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天骄 > 第2207章 神魂一体
    洛水月身上的奇遇从某种角度而言一点不比我少,排除掉我身上那些还不明的东西,用更多来形容完全不为过。

    雪神托付给他的全部东西,穹日魔帝精华所化作的神源草,这些东西本身都是普通传奇境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但也就是因为如此,洛水月在之前陷入了一个问题,这些东西调用的资格。

    获得却无法完全使用,这是洛水月曾经的最大问题。

    而在将雪神法相完全融入了自己的身体之后,这两股力量彻底为洛水月所用,洛水月的是你终于一步千里,直接踏入了传奇境之中几乎无人能抵挡的地步,唯一的例外就是帝境之力。

    洛水月没有说,我也没有多问,虽然察觉但我知道洛水月会自己处理好,可我也没想到洛水月处理的方式竟然会是如此激进。

    洛水月如今有了资格使用帝境之力,但是身体却不允许她使用,这一点她很清楚,想办法让自己身体能够承载这压力毫无疑问就是最好的方法,而洛水月就是没选择这条安全而又漫长的方法,却是最适合她的方法,用灵魂来承载。

    这条从来没有走过的路,这条路会通往哪里我完全不知道,而我想洛水月自己只怕也不能完全清楚。

    洛水月的灵气渡入道羽长宏的身体之中,羽长宏瞬间感觉到自己身体温度瞬间进入了零下,要知道羽长宏虽然没有抵抗,但体内也是有着帝境之力存在的,保持他体内灵气最舒适的温度是几乎本能的动作。

    而他的力量在此刻洛水月的面前显然被完全的压制了下来,被这寒冷的灵气同化了,最让羽长宏感觉到可怕的是,洛水月的灵气几乎是瞬间突破了他的丹田,直接进入了丹田之中的灵气海洋之中。

    羽长宏吞了一口口水不敢睁眼,他本能的后怕了起来,他知道这是洛水月之前没有展示完全的实力,利用灵魂调用自己体内灵气产生的后果。

    虽然并非对敌,所以没有用太多的灵气,但是足以证明这力量的可怕。

    羽长宏能感觉到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他的结果只怕只有一个,死。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羽长宏实在是感觉不到自己有什么生还的希望,而洛水月自身会如何,羽长宏就做不出判断了。

    这样使用灵魂的力量毫无疑问是透支的,但透支需要付出的代价这有洛水月一个人心里才清楚。

    羽长宏的灵气之海中一股黑气被洛水月直接勾引了出来,然后硬生生的朝着羽长宏的体外拉了出去,就在要完全抽离出来的最后一刻,这股黑气的最后一点边角死死的抓住羽长宏的脑袋不愿意离开,这股黑气显然也感觉到了自己若是离开这个力量的身体只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洛水月头发在这一瞬间变成雪白,蓝色的瞳孔之中带着冰晶,身体与法相再次融为了一体。

    我看着这一幕不免有些担心,我很清楚洛水月是靠着我刚才给她的疗伤,再次使用了雪神法相的力量,而同时洛水月还在调用自己灵魂之力直接使用雪神法相之中的帝境之力,这样的负担真的是洛水月能够承受住的吗?

    此刻需要调用的帝境之力肯定是不比用来击杀羽长宏的力量可怕的,但那毕竟是人体之中最脆弱的灵魂,稍有不慎就会受损,我知道洛水月有过灵魂受损的经验,但上一次我等了六年也才换来了一个失去了大部分记忆的洛水月,同样的经历我绝对不想要来第二次了。

    可担心归担心,在局面没有出现更多变数的情况之下,我还是在一边默默的观察着,我虽然也有天道之力,但眼下就是一个体修而已,以力破巧虽然一法通天,可这真正精巧的活我是在是干不来,只能在一边看着有没有意外,随时做好打断洛水月的准备。

    “呜!”

    羽长宏头顶的黑气在挣扎了许久之后感觉到不对劲,终于做出了最后的一搏,突然出现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直接对着洛水月袭了过来。

    “小心!”我一下开口想要出手,但是洛水月身后一道冰晶直接出现瞬间击穿了这只黑手,黑手中心被贯穿,动作瞬间停住,然后缓慢散开。

    我看着这一幕这才让身后已经要飞出去的镇魔古剑落了下来,虽然出现了些许意外,不过现在看来有惊无险啊。

    最后的挣扎被洛水月镇压,洛水月将黑气直接封印在了她幻化出来的冰匣之中,然后丢给我道“完成了。”

    我接过冰匣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其中的力量,而是直接走到洛水月身边抓住了她的手,洛水月没有拒绝,任由我检查着她的身体、。

    我的神念在洛水月体内周天旋转了一圈之后点了点头“还好虽然灵魂有点震荡,但确实没出事情,不过水月你应该明白了这就是你的极限了。”

    “现在的极限。”洛水月补充说道。

    “你……”我有些无奈的说着,知道洛水月这么说就是为了日后使用更多这股力量,叹了一口气“水月,我知道你想要彻底掌握这股力量,但是真的不用着急……”

    “现在的局势,我只怕是不能不着急。”洛水月摇了摇头这一次并没有认可我说的话。

    我抓住洛水月的手掌道“放心,天塌下来,也是我先顶着。”

    “就算如此,我也会你身边。”

    “咳咳。”

    周青咳嗽一声打断了我们的话,我转过头看向周青道“大哥,你还有脸咳嗽?你看看水月,你再看看你。”

    周青有些不乐意了“不带你这样膈应人的,我也在努力的啊。这天真塌了,我就算是你差点,我也肯定会上去顶着的啊?”

    我们三人对视一眼哑然失笑,我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努力让这天不塌下来便是了。”

    丢下这句话我目光转向了一边的羽长宏“好了,力量也抽出来了,现在你已经没有价值了,你想要活下去,给我一个利用。”

    羽长宏有些惊恐的看着我“我刚才的配合难道还不行吗?”

    “你觉得呢?”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就这么反问的说道。

    羽长宏却已然明白了问题的答案,脑袋飞速运转很快开口道“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她这次也来了。”

    “你觉得这种事情我会不知道?”我平静的反问道。

    “不不不,公主殿下她手里还有一个东西,这个东西你们肯定会在意的!”

    “嗯?什么东西?”

    羽长宏眨了眨眼睛看着我又不说话了,我一下看穿他心中所想开口道“若是真能让我们在意的东西,我可以留你一命。”

    羽长宏听到我这句话瞬间笑了出来道“公主殿下他手里有一枚传音符,当然这不是一般的传音符,虽然只有单向传音的作用,但是却可以直接连到天魔界之中!”

    “连接天魔界?”我们三人眉头一皱瞬间明白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羽琦玲是何等身份,魔羽王都的公主,这连通两界的传音符毫无疑问是连接到魔羽魔尊身上的!

    “那又如何?魔羽魔尊还能直接破界来到这个地方不成?”我直接开口说道。

    羽长宏立刻回应道“来是不可能来,但天魔界和炎黄之间最差的就是消息的连同,公主殿下若是知道你们全都来了这里,必然会叫魔尊陛下前往另外的地方……这四个通道可是有两个已经打开了,虽然做起来会麻烦一些,但想要扩大开口并非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