都来一个月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看根本就是个光会打鸣,不会下蛋的母鸡,亏你还当个宝,光长得俊不能下崽管屁用。”

    李白狠狠地捏紧了拳头,发丝垂落,遮蔽了他的眉眼,使得他的情绪让人看不真切。

    老汉抄起旁边的锄头,皮笑都不笑道:“咋子还想打人撒?”

    李白最终默默地摇了摇头,松开紧握的双拳:“二十万块是吧,我给你们,但我身上现在没带这么多钱,你跟我一块去取一趟,二十万一分不少我会交到你手里。”

    老汉冷哼道:“么问题。”

    李白突然道:“你就不怕我下山报警来抓你。”

    老汉笑了:“抓俺作啥子吗?俺又么犯法。”

    李白冷冷道:“买卖人口,非法拘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哪一项不是犯法的?”

    老汉还没说话,他旁边的儿子就一口唾沫啐了出来,被李白一偏头躲过。

    “没听说过买媳妇还犯个哪门子法?”干瘦男人满脸戾气,“买老婆的多了,光我们村儿就有四五个,是不是都犯法?”

    “你该听说的,但也许不会有这个机会了。”李白低声喃喃了这么一句。

    他冲着悄悄扯着他的衣角,宛如握紧了救命稻草,便再也不敢松开一般的女人,摆了摆手,和煦笑道:“等我回来。”

    这个笑容很温和,温和到女人一瞬间就湿了眼眶。

    他......会回来吧。

    还是这只是一场梦?

    假如这是一场梦,那我愿意永远不再醒来。

    女人眼泪冲刷着脏兮兮的脸蛋,冲出两道白皙的痕迹,哭声很难听,嘶哑像是蹲在树枝上聒噪的乌鸦,痛彻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