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夏姬
    “天上人间建立之初,我就下过命令,不许掺和除天上人间自身以外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很明显有人将那则命令直接无视了。”

    “你们谁能够于我解释一下城中的传言,以及现在天上人间宅院内停留的那些武者来历?”

    灵觉扩散,径直将整个天上人间笼罩其内。

    刚才在城中行走的时候,收拢诸般信息,天上人间出现的频率可是不低,据城中传闻,乃是秦国商社,其内也有秦国的秘密间人。

    近些时日搅动国都局势的黑白玄玉,据说天上人间也有插手,统合种种,再加上此刻十多位正在临近宅院停留的精壮武者,内部的先天武者过半,这一切可都不是天上人间应涉及之事。

    列国商贾,只要正常的经营,纵然战国敌对,也不会有太大风险,否则,也不会出现这么多横跨诸多战国的大商人了。

    天上人间建立的初始宗旨乃是在钱财、人手上解放,同时也能够聆听到列国最新的消息,除了这一点,便是真真正正的商业操作。

    “白服,你身为天上人间的掌事者,那些都是你所为?”

    天上人间的力量,能够将其调动的唯有掌事者与这里的天宗道者,但是从刚才四人的表现来看,三位天宗道者已经彻底沉沦,不堪大用。

    如此,唯一能够涉及此事的,貌似也只有一个人了。

    话音缓缓,踱步在厅中,一侧的小灵与小衣则是自顾自的吃着点心,品着果酿,身躯微侧,将目光落在天上人间的大掌事身上。

    “大人明鉴,白服岂敢!”

    一语落,白服神色微变,瞬间,刚挺立起来的身躯再次躬身跪立,口中低呼不已。

    “若不是你,那么,就是你们三个了?”

    于白服所言并不做评判,周身淡紫色的玄光忽闪,便是将目光落在一侧静立久矣的三位天宗道者身上,既然抛却道者清修,那么,涉及凡俗更多事也不是不可能。

    “我等怎敢行如此之事!”

    感受着身前小师叔投过来的目光,三位年轻的道者相视一眼,而后快速摇摇头。

    “不是你们做的,那么,你们可能够于我说点有用的?”

    连续的多番问询,周清已经给了眼前四人机会了,数年来,自己对于诸国的天上人间,一直处于遥控的状态,具体情况都是文书而语。

    文书之语,自然是千好万好,但是,现在看来,这里的天上人间还是不是自己的都说不准,凡事不会空穴来风,更何况出现在临近宅院的那些人竟找不到来历!

    那可是十多个大活人呐!

    呼吸之后,整个厅内再次陷入深深的寂静,掌事白服仍旧头颅低垂的跪立在地,身旁的三位道者也是静静而立,没有任何回应。

    “既然如此,那些人不涉及你们三个,也不涉及白服掌事,无缘无故闯入天上人间,将此地作为他们的歇息之所,当属擅闯之责,直接镇杀!”

    没有多言,没有深究,目光再一次扫视在白服与三位道者身上,单手缓缓平伸,其上淡紫色的玄光扩散,灵觉扩散,外界的虚空天地为之一变。

    天地元气汇聚,直接一道凝练无比的紫光大手印成就,随着周清对那些人的批语落下,举起的手掌也是自然放下,刹那间,一道震耳欲聋的坍塌之音传荡。

    临近的那座宅院直接被周清一掌击成废墟,内部停留的十多位精壮武者,一个都没跑掉,他们身上的杀伐气息极重,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

    既然找不到主事者,杀了也就杀了。

    突如其来的诺大动静,直接令厅内诸人神色再变,小灵与小衣不过诧异而已,但于白服和三位天宗道者来说,却似乎有些不一样的反应。

    “白服,你去收拾一下残局。”

    找不到任何根由,死了也是白死,旋即,又是一语令下。

    “是,大人!”

    躬身跪立的白服,双手深深一礼,缓缓起身,躬然退去,未几,轻脚慢步的走出厅外。

    “白芊红是谁?”

    复归厅前上首,自顾自的倾倒醇香酒水,刚才神通施展之下,无论是白服,还是三位天宗道者,心间都闪过这个名字。

    而且,就在自己镇杀临近宅院那十多人的瞬间,这个人的名字出现的更是明显,如果四人都是化神武者,他心之通纵然奇妙,也不会轻易获取。

    “小师叔,白芊红是天上人间的头牌舞姬,都城之内,天上人间得以有如此的名声,多亏此人,她与天上人间的其余三位顶级舞姬并称春、夏、秋、冬四姬!”

    “白姑娘便是其中的夏姬!”

    三位道者中的一位道礼回应,虽奇异小师叔为何直接询问白姑娘,但想来也是因为白姑娘在城中的名气甚大,因而问之。

    “夏姬!”

    “她与白服掌事同为白姓,二人可有什么关系?”

    口中念道一声,脑海中翻滚诸般,白芊红这个名字似乎有些印象,她的来历不俗,岁月长河中,她也是为夏姬之名,更是在攻灭齐国的时候大放异彩。

    不过岁月长河中的那人天性骄傲,俯览诸夏之人,难道与如今天上人间的这位夏姬有何关联?

    “这个……,据白服掌事所言,白姑娘好像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乱世之中,因为姿容绝佳,舞姿非凡,被白掌事推荐入天上人间,得以有现在的名声。”

    又是一位道者回应。

    “你们三个沉沦凡俗之中,应该是在那夏姬到来之后发生的吧。”

    如果此白芊红真的是岁月长河中的那位白芊红,如此,周清抬起头,再次看了看眼前的三位天宗道者,感受着他们身上精元残亏的程度,轻轻抿着一口醇香。

    “这……,我等让小师叔失望了,让师尊失望了,让祖师失望了!”

    又一次提起这个话题,三人神色再次羞愧起来,身为修炼者,他们如何不清楚沉沦的危险,但……现在说再多也是无用。

    再次深深的道礼而落,叹息不已。

    “修行从来不是为了别人,本源还是你等自身。”

    “你们先退下吧,将那夏姬白芊红召来,我对她很是好奇!”

    能够得到师兄赤松子的认可,又加上刚才自己对那白服掌事的观察,其人对于天上人间的事情纵然没有责任,但间接责任也少不了,应该知道点什么。

    至于天宗的三位道者,待在山上修行,清静不加身,凡俗乱起心,凭借他们的修为和手段,以刚才自己的观察,掺和城中的风云之事,还远远不够。

    如此,那就是有别的人假借天上人间之名,假借天上人间的独特行自己之事。

    处理矛盾,最简单的便是直抓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