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授艺
    见崔宇、Dill两人微微张着嘴看着他,方鸻只将手中的水晶递过去,问道:“想学?”两人一齐点点头。

    “这是一门特殊的炼金术,它十分复杂,但有些时候会有奇效。”

    午后的阳光正透过淡淡的茶色窗户,将金色的碎影印在方鸻脸侧。他声音平静,不疾不徐,有一种令人安定的感觉:“但时间有限,我可能没办法从原理教起,因此只能传授你们其中三种阵的画法。”

    方鸻看这两人:“崔宇须得要记住其中一种,而Dill要记住至少两种,至于你们能学多少,就看各自的能力了。”

    说罢,他伸出手。用孤王之傲黑幽幽的指爪,沾了一点水,一笔一划在木桌上画起来。

    水还未渗入木桌的漆面。

    但光映着琥珀色泽,像是在三人眼里点亮了一条金色的线。

    一如千门之厅后数月的时光之中,一只同样修长有力的手,一笔一划,画出那个铭刻于他记忆之中的公式。

    咖啡馆内一时静悄悄地。

    三人皆安静地看着那条线在方鸻手下徐徐延长。略微有些发福的老板并不懂得什么炼金术,只不过先前那一幕已深深印在他脑海之中。崔宇与Dill只看了片刻,便不安地吞咽了一下。

    两人额头上一片晶莹,细细密密,皆是汗珠。

    ……

    Virus正拿着手中的表单,抬头看去,大屏幕上已经刷新出了赛程信息。

    接下来的半决赛便不再分场进行,而是两场先后,他们抽到了第一签,下一场对手是Ragnarok。工作人员正环绕在他们身边,与他们协商场地与材料准备的事宜。

    不过Virus神情既无可,也无不可,只是抿着的嘴唇,仿佛形成一条永远平直的线,永远也不会上扬半分。远处炼金术士手中的投影水晶,正好将这一幕捕捉到天空中,让这位冰山美人在广场上引起一片惊叹。

    “是Virus啊!”

    “啊啊啊,真的是女神!”

    “我就是冲女神来的,Elite加油!”

    社区之中,直播间内同样是一片欢腾。

    星门港中国赛区有这场表演赛的转播权。

    只不过之前预选赛无人关注,超竞技联盟方面也只派出记者报道了几日了事,这些报道,最后不过化为社区之上寥寥几条消息而已。

    但今天的三场比赛,社区早早便已放出预告,听说有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与Elite的Virus带队,此刻直播间内事实上已汇聚起不少人气。

    当然还及不上那些顶尖赛事的盛况,不过第一第二公会的号召力仍足以聚集起几十万观众——其中大部分皆是银色维斯兰与Elite的粉丝。用颜色表示立场,讨论区内一片银色与浅青色弹幕——

    流浪的马儿正是其中之一。

    不过作为一个风景主播,他既不是银色维斯兰的死忠,也不是Elite的铁杆,当然这两个公会他都喜欢,只是还谈不上拥趸。上次在艾尔帕欣他帮了官方一个忙,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之后,超竞技官方也给了他一个的特权,可以继续转播之后大陆联赛相关的比赛。

    他内心中其实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超竞技感兴趣的——

    这些日子以来他把过去的许多经典比赛反反复复拿来看了许多遍。

    以至于他的粉丝戏称他是要转型竞技主播。

    只不过戏称归戏称,几个月下来,他原本的粉丝也因此散了不少——许多人抱怨他是昏了头,流浪的马儿内心不是不清楚这一点。

    只是他仍旧放不下。

    当日艾尔帕欣那场比赛。

    他当时胸膛之中涌动的热血,好像是要喷薄而一样,喉咙不由自主地发干,好像有什么东西进了他的眼睛,攫住泪光。

    在那个夏末与秋初之交,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那时所体会到的感情。

    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到——

    他所看的每一场比赛,皆是历史上经典的中外对抗。

    他看到的那个王朝的崛起,与一个时代的落幕,才真切地体会到,自己似乎错过了一个最好的时代。在他全然不在意的时候,一些东西已悄然溜走。

    而回首看去,他才意识到原来中国赛区有这么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过去他曾经听说的,而今则是更加真切的感受。

    好在,他的粉丝走了不少,但也有了许多新粉丝。

    因为总会有志同道合的人,走到一起。

    直播间内的弹幕大多在讨论Virus,这位‘不笑的女神’,在超竞技联盟之外,她冰山美人的名声也远远在外。在没关注超竞技之前,流浪的马儿其实也听说过Virus的名字。

    但此刻,他关注的并不是这个。

    直播间内这时也有人注意到Ragnarok在之前的赛程当中淘汰了银色维斯兰,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置信。

    流浪的马儿也有些意外,他是一个细致的主播,喜欢作功课,自然知道Ragnarok与银色维斯兰的实力对比。不过比赛这种事情,有胜就有负,爆冷门也并不罕见。

    只是他翻了一下赛程表,看到Ragnarok的下一个对手,忍不住乐了。

    直播间的观众一看,也乐了。

    “我靠,Ragnarok运气好差。”

    “哈哈,侥幸战胜了小公主,没想到下一个对手更狠。”

    “哎,真扫兴,我可是听说银色维斯兰是小公主带队,才来看这场比赛的——”

    “兄弟啊,别着急,看Virus女神马上帮小公主报仇。”

    直播间内一片调侃之声。

    倒不是说奥丁的人气如此惨淡,连几个忠实拥趸都找不出来。而是Ragnarok与Elite的对比实在太过悬殊,连外人看了这赛程也忍不住为Ragnarok的几个年轻人默哀几秒。

    先撞银色维斯兰,又遇Elite,Ragnarok的队员这是出门没看黄历吧?

    流浪的马儿翻了一下前面的比赛记录,也忍不住摇摇头。他看了,Ragnarok对银色维斯兰是险之又险的险胜,而险胜多半是有侥幸因素在里面的,看来这支队伍止步于此了。

    “不过听说另一半区是军方的队伍,那个暗影王座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新南境同盟,你没听说吗,最近很火的。”

    “大公会?”

    “不是,原本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会。”

    “那这个分组可真有意思,进了B区保送一二名。”

    “那可不见得,暗影王座可是淘汰了蔷薇十字军上来的。”

    “这种小比赛冷门可真多啊。”

    人们议论纷纷,对于专业选召者评头论足。

    流浪的马儿虽不认同众人的看法,不过也只置之一笑而已,他本来性子便随和,这也是他得人喜爱的原因。他看了一下直播间那边,察觉有动静,这才打字提醒了众人一下,说比赛可能要进入禁选环节了。

    众人一静。

    果然,官方直播间评论员已经拿到了资料,开始分析双方的阵容。现场特邀的两位嘉宾正各执一词,对于Ragnarok可能的战术各有自己的见解。

    其中一方以为Ragnarok要以弱胜强,必须要兵出奇招,从Elite完全想不到的方向下手,方才有一线生机。而另一位则对此不屑一顾,认为对于Elite这样的队伍来说,根本不存在什么奇兵,还是老老实实研究对方的薄弱环节,以田忌赛马之策才能寻求胜机。

    不过两个嘉宾说得热闹,流浪的马儿也听得出来,其实他们都看好Elite。之所以分析得头头是道,其实不过是为了节目效果而已。他自己就是主播,自然深诸此道。

    你总不能说Ragnarok输定了,抬下去等死吧,下一个。得罪人不说,那这比赛还有什么悬念可言?

    只是两个嘉宾在这里信口胡茬,直播间更是热闹非凡。除了少部分还在傻乎乎讨论Ragnarok究竟怎么才能战胜Elite之外,大部分人一面倒在狂喷解说嘉宾菜的抠脚,信口开河。

    两个嘉宾倒是心理素质极佳,面对一片骂声,硬是面不改色,继续胡扯了好一半天。

    流浪的马儿看了不由哭笑不得。

    不过禁选方面,倒是Ragnarok方面先出结果。只是结果一出,艾尔芬多广场上先引起一片骚动,因为广场上的人可以先从天空中的投影上看到结果——

    然后Ragnarok方面的禁选结果才传到直播间。

    评论员只看了一眼,便面色古怪地将资料分发两份,分别交到两个嘉宾手上。正讨论得兴致勃勃的两个嘉宾低头一看,声音立刻一停。

    两人互视一眼,一时间皆有些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评论员才比了一个手势,让工作人员把禁选结果打到直播间的左下角:

    Ragnarok——禁大型装置,选插件,水晶。

    Elite——禁妖精使,选魔导器,灵活构装。

    结果一出,直播间内立刻一片哗然——

    倒不是这结果有多么稀奇古怪,恰恰相反,而是太过普通了。普通得好像是两支完全互不了解的队伍,作出的最为保守的选择——禁大型装置,禁妖精使,选插件,选魔导器,选灵活构装与水晶。

    几乎每一个选项,皆是再平常不过的选项。普通炼金术士最偏门的科目是什么,魔药学,妖精使,大型设备与龙骑士可居前四。而普通炼金术士最熟悉的领域是什么?

    正是魔导器,插件、水晶与灵活构装。

    对于Elite来说,保守是理所当然,因为他们在任何领域皆可以碾压对手,不需要去做奇兵之选。

    可Ragnarok的选择又是什么鬼?插件和水晶,连流浪的马儿看到这个选项都楞了一下,第一直觉是Ragnarok的人弃权了,在这两个领域他们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而直播间内键盘选手们更是骂出了声,一时间什么Ragnarok的人晕了头,打假赛,买菠菜的说法尘嚣直上。不过流浪的马儿知道最后一条几乎没有可能性,毕竟以Elite与Ragnarok的赔率来说,早就已经跌穿天际了。

    只是不知为何,他看到这个结果,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

    莫非这比赛还会有曲折?

    只是这个想法,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

    良久,方鸻才画完最后一笔。

    他平静地抬起头,看着面前两人,问道:“如何,记了多少?”

    Dill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崔宇也像是从水里面捞出了一样,满头大汗,他有些虚脱地摇了摇头:“记不全,太复杂了。我最多只能保证八九成……”

    “差不多了,”方鸻看了一眼自己的通讯水晶,上面有灵魂指纹发来的消息,告诉他禁选的结果。这次禁选是他一手安排的,而Elite那边似乎也足够自信,并未作任何针对。

    看起来双方的意图不谋而合,皆打算在正面进行一次交锋。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崔宇和Dill都可以在自己最拿手的领域出击了。

    他将这个结果告诉两人,Dill听了才动了动眉头抬起头来,问道:“……这个法阵像是用一种间接的方式来炼金,先用法阵纯化以太,再用以太刻阵与纯化材料……我感觉元素使或者魔导士掌握它应该比我们还容易一些。”

    崔宇也点了点头:“纯化之后的以太,在刻阵与精炼材料方面有太大的优势,几乎可以完全忽视材料与以太本身的杂质带来的影响,只可惜这样炼金太过复杂……精度太难把控,不然岂不是可以做到极化属性?”

    这是一种两人闻所未闻的炼金术。

    以至于他们看了看自己画的歪歪扭扭的法阵,皆有点莫名地看着方鸻。

    方鸻点了点头。

    他心中也有些意外,看起来这两人天赋比自己想象之中还要高一些,Ragnarok这一次也算捡到宝了,他们队伍之中这两个新人未来的成就,绝不会逊色于MTT与木蓝。

    不过他也意识到,一个公会培养体系的重要性,他感到崔宇和Dill其实并不逊色于他这一路上看到的许多天才,就是放在银色维斯兰,两人应当可以算得上佼佼者。

    但在Ragnarok,两人的前途相较于苏菲手下那些人,显然有限得多。

    “有机会的话,”他想了一下说:“我再教你们。”

    两人皆点了点头。

    “谢谢。”Dill十分罕见地,小声说了一句。

    而崔宇嘴唇动了动,只有点脸红。

    显然他们皆明白,这对于自己是什么样的机缘。

    不过方鸻到不在意,他指收起通讯水晶,看了一眼外面广场上。“还有几分钟时间,你们一边走一边好好回想一下之前的法阵,别太紧张,我们总有赢的机会——”

    他回过头去,再一次向老板道谢。

    而那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人,挠了挠头,这才忍不住问:“其实我也觉得你们能赢,请问能不能在这里留一个签名什么的,万一你们夺冠的话,我也好吹嘘——”

    方鸻忍不住微微一笑,摆摆手:

    “夺了冠再说吧。”

    三人走出咖啡馆。

    ……

    “他们出来了。”

    一个选召者忽然捅了捅身边的同伴。

    而另一个选召者抬起头来,目光看着方鸻三人走出咖啡馆,才借着风衣立领的掩饰,低声说道:“各小组注意,目标已经出现,现在他们回到了广场上。”

    “我再重复一遍——”

    苏长风合上水晶,从里面传来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也抬起头,向那个方向看去。

    赛场之上,工作人员刚刚拍完最后一段Elite选手的影像,这时转过投影水晶,刚好将分开的人群、与正步入广场上的方鸻一行人拍摄进入画面之内。

    广场上倒是没起什么波澜。

    但流浪的马儿看到方鸻的一刹那,已经忍不住失声:“啊——”

    他还算好的。

    他的直播间那一刻早就已经爆了。

    “我靠,是他!”

    一片一模一样的弹幕正从屏幕上横飞而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