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嫁衣玄功
    “闷?”

    “魏国即将亡国,你们身为公子,还沉沦于酒色之中,这才是闷!”

    苍璩摆摆手,将怀中的那名娇媚女子推出去,不过是一些凡俗女子,并无特殊体质,也不合自己所创种玉功的鼎炉,要之何用。

    又闻那人放荡轻笑之语,神情冷酷,直直的回应道,若非龙阳君与嚣魏牟现今在大梁城,自己才不会出现在这里,凡俗红尘气息太重,不合修行。

    “苍璩,怕是也只有你敢这样说!”

    “大魏国如今有嚣魏牟将军坐镇,重练魏武卒方阵,再加上如今西面的韩国也在变革,纵然数年之后,秦国东出,也不一定奈何的了我大魏国。”

    “如若真到那一日,我魏咎定要手持长剑,上战场斩杀秦人!”

    领头的那位锦衣男子闻苍璩毫不客气之言,无奈一笑,如今的魏国庙堂中,嚣魏牟风头正盛,不仅位列大将军,更是把持兵权,督促新军之事。

    连带着远离庙堂数年的龙阳君都重新得到重用,至于苍璩,明面为龙阳君的传承后辈,隐约和雅湖小筑有关联,故而身份不比他们这些公室贵胄弱。

    “真有那一日,我魏豹也绝对和兄长一样!”

    一语落,那领头男子身侧的一人同样表态,一手紧紧揽着妩媚之女,一边神色颇为凝重的承诺道,大魏国若是不存了,他们现在的一切都将不存在。

    “天地万物,强弱有序,强者生,弱者死,乃是定律!”

    “若然秦国东出,三晋为要道,绝对要受到秦军攻伐,嚣将军虽练兵独到,毕竟所留时间不长,到时候,能够自保已然绝佳。”

    “比起战场杀敌,你等与我一起修炼武道,追寻武道至高,岂不更妙,若是你等可以修炼到悟虚层次,修炼到合道层次,区区秦国何足道哉!”

    争权夺利,沉沦七情六欲之中,不仅消磨精神,连带肉身都本源消耗巨大,寿元为之缩短,魏国的结局已经注定,纵然纪嫣然、嚣魏牟等如何努力,也绝对无回天之力。

    比起那些无用之功,己身之强大更为重要!

    倘若自己可以修炼到悟虚、合道等境界,一国之君又算得了什么,在绝对的力量之下,一切都将被碾碎,被镇压。

    “修炼武道?”

    “苍璩老弟,你是高看我等了,昔年,我等也曾请过百家前辈筑基,只可惜,我等根基太差,这些年来,也不过是炼气层次。”

    “比起老弟你,差的太远了,据我所知,你可是杨子一脉至今最为惊艳的天才,将来若是修炼有成,还望助力我大魏国一二!”

    魏咎轻叹一声,身为公室贵胄,尽管不需要己身有太高的武力,但也曾修炼一二,强身健体总是好的,然则,无论身份地位有多尊贵,天资这个东西总是需要命数的。

    自己一行人都是炼气层次,不过本源浑厚一些,不过能够多多挥霍一些,否则,近年来,多多留恋此地,早已精血不存。

    至于出言的苍璩,简单信息还是知晓的,除了是龙阳君传承的后辈,也是道家杨朱一脉的后人,年虽幼,修为已然臻至先天绝巅,距离化神只有一步之遥。

    “先天资质虽定,然后天未必不可以补上。”

    “在宗门的典籍之中,曾有过性命双修的修炼之法,堪为无上之妙,甚至于道家祖师老子都觉其甚妙,如果,你等愿意的话,倒是可以尝试一二。”

    话语之间,在魏咎的带领下,一行人缓步走入偏厅雅间之内,各自寻了座位,自有美妙侍女近前伺候,斟倒茶水,温润的天上人间内,丝毫不觉得寒冷。

    苍璩随意坐在一张条案后,论及修炼之事,倒是有些兴趣,观四周这几位魏国公子,心中一动,便是眼眸深处亮光闪烁。

    “道家老子都赞叹过的修炼玄功?”

    “那定然是极为珍贵的修炼法门,我等根骨都已经定型,如何得以修炼?纵然可以修炼入先天,修炼入化神,面对百人、千人的兵士,也是无可抵挡。”

    似乎,那魏咎、魏豹等人于苍璩口中所谈到的这个修炼之法,并不感兴趣,作为大魏国的公室贵胄,麾下自有擅长武道的门客,他们中不乏有破入先天的武者。

    尽管化神武者很罕见,然根据典籍记载,面对千军万马,他们也是无用,除非是化神最为巅峰的存在,亦或者是苍璩口中那更为强大的武者。

    练武的辛苦,他们都清楚,除非能够立竿见影,否则,绝对引不起他们的兴致。

    “这门无上玄功讲究性命双修!”

    “何为性命双修,一者为性修,一者为命修,性者,灵也,命者,体也。故而这门玄功最为适合诸位,只需要男女相合,采纳女者本源炼入己身,充实丹田,蜕变肉身。”

    “长此以往,便可功力精进,本源浑厚,寿元绵长,日后也无需服用所谓的名贵补药打磨身躯,诸位觉此玄功如何?”

    性命双修的法门在道家天宗、人宗的那些人眼中,自然是不屑一顾的,而且修炼这等法门的风险不小,本就坐拥无上玄功,无需如此。

    但在杨朱一脉的传承中,这门玄功可是有不少人修炼,希冀可以保性全真,精进修为,只可惜,十之八九都彻底沉沦,不复归真。

    虽有这般弊端,然其好处也是有的,如口中所言便是。

    “性者,灵也,命者,体也。”

    “男女相合,采纳本源,炼阴补阳,老弟是说那等雅事也能够修行?”

    果不其然,说道这门玄功的修炼方式,先前还有些不在乎的魏咎与魏豹等人,倒是眉头一挑,世间还有这般的修炼功法?

    既可以一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可以精进修为,比起百家所传的打磨之法,实在是舒服的难以令人置信,诸人再次相视一眼,低语探问。

    “祖师曾言:天之道,其犹张弓与!”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其唯有道者。”

    “我等道家传承乃是修炼天道,自然要以有余弥补不足,在你等府上,拥有大量的修炼资源,若是可以用心用之,不出数年,你等破入先天轻而易举。”

    “那时,纵然秦国与魏国交战,凭借先天层次的修为,上阵也能够多杀一些人!”

    苍璩深深点点头,此玄功自然是不俗,祖师亲自赞叹也是不假,若然身边这些魏国公室贵胄能够修炼此法,于自己也是极大的裨益。

    数年来,自己一身修为被封印,始终不能够感知化神的玄妙,只能够继续完善种玉功,那是自己从性命双修之法演化而出,若成,当有大奇妙。

    以己身之至刚至阳,辅以特殊体质的至阴至柔,衍出阴阳之力,分化少阴少阳,玄力汇聚,当可种玉功成,此功若成,绝对超越杨子传下的剑罡同流之法。

    “此功真如老弟所言这般……神妙,但为何数百年来,百家之中一直没有传闻?”

    魏咎端坐上首,听苍璩之语,于这门性命双修的玄功也是感了兴趣,这才是为他们这些公室贵胄量身打造的玄功,不哭也不累,也能够精进修为。

    正欲多言,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记得当年自己也曾问教导自己的百家前辈询问,有没有可以舒舒服服修行的玄功,那人回答没有。

    今日闻此,又观苍璩神色,略有奇异。

    “此功虽玄妙非凡,然则和道家清修不合,再加上此功修炼所需条件,是故,坐拥别的同等玄功之下,这门玄功便是不显。”

    苍璩应之。

    “哈哈哈,即如此,那我等要不……先试试如何?”

    魏咎朗声大笑,他相信苍璩不会骗他,因为欺骗他们这群人的代价很严重,何况,是真是假,他们也可以分辨真假,左右看了一眼,感受着身侧偎依上来的曼妙之躯,双眸为之眯起。

    “如苍璩老弟所言,多多精进修为,将来还能够多斩杀几个秦人!”

    一侧的魏豹同样将身侧的柔媚女子拉入怀中,双手已然没入那女子的衣衫之中,不断为之上下起伏,面上颇有期待,看着同行其余人一眼,正色而道。

    “甚善!”

    “……”

    此等好事,自然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修炼此功不过所需一些女子罢了。至于女子,在他们府上多得是,能够被他们宠幸,享受极乐,也是她们的运道。

    ******

    “种玉玄功,凝练道种,嫁衣鼎炉,阴阳无极!”

    “此人的确是一个天才,可惜,剑走偏锋,封印其修为数年,仍没有感悟这门玄功的残缺之处,道家杨朱一脉素来如此,倒也不假!”

    灵觉笼罩整个天上人间,对于苍璩同那群公室贵胄所言,自然全部入耳,性命双修之法对于普通人来讲,几近邪功,初始修炼,还能够得以进步。

    但这等嫁衣掠夺之法,采补女子元阴,有伤天和,不合真正的双修之妙。如此,采补的元气虚浮,根基不稳,更加容易错乱,一身修为尽毁。

    至于苍璩所创的种玉功,周清如今也能够推演出对方修炼之道,乃是寻找一个绝佳的鼎炉,一如焰灵姬那般的火媚之体,亦或者雪姬那般的阴脉之体,则是绝佳。

    二人所修玄功最好相似,如此,本源便可完美无间的当作嫁衣,进而阴阳演变,太阴、太阳、少阴、少阳便是如此,待到四象之力齐聚,玄功初成,不出意外,破入悟虚而返不难。

    若将四象之力逆炼归元,成就太极之力,合道可期,划归无极之力,身融万物也不是不可能,然则,苍璩现在所参悟的种玉功并未如此。

    其人是道家杨朱一脉的后人,道家杨朱当年的修为乃是合道归元,相当不弱,否则昔年也不能够和墨家相抗衡。

    天地阴阳,纵横捭阖,道家亦是有情、无情、无私、自私……诸般道理相合,相对于道家天宗与人宗,杨朱一脉剑走偏锋,更加传承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理念。

    只要天地之间还有道者,那么,这种理念便不会消亡,没有了杨朱一脉,还会有其它的传承,若是苍璩仍不能够妙悟真正的种玉玄功之妙,出手助力之,倒也不无不可。

    思忖此,脚下淡紫色的光芒闪烁,身形消失在天上人间的楼阁之中,归于后方的宅院之内,偏厅一隅,小灵与小衣二人正在各自修行玄功,施展手段。

    与北冥师尊的五日论道,二人受益不少,小灵一身所修的《万川秋水》、《心若止水》已然有了如臂挥使的圆融之感,小衣一身所修的《九宫万化》也将平地秋兰施展的更为无双。

    “师叔。”

    “据说大梁城乃是百家汇聚之所,内部宗门宗派甚多,我与妹妹下山以来,修为日益精湛,虽相互不断切磋,终究留有余地。”

    “不若与百家之人相比如何?”

    刚出现在偏厅之内,正在双手操纵一道道湛蓝水流的小灵撤去诸般异象,一条条水韵婉转的气息消失不见,另一侧,亭立窗前,纤细手指演化秋兰异象的小衣也是停下动作。

    近前一步,道礼而落,从阴阳家巫山之内接出妹妹以后,说起来,还从来没有与人交手切磋过,尽管师叔所言自己二人进步甚大,但己身自觉不明显。

    数日来,对于大梁城也有相当的了解,作为昔年天下的霸主,其内百家并存,一位位所修迥异的百家武者比比皆是,若有机会,当真正感知深浅。

    “嗯,这个……自然可以,一直以来,之所以未曾让你等掺和争斗,还是训养你等的道心,道家无为,清修乃是修炼天道,以期证悟身融万物。”

    “武力的强弱乃是外显,乃是护持之力,既然你等有所求,我自当允,明日,掌事会收集大梁城内的百家修炼者信息,后日,你等便随意而行吧。”

    道家静心修行,短短岁月证就至高,儒家孔丘,文道非然,短短岁月,拯救合道归元,庄周一梦,幻蝶无知,证就合道。

    武力的强大不过是修炼附带,小灵二人年岁尚小,或许难知,经历一番之后,也许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