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六十六章 云梦大泽
    “师叔,这就是诸夏盛名已久的云梦之湖?”

    与此同时,对于已经出山的周清三人来讲,却是复归自然,没有太多的烦心事侵扰,沿着沅水,进入临近楚国的临沅之城。

    那是数十年前刚在黔中郡建立起来的城池,人口虽不多,但鉴于靠近云梦大泽,珍稀事物繁多,一队队商旅之下,城池自然而然的发展起来。

    在临沅成停留一夜,带着小灵与小衣游玩一二,便是东进越过一处高山,进入楚国的境内,四周全部丛林所在,驻守的兵士几乎不存,再加上近些年楚国的内乱,更是不多。

    沿着沅水没有行进太久,豁然间,眼前便是陡然间开阔起来,平原丘陵也多了起来,遥望而去,一处望之无尽的巨大湖泊出现在三人眼眸深处。

    时值傍晚,天地相交,一道道金光从遥远之处升起,映照整个云梦大湖,虚空深处的一道道火红之云更是倒映其内,两只巨大的火球相互碰触,更显天地盛况。

    如此景象,不仅是小灵惊叹不已,就是周清也是第一次见到,三人就在狭长的小道上,任凭马匹行进,静观云梦盛况。

    “云梦之湖连九江,重湖叠影无尽,数百年前的楚国,便是在此地崛起,一步步北上、东进、南下,吞灭数十个诸侯国。”

    “真算起来,春秋以来数百个诸侯国只剩下现在七个,楚国的功劳不小!”

    云梦之湖周围千里区域,良田、渔猎之盛传扬诸夏,数百年前的楚国先祖便是依靠此地,奠就根基,然后再楚武王熊通的手下,逐渐壮大。

    在北方诸国陷入战乱的时候,楚国收复岭南百越之地,东进吞灭吴越,北上灭薛国、陈国等等诸侯,直到今日,楚国西至荆楚,冬至大海,北入淮水区域,南领整个诺大区域。

    论疆域之辽阔,楚国甚至在如今的秦国之上,只可惜楚国数百年来一直处于分而治之的状态,国内屈、昭、景、项等诸多大家族宛若一个个封君,将偌大的楚国分治如今。

    一路东进,楚国之地的方言越来越明显了,而且文字之上也越来越有楚国的特色,就是穿着服饰上亦是如此,深深的感叹一声,便是在逐渐暗淡下去的天色中寻找歇息之所。

    “师叔,云梦大湖东侧据说都是蛮夷百越之人,我们还要继续东进吗?”

    靠近云梦大湖,再加上天色渐暗,一道道袅袅的炊烟便是逐渐升腾,一条条道路也是逐渐宽阔起来,前方看去,在两河交汇之所,便是一处集镇。

    辨识着行进方向,小灵骑乘在马匹之上,看向周清。

    “不东进了,东进无用。”

    “明日一早,我们便顺着江水北上,直达楚国淮水区域,那里是楚国的核心,在那里,才能够真正一览楚国风华。”

    于此声,周清摇摇头,继续东进,不仅仅是蛮夷百越之人,更多的是高山低谷的复杂地形,楚国对于那里的掌控一直很弱小,名为楚国领土,但不入楚国之风。

    噔!噔!噔!……

    一队十多人的银甲骑兵快马而过,一溜风的越过周清三人,掀起阵阵烟尘,弥漫天地之间,真元涌动,隔绝一切,没有多想,数十个呼吸之后,在集镇上寻到一处简易的酒楼,入内用餐。

    “师叔,是刚才的那些人!”

    酒肆的门前一侧空地上,十多匹骏马束缚在马桩之上,周清踏步在前,小灵则是好奇的瞅了瞅,悄声而道,同妹妹相视一眼,轻语周清。

    “他们是楚国王室直接统领的影虎军团成员,各个堪为精锐,一般来说都是拱卫王室的,现在出现在这里,应该有重要之事。”

    周清点点头,天籁传音之下,直接回应在小灵的心间深处。

    数年来,一直待在秦廷中枢,对于楚国的信息也了解颇多,楚国虽分而治之,但一个个自治的领地内和王室的领地内,却出现不少精锐兵团。

    秉承兵家高人孙武《孙子兵法·军争篇》所言: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和为变者也。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如眼前的影虎军团,如军武世家项氏一族的八千子弟军团,如在数年前抗秦大放异彩的疾风军团,各个身怀神射绝技,甚至于流传数百年的追风弧箭都曾现世过。

    只可惜,疾风军团在数年前抵抗秦国的时候,被王翦率兵击溃,声名不显,据传,军团的统帅被楚王惩罚,解散编制。

    “师叔,这里怎么有这么多武者!”

    三人没有多言,步入酒楼之中,宽阔的大厅中此刻已经灯火通明,对于大城池来说,有宵禁二字,但在这里,不存在。

    火光映照的大厅中,有条理的摆放着十多张条案,一份份楚国的食物端出,香气弥漫,放眼处,似乎……大厅中已经没有了多余的位置。

    除了先他们一步迈入酒楼的十多位影虎军团成员,更有近二十位穿着各异的劲装汉子,每一张条案之上,都放置着一件件刀剑之兵,寒光隐现。

    灵觉扩散,在小灵的感知之中,如此偏僻的酒楼中,竟然有不下于十位的先天武者,尽管实力不强,但出现在这里,已经是决然不同了。

    不仅如此,己身三人刚踏足其中,不自觉的便是一道道目光从厅中的角落中迸出,毫不掩饰的落在三人身上,一缕缕目光中的神色迥异,感之不清楚。

    “这里已经没有了位置,我们定下房间,在里面也是一样。”

    一个小小的普通集镇酒肆中,出现影虎军团的人,又出现数十位修为不俗的武者,的确奇异,但和自己又没有半点关系。

    看了四周,没有一张空余的条案,当即走向一角,那里是掌柜等人的所在,对着小灵与小衣轻语之,又是一步在前。

    “秦国人!”

    “百夫长,他们三个是秦国人!”

    看着周清三人走向酒肆大厅一角,顿时,临近先前周清三人所在的十多位银甲兵士面上为之一变,对于秦国的方言,他们是不会听错的。

    秦楚虽为数百年姻亲,但自从百年前秦国孝公变法以来,对于楚国欺压最狠的便是秦国,先是张仪欺楚,说好以商於六百里之地献给楚国,但后来变为六里。

    汉中之战!

    楚国怀王之仇!

    左徒芈原之恨!

    鄢郢之战,秦将白起攻杀数十万军民!

    ……

    一桩桩,一件件,数不胜数,甚至于数年前秦将王翦还率军攻破从楚国郢都,迫使王上迁都寿春,此等大恨如何能够轻言忘记。

    “不要轻举妄动,我们此行兵力分散,待明日兵合一处,再来会一会他们。”

    一位位银甲兵士的目光不断的向着周清三人看去,有兵士甚至直接抓起手中的戈矛,目露凶光的看向厅中一角,但随即便是被一人镇压下去。

    那人同样身穿银甲,只是银甲多了两块不一样的护胸,青年模样,对着左右看了一眼,沉声而道,同时将目光看向厅中其余多位劲装汉子。

    此行有要务在身,就算遇到身份奇特的秦人,也得有十足的把握才能够动手。

    “师叔,他们好像要找我们的麻烦。”

    似乎是初次出行在外,比起不能够开口说话的小衣,小灵的话倒是一等一的多,从进入酒肆到如今酒菜上齐,一道道脆朗之语未曾断绝。

    虽然现在修为才刚刚先天境不久,灵觉还不能够敏锐感知种种,但之前厅中的突然敌意却清晰无比,虽然有师叔在,不用担心麻烦,但总感觉莫名其妙。

    “找我们的麻烦?”

    “似乎,他们现在就有麻烦加身了。”

    一旁的小衣虽不言不语,但动作却是灵敏,将酒水倾倒而上,青铜盏中,迥异于秦国的佳酿,轻抿之,又听小灵之语,嘿嘿一笑。

    “麻烦加身?”

    小灵与小衣二人诧异的相视一眼,话音刚落,豁然间,楼下的大厅中陡然传来一道道混乱之音,其间更是夹杂一道道杀伐之音,刀剑碰触之音。

    一时间,静室之中,陷入沉寂,小灵心结不存,少年天性释放,闻此,好奇心悠然大盛,当即对着周清也是嘿嘿一笑,小脚步的推开门,去观一观热闹。

    “去跟着你哥哥,免得他也惹出麻烦。”

    数息之后,撇着一旁跪坐着的紫衣少女,单手挥动,顿时少女双眼笑意眯起,道礼而下,亦是跟随着各个的步伐出去,也想看看热闹。

    只留下周清一个人在静室之中饮酒,品味楚国的风味,虽如此,但灵觉笼罩整个酒肆,尽管未曾出去,但厅中所发生的一件件事情,全部落在眼眸深处。

    “楚国庄氏一族的余孽!”

    “庄氏一族?难道是……庄辛的后人?”

    酒肆大厅中的刀剑杀伐纷争而起,听着他们口中相互的零碎之言,周清眉头一挑,口中喃喃一声,被影虎军团的人称作庄氏一族余孽。

    这个称号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承受的,遍数百年来楚国的历史,周清想了想,好像还真有一个符合的,若真如此,那庄氏一族还真是可以,被项氏一族追杀数十年,直到现在,还有残余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