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儒家张苍(第一更)
    庖丁解牛,神乎其技!

    持明亮锋利之刀,行至那已经被宰杀的耕牛跟前,一旁的伙计早已散开,自动去准备其它的东西,庖丁扫视面前的巨大牛身,一刀而落。

    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其音若合于《桑林》之舞,颇中《经首》之会。

    短短半柱香的时间,那体长六尺有余的巨大牛身便是骨肉分离,被彻底分割成一个个肉块,陈列在条案之上,观此,庖丁甚为满意。

    “热水准备好了?”

    挥手招过不远处正在忙碌的一个伙计,将手中的传承之刀收起来,急切问道。

    “掌事的,已经准备好了。”

    那伙计连忙颔首。

    “先将我刚才做好的点心端出去,切勿让贵客等急了。”

    庖丁指着庭院另一处蒸笼区域,之前做好的点心,在文武两火猛攻之下,已经可以出炉了,没有迟疑,谁知道让那煞星继续等下去,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是。”

    那伙计连忙去执行,身为墨家的外门弟子,数年来一直在有间客栈活动,忽而遇到齐国官府追捕,如何不惊恐,但,看着掌事还算镇定,一个个心中稍安。

    ******

    “公子,这就是那个呆胖子做出来的?”

    平滑的条案之上,四只见尺方圆的小小笼屉之内,各盛放不同的点心,热气升腾,谷物清香弥漫,加持点缀其中的香料,色泽更是非凡,在厅外阳光的映衬着,闪烁别样的光华。

    别说是吃,看上去就令人食欲大增,更为奇特的是那些点心各有细腻之形体,回想着先前那掌事粗犷的身形,静坐在周清身侧的焰灵姬很是有些诧异。

    就是小灵与小衣二人,也是一个个好奇无比打量着笼屉内的精致点心,下山以来,一路多入住天上人间,其内的厨子自不必说,绝对是顶尖的。

    但论起点心的较量,似乎这个胖厨子还的确有些实力,别看其大手大脚,体态似一位精壮的农夫,但手上的功夫还真不差。

    “体态孱弱的武者难道就挥洒不出刚猛霸道的玄功?”

    “世间万法共通,庖丁祖上与道家庄周曾论语,虽不入修行,但一身解牛的刀法丝毫不亚于顶级玄功,不然,何以得庄周留名?”

    “快些吃吧,尝尝这胖子的手艺。”

    道者无形,天地大道无形,单单以外貌论大道,何其谬误,但是,庖丁这人的外显和其独特的手艺,的确令人奇异。

    焰灵姬三人没有迟疑,这般精致的点心看着好看,不知道吃起来如何,秀首持箸,轻轻夹了一块,尚未入口,便是馥郁的清香。

    没入红唇之中,慢慢咀嚼,双眸为之舒缓的眯起,就连一侧那始终亭亭静坐的小衣都掀开面纱一角,一连吃了两块。

    “嗯,他们的动作倒是挺快!”

    刚准备好好一品这桑海第一名厨的手艺,忽而,周清双眸为之绽放浅浅的紫色玄光,头颅微微抬起,无视一切拦阻,看向有间客栈之外。

    灵觉所至,在客栈门前,一行五位身披锦袍的儒生径直出现,领头者,自己还认识,手上的动作停下,口中低语一声。

    进入桑海以来,强大的灵觉掌控之下,自然知晓,自己四人的踪迹全部落在儒家掌控之中,只是,没想到,还未等自己四人前往小圣贤庄,他们倒是先行寻来了。

    “是儒家的人?”

    感身旁公子之语,一侧焰灵姬秀眉也是一挑,灵觉扩散,同样发觉客栈外那独特的浩然气息,诸夏之内,那是儒家成员的标志。

    “师叔,是去岁我们在楚国遇到的儒家伏念。”

    数息之后,那停留在客栈之外的五位儒家中人,整理衣着,周身玄光涌动,精气神为之一震,抬步迈入客栈之内,入小灵与小衣二人之眸,均为之一亮。

    领头的那人,他们认识,乃是去岁在楚国郢都天上人间遇到的儒家伏念,当时师叔还和对方聊了不短时间,对其颇为看重。

    “儒家伏念,与四位师兄、师弟见过天宗玄清子前辈!”

    朝霞冠束发而立,眉目俊朗,双眸灵光涌动,身着浅褐色与浅绿色相间的内衬外服,脚踏厚德之靴,腰腹玉环,束带加持,丝绦合乎礼。

    缓步近前,拱手躬身一礼,语落,身后的其余四人也是规矩无比的儒家礼仪。

    “儒家毛亨,见过天宗玄清子前辈!”

    此人体态瘦小,身着浅灰色的锦袍,神容平静,跟随在伏念身后,近前一礼。

    “儒家浮丘伯,见过天宗玄清子前辈!”

    此人年虽稍长,还在伏念之上,身着浅红色的锦袍,眉目方正,神容平静,周身浩然隐现,跟随在伏念身后,近前一礼。

    “儒家陆贾,见过天宗玄清子前辈!”

    此人年已加冠,身着浅白色的锦袍,体态略显发福,双眸静静看着条案后的道家天宗玄清子,礼仪加持,一语复归原样。

    “儒家张苍,见过天宗玄清子前辈!”

    此人年岁不显,形体姿态在五人中颇为不显,不似伏念的方正俊朗,不似陆贾的福泰绵长,也不似浮丘伯的浩然涌动,儒家礼仪而落,看了那天宗玄清子一眼。

    “前辈?”

    “哈哈哈,你们儒家就喜欢这套,比起你们五人,玄清可不算前辈,伏念,我记得你应该还在郢都桐庐书院传播儒家之道的,怎么今日就回来了?”

    “还带着你四位名声初显的师兄、师弟前来,莫非有要事寻我?”

    伏念之师尊为儒家公都子,而公都子的师尊为儒家孟子,自己的师尊为天宗赤松子,赤松子之前为北冥子,北冥子之前为庄子。

    从宗门传承而观,道家修行之人寿元绵长,不是儒家之人可以媲美,近百年前,庄周虽与孟轲同代,但论及传承,却辈分颇高。

    道家之人不讲究这些,但儒家之人却精研此道,个中细节,周清也无暇理会,辈分这个东西,从来都是虚妄,唯有力量才是真的。

    否则,辈分再高又有何用?

    对着伏念五人摆摆手,一侧有间客栈的伙计正要上前,也被伏念身后的张苍一手驱退,单手指着临近的条案,轻语之,目光在伏念五人身上扫视。

    想不到伏念今日会带着这四位师兄、师弟前来,儒家毛亨、儒家浮丘伯、儒家张苍、儒家陆贾,此四人在原有的岁月长河中,可是一个比一个惊艳。

    儒家毛亨,在原有的岁月长河中,可是脱胎于儒家,自成一体,成就诗家,精研《诗经》,为一代大儒,非其人,百年后那位儒家狠人也未有足够的底蕴罢黜百家。

    儒家浮丘伯,在原有的岁月长河中,其人统合儒家春秋、战国以来的所有成果,汇聚一隅,成就一体,开启崭新的儒家之道,其徒孙便是百年后那位儒家狠人。

    儒家张苍,在原有的岁月长河中,其人可谓是长寿,活了整整一百零五岁,精通计数,精研历法,增补《九章算术》,其弟子贾谊名传史册。

    儒家陆贾,此人同张苍一般,为荀况弟子,学贯百家,在原有的岁月长河中,完善儒家内圣外王,贯通道家理念,为儒家那位狠人铺就道路。

    比起儒家的后辈传承,其余诸子百家似乎都逊色许多,伏念此人则一直坐镇儒家,统合内圣外王之道,自创圣王剑法,有望凝练浩然种子,破开玄关存在。

    五人,均儒家这一代的精英弟子,一同前来,所谋之事,估计非同凡响,单手持箸,随意夹了一块点心,聆听伏念之语。

    “哈哈,儒家虽有食不言、寝不语,但于我无用,尽管言之!”

    然则,数息之后,那再次躬身拱手一礼的五人先是跪坐一旁,伏念本欲要说些什么,但看着周清的动作,刚张开口,便是咽了下去。

    目光落在条案上那庖丁刚做好的精致点心上,喉咙不自觉的为之一动,说起来,五人还未来得及就早餐,便是得知玄清子入桑海之城,连忙便是赶来。

    鼻息间缭绕着那点心的清香,五人神色纠结,寻常时候,似乎也不觉得庖丁做的东西好吃,但现在却感觉庖丁往日给他们做的点心绝对偷懒了。

    咕咕咕……

    闻周清那轻便之言,伏念再次拱手一礼,刚咽下去的话语思忖一二,再次而出,然则,刚落到嘴边,耳边陡然传来一阵奇异之音。

    响彻在耳边,伏念口中之语再次扩散,神情为之一滞,身躯为之一愣,连带着身侧的三位师兄、师弟都是一样,呼吸之后,包裹焰灵姬等在内的诸人目光自动汇聚。

    “呵呵,张苍有些失礼了。”

    “子曰:食色本性,见前辈吃的爽快,张苍心有所感,奈何肚中无物,令诸位见笑了。”

    一道道目光汇聚在张苍的身上,感受同门师兄、师弟那颇为有些愤怒的目光,在这等前辈面前失礼,实在是整个儒家失礼。

    年弱的张苍不过十七八岁,单手抚着肚腹,而后双手交织,迎着师兄、师弟的目光,讪讪一笑,面色有些羞惭,强忍着肚中的抵抗之力,对着周清强行解释一番。

    语落,肚中再次一阵低沉的鸣叫,刹那,张苍为之眉目低垂,未有再次言语。

    “哈哈哈,儒家张苍,据我所知,应该是荀况门下吧,食色本性,自然之道,有何羞惭,儒家礼仪虽妙,但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莫不是让诸夏那些难以饱腹之人也无时无刻的遵守儒家之道?伙计,吩咐你们掌事,再来一份一模一样的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