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沉沦
    “我刚才是怎么了?”

    被控心神的银甲兵士用力的摇摇头,许久才真正恢复过来,想起刚才脑海中隐约缺失的片段,心中一惊,连忙看向左右同伴。

    “你将我们此行的任务全部说道那人听了!”

    被周清点中穴位的那银甲兵士愤恨一声,心知怕是遇到秦国的游侠高人了,他们若是插手此行任务,麻烦可还真不小。

    “什么!”

    “如此鬼魅手段,定然是秦国派遣的得力间人,如今七块黑白玄玉分列七国,以秦国霸道的性子,定然想要将七块全部占据。”

    “如今,庄氏余孽现身洞庭郡,已经是不小的麻烦,再有他们的存在,只怕多生事端!”

    心神束缚不存的银甲兵士惊愕无比,在那人面前,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将所有都说出来了,而且现在似乎连那三人的容貌都记忆不清,只知道有这三人。

    若是心中无碍,怎么会施展这等手段,想来定然身怀秦国任务,定是秦国培养的间人,楚国之地分而治之,令尹虽位高权重,但屈、昭、景大族也不是吃素的。

    如此,任务可就难办了。

    ******

    “五个月前,天地真的有异象?”

    晴空白日,骄阳被一道漆黑的事物遮掩,诸夏为之黑暗,这种异象在典籍上曾有记载,每一次出现,都伴随着大祸之事。

    那个时候,自己正在后山修行,时隔这么久,也无人提起,自是不了解,不过小灵与小衣二人应该知晓的,目光随之扫过去。

    “黑星遮日,有这个异象,不过都为寻常之事,天宗之内,无人在意!”

    道家天宗,超脱凡俗,道法自然,一切事物的运转必有其痕迹,必有其道理,故而诸人也仅仅是稀奇一二,并未过多讨论,归于无形之中。

    小灵想了想,那个异象现在的确还记得,当即对着师叔回应道。

    “看来,接下来诸夏战国又有小混乱了。”

    随着消息的逐渐传出,诸夏之中争夺这七块黑白玄玉的人,定然是越来越多,有争斗,便会有冲突,有伤亡,如此,一路之上,也不会无趣。

    沿着江水,一路北上,三日之后,已然到达淮水之岸的期思城。

    到达淮水,也就到了如今楚国最为繁华的区域边缘,自从百年前楚国先后攻灭淮北的一个个小国之后,便是将根基之地从云梦大泽挪移至淮水两岸。

    期思城原本为百年前蒋国的都城,被楚国攻灭,沦为一个小城,虽如此,但依靠淮水,同样发展的不错,城郭方圆三四里,内部诸夏列国人均有,商贾气息浓郁。

    一路北上,道路越来越宽阔,越来越平坦,道路上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所能够听到的消息也是越来越多,对于普通的庶民来说,七块黑白玄玉之事不清楚。

    但对于路上碰到的游侠剑客,以及不断从寿春而出的一队队兵士,可就不新鲜了,酒肆之中听谈,原本在洞庭郡的那块黑白玄玉,先是落在庄氏余孽的手中。

    后来又落入楚国军团的手中,但后来又在昭氏一族、景氏一族的人手上流传,再加上游侠势力的掺和,那块黑白玄玉如今已经彻底从楚国大家族手中流入王室之手。

    尽管如此,但似乎观路途上的游侠之人情绪,仍没有放弃那块黑白玄玉!

    不仅如此,其余六国内的六块黑白玄玉也引起一场场争端,而且期间倒也发生一些有趣之事,出现在新郑的那块黑白玄玉,落在如今韩国新任大将军卫庄手中,进而归于王室。

    只可惜,数日之后,却是被韩王献给秦王,此事引起不小的波动,七国之内,韩国的王室尊贵形象一落千丈,为人所不齿。

    在期思之城停留一日,便是顺着淮水而下三百里,直达楚国寿春之都,数年前,因为春申君仓促合纵伐秦失败,被王翦等人从巨阳赶到寿春。

    眨眼之间,小小的寿春之城便成为楚国的核心所在,数年来,一直在将城池不断的扩大,不断的外沿,毕竟原先的小城池规格不合楚国大国风范。

    “这就是如今楚国的都城寿春,看起来连魏国的大梁城都不如!”

    魏国大梁城好歹也作为国都百年了,该有的规格,该有的底蕴,都已经成型,而面前的这座寿春之城,虽然城门上的兵士和箭楼上的守卫不少,但城墙低矮,城门狭小,一看便有此感。

    若不是城门前的宽阔场地上,一只只商贾车队频繁,还真难以确信这就是楚国如今都城,到了寿春,也意味着三人可以好好的歇息一段时日。

    “我们进去!”

    翻身下马,环视城前片刻,随即入城。

    三炷香之后。

    三人已经身处城南区域的天上人间后方庭院内,作为天上人间的起始之地,这里经营的时间最长,同时,这里也为其他地方的天上人间源源不断的培养掌事者。

    “见过师叔!”

    “见过大人!”

    诺大的后方庭院之内,周清随意盘坐在厅前上首,面前则是依次走进数位天上人间掌事者,领头三位是天宗的道者,最后则是一位中年绿色锦袍男子。

    拱手一礼,静立厅中,对于三位天宗道者而言,绝对是心中无比的激动,自从近五年前,天上人间扎根这里之时,小师叔就一直没有来到这里。

    而今,突然之间,小师叔竟然来到了这里,如何不令他们觉得惊喜,在扎根之初,天上人间还遇到不小的麻烦,但自从小师叔入秦廷之后,位列护国法师,位列道武真君之后,那种麻烦就不存在了。

    对于那位绿色锦袍男子来说,神情更是激动,自从执掌天上人间之后,其所带来的财富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天上人间带给自己的地位。

    数年来,天上人间背后的主人是谁,对于城内上层诸人来讲,不是秘密。数十年来,秦楚相争,楚国不断被蚕食土地,以至于秦国威严日重,连带秦国之人在寿春都受到不小的优待。

    连普通的秦国之人都这般,天上人间的掌事者更是不必多说。

    “不必如此。”

    “只是你们三人的精气神低迷,内力不复混元之象,脚步虚浮,精元残亏多矣,看来是多有沉溺于欲望之中了。”

    “想要登临化神,此生几乎没有了希望,这……可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天上人间秉承自己的意志,打造凡俗最为奢华的场所,拥有最俊俏的美人,最醇香的美酒,最高雅的音律,最不凡的装饰。

    对于那些公室贵胄的吸引力如何,自己心中有数,但天宗的弟子也沉溺软玉温香的欲望之中,实非自己预料,灵觉一扫,三人的根基已然损毁。

    精元残亏,寿元有损,对于道家天宗的修者来说,这是最不应该为之之事!

    一语落,面前的三位天宗道者神色陡然一变,而后面上羞惭不已,头颅低垂,不敢看向前方上首,对于那些道理,他们都清楚,但……欲望实在是难以抵制。

    “你应该就是白掌事了,数年来,你我之间的文书传递不少,寿春之内,天上人间发展至这般水准,功劳甚大,说说,你想要什么赏赐?”

    那三位天宗道者的事情,眼前这位白掌事在文书之上没有提及,周清也能够理解,不过,就事论事,魏国、韩国、赵国内的天上人间能够快速站稳脚跟,此人功劳甚大。

    说起来,此人本是十多年前师兄赤松子游历楚国时,在路上遇到的一位商贾,那个时候,其人在幽谷之后被贼人埋伏,眼看生命危险,师兄现身,故而,此人便一直心怀感激。

    每一年都要带着大量凡俗之物亲临天宗总部,尽管后来被师兄呵斥,不在前来,但这份缘法却一直存在,后来从宗全口中知晓这件事,便是派遣道者找到他,希望助力一二。

    一不小心,其人便入天上人间之内,执掌列国天上人间的诸般事物,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此为天地正理,暂不理会那三位道者,迎着那中年绿袍男子看过来的目光,为之颔首一笑。

    “能够为大人办事,已经是白服的荣幸,岂敢再要赏赐!”

    闻此,白服不由得屈身而跪,深深一礼,口中缓缓而道,乱世之中,能够有这般靠山,已然是天大的运气,也是数年前自己抓住了,不然现在还不过是列国一个小商贾。

    “哈哈哈,既然是为我办事,那么,更要有赏赐了。”

    “给你一年的准备时间,培养这里的接手之人,随后你便持我令行走其余五国的天上人间,整顿诸般事务,四五年的时间足够了。”

    “到时候,诸夏乱象将起,你归咸阳,有要事等着你!如此,你可愿意?”

    周清朗朗一笑,此人不愧是一位精明的商贾,以退为进,虽如此,不无不可,略微思忖,便是看向白服,继续待在楚国,数年之后,可是要有大灾难了。

    乱世之中,活下去是最大的益处!

    “任凭大人吩咐。”

    那白服倒也不挑,圆润的面上为之一笑,迎着周清看过来的目光,再次一礼。

    “那么,现在我们该说说另一件事了!”

    挥手间,一股柔和的劲力席卷,将白服扶立而起,灵觉扩散,笼罩整个天上人间,数息之后,双眸悄然掠过一丝异色,身躯亦是从条案后悠然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