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阴阳控心
    沉闷至极而又声势浩大的动静刹那而显,李园府邸那地宫表面的砖石崩溃,大地裂开,无数农家、墨家弟子陷入其中,修为略高的还能够凭借身法逃窜。

    修为稍低的则是一息而陨,随其后,就算是那些身法挪移的两家弟子,刚挣扎而起,在地宫四周的砖墙之上,顿显一只只强弓劲弩,瞬发羽箭。

    嗤!嗤!嗤!

    没有任何的迟疑,大量的农家、墨家弟子身陨当场,血洒大地,湖水倒流,整个地宫为之塌陷,映衬着姣白月光,地宫下似乎早就已经空了。

    “不好,中计了!”

    矮小的身形在空中挪移,周身狂暴的气息显化,面上带着一张斑斓的愤怒之具,双手横行伸开,体内浩荡的真气化作光罩,抵挡羽箭的冲击。

    眼角的余光扫视下方的地宫,哪里会有黑白玄玉的存在,大地陷入其中,没有半点宝物的影子出现,这个时候,若是不知道是中了别人的计谋,朱家就不是朱家了。

    “我们走!”

    田猛亦是施展身法,快速抵抗着大量羽箭,同时踏步而动,身形婉转,离开墙体,未敢迟疑,身后零星跟随这实力较强的农家弟子。

    “小跖,快些离开这里!”

    另一侧,墨家的徐夫子自然也是发觉不妥,神色骤变,看着身边的一位位墨家弟子当场身陨,勃然大怒,扫视四周那一只只仍旧在射发的羽箭,愤怒大吼一声。

    实则,就算徐夫子没有出言,以盗跖的电光神行步也不会有什么阻碍,整个人瞬间化作一道浅蓝色的光芒,消失在府邸之内。

    “我们也撤!”

    凭借化神的修为,凌空一跃,同样一观另一处区域的场景,夏侯央心中一惊,连农家、墨家的都遭受重创,如此之下,地宫之内只怕已经无黑白玄玉。

    即如此,也不算违背那位大人的计划,当即,抬手一剑,暂解风林火山的困局,己身则化作一道剑光,离开府邸之内。

    突生的这般盛大惨烈之象,眨眼之间,数百人身陨其内,其中不乏农家、墨家的大量精英,除却领头的堂主、统领之外,并无活口。

    “这……,地宫塌陷,空无一物,黑白玄玉不在这里!”

    一直隐匿于黑暗之中的庄陵、白芊红等人,静静看着这一幕,一道道凄厉的惨叫之声不绝,一丝丝血腥的气息随风而动,飘入鼻息之间。

    短短数十个呼吸,形势逆转,翻入侵入李园府邸内的所有游侠剑客与百家之人,均被影虎军团布下的暗手击溃、击杀。

    庄氏一族的庄陵见此,双眼瞪得浑圆,口中喃喃而道,手中持有一柄长剑,语落,将目光看向身侧的白芊红,希望对方拿个主意。

    “能够大胆袭杀春申君黄歇,胁楚王号令影虎军团,布下棋局,引百家、游侠入彀,一击而成,李园还是有些手段的。”

    在令尹李园的府邸内,发生这般事情,一切种种自然和李园脱离不了干系,数年来,李园清除春申君黄歇一脉势力,安插自己的人手,统领国政,号令精锐兵士。

    现今而观,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听着庄陵惊异之语,白芊红美眸忽闪,先前自己也是有些小看李园的,本以为在楚国三户家族的牵制下,他并没有太多实权。

    如今,李园能够做到这般,不出意外,他和三户家族应该有交易。虽做到这般,但其人的结局不会太好,在楚国数百年的历史上,他的结局已经注定。

    “至于黑白玄玉,我自有谋划!”

    地宫塌陷,空无一物,按照郢都传闻的消息,黑白玄玉已经不在其中,纤细的双手在身前缓缓而动,手持周清赠送的长剑,感知剑体之内的神秘力量,绝美的姿容上轻轻一笑。

    “如此便好。”

    庄陵为之颔首,对于黑白玄玉涉及之事,也是有所耳闻,乃是天上人间那位大人感兴趣的东西,尽管看眼前的局势,很难得到。

    又听白芊红脆语,心中稍安。感此,便是将目光再次看向远方,随着李园府邸内的地宫为之塌陷,农家、墨家立场,赵国邯郸的丹顶门立场。

    隐匿在府邸周围的列国游侠势力、贵族势力见事不可为,也一道道隐晦强大的气息远去,又是百十个呼吸过去,四周能够被自己感知到的强横之力少之又少了。

    “女君,东西已经拿到!”

    西城府邸周围的窥视者一个个离去,所剩者无几,白芊红、庄陵一行十多人仍旧在黑暗之中隐藏着,似乎在探查着什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忽而,不知何时,一道通体漆黑的曼妙身影踏着奇异的步伐,行走在黑暗之中,行至白芊红一行人跟前,近前一礼,从怀中取出一个扁平的盒子。

    那漆黑的身影,应是一位女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外显,柔顺的漆黑发丝扎成一束,披散在身后,劲装裹身,面纱遮颜,脆语而出,空灵柔媚。

    “绿袖,辛苦你了!”

    看着眼前之人,白芊红面上又是一笑,对其深深点点头,伸手接过那个扁平的圆形盒子,递给身后两位随身伺候的黑衣人。

    “白姑娘,那是……?难道你……?”

    突然出现的一位女子,将一件奇特的事物递给白芊红,看着已经被白芊红身后一位黑衣人拿在手中的扁平圆盒子,庄陵一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

    “先发者制人,后发者制于人!”

    “本以为今夜会有场好戏,没曾想这么快就结束了。”

    没有理会庄陵看过来的惊愕目观那个,简单而语,万事之先,圆方门户,没有将一切掌控随心,那可不是鬼谷纵横的风格。

    东西已经到手,估计此刻这府邸内的李园应该快要发觉了。来的时候,一直隐匿在黑暗之中,现今,也该从黑暗之中离去。

    听着白芊红轻描淡写之言,庄陵神色复杂无比,与白芊红接触也有数年了,在不断的接触中,也了解对方的手段,不然庄氏一族也不会与她合作。

    如今观其丝毫不费力的达成目标,其余人仍旧在混乱之中,心中感叹万千,也幸好此人是一位女子,不然诸夏可就多事端了。

    “将军有令,大索都城,有疑者均扣押,凡有抵抗,一律格杀勿论!”

    与白芊红所预料的那般,东西从李园的府邸之中突然丢失,定然要有后续动作的。刚离开不过十多个呼吸,一只只银甲兵士潮水一般从府邸之中跑出。

    口中高声呼喊,一道道军令下达,不含任何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明亮的月光之下,那一只只戈矛绽放无比璀璨的寒光,四散而出,蔓延整个城池。

    “月神大人,丹顶门、农家、墨家都受了暗算,一无所获!”

    与此同时西城区域的另一侧隐秘之所,这是一处安静的厅堂,其内数人静立,上首一位浅蓝色锦袍加身的妙龄女子,浅紫色的长发盘起,各垂落一缕发束,姿容冷艳,浑身散发玄妙之气。

    下首则是数位黑衣劲装男子与两位普通锦袍加身的男子,收集各方信息,汇聚厅中,汇报上首的贵人听闻,为了这一块黑白玄玉,上面可是相当重视的。

    “黑白玄玉乃是此行必得之物,你等谋划甚多,一无所得,我若出手,你等的罪行可是不小。”

    海蓝色广袖长裙加身,交织月白色的中衣,长裙曳地,裙下摆有紫罗兰色条纹,外罩浅蓝色短袍,背后以月状纹路装饰。

    正是秦国宫廷护法月神,亦是阴阳家九宫神都之一的月之护法,出现在这里,无疑表明秦廷对于黑白玄玉的重视。

    原本此行无需月神前来,只是为了保险起见,便是派遣一位顶级高手,没曾想还真的用上了,月神那清冷的声音流转。

    一条蓝紫色的眼纱护持,身躯微动,双手掐动阴阳印诀,一道道奇妙的异象陡升,贯通虚冥深处的牵引之力,数息之后,一步踏出,消失在厅堂之内,身后跟随着那几人。

    ******

    “嗯,你是谁?”

    一路从郢都西城区域而出,尽管只有数里的区域,但白芊红等人未敢迟疑,不过,刚行至一半的路程,刚走出西城区域,一行人前方的道路上顿时一道浅紫色的光芒闪烁。

    一位周身散发浅紫色玄光的女子出现,姿容不俗,装扮尊贵,气势逐渐浩瀚而出,席卷天地之间,庄陵之语刚出,头顶便是一道紫色的手印光芒。

    轰!轰!

    瞬间,白芊红身后的两位黑色劲装之人出手,各自打出一张,汇聚一语,击溃那道攻伐,虽如此,两位黑衣人也被震退数步,体内气血沸腾。

    “鬼谷吐纳术!”

    “你是前代鬼谷纵横的后人!”

    周身浅紫色光芒隐现的女子踏步而动,瞬间出现在白芊红跟前三尺开外,灵觉扩散,感知白芊红身上的熟悉气息,与咸阳盖聂无比相似。

    双手在胸前掐动阴阳印诀,略有奇异,原来东西是落在鬼谷纵横的后人手中,如此,那些人倒是败得不冤枉,不过,也就这样了。

    纤细的白皙手掌伸出,隔空对着白芊红身后的一位劲装黑衣人抓住,强大的吸力而显,并未作用在其身,而后其身上的某一物。

    咻!咻!咻!

    动静之间,又是数道其实不俗的身影出现在紫衣女子身后,背负奇异长剑,扩散嗜血而又凌厉的剑光,四周而立,围困白芊红诸人。

    “这个东西,不应该落在你们手中。”

    一手隔空取物,另一只白皙的手掌打出,掌印吞吐,将那位修为不过先天绝巅的劲装黑衣人击退,随后轻轻一抓,那只扁平的浑圆盒子从其怀中迸出。

    “我很好奇,既然东西是你们阴阳家放出来的,为何还要抢回去!”

    嗡!

    一道璀璨的道青色剑光忽闪,直接凌空划向身前三尺外的紫衣女子,白芊红神容未改,只是多了些凝重,握持手中此刻绽放金色光芒的长剑,赫然挥动。

    嗡!嗡!嗡!

    又是一掌打出,凝练的紫色大手印迎上那道道青色的剑光,一击而触,随之而溃,道青色的剑光去势不减,径直劈向紫衣女子。

    “万事万物都有其命运。”

    “万川秋水、心若止水、阴阳无极!一剑三玄功,那柄剑内竟然有这般的剑气内蕴,道家天宗之内,有这般修为的可是不多,你认识赤松子?”

    紫衣女子横行挪移丈许,直接避开那道道青色的剑气,旋即,剑气化入坚硬的石板街道上,一尺深的裂口在大地上浮现。

    呼吸间,越发耀眼的浅紫色玄光更胜,那道剑气的威力,媲美化神玄灵的顶尖层次,而能够将剑气化作剑体之内,那等修为更是可怕。

    根据自己所知,整个道家天宗之内,除了那些早已避世不出的化神长老,也就掌门赤松子才有世俗游历,才可能有这份修为。

    剑气隔断,那只扁平的浑圆盒子也由空而落,被那持剑的女子拿在手中,眉头轻挑,探寻问之。

    “既然在我手中,那就表明我与此物有缘。”

    白芊红持元气之剑,紧紧握持,体内真气涌动,金色的光芒不断在手掌出迸出,另一只手抓住盒子,面前之人绝对是阴阳家的强者。

    而根据这些时日自己所得信息,七块黑白玄玉均是阴阳家放出去的,如今,又来一一收回,这可着实有趣,长剑缓缓抬起,信心大增。

    “阴阳控心!”

    紫衣女子自然是追寻而至的月神,凭借阴阳家在黑白玄玉上留存的印记,轻而易举感应到其下落,眼前这位女子的修为倒是不显,手中之剑却是不俗。

    虽然正面攻击,自己很难讨到好处,但阴阳家的手段也不仅仅是正面强攻,头顶皎月,体内玄妙的阴阳之力荡出,瞬间扩散方圆百丈区域。

    双手掐动阴阳家咒印,控心印诀发动,以月之幻境强行无视剑气无双,身处幻境可移心智,攻破心防则无坚不破,此为阴阳家秘术。

    嗡!嗡!嗡!

    百丈区域内化作一片淡紫色的异象空间,阴阳道印的力量波及之所,一位位修为低于化神层次的武者受到影响,直接双目为之一怔,意志恍若不受掌控。

    连带正欲要挥动手中长剑再次攻伐的白芊红也是如此。灵觉笼罩,月神那精致的嘴角轻轻扬起,屈指一点,又是一道吸力自生,隔空摄取白芊红手上的扁平盒子。

    只是,迎来的却是一道更胜之前的道青色剑气,一剑纵横天地,瞬息而至,强行令月神身形再次挪移方圆。比起先前的那道剑气,这道青色剑气颇有灵性,任凭月神身法如何施展,终究不能够摆脱。

    最终,在月神步伐趔趄婉转间,一十五道阴阳印诀层层抵抗后,那道剑气的力量被抵消,而己身体内的阴阳玄力也消耗近半,虽抗艰难,但月神并不在意。

    直接挥手间撤去阴阳控心幻境,天蓝色的眼纱之下,双手归于阴阳道礼,静静看向白芊红,现在,她几乎可以确定,炼入那柄长剑内诸多剑气的主人不是别人。

    而是秦廷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