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七十章 鬼谷吐纳
    “芊红见过大人!”

    那三人的动作很快,走出厅堂,便是进入天上人间,时值正午刚过,风流逍遥之地正是平静之刻,未几,通传之后,便是三道窈窕的身影步入其内。

    近前福身一礼,脆声空灵而出,语落,亭立不语,看向上首条案后的那位大人,当真是想不到,这个时候,这位大人竟然前来楚国国都。

    不过,以这位大人的实力,倒也不算什么。

    “鬼谷吐纳术!”

    “虽然此秘法对于鬼谷派来说,不算核心机要,但也不是普通的人可以修炼,更不是普通的女子可以修炼,白姑娘,可否为我解惑?”

    在咸阳之中,与鬼谷盖聂交手多次,对于鬼谷派的吐纳术,自然了如指掌,这种秘术分为数个层次,以眼前这位明艳女子所修,不过是先天境界的口诀,不算珍贵。

    此术为鬼谷派的内功心法,修炼大成,当可短时间内百毒不侵,玄功运转,精气神齐头并进,看着眼前这位年不过十五六的女子,轻轻一笑。

    单从姿容上来讲,足以和焰灵姬媲美,虽然云舒、雪姬也很有潜力,但比起二人现在的风姿,总归少了一点韵味。

    淡紫色的楚国华服裹身,外披一件浅紫色的纱衣,虽为深秋,但仍旧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

    行进之时,步态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

    身后跟着两位同样明眸皓齿的侍女,浅红色的衣袍加身,体态婀娜,静伺于侧,姿态规矩,礼仪周到,垂首不语。

    “武真君好眼力,不愧是近年来名震诸夏百家的顶级强者。”

    “芊红祖上与鬼谷派曾有不浅的关联,故而有幸得承鬼谷派的部分修炼之法,当然,同武真君大人相比,自然是不值一提。”

    嫣然一笑,如鲜花盛开,上前一小步,再次福身一礼,直接点出周清的身份,于己身所修倒也没有隐瞒,似乎也明悟隐瞒没有任何用处。

    “如此年岁,凭借残缺的修炼之法,臻至先天层次,混迹于天上人间数年,坐拥夏姬之名,仍为完璧之身,看来,你家祖上从鬼谷派传承的不仅仅是修炼之法。”

    “刚才外面被我镇杀的那群人应该和你有关联吧。”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省事,周清在条案后随意坐着,法眼扫视之下,此女身上隐藏的信息全部而出。先前在看到此女的瞬间,周清就已然明白,城中那些与天上人间纠缠的事情,绝对和其脱离不了干系。

    虽非鬼谷派弟子,但传承了鬼谷派的东西,此人一举一动之间,一颦一笑之间,都充满绝对的自信和掌控,纵是面对自己也是一样。

    “那些人办事不利,被大人所杀,也是他们的荣幸。”

    绝美的姿容又是一笑,明眸看向周清,丝毫不以为意,不仅认下,而且还颇有深意的回应之。

    “你……真的很不错,在你身上,我依稀看到了一位朋友的影子,她也是一位女子,她也是这般智谋超凡,甚至于,她也和你现在的遭遇一样。”

    “说一些我感兴趣的东西!”

    对于这人的态度,周清很是满意,如果此人和自己东躲西藏的推诿,那么,直接就当场镇杀了,甚至于,周清觉得,她应该对自己了解很多。

    否则,断然不会如此行事,这般作风,不由勾起周清脑海深处的些许记忆。

    “哦,芊红像公子的一位朋友,让芊红想一想,……如果芊红猜的不错,那人应该是如今新郑风头正盛九公子韩非的红颜知己紫女姑娘吧。”

    “毕竟紫女姑娘身边可是有着如今鬼谷纵横中的一位,长久之下,自然有不同,只可惜,他们却不懂得审时度势,忘却了纵横的精要。”

    “不知道大人想要听些什么有趣的东西?”

    听着上首这位大人之语,白芊红秀眉一动,眼中随即光芒一闪,略微思忖,又是抿嘴一笑,似是直接猜出周清所指的那位朋友。

    脆语而出,消息更是令周清感到惊讶。一般来说,诸国之人或许会注意到新郑之中的九公子韩非,但对于其身边的流沙成员知之绝对不详。

    “白姑娘果然非同凡响,僻处南楚,却对于北方诸国了如指掌,若是姑娘愿意,在列国之中,定然可以一举谋得高位。”

    “既然你如此聪慧,那么,应该知道我对什么感兴趣!”

    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此女再如此惊艳,再手段多般,也是翻手可灭,看了左右的小灵、小衣一眼,二人此刻也静静的跪立在条案后,看向厅中的白芊红。

    一道道眼眸深处略显迷离之光,似是被厅中无形的力量牵引,灵觉有感,直视白芊红的明眸,紫光闪烁,挥手间,清静扩散,一切归元。

    “百多年前,春秋刚远去不久,战国之世刚启,那个时候,魏国一强独霸,三晋之地更是魏国的天下,赵国攻卫国,迫使卫国臣服,魏国不悦,惠王派遣上将军庞涓讨伐。”

    “九个月的时间,带领魏武卒兵临邯郸之下,赵国势危,求救于齐国,齐国威王二十六年,田忌为主将,孙膑为军师,佯攻襄陵,直插大梁,解了赵国之危,史书记载围魏救赵!”

    周身浅白色的玄光扩散,感受虚空天地荡漾的清静之力,白芊红那一双留有魅意散发的明眸深处,略有一丝不满,听大人之语,思忖熟息,轻轻的叹息一口气,缓缓而言。

    脆语微落,便是百多年前的兵家战争之事,谈及围魏救赵,更有一丝别样的情绪夹杂,如数家珍,将这场实为鬼谷纵横交战的胜负道出。

    “十年之后,韩国申不害变法即将大成,威胁魏国霸业,惠王派遣上将军庞涓攻打韩国,即将攻灭韩国之际,齐国再次出兵,鬼谷孙膑又为军师。”

    “减灶暗行兵,马陵山道,上将军庞涓受埋伏,中箭身亡。庞涓死后,庞氏一族恐列国游侠攻伐,以至于有家道中落之忧。”

    “故而留下遗命,庞涓所留下的鬼谷心得、兵法韬略此后传女不传子,代代由家中长女相继。又因庞涓弱冠之时得魏国丞相白圭提携,后代隐匿姓氏,皆为白姓!”

    言语不断,说道诸般,无论是桂陵之战,还是马陵之战,都堪称那个时代鬼谷纵横弟子的棋盘,最后孙膑取胜,魏国霸业不存,齐国霸业初显。

    语落,白芊红神色略有一丝低沉,纤细白皙的手掌交织在身前,百多年前的鬼谷纵横之战,庞涓落败,使得庞氏一族也为之衰落。

    而今大争之世不存,一天下大势而显,庞氏一族也是时候从新崛起诸夏了。

    “庞涓的后人,于我而言,不算意外。”

    “鬼谷纵横的传承,最重一个抉择,如今观你所行,似乎已经有了答案,纵然如此,你进入天上人间又能够得到什么?”

    白芊红是百年前鬼谷纵横弟子庞涓的后人,这一点周清知道,但听其真正说出来,那又是一番感觉,以其之才,委身于天上人间,充当一个舞姬。

    这可就有些……浪费了。

    “昔年,因为齐国屡屡相帮,先为赵国,后为韩国,以至于先祖一世英名,毁在马陵道,否则,魏国与齐国交战,齐军如何是魏武卒的对手,孙膑又如何是先祖的对手!”

    “当今天下大势,秦国独强,郑国渠成,根基铸就,数年之内,休养生息,囤聚实力,最多五年,秦国必然东出,匡诸侯,一天下。”

    “数年前,应叔父白服相邀,前来天上人间,本以为待天上人间走上正轨之后,便可离开,但这个时候,大人却声名鹊起了,所以,芊红便留在天上人间,静待大人到来。”

    短短数息,白芊红的情绪迅速调整,复归先前的明艳与自信,秀雅的姿容上绽放笑意,纵论天下大势,当年先祖因为孙膑、因为齐国而毁誉。

    庞氏一族想要崛起,必须在大国相争的棋局上找回来,欲要谋求此事,最绝佳的选择便是秦国,但是自己一个女子之身,终究行动不方面。

    本要另谋策略,偏偏道家玄清子名震诸夏,其人更是很快的为护国法师,很快的为秦王亲政以来的第一位封君,位高权重,如果借助此人的力量,绝对事有可成。

    “哈哈哈,白姑娘说话很是入耳,想来就算我不来楚国,你也会前往咸阳见我的。”

    “对于大才,秦国一向求之。但你既然选择了天上人间,也就表明,你不想要入秦廷,而且你所谋之事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

    “只要不出差错,秦国一天下势不可挡,那么,你想要借助我的力量达成你所谋,你……能够付出什么?”

    天地之道,一阴一阳,一舍一得,于眼前的白芊红,周清确实很欣赏,不过自己所言也不差,秦国大势成就,对方所谋不过锦上添花。

    想要崛起家族,想要在齐国与魏国的身上下棋,想要插手天下棋盘,得看看她能够带来什么好处。

    “芊红可以助力大人早日封侯,也可以为大人解决秦国一天下之后的诸多麻烦之事,如果大人不嫌弃,芊红也愿意尽心伺候大人。”

    白芊红再次上前一小步,福身一礼,秀首低垂,脆声而语,面颊不自觉的闪过丝丝红润,身姿摇曳,纱衣朦胧,颇为外显风情。

    “于我而言,封侯与封君没有太大区别,至于一天下之后的麻烦之事,你以为我会在意?”

    “不过,你所言第三个条件,我倒是很有兴趣,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