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司命
    脆语空灵,宁静恬然,如空谷幽泉的流淌之音,如繁茂丛林的莺鹊之语,如琴音轻拨的银珠落盘之声,回旋在小灵的心间深处。

    刹那间,小灵整个人身躯为之一震,一股莫可言语的感觉陡然从体内涌出,双眼中泛着淡淡的青色玄光,更是有一缕缕晶莹弥漫。

    分开两年多,如今,终于再相见。

    “小衣!”

    数息之后,面上露出缠烂的笑容,快步走向此刻从床榻前起身的妹妹身前,这是两年来自己最为高兴的一刻了,而且有师叔在身边,再也不用担心其它。

    楼阁一隅的周清,灵觉静观这一幕,也是颇为的感慨,如此小的年龄,生活在战国乱世之中,若是没有遇到北冥师尊、东皇太一,没有遇到自己,不知道他二人现在是一个什么模样。

    乱世如苦海,弱小的人只能够如同尘埃一般,在苦海中飘荡,想要跨过苦海,唯有以自己的力量渡过去,他们有现在,也是他们的命运。

    被周清强行破开少司命传承枷锁的小衣,恢复昔日记忆,融合近两年的阴阳家生活,已然变化甚多,尽管未可开口,但天籁传音之下,也没有太大影响。

    九宫神都之位有九,东皇太一至高无上,大道阴阳,无极太一,号称一切法门的源头,这一点颇合道家玄妙之门的韵律。

    无论是日月星三大护法,还是天地五行长老,均从阴阳出,演化诸般阴阳妙法,从精气神三者而入,虽与道家正统修行有异,然,大道同途。

    少司命作为天地五行木部长老,修炼万叶飞花流,此玄功圆满,当可破入悟虚而返,精修阴阳家的青帝长生之法,相传此法是三皇五帝岁月的伏羲所传。

    当然,具体是真是假,周清不可察,但是根据那日同东皇太一交战所得,其一身所修的玄功绝对不在《道德》真经之下,但从阴阳家数百年来的动静而观。

    又似乎存在不小的限制,能够符合这一点的也只有三代之前的道者残留,加上阴阳家传承的上古巫道、阴阳道等术法,成就今日阴阳。

    一个月的时间,这是周清先前与小灵允诺停留的期限,下山的时候,不过初入秋日,眨眼之间,透体而入的凉风逐渐增强。

    对比小灵兄妹二人在巫山十二峰内不住游走,周清倒是机缘而入阴阳家的藏书之阁,一览三代、三代之前的道者修行,甚至于阴阳家前身的三代大祭司之道。

    阴阳家位列诸子百家,不过是数百年来出现的事情,然则,从那些浩如烟海的典籍中,阴阳家前身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朔到皇帝、蚩尤岁月。

    他们作为独特的道者,行走在天地之间,寻找人族共主,列入大祭司之位,历经三皇五帝,历经三代,均是如此。

    只是,八百年前,文王拘而演周易,不小心将一道恐怖的力量演化而出,凭借这股力量,大周从坐拥区区西岐数百里之地攻灭大商。

    如此,便是有了阴阳家如今的使命,或许如东皇太一所说,是要终结掉苍龙七宿的力量,也许是别有用心,但想要汇聚苍龙七宿的力量,自己可是一直在身边的。

    一个月的时间,周清没有再见过东皇太一,当然,周清也没兴趣去见他,东皇太一不显,作为阴阳家明面上的最高掌事者星魂,也干涉不了自己的行动。

    “师叔!”

    躺靠在厅中的榻上,周清手中翻阅着自己从阴阳家藏书阁得来的典籍,颇有趣味的看着,不过,伴随着耳边陡然响起的一道脆音,目光徐徐转移,落在厅中。

    那是小灵,身边还有一位紫衣少女,并肩而立,道礼而下。

    “有事?”

    诧异的看了二人一眼,这一个月来,对于他们的行动,自己还真没有多问。

    “师叔,先前听您言语,接下来的几年要游历诸夏,法天地自然,妙悟乾坤,故而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师叔应允!”

    一语出,小灵身躯直接跪立在地板之上,双手拱起看向上首,一双淡蓝色的眼眸涌现希冀之光,看着身侧的妹妹,略微思忖,终究一语。

    “你是想要我们带上小衣?”

    周清躺靠的身躯坐立起来,缓缓放下手中的竹简,就算不施展神通,也能够猜出小灵接下来的所求,一个月之前,自己就和小灵说过这个事,看来他也做出了抉择。

    “是,师叔!”

    “师叔您的修为至高,有您在身边,小衣她在阴阳家,亦或者在外面,根本没有区别,也许师叔您说得对,将来我和小衣都有自己的道路。”

    “但我们能够相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见到妹妹的瞬间,我就已经决定真正入天宗门下,跟随师叔出游归来,便清静加身,道法阴阳。”

    身着淡蓝色的交领长袍,一头淡蓝色的短发垂落四周,眼角带着浅浅的银纹,闪烁蓝色的双眸,再次对着周清一礼。

    两年前,他们兄妹二人不过刚刚行走在诸夏,就遭遇这般,如今若是再次突然分开,日后相见将越发之少,从师叔口中得知,诸夏此行起码也得数年,如此,也是一个上好的机会。

    “你呢?”

    没有直接回应小灵,而是将目光看向小灵身边的紫衣少女,浑身上下散发淡淡的生机之气,如同沐浴在丛林深处,仍旧一袭浅白色的面纱遮掩,中短的紫发柔顺垂落,眨着一双淡紫色双眸,同样期待的看向周清。

    “小衣听哥哥的。”

    声音还是那般清脆,一语落,双手结成阴阳道印,对着周清一礼。

    “既然这般,明日那就随我一同出山吧。”

    二人都如此选择,周清自然没有任何意见,以自己如今的修为,带一个是带,带两个也是带,如果此去一游真的可以令小灵明悟道者修行之心,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挥手间,柔和的劲风将小灵从地板上搀扶而起,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回应二人。

    ******

    “东皇阁下,后会有期!”

    次日辰时一早,早就已经准备完毕的小灵和小衣二人在楼阁前静静等待着,门前,阴阳家星魂与云中君再次出现,对于小衣出行没有任何意见。

    反而,还对此做好诸般准备,一应马匹、钱财都妥当,紫色光芒一闪,周清现身在诸人面前,对着星魂等人看了一眼,感应虚空中的莫名伟力,拱手一礼,翻身上马,顺着来时的通道出去。

    自己允诺东皇太一继续传承少司命的道路,坐镇少司命的位置,这是自己的条件,无论对方是如何看待自己是以到家天宗玄清子的身份,还是秦国武真君的身份。

    这已经给足了他面子,也许放弃小衣也是一个选择,但既然周清知晓苍龙七宿的秘密,小衣无论如何也得是、必须是少司命。

    “星魂大人,他们已经出山了!”

    巫山之内的那座楼阁跟前,身着紫星锦袍的星魂静静而立,不多时,身材魁梧的云中君归来,阴阳道礼,缓缓出言。

    “那少女出山,乃是东皇阁下应允之事,我等无能为力,但既然玄清子没有拔除其体内的少司命传承,数年之后,其人必加持少司命之位。”

    “天地五行,湘君、湘夫人在湘水修行,云中君你位列长老多年,九宫神都只有大司命和少司命没有归位,前些时日,咸阳中的东君阁下传言,推荐一人列入大司命。”

    “于那人,你觉如何?”

    破开紫衣少女身上的往代少司命枷锁,或许阴阳家对其的掌控力会削弱,但能够换来秦国道武真君的不反对,还是值得的。

    为了苍龙七宿计划的正常进行,一切都是值得的,既然少司命人选有了,那九宫神都便只差大司命人选,自己入阴阳不久,如此之事,一直是在咸阳的东君、月神负责。

    “那人的天资与心性都合大司命之道,而且阴阳合气手印的修为也到了相当水准,又得东君大人指点,既然推荐此人,东皇阁下想来不会有问题的。”

    在阴阳家中,能够有能力决定五行长老、九宫之位人选的只有东皇阁下,但东皇阁下最信任的人无疑是东君焱妃。

    一直以来,东君大人都在咸阳执行东皇阁下的秘密任务,以东君大人的性子,既然推荐此人,想必也不会有太多的私人情绪。

    “东君焱妃,由东皇阁下亲自培养的阴阳术奇女子,对于此人,我倒是很好奇。”

    “而且,坐镇咸阳宫,以月神的能力足够,东皇阁下仍旧让东君待在咸阳城,云中君,你可知她所执行的是什么任务?”

    单手轻轻负立在身侧,眼中泛着紫星玄光,轻轻一笑,配合眼角的奇异阴阳道纹,颇显诡异,在阴阳家中,自己短短数载入化神,声名崛起,但每每提到自己,总会有另一位阴阳家的奇才出现。

    “这个……,我倒是不知。”

    “但想来与东皇阁下最为重视的苍龙七宿有关,也只有这等的任务,才值得出动东君大人。”

    闻此声,云中君神情微微一滞,对于东君大人所执行的任务,自己所知晓仅仅一些片段,但具体的话,似乎连同处咸阳的月神大人都不了解。

    迎着星魂大人看过来的目光,想了想,还是说道一二。

    “苍龙七宿!”

    口中轻声念叨着,星魂眼中不由得又是紫光闪耀,对于这个秘密,其实自己所了解的也是不多,整个阴阳家中,能够真正知晓的,或许也只有东皇阁下与东君焱妃。

    然,自己既为星之护法,那么,这个秘密,早晚都带向自己敞开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