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四姬
    一位既聪明而又识趣的女子,再有着绝美的姿容,总是令人觉得心情愉悦,尽管她所言的条件对自己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许多事情总会方便许多。

    “我天宗三位坐镇于此的道者,沉沦凡俗,与你应该有不小的关系吧?”

    屈指一点,身前条案上的另一只空酒盏中,便是一缕佳酿灌入,挥手间,青铜酒樽横飞之白芊红跟前,对其点点头,自顾自饮着。

    “多谢大人赐酒。”

    “芊红不过一天上人间舞姬,怎敢和道家天宗的弟子相比,近年来,天上人间内多有绝色出,纵为清心寡欲,只怕也难以抵抗软玉温香。”

    “就连如今儒家最为英杰的一位,城中桐庐书院的伏念先生,也都是天上人间的常客,若是他们有大人的修行,也不会轻易沉沦凡俗。”

    白嫩的纤细双手轻轻揽住青铜酒樽,福身一礼,微微一抿,举手投足之间,一丝独特的风情隐现,脆语而言,面上笑意绽放。

    再这战国乱世之中,女人虽最为廉价,但有的时候,女人也是最厉害的东西,任你铁血杀伐,任你胸怀浩然,面对佳人,总归情意缠绕,不复本源。

    “下不为例!”

    “诸子百家的显学中,道家的弟子稀少,能够入道家,也算是他们的缘法,他们三个虽已难堪大用,但仍为道家弟子。”

    “今日我进城的时候,曾有传言,天上人间也参与那块黑白玄玉的争夺?”

    是不是白芊红所为,周清心中有数,不过归根到底,还是自身的修行不到家,轻放手中的酒盏,便是将话题落在正题之上。

    白服虽为天上人间的掌事,但随着自己位列秦国封君,天上人间纵然仍是单独的商业谋划,然其内在的力量也不可小觑,数年来,想来也就是此女将属于天上人间的潜在力量运用而出。

    “五个多月前,天有异象,在七国之中,出现七块黑白玄玉,传闻,在那七块黑白玄玉中内蕴长生之妙,汇聚一处,便可得长生。”

    “这很明显便是有心之人的谋划,欲要挑起诸子百家之间,七大战国之战的纷争,芊红对于长生不老没有兴趣,不过对于出现在楚国的另外一支势力却兴趣不小。”

    “不知大人可了解庄氏一族?”

    白芊红摇摇头,红唇轻启便是说道周清也已经知晓的些许信息,很明显,对于那突然出现的七块黑白玄玉,是毫不在意的。

    身为鬼谷纵横的传人,这等小计谋如何上得了台面,纵然有心掺和其中,以自己现在掌控的力量,也难以和楚国内的老牌家族媲美。

    “说下去!”

    周清眉头一挑,听其言,难道说白芊红所行与庄氏一族还有牵连,身为曾经扎根洞庭郡两百年的庄家,底蕴定然有的。

    项氏一族虽踏其身成就大威名,几可相比屈、昭、景三大家族,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出意外,庄氏一族定然还有残余实力。

    “庄跻之后,庄氏一族被楚国所有的领地家族追杀,然而,当初跟随庄跻的那支山地精兵,却没有完全覆灭,他们藏身于江南山地之中,数十年来,逐渐发展壮大。”

    “缘由楚国近些年的国政动乱,庄氏一族在江南区域,可是拥有不小的力量,近月来,楚国影虎军团,项氏一族的军团都派出人手追杀他们。”

    “可惜,项燕终究只有一个,不仅没有伤及庄氏一族的核心,反而还接连损兵折将,再有黑白玄玉之事,各大家族鲜少理会庄氏一族。”

    “故而,芊红便私下里与他们联系,行一般方便之事,近日,黑白玄玉归于楚国王室,他们也跟到寿春,只怕因为此,天上人间有此传言。”

    纵横捭阖,在庄氏一族的身上,白芊红看到了当年庞氏一族的影子,项氏一族踏着庄氏一族的尸骨,登临如今在楚国的地位。

    而当初的齐国也借着先祖庞涓尸骨,成就霸业,况且,根据自己的谋划,拉拢庄氏一族,对于眼前的大人来说,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秦国东出,匡诸侯,吞天下,楚国为大国,纵然秦国又能力将楚国攻灭,也得花费甚大的代价,倘若有庄氏一族的助力,在联合数百年爱,楚国内的敌视之人,压力小矣。

    “这么说来,庄氏一族对于那块黑白玄玉有兴趣?”

    对于白芊红来说,黑白玄玉应该没有什么吸引力,她的目标是魏国,是齐国,而不是如今的楚国。只是,庄氏一族的根基在江南,寿春位于淮北,可堪大用?

    “不仅仅是庄氏一族,楚国王室衰微,李园当国,玄玉归于王室,实则归于李园手中,碍于李园携大王而令群臣的威势,玄玉不得不上缴。”

    “庄氏一族想要那块黑白玄玉,说起来,和秦国也是有不小的关联,当今诸夏,能够助力庄氏一族一雪前耻的,唯有秦国。”

    “那块黑白玄玉,便是投名之物,想要借此依靠在秦方之下,以待将来之事。不过,现在他们也有一个更好的选择,不知大人可有兴趣见一见他们!”

    对于庄氏一族,白芊红很是了解,言语之间,将事情来龙去脉说道的很清楚,庄氏一族欲要攀附秦方,黑白玄玉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东西。

    但是现在,既然武真君在此,秦方的那些人如何能够比得上武真君,根据从咸阳得来的消息,秦王对于武真君异常器重之。

    “凡对于大秦一天下有用之人,有用之物,我……都有兴趣,这些事情你安排就好。”

    在韩国之中,自己培养了天泽、李开等人,在自己的计划中,他们将来会成为灭楚,征服岭南的一份子,而庄氏一族根基同样在江南之地,也是一个上好的选择。

    此次出游诸夏,想不到,刚到楚国,就有这般的惊喜,当真事意外。

    天上人间无疑是最为诱人的,尤其是在白芊红有意无意之间掌控天上人间的时候,更是如此,比起此刻正在咸阳与新郑的两位鬼谷弟子,周清觉得其人才是真正的鬼谷纵横传人。

    把握人心,梳理脉络,天上人间内在的一切布置不仅将周清的要求完美贯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行走在金碧辉煌的楼阁之内,更是伸手可得一切享受。

    只要你有钱财,便可以在这里享受一切,夜幕降临,天上人间归于繁闹,楼阁之内,早就一只只火炉燃起,将内部的凉气驱逐,转而代之则是一位位衣衫单薄的窈窕女子。

    楚王好细腰,这个习惯似乎弥漫整个楚国上下,放眼看去,一位位正是青春华丽的女子身着浅色的纱衣,一只只耀眼的雪白臂膀闪烁,娇声魅语,幽香迷人。

    楼阁四层,中央大厅正中心则布置着一处白玉高台,形态混元,温玉外显,方圆丈许,就那般矗立其中,高台之下,则是一汪碧潭,株株荷花点缀,三处白玉拱桥连接。

    “小师叔,那是白服掌事花重金定做的惊鸿台,如今天上人间内有资格登台演舞的只有四个人,分别为春、夏、秋、冬四姬。”

    “今日申时,夏姬白姑娘欲要登台演舞的消息传荡,待会只怕就要热闹的了。”

    身边跟着一位道者,随意行走在天上人间之内,小灵与小衣也是颇有兴趣的东看西看,一切都是很新鲜的样子,精神很是高昂。

    不过很明显,二人的目光都不是那些妖娆女子,也不是内部的繁华布置,而是已经不断陈列而出的美味点心、香甜果酿、楚国佳肴……

    “虽为春、夏、秋、冬四姬,但似乎只有白姑娘的名声最大,其它三人呢?”

    从之前与白芊红相见一观,对方身上似乎也修炼有魅惑秘术,与焰灵姬施展的火魅术相似,很有可能也是百越流传之术。

    灵觉扩散,笼罩整个热闹非凡的天上人间,入耳处,多位夏姬白芊红,又听身侧道者而语,轻轻颔首,如果自己所料不差,那其余三人应该也在白芊红的掌握之中。

    “白姑娘是天上人间最富盛名的舞姬,昔年,白姑娘扬名的时候,其余三人还未入天上人间,后来才被白服掌事一一的请进来。”

    “春姬之名,为端木蓉姑娘,其家族在楚国为官,春申君死后,李园当国,端木一族受到牵连,男丁不存,女眷为奴隶,被白服掌事买过来,去岁才逐渐登台演舞。”

    “秋姬之名,为紫语姑娘,其人是白姑娘请来的好友,姿容非凡,声韵悠然,一舞桃夭,因无数公室贵族青睐,也是去岁才登台演舞。”

    “东姬之名,为湘玉姑娘,其人好像是洞庭郡湘水之人,因数年前的战乱,沦为奴隶,被白服掌事买下,加以调教,一舞帝妃,同样惊艳十方,亦是去岁登台演舞。”

    待在天上人间这么长的时间,对于这些信息自是信手拈来,道者一边看着此刻仍不断涌入的都城贵人,一边对着小师叔将那三人的信息简单而出。

    “春姬端木蓉,夏姬白芊红,秋姬紫语,东姬湘玉,这里的天上人间,远比它处的天上人间复杂,嗯,好精纯的儒家浩然之气,此人年岁不大,但一身修为几近化神。”

    “那人是谁?”

    灵觉笼罩整个天上人间,在那些女子的身上,周清能够清晰感受到他们身上的气息,虽多为普通人,但仍旧有令自己好奇的百家传承之人。

    站立在二层楼阁的走廊之上,俯览而下,入口贵人仍源源不断涌入,扫视过去,便是一道独特的气息浮现而出,定睛而看,略有奇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