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无色界之力(第二更)
    对于陉城书馆的那二人,焰灵姬可是相当没有好感,不识时务也就罢了,关键还格外的无理占三分,其父亲赵震欲要袭杀公子,反过来却是公子的不对了。

    上次一番纠缠下,好生将他们教训一二,还得了一把莫邪之剑,倘若接下来二人又是来捣乱的,干将之剑也就算了,二人之性命也无需离开小圣贤庄了。

    “阴阳家的长老?”

    “让他们进来吧。”

    双眸闪烁紫色玄光,看向厅外,那里残剑、飞雪二人静立,身侧则是一名通体被绳索束缚的宫装女子,浑身气息微弱,宛若不存,天地元气混乱不已,修长的暗黄色发丝凌乱。

    虽如此,仍旧依稀可以从其身上感受到一股尊贵之气,斑驳的尘土掩盖其神容,步履维艰,仍旧风姿隐现,灵觉笼罩,应该是阴阳家水部长老。

    据自己所知,阴阳家水部长老有两位,一则为娥皇,一则为女英,二人乃是一母同胞,无论是容貌、身段、音色、装着都是一般无二。

    常年不复留在巫山十二峰,而是居住在洞庭湖畔、湘水之旁的潇湘谷内,同也在其内的阴阳家土之一脉长老舜君玄功交修。

    多日前,便是察觉到她们的所在,不曾想如今却是被擒拿了。看着一侧厅中那刚要离去的伏念等人,直接身形一滞,亦是停下,没有多言,对着焰灵姬看了一眼。

    “陉城书馆残剑见过天宗玄清子,见过伏念掌门。”

    数息之后,残剑二人强行拉着身侧的阴阳家水部长老入正厅,放眼看去,二人眉目一挑,想不到伏念掌门也在这里,不过,对方在这里更好了。

    昨夜藏书楼失火之事,儒家因此死去六位弟子,这笔账定是要与此人算上一算的,有伏念掌门在这里,于接下来所谈更有把握。

    入内,拱手一礼,有感身侧师妹一动不动,只得干干一笑,没有多言。

    “昨夜有阴阳家三名弟子闯入藏书楼,烧毁万卷古籍,打杀儒家六名弟子,此人便是其中之一?”

    伏念为之回礼,目光在残剑二人身上看了看,便是落在一旁那绳索囚徒身上,对方身上的气息怪异,但却是阴阳家的传承。

    上前一步,沉声而落。

    “不错,那三人的修为原本不足为惧,但此人却是临阵突破化神,施展秘术,强行拦阻我与师妹,那二人为之逃脱。”

    “尽管这般,也被我与师妹擒拿镇压,今日带其相见天宗玄清子,乃是有疑惑前来询问,若得解,心中泰然,若不得解,世事难料。”

    残剑应声,单手指着身侧的那阴阳家长老,此人最后施展的秘术,的确威能强大,但终究非正道,一炷香后,便是气息迅速衰弱,直接被擒拿。

    原本依师妹之意,是要将其直接杀掉的,但干将加其身前,残剑还是决定暂时留她一命,说不准,她这一命的价值不浅。

    “你想用她换走莫邪之剑?”

    看着厅中的残剑二人,周清无奈的摇摇头,此二人确实有点自视过高,以他二人的份量,如何有资格和自己一论。

    伏念背后有小圣贤庄,有儒家,他们背后呢?赵国陉城书馆?在自己眼中均翻手可灭,毫无价值的存在,神通运转,脚下生光,自顾自的端坐在上首条案后。

    待伏念与其言毕,周清单手持茶盏,双眸为之眯起,轻语之。而后,屈指一点,便是一道精纯的玄牝之力没入那阴阳家长老之身,护持其心脉。

    “数年来,秦廷之内,天宗玄清子阁下为道武真君前,乃是秦国的护国法师,而阴阳家术者一脉则为宫廷护法,昨夜,阴阳家三位弟子潜入藏书楼,纵火其内。”

    “虽逃离的很快,仍旧被我与师妹抓住其中一位,阴阳家乃是秦廷的阴阳家,此次她们所为,莫不是秦廷所为,而阁下贵为道武真君,难道觉得可以置身事外?”

    宽阔明亮的正厅之内,儒家诸人立于一侧,残剑与飞雪二人矗立正中,持剑一礼,一双精光闪烁之眸直视玄清子,话音缓缓,将事情的焦点转移。

    闻此,一旁的儒家掌门伏念神情未动,仍是静立不语,似乎想要一览厅中形势,身后其余儒家弟子倒是相视一眼,眉头挑动,煞为奇异。

    “倘若以你之言,那么,我此行儒家当灭,仅仅凭借临淄陉城书馆赵震袭杀于我,陉城书馆就当灭,本君已经饶恕陉城书馆,而你等不自知,当真是令本君失望。”

    “伏念,这就是你们儒家的贵客?如果儒家以后的行事如此,那么,本君很担心儒家的未来在你手中会变成什么样。”

    本就是连和自己谈条件资格都没有的二人,竟是在此处大放厥词,原本以为其身侧的那师妹行事冲动,看来此人也是一般,受其浸染多矣。

    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目光从那神情骤变的残剑二人身上掠过,看向厅中未曾离去的掌门伏念等人,藏书楼失火之事,自己却不知晓,但也能够窥得阴阳家所行目的。

    那本是阴阳家所为?

    缘何与自己有关?

    “前辈勿怪,昨夜,小圣贤庄藏书楼失火,儒家有六名弟子身陨阴阳家三位弟子手中,此事自然和前辈无关,但此人却和儒家有关。”

    “残剑少侠、飞雪女侠,你等怕是误会前辈多矣,若然此事真的是秦廷所为,那么定然会知晓前辈,以前辈的实力,你等焉得有性命在?”

    是不是和道家天宗玄清子有关,伏念心中自然明悟,秦廷之内或许有苍龙七宿的秘密,但那等秘事,若然纵火藏书楼,也不会仅仅派遣三位先天武者。

    区区三位先天武者,在小圣贤庄之内还不够看,十有八九是阴阳家己身所为,阴阳家内,九宫神都并列,东皇太一不可能出手,两大护法坐镇咸阳,能够出动的高手也是有限。

    否则,残剑与飞雪不会有收获。

    话题落在己身,伏念心中一叹,形势之下,抉择在上,踏前一步,对着上首的玄清子一礼,旋即,又看向残剑二人,快速而语。

    或许是陉城书馆赵震被玄清子所杀的缘故,二人同玄清子之间总是有一种针锋相对的感觉,若是实力相当,自然无碍,但很明显,残剑二人并未被玄清子放在眼中。

    上一次正礼之厅前的混战,玄清子就是没有出面,仅仅身边的一个侍女,就将二人打发,莫不是二人还看不到这一点?

    “玄清子,今日你若是想要救此人,就将莫邪还我,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阴阳家附属秦廷,其内的一位长老在你面前身死,而你不救,想来日后阴阳家也会找你的。”

    “传闻阴阳家东皇太一实力臻至天人,道家天宗虽与之同源,你们也落不了好!”

    然则,伏念之言刚落,刹那间,厅中的赵飞雪陡然间周身玄光大盛,阴寒的气息外显,一步踏出,直接奔至那仍旧气息微弱之极的湘夫人跟前,一手扼住其喉咙,一手呈攻伐掌印,冷冷看向上首。

    昨夜,留下此女,便是想要以此女从玄清子手中夺回莫邪之剑,但刚才听伏念之言,明显为其开脱,心中陡然一惊,无论如何,莫邪之剑不能丢。

    “飞雪女侠,切勿如此。”

    突如其来的动静,令得厅内的诸人为之一愣,就是赵飞雪身侧的残剑都神情为之一滞,事情被师妹带到这般地步,已无转换余地,单手持干将,体内玄功运转,警惕面前的玄清子。

    儒家诸人为之惊讶,伏念更是为之惊慌,身下脚步再动,直接出现在残剑、赵飞雪二人之间,将二人拦阻在身后,口中之言虽如此,但己身已然深深的向着前方一礼。

    “不知死活,凭你等也敢威胁公子,阴阳家的东皇太一算什么,去岁,公子巫山一行,罗生堂下与东皇太一论道,不分伯仲,纵然公子亲手打杀阴阳家弟子,东皇太一也不会说什么。”

    焰灵姬通体耀眼的火红玄光包裹,双手顿显烈焰升腾,摇曳身姿,缓缓而动,看着厅中的那二人,甚是不屑的脆音而落。

    想要以阴阳家威胁公子,实在是可笑,道家天宗之内,可是有公子和其师尊两位破入玄关的武者,更何况,公子更是秦廷道武真君,阴阳家连威胁的资格都没有。

    一侧的小灵同样浑身玄光涌动,水韵弥漫,通体浅紫色衣裙加身的小衣跟随,万叶飞花运转,木叶横生,双眸静看厅中那二人,不含任何情绪。

    “还请前辈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饶恕他们一命!”

    伏念心中越发之惶恐,这残剑、飞雪二人太不识时务,若非看在陉城书馆与小圣贤庄素有来往,否则,断断不会维护二人。

    它日,陉城书馆若是败落,必是和二人又直接的关系。

    “当初,连你们的馆主都未敢与我动手,中山剑馆的中山夫子更是被我生生镇杀在洛阳,你父亲赵震也是被我一掌打杀。”

    “想不到,你等却有勇气!”

    听着那赵飞雪之语,周清确实面上为之一愣,数年来,万万没有想到,还有人敢在自己面前动手,还威胁自己,哑然一笑,一念而觉,天地万物皆寂,斑斓玄光不存,只剩下纯粹的生死黑白。

    口中轻言未断,这股浩荡的气势却刹那间以此正厅为中心,席卷整个小圣贤庄上下,无匹的力量席卷,一切时空为之停滞,一位位儒家弟子为之定身,连带偏远区域的一位位儒家高人也被包裹其中。

    下至初入门道的儒生,上至隐约参悟玄关种子的荀况,一瞬之间,尽数为之禁锢,思绪虽运转,但肉身已脱离掌控,无尽恐惧之意显化儒家各处。

    连带厅中的焰灵姬、小灵等也在其中,煌煌天威,灵觉俯览,挥手一招,那被赵飞雪扼住喉咙的阴阳家长老便化作一道流光,瘫坐在条案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