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暗流汹涌
    大厅内空气安静了片刻,低沉的议论声汇聚起来犹如一道异样的耳鸣,令沉浸其间的人不安左右环顾。许多道目光投向伯爵身上,但更多的目光则在那年轻人身上。

    伯爵抬了抬手,令众人先稍安勿躁。他用一种肃穆的语气答道:“芬里斯的灾难已经过去,但我们始终无法淡忘的是,无论是长眠于此的英雄,还是无辜者的鲜血。而我们更应记得,其背后的始作俑者,并未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当北方的同僚们要求我们出一把力的时候,纵使我们与新王之间还有诸多矛盾,可我们一样还是伸出援手。”

    他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在座的诸位有来自于艾尔芬多的同僚,也有南境大大小小的贵族世家,你们皆共同参与了当日的决议,因此我便不再多加阐述。我们之所以如此行事,只因为我们始终记得考林—伊休里安国徽之上的王冠与铁砧,记得这是一个由众多意志汇聚而成的国家。”

    大厅内旋即响起一阵掌声。

    方鸻回头去问希尔薇德,对方所言为何。

    希尔薇德告诉他,在芬里斯事件之后,人们一直在搜寻其元凶托拉戈托斯的下落,而在此基础之上南北的炼金术士也放下成见,通力合作。伯爵大人口中所言,说的应当正是这件事。

    “苏菲小姐了解得也不完全,”希尔薇德轻声说:“她毕竟并不是真正的考林—伊休里安人,南北炼金术士界正是借这场表演赛为名,进行会晤。甚至可以说,芬里斯事件的发生,才稍稍弥合了一些南北之间的分歧。”

    当然,这也仅仅是在炼金术界。贵族们与宰相一方仍旧针锋相对,南方的局势一日严峻过一日,并未因此有丝毫改观。

    方鸻听完前因后果,也不由轻轻点了点头。

    “今天我要先在此公布一件事情,”伯爵说道:“虽然确切的消息可能要几天之后才能传回,不过此事的真实性应当确定无疑。”

    大厅内逐渐安静,人们的目光汇聚于中央。

    伯爵这才开口道:“决议当日过后,我们一直以来所追查的事情,总算不是白费功夫,有所收获。在此之前,由罗班爵士所领导的军队,已经抵达依督斯。”

    “三日前,他们在那里与恶龙进行了一场大战,至于战斗的结果,”伯爵口气稍稍一停:“毫无疑问,我们取得了预想之中的胜利——那头恶龙已在战斗之中授首。”

    大厅中一片吸气声。

    方鸻也惊讶得抬起头来。

    侍者端上来一只酒杯,伯爵将之举起,语气铿锵有力,高声放言:“让我们为此干一杯。”

    大厅先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然后陷入一片山呼海啸的哗然。

    “他说托拉戈托斯死了?”天蓝瞪圆了眼睛,大声问道:“那是真的吗,还是我听错了?”

    但人们面面相觑,没人能给出她确切的答案。

    艾小小也在一旁问:“你们说的是不是故事之中那头绿龙?”

    “那可不是故事。”帕帕拉尔人严肃地说道:“我可是亲历者。”

    可惜没人理会他,所有人的声音都被掩盖在一浪高过一浪的议论声之中。

    伯爵再一次举起手,让众人稍稍安静:“此事千真万确,我这里有罗班爵士的信笺为证。不过我们需要记住,参与这场战斗的一百三十二名英雄当中,有五十七位永远离开了我们,这些人中有来自于工匠总会的同僚,也有我们南境同盟的成员,他们倒在了追求正义的道路上。”

    “愿先辈英勇的灵魂与他们同在,在前路之上指引我们方向。”人们齐声应和。

    方鸻在这肃穆的氛围之下,也不由为之起敬。

    周围的贵族其实或多或少也得到一些消息,方鸻听他们低声讨论,才知道这一次行动一共是三名领队。除罗班爵士之外,另两人是圣选者,一是奥丁,一则是叶华。

    方鸻这才有些恍然,原来奥丁他们接到的紧急任务,就是这个。他也没想到,在都伦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位大神,竟会在这场战斗之中并肩联手。

    而战场之上还不仅仅只有罗班一位拜恩之战的英雄,还有布丽安公主,也难怪托拉戈托斯会陨落于此,被这四人伏击,这头恶龙也算死得其所。

    何况当日的参战者,只怕皆是小九女士与洗手大佬同一水平的存在。

    令方鸻不由对这场战斗心驰神往。

    不过他还是没搞清楚,此事又与星门有什么关系?

    当人们稍稍平复了心情,才有人开口问道:“那么伯爵大人,这件事一定与你身边这位年轻的先生有什么联系,对吗?”

    “当然,”伯爵点点头:“罗林正是那场大战的亲历者,七十五位幸存者之一,但还不仅仅如此,可以说正是他在这场战斗之中力挽狂澜,让我们赢得最终的辉煌胜利。”

    众人这才将目光转向那个有些文雅的年轻人,不敢相信对方是怎么在罗班爵士在场的情况下力挽狂澜,难道这个年轻人,比传说之中拜恩之战的英雄还要厉害?

    伯爵微微一笑:“正是罗林在负责控制龙击枪的西里尔大师受伤之时,主动接过龙击枪的控制权,首发命中,给了英雄们击杀托拉戈托斯的重要机会。”

    “没有这千钧一发的担当,也没有这得之不易的胜利,因此完全可以说,是罗林改写了这场战斗的结局,也挽救了许多的家庭。罗班爵士予我的信笺之中,也提到及此事,他甚至坦言罗林未来在炼金术上的前途无可限量——”

    在场众人听了这段话,皆不由大吃了一惊。

    方鸻自己也吃了一惊。

    龙击枪的全称,是‘凯努基的龙击魔枪’,这是一件大型魔导器,但不仅仅是魔导器,它其实与舰形龙骑士一样,是属于一类特殊的龙骑士。

    但它不具备龙魂,也没有龙之核心,正是工匠们引以为骄傲的一类灵活构装体——伪龙骑士。但因为不具备龙魂,也不具备龙之核心的缘故,这类魔导器的操作方式极为繁琐。

    就算是历代天才的炼金术士,也要在有一定基础之后,才敢上手,否则庞大的计算量涌入脑海之中,一不小心变成白痴也是正常的事情。

    在危险的战场之上操控龙击枪,先不说这份计算力有多强悍,仅仅是这份勇气与担当,也足以令人为之嗟叹。

    而方鸻私底下更是清楚,这年轻人可以操控龙击枪,说明对方至少已经掌握了多重并行的技巧。

    安德告诉过他,多重并行在第一世界十分神秘,但其实它正是第二世界伪龙骑士的底核技巧之一。

    大厅内大大小小有不少炼金术士,听了这番话皆在吸着气。若这年轻人真有这本事,那罗班爵士在信上的赞誉绝非拔高,甚至有些低估,这位岂止是在炼金术上前途无可限量?

    简直是前无古人。

    但伯爵还不满足,继续说道:“但强大的实力,还需美好的品格与之匹配,否则历史上堕落之人比比皆是。而罗林,其实不仅仅是这场大战的亲历者,自芬里斯事件以来,他也一直以圣选者的身份参与其中,为芬里斯的难民而奔波。”

    “他甚至参与了那场灾难之后的搜救,与云层港的重建,在当地留下了良好的声望,甚至连提里奥斯主教也曾接见过他。主教此刻正在南境,可以为此作证。”

    大厅中一片嘤嘤嗡嗡的声音。

    “原来是他,”希尔薇德小声对方鸻说道:“我在云层港时听说过这个人。”

    “我怎么没听说?”方鸻一愣。

    舰务官小姐抿嘴一笑:“船长大人当时你正在昏睡之中,又怎么清楚?不信你可以问问天蓝他们。”

    方鸻这才回头一一去问众人,果然也得到相似的答复。

    对于众人的赞誉,那年轻人稍显腼腆,但更引起众人好感,一时间恭维之声不断。

    而伯爵拍了拍手。

    他这才以一番低沉的叙述,作为这段介绍的最后结语:“我想各位应当记得,在芬里斯的灾难之中,有一位我们年轻而优秀的同僚,永远留在了黑暗的地下。虽然我们至今不知晓其身份,但他始终是考林—伊休里安的骄傲,同时也是我们的遗憾。”

    “因为若那年轻的脚步不停步于那儿,或许我们将拥有一位令人叹服的天才。”

    众人记起当时的情形,不由默然。

    “恐怕不仅仅是令人叹服的天才。”人群当中,法莱斯有些痛心疾首。

    “你说什么?”安德回过头来问了一句。

    “没什么。”

    伯爵回过头去看着自己身边的年轻人,轻轻点了点头:“不过所幸,这片土地上从来不缺乏英雄的土壤,那倒下的年轻的灵魂必将为我们所牢记。而在他身后,更多像是罗林这样秉承其志的后继者,正走上同样的道路。”

    大厅内再响起一片掌声。

    天蓝笑嘻嘻地对方鸻说:“艾德哥哥听到了吗?”

    她唯恐天下不乱,学者伯爵的语气道:“那倒下的年轻的灵魂必将为我们所牢记,但更多像罗林这样秉承其志的后继者,正走上同样的道路。”

    “艾德哥哥当了背景板呢。”

    话没说完,脑门上便吃了一记艾德牌暴栗。

    “沽名钓誉之辈,吃人血馒头。”唐馨淡淡地答了一句。惹得方鸻想惊恐的抓着她的手,说:“糖糖,我还没死呢!?”

    艾小小一脸惊讶地看着她,夸张道:“糖糖,你这也太酸了吧?”

    这话差点没把唐馨气个半死,只没好气地刺了了自己好友一眼。

    这时希尔薇德轻轻拉了拉方鸻的手。

    方鸻这才回过头去。

    “有些问题。”舰务官小姐私底下小声说道。

    “怎么?”

    “船长大人,你相信他可以操控龙击枪?”希尔薇德问。

    “可不然呢?”方鸻还没反应过来,对方是年轻了一点,可罗班爵士与布丽安公主总不会看走眼罢。何况在战场上,操控龙击枪击杀托拉戈托斯这是作不得假事实。

    总不能是德丽丝的父亲与罗班爵士,还有叶华,奥丁大神合伙起来作假吧?这也太天方夜谭了。

    “可以是可以,”希尔薇德小声分析:“除非他也和船长大人一样。”

    “你是说他也有龙魂?”

    “龙魂哪有那么容易获得?”希尔薇德忍不住轻笑:“而且船长大人的龙魂十分特殊,正常的龙魂是不可能在第一世界觉醒的。塔塔小姐是属于比较特殊的一类。”

    “除非,”方鸻想了一下:“自然龙魂?”

    “那就更离谱了。”

    只有天蓝仍笑嘻嘻地:“哎呀呀,希尔薇德小姐维护起艾德哥哥来真是一点也不留余力,万一人家真有呢,哎哟——”话没说完,脸颊便被大猫人扯得老长,眼泪汪汪地叫痛。

    “你站在那一边啊,小丫头。”大猫人笑嘻嘻地问。

    只有姬塔摇了摇头,去了扶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眼镜,冷静地答道:“天蓝小姐只是一个活的杠精罢了。”

    方鸻想了一下,也觉得有些狐疑。他问希尔薇德应当怎么办,舰务官小姐只回答,见机行事,先看看再说。

    而唐馨撇了撇嘴。

    她对于当下的一切认知,皆来自于众人的描述,有力也使不上劲,只看着两人合作无间,在一旁干着急。

    大厅中央,法莱斯也多看了那年轻人两眼,然后摇摇头。安德有些好笑地问自己的老友,有事无事摇头干什么。法莱斯看了他一眼,总算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他答道:“在魔导器上,我不如你。可要说龙魂这方面,你远不如我。”

    “什么意思?”安德一脸莫名。

    法莱斯也不作答。

    而伯爵将年轻人介绍给众人之后,才总算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今天我带罗林过来,一是想要给各位介绍这样一位青年才俊。二来,人皆好为人师,我当然也想在这样一位优秀的年轻人成长的道路之上留下痕迹。”

    “所以今天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各位可以谅解——”

    “来了,”希尔薇德握了握方鸻的手,笑着对他答道。方鸻闻言也点点头,显然,真正的戏肉马上就要来了。

    今天这场夜宴,也总算到达了高潮处。

    伯爵这才徐徐道来:“罗林有一个愿望,他其实一直想代表考林—伊休里安、代表诸位前往奥述,去参加大陆联赛,只不过因为芬里斯的事情,一直分不开身。而今托拉戈托斯伏诛,此事终告一段落,我希望各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让他可以为我们争夺荣耀。”

    “这是其一,其二从今天开始,罗林便正式成为在下的学生,我希望各位未来可以共同监督与支持他——因为有朝一日,我希望这位学生可以接过我的担子,并带领蔷薇工坊继续前进。”

    他说完,才抬起头看着众人。

    大厅中一片安静。

    大小南境贵族似乎还沉浸在这番话带来的惊愕之中,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但大部分人皆表达了默认的意思,若那年轻人真有对方所言那么优秀的话,这两个小小的要求,似乎也没什么过分之处。再说西林-丝碧卡伯爵领导蔷薇工坊多年,而今南境局势不稳,蔷薇家族是应当要考虑下一代接班人的事情了。

    只是片刻的安静之后,忽然有两个声音先后从人群之中响了起来。

    “我觉得伯爵大人考虑欠妥。”

    “或许伯爵大人应当再仔细考虑考虑。”

    人群下意识分开,并回过头去。

    众人才看到,说话的是两个人。但两人皆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其中一人正是立于法莱斯身边的安德-乌列尔,而另一人,则是一个身穿淡金色长袍、鹰钩鼻、略有些秃顶的老者。

    西林-丝碧卡伯爵看着这两人,略微皱了一下眉头。

    他先不去看那鹰钩鼻的老者,而是看向安德道:“安德大师,你对此有何看法?”

    显然,安德-乌列尔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此事,略让他感到有些意外。倒是伯爵身边的矮人,那鼻子焦黄一片的钢眉毛,看着‘老铁匠’想到什么,目光中闪过一道若有所思的光芒。

    众目睽睽之下,安德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了某个小丫头一句,要不是为了马魏家的事情,他又岂会站出来出这个头?不过想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学生’,他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开口道:

    “我倒不是反对罗林先生参加大陆联赛,”他低声道:“不过伯爵大人,关于蔷薇工坊的事情是否能慎重考虑?”

    伯爵闻言微微一愣,不由沉吟不语。

    一旁那年轻人则淡淡地看了安德一眼。

    伯爵思索片刻,这才看向另一人,问道:“那么普德拉大师,你又有什么看法?”

    那鹰钩鼻的老者看了安德一眼,笑了一下道:“我的看法嘛,其实也与安德大师差不多。”

    大厅一侧。

    希尔薇德正低声对方鸻说道:“此人正是普德拉-戈安。”

    原来是他,方鸻心中不由恍然——都伦学派的创立者之一。嘿,说来他下一个形态的一式水晶需要的特种魔力溶液,还着落在此人身上呢。不过对方居然也会出来反对德丽丝的父亲,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魔药学派的炼金术士,似乎与蔷薇工坊一贯没什么联系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