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一百一十四章四方皆凶
    夜色深沉,伸手不见五指。

    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嘶吼自四面八方而来,身穿具足,面色苍白,生有獠牙的血族足轻们挥舞着铁枪,武士刀蜂拥而来。

    在这些血族足轻之中,还夹杂着一些千奇百怪的鬼怪阴神,或漂浮,或潜地,相貌狰狞可怖至极,只是实力远比不上酒吞童子三阴神。

    诸葛亮盘膝坐在地上,面对这近百怪物。他只是轻挥羽扇,一道棋盘自他面前显现。

    半透明的光幕上,一大片迅速移动的黑色棋子正迅速地向着他这颗绝无仅有的白棋而来。

    “天下如棋,一步三算。”

    他轻轻伸手点下,指间泛起一道道涟漪,恐怖的魔道力量汹涌而出,化作无形的波澜,笼罩八方。顿时,一大片黑色棋子破碎于无形。

    与此同时,在那村落中,早已迷失了方向的血族士兵与鬼怪们纷纷发出了骇然的尖啸,不多时就渐渐平息,化作了一片死寂。

    回头去望那举火燎原,燃起半边天的村南,诸葛亮轻挥羽扇,傲然道:“入得棋局,生死尽操之于吾手。”

    凝聚着魔道力量的苍白短发随风而动,他忍不住有些自矜:“这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高雅作风,仔细想想,也只有我诸葛孔明能做到了啊。”

    “太白虽强,但那等动辄喊打喊杀的作风简直与野蛮人无异啊......至于公瑾那种信奉燃烧即是艺术的中二少年,就更不必多说了。”

    说到这里,诸葛亮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一声充满戏谑的冷笑声自诸葛亮的耳畔响起,他脸上智珠在握的笑意瞬间僵住......话说为毛这句话我感觉这么耳熟?

    李白随手丢出了一颗面色的惨白,瞪着黯淡眼眸的头颅:“杀圣道如杀鸡,来,你给我野蛮一个试试?”

    诸葛亮:“......”

    来自诸葛亮的负面情绪+999

    诸葛亮无语道:“别那么小气,不就说你两句吗,再者说了,你瞅瞅你这拎着个血葫芦似的脑壳就过来了,说你是野蛮人你还不服气,”

    李白翻了一个白眼:“抱歉,你口中的这个野蛮人如果不是主动放弃,已经成了大唐的金科状元了。”

    诸葛亮:“......”

    来自诸葛亮的负面情绪已经突破天际。

    周瑜披着火红大氅的身影渐渐走来,眉眼冷峻,手托一盏烈焰,身后是漫天大火,颇有一种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的气概。

    “没受伤吧?”李白笑道。

    周瑜傲然:“弹指间灰飞烟灭。”

    对付这些血族,他的火系魔道术再合适不过了,任凭那些血族恢复能力再强,在这熊熊烈焰之下,也得化作灰烬。

    其实不仅是血族,任何人都一样。要对抗魔道大师,绝不能和他们面对面,摆开擂台去打正面,最好的方式还是展开近身刺杀。

    【哇,公瑾哥哥好帅。】

    【我以前一直以为他是个逗比呢......】

    【呸,还是我家小白帅,玩火尿炕你们不知道吗?】

    另一边,一高一矮两道黑影渐渐自黑暗中走出,竹下捧着长剑,宫本武藏手握刀柄,脸侧被烙上了一道血痕。

    宫本武藏的剑术朴实无华,实际上大部分剑术也都是如此,哪怕是剑修的路子,若是走到最后,追求的也是一剑破万法。

    说白了,别看李白之前那一剑,又是冰天雪地,又是天火燎原,实际上那根本都不是他的剑道本事。

    “抱歉,连累诸位先生了。”宫本的神情黯然,刚才斩杀的那三位阴神中,鸦天狗还曾经与他有过不浅的交情,却不曾想今日,居然会生死相搏。

    最后关头,鸦天狗的那一铲,本应有机会削掉他大半张脸的,可他最后还是收手了。

    宫本知道,那是鸦天狗自认没有机会杀他了,毁他容貌,反倒不如就此罢手,也算全了当初只谊,所以宫本的心情越发低落。

    李白摇头道:“谈不上什么连累。只是我觉得咱们可能低估了徐福对于扶桑的掌控程度了,咱们才刚到扶桑,那些血族凭什么找上咱们的?”

    周瑜赞同道:“我觉得可能是这扶桑本土的鬼神在通风报信。当务之急,是找一个对扶桑现状通晓的人来了解情报,不然就凭咱们这两眼一抹黑,别说剿灭血族之王徐福了,就是他手底下这些喽啰就够咱们团灭好几回的了。”

    宫本叹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鬼神投入了徐福的麾下,但是连鸦天狗,酒吞童子,首无这种出了名的大鬼神都甘为徐福爪牙,这个数字定然不会乐观。”

    竹下唉声叹气道:“对不起三位先生,是我们错估了扶桑的局势了,我们本以为徐福在扶桑应当是举世皆敌,却不曾想现在,反倒是我们成了举世皆敌。”

    李白微微皱眉,王者大陆的徐福跟李白传承记忆中的传统血族有很大的差别。

    他更像是一个能够批量制造变异生物的生化学家,这一点,从那些来犯的血族们就可见一斑。

    要知道,寻常血族要想发展出一个后裔,都得损失惨重,大伤元气。

    徐福东渡,虽然带了不少心腹,但要想凭借这么点血族就发展处如此多的低等血族士兵,简直难于登天,毕竟,就算是最低等的血族,也是血族,而非血奴那种无理智的行尸走肉。

    除了血之瘟疫这个熟悉的手段以外,这些血族跟李白记忆中的血族几乎完全是两码事。

    倒不是说本质有什么不同,而是他们施展出的手段,罕有那些属于血族血脉传承中的血魔法,反倒大多依靠体魄和身为人类时的战斗技巧。

    “那咱们连夜出发。”周瑜道,“宫本先生,咱们现在往哪里走比较合适。”

    “东进吧。”宫本沉默了片刻,指了指东方,“北方是伊贺忍者们掌控的地盘,西南就是京都府,或许东进是最好的选择。”

    他的声音很沉重,原本他们既定的旅途是去往本州西南方的冈山国,那里也是他的故乡,他的青梅竹马阿通所在的地方,只是现在来看,是没有机会了。

    因为去往冈山的路途,与京都府仅一山之隔,而且深山之中向来为鬼神集聚之地,这些鬼神不知有多少都已被徐福收服,强行通过实在是太过危险。

    若他孑然一身,自然无惧一切。

    但既然请来了李白三人,就绝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搭上同伴的性命。

    周瑜沉声道:“没错,我们现在绝不能靠近京都,那简直是自投罗网,原本那些普通人所组成的军队,自然不值一提,但徐福当初在秦国,很有可能偷学到了秦国的军阵,成千上百血族战士组成军阵,绝非我们能敌的。我倒是觉得宫本先生应该去联络那些反抗徐福的志士,单凭我们,是绝无可能与血族之王这种老牌魔道巨擘对抗的。”

    扶桑剑道昌盛,一些忍术道场也极为繁盛,前些日子,佐佐木小次郎亲自驾临京都,却险败于徐福之手,深受重创而逃。

    这起码意味着,在扶桑,还是有不少人想着反抗徐福的,而且这股力量也十分可观。

    诸葛亮突然道:“不知为何,我总感觉有些心慌,等我先卜上一卦,再做打算。”

    他蹲下身,在地上画出一道道玄妙的铭文,随即咬破指间滴落了一滴鲜血,铭文顿时相继亮起,组成了一幅八阵图。

    周瑜笑道:“孔明你这八阵卜筮法,消耗可不小,要不还是我来吧......”

    诸葛亮没有说话,仍旧全神贯注维持着阵法,李白,宫本,竹下默默等候,一言不发......因为他们对卜算实在一窍不通。

    周瑜凑过去瞅,轻松道:“东去大吉大利,不错的卦象,我就说孔明你有些杞人忧天了,白白浪费这一旬阳寿。”

    诸葛亮神情凝重,摇头道:“有高人蒙蔽天机,这徐福方士出身,卜算之术恐怕要更胜你我,公瑾,你得助我一臂之力了。”

    周瑜无奈地伸出手,搭在阵图的边上:“孔明,你就不怕我趁此偷学了你这八阵图?”

    诸葛亮仍旧没有说话,汗水涔涔而下,就连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周瑜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变得骇然,仿佛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片刻后,他的额头也是渗出涔涔汗滴,却连擦一下都顾不得。

    周瑜面色惨白道:“是四方皆凶!这卦象无解啊,怎么可能!”

    诸葛亮骇然地抬起头:“不好!”

    他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李白面色微变,反应极快,一步踏出就骤然出现在了诸葛亮的身前。而就在这一瞬间,裁决之枪悄然现于手中,向着面前的虚空直接扣动扳机。

    隐约有一声低喃声响起:“圣堂的力量啊......”

    砰——

    子弹穿透空气,其上的圣光力量轰然爆发而出,一道淡淡的漆黑光影渐渐消散,隐约还能辨别出那是一个生有巨大蝠翼的巨人。

    李白面色沉重道:“是徐福,他刚刚来过了。”

    相隔千里,仍旧能传递出自己的力量,这等恐怖的实力,不愧是魔道巨擘!

    或许实力远比不上德古拉伯爵那样无解,但窥一斑而知全豹,徐福的真身哪怕是放在魔道巨擘,武道人仙这一层次,也属于最强的那一行列。

    周瑜扶住诸葛亮,体内的魔道力量滚滚涌入,忧心忡忡道:“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卦象显示四方皆凶,也就是无论去哪边,都极为危险,这种无解的卦象,要想从中找出一线生机,他自问做不到。

    诸葛亮刚一张嘴,就再度喷出了一口鲜血:“该死!”

    他咬牙切齿道:“这个徐福......他的卜算之术,居然能强大到遮蔽天机的地步,什么该死的四方皆凶,那根本就是徐福的宣言。”

    那句“宣言”,诸葛亮没有去解释,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那句话是:无论你们往哪里跑,都必死无疑,所以,四方皆凶!

    他伸出手掐指算着,额头不断渗出汗水,脸色也变得更加惨白若纸:“东进是不可能的了,我们必须北进,虽然不是真正的四方皆凶,但徐福定然已经派出精锐爪牙,来追捕我们了,只有北边,距离京都府最远,就是有两贺忍者阻路,也远比东进,南去要好得多。”

    五人毫不犹豫,匆匆收拾好行礼,立刻动身。

    李白边走边道:“话说徐福为什么这么早就来针对咱们几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貌似咱们现在还没对徐福的势力做出任何敌对行为啊?难道他就不会先礼后兵,派俩人来招揽一下咱们吗?”

    被宫本武藏背在身后的诸葛亮沉声道:“没错,只可能是他早就算到了我们会成为他的心腹大患。”

    李白叹了一口气:“和这种仿佛能够预知未来的敌人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周瑜一脸诧异道:“话说我为什么感觉还挺光荣的?”

    ......

    近江

    一位年轻的剑客戴着斗笠,携着他的爱刀“自作·无铭”,笑容温柔,告别了自己的爱人,踏上了去往血族盘踞的京都的旅程。

    这个传承着神梦想一刀流,更曾习得佐佐木小次郎绝技“燕返”并推陈出新的天才剑客,为了心爱的女人,终于重出江湖。

    ......

    在更遥远的地方,在当地煊赫,在更古老的历史上更是曾经拥有过辉煌过去的不知火流道馆,年轻的少女告别了自己的爷爷,同样赶赴京都。

    血族之王徐福的触手在迅速地蔓延,他从蓬莱取来长生不老药,并成功令一海之隔的大秦宣太后得到了长生的经历,吸引了无数扶桑贵族的支持。

    不知火流道馆的弟子与宗师自然也不能例外,长生不死,自古以来就是最大的诱惑,然而这些服下徐福秘药的扶桑人,很快就会变为嗜血的怪物,沦为徐福的爪牙,彻底献上臣服。

    血族之王凭借着长生的诱惑,使得自己的势力就如瘟疫般蔓延着,血族的力量的确能够使人获得长生,所以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血族拥有昼伏夜出,吸人鲜血的弊端。

    一个又一个的大名臣服于他,一个又一个强悍的扶桑武士道馆,忍者教派成为了他的爪牙。

    也只有那些神佛习社,伊贺北部的佛门一向宗,神社巫女以及阴阳师们还在仍旧坚持着与血族的对抗。

    只是,连扶桑赫赫有名的剑圣都败了,真的有人还能阻止徐福吗?

    ......

    一声尖锐的鹰啼突然响彻苍穹。

    自北方而来的巫女抓着雄鹰的双足,迅速掠过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