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四百九十二章 蒙王争锋
    数年前,秦廷咸阳宫中枢论政,谋略一天下大势,改革军政,重练新军,将原有蓝田大营四十岁以上的大部分兵士迁往关外大营。

    更为老者,则是直接返归乡里,为耕战出力,零碎而动,重建蓝田大营,坐拥四十万军力,关外大营整合关外的力量,汇聚原蓝田大营的底蕴,亦是拥有不下于二十万的军力。

    期时,秦国有民力超越四百万以上,全力之下,汇聚带甲兵士超过百万不是不可能,然则,真的到那个时候,可就真的举国大战了。

    百多年来,随着秦国新政铺开,四大军种为之确立,轻车之兵、材官之兵、骑士之兵、楼船之兵覆盖整个秦国军队上下。

    轻车之兵,为战车之兵,春秋之时,为各大诸侯国主力兵种,战车的多寡为衡量诸侯国军力强弱的标准,战车一乘,覆盖五十名至一百名士兵。

    是所谓,千乘之国实则坐拥五万至十万人以上的精锐部队,万乘之国实则坐拥五十万至一百万人以上的有效部队,晋阳之战后,有七大万乘之国出,是为七大战国。

    战车之兵多于平坦地形的作战,进攻时用以冲锋陷阵,打乱敌军队形,防御时,用战车步为堡垒,阻止敌军攻击,行军时,为两翼和前锋,辅以车载弓弩、戈矛,功能甚多。

    只可惜,对于秦国来说,缘由关中地形的原因,战国以来,这等春秋岁月堪为主力的战车之兵,逐渐沦为辅助兵种。

    由此,步兵为之崛起!

    材官之兵,是为步兵,其为秦国诺大军力的主体,能够适应任何地形、天候、战斗形式,昭襄王以来,秦已然坐拥战车万乘,奋击之士百万。

    商君变法以后,仿造魏武卒,确立秦国锐士的地位,数十年来,齐国有技击之士,魏国有魏武卒,秦国有锐士。

    魏武卒选拔,披三层盔甲,荷戈带剑,拿着十二石的弓弩,负矢囊内装弩箭五十支,携三日口粮,半天能走一百里者,可入。

    秦军锐士亦是如此。

    秦军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为什,设什长一人。五什为屯,设屯长一人。二屯为百,设百将一人。五百人,设五百主一人。一千人,设二五百主一人。

    二五百主,已然为千夫长,其上为万夫长,已然位列军将之位,秦国步兵,前有重装步兵,后有轻装步兵,背负弓弩,逢战必轮射。

    秦人因养马有功,故而崛起,加持长期地处西陲,同西戎对战,骑兵军团更是悍勇无比,如今的秦军中,只属于秦王直属的黑龙军团更是骑兵中的精英。

    骑兵者,四骑一组,三组一列,九列一百零八骑为一队,并能属战车六乘。配合步兵、战车之兵,足以应对任何战场变动。

    楼船之兵,是为水军,数量仅次于轻车之兵与骑兵,秦国虽地处内陆,然巴蜀之地,大江大河甚多,舟师水军行其上,未曾攻灭巴蜀之时,巴蜀之国便有大量楼船之兵。

    司马错攻取巴蜀,扩大楼船之兵,以抗衡南楚的楼船之兵。数十年前,秦将司马错率领巴蜀众十万,大舶船万艘,米六百万斛,浮江伐楚,一战功成。

    “大王,数月来,桓齮上将军领兵五万陈兵上党屯留之地,蒙武上将军则领兵五万汇同杨端和将军的五万大军于平阳之地,对峙赵将廉颇。”

    “如今留在关外大营的还有八万兵士!”

    关外大营,设立在函谷关外三百里,占地方圆百里,临近河谷水流,四周多有丘陵高山拦阻,远离城池,闲人难以入内,然则,今日,一位位漆黑重甲加身的军将出列,辛胜在前,躬身一礼,缓缓而道。

    最前方,则是一袭浅黑色华章的秦王政,束冠而起,未有太多繁琐服饰礼仪,脚踏黑龙靴,走在脚下已经夯实的大地之上。

    身侧则是紧紧跟随者一位娇艳之人,虽精致容颜而显,但一身装束却不若繁华,紧身的剑客之袍加身,手握短剑,秀发梳拢垂落肩后,明眸扫视四周,这里便是秦国关外大营所在。

    “粮草辎重可有短缺?”

    秦王政兴趣勃勃的行走在大营之内,缘由未曾声张,故而一位位兵士训练如故,一队队赤裸上身的秦军锐士不断的来回跑动,提升体能,健壮肌肉。

    远处的靶场之上,一队队轻装步兵则是在不断的射箭,一支支羽箭不断的被消耗,不断的被回收,令行禁止,一语而发,端的铺天盖地。

    看着从身边不远处快速跑过去的一队精壮悍勇之兵,其块头甚大,若手执兵刃,当颇有威慑之力,于此,秦王政颇为满意。

    “未曾短缺!”

    “就是当初修筑郑国渠的时候,关外大营也未曾短缺,如今,郑国渠功成,更是令这些兵士放开肚子吃,每天经历旺盛,训练更有效果。”

    辛胜躬身又是一礼,自百年前商君变法以来,秦军内的粮食辎重还无人敢短缺,老秦人都是有血腥的,加持秦法,谁敢如此?

    “秦军悍勇,秦军锐士。”

    “他们吃的越多越好啊,吃的越多,越是强壮;吃得越多,寡人心中越是欢喜。上月,乌氏倮进献牛羊三万,寡人已经下令移送一万匹牛羊于关外大营。”

    “那里……是在演练军阵?”

    秦王政很是颔首以对,眼前的这位秦军便是自己一天下大势的底气,便是孝公以来,数代秦君给予自己的底气,无论如何,都不能够亏待他们。

    如今大势未起,他们要做的就是努力训练,加强训练,所有的一切,自己都可以提供给他们,而他们将来也要为自己、为他们自己挣得那份荣耀。

    眺望远方,一处更为开阔的平整土地之上,高台而起,一位身披重甲的军将手持令旗不断挥动着什么,身前一个个方阵队伍快速挪移,变幻诸多围困、进攻、游走之法。

    自己虽不是将军,但所读兵书不少,一语出,看向辛胜。

    “大王明鉴。”

    “那是左将军王贲在演练军阵,以合兵法大势,数年来,已经训练数万之兵了。”

    顺着秦王政的目光看将过去,远处的宽阔场地上,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挥动令旗,指挥面前的一个千人队,看着那些军阵变幻的速度,辛胜心中微安。

    总算是没有让大王失望。

    “左将军王贲?”

    “是王翦的子嗣?”

    对于王贲这个名字,秦王政不陌生,数年前,王翦奉自己之命重建蓝田大营,蒙恬入其内,而同时在尉缭担任国尉后,蒙武卸任后,承担关外大营上将军之位。

    根据自己所阅览的文书,王翦之子王贲在关外大营任事,于此,秦王政还是颇为满意的,多年来,秦国军中,多以蒙氏一族为上,尤其是蒙骜将军身陨之后,荣耀更甚。

    但那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自己便扶持王翦,他也没有让自己失望,多次征战,皆有大功,如今在蓝田大营中,威名而显,但蒙氏一族蒙武自己也未曾忽视。

    蒙武在关外大营为上将军,蒙恬在蓝田大营为前将军,幼子蒙毅在国尉府邸为副手大吏,亦是荣耀加身,如此,方为君王之道。

    “不错。”

    “左将军王贲在当年郑国之事时,亲率一万精兵,在宛城之外,攻杀韩国数万兵士,因以为大功,得封左将军。”

    辛胜不太明白大王是何意思,难道是觉得左将军王贲年岁不大,就担任左将军是王翦之故?不由得脚步紧走,继续而道。

    “哈哈哈,《尸子》所言: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怨,仁者之于善也,无择也,无恶也,唯善之所在。只要他有能力,君候之位,寡人亦不吝啬也!”

    “丽儿,以你巾帼之气,若是入军,将来怕是也为上将军!”

    关外大营有蒙武上将军、桓齮上将军在,一应人物的晋升他们比自己更为严厉,王贲既然能够晋升此位,当有大功,秦王政心中不觉其它。

    感辛胜有些紧张,不由朗朗一笑,一双明亮的丹凤之眸中满是欣赏,随即,没等辛胜回应,话锋一转,看向身侧的公孙丽。

    今日穿着,甚是英气逼人,飒爽不俗,复归最开始自己见她的模样,加持其也为军将世家,不由得,秦王政本能打趣道。

    “大王手下有如此多的英才,妾身纵是有心,怕是大王也不舍得。”

    脆音悦耳,公孙丽抿嘴一笑,风情顿显,秀手遥指这周身这些军将,颇为无奈。

    “哈哈哈,寡人自是舍不得。”

    “待巡逻完关外大营,寡人便是与你一同前往……,嗯,身披黑龙旗,这是从咸阳来的紧急消息,赵高,发生什么事了?”

    待骊姬病好之后,便是与其出宫,一路之上,佳人心情很是不错,秦王政心中自然也好,如今又览关外大营盛况,更是自得。

    当然,自己也没有忘记与骊姬一同前往濮阳的事,正欲继续说道什么,忽而,关外大营入口所在,一道飞奔的骏马快速而至,其人背负黑龙旗,口言君王令,所过之处,诸人避退。

    见此状,秦王政神色一怔,而后心中一突,莫不是咸阳发生什么事了,当即,双眸悄然眯起,看向一侧恍若不存在的少府令赵高。

    “喏!”

    一道浅红色的身影闪过,数个呼吸间,便是拦阻在那疾驰的骏马之前,手持令牌,马上之人为之而落,一手持黑龙旗,一手拿出布帛文书。

    “大王!”

    不到十个呼吸,那背负黑龙旗,从咸阳而来的兵士退于一旁修整,所带的文书则是出现在秦王政手中,赵高双手奉上,悄然而退。

    “燕国太子丹……竟然逃离了咸阳!”

    “又是那些百家的游侠剑客,可恶,寡人已经再三的饶恕他们了,可惜,他们始终不能够把握机会,辛胜,即刻传寡人令,快马赶至秦国通往山东六国的要道关卡。”

    “想走,没这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