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旅人书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南下宜昌(三)
    “进去聊吧。”从马上跳下来,乐康将马交给跟着的士兵后,领着婠婠入了营帐:“宜昌县的安排怎么样了?”

    “该做的安排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等你上场了。”婠婠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方折叠起来的图纸给乐康:“这是我们在宜昌县内的布置以及宜昌县城的地图。东门和南门戒备森严,圣门在这里也没有多少人,单单靠锦衣卫,只在西门和北门做了些手脚。不过城内各地都埋有火药油脂,只要你一声令下,宜昌县马上就可火光冲天!”

    接过还带着婠婠温度和体香的图纸展开看了一会儿后,乐康点头道:“够了。只是那些火药油脂暂时不要动用,把它们留给朱粲的部队!”

    “不用?那你打算怎么拿下宜昌?”婠婠蹙眉道:“就算你远安当阳收编的兵过来,也不过四千多人,宜昌县内也有四千多可达寒贼,还有城墙,想要强攻,是不可能拿下的!而且你奇袭远安当阳的事迹也传过来了,他们早就有所戒备,日夜巡逻,就算是锦衣卫也别想靠近,你想奇袭也不可能。况且那些火药油脂就算烧完了,也可以再布置。”

    乐康指着地图上被勾画出埋有火药的地方道:“但是你布置的这些火药油脂都在闹市,一烧起来,宜昌县虽然会乱,百姓也会伤亡惨重。”

    婠婠眉头一挑:“那又如何?打天下的时候你还有这妇人之仁?”

    乐康摇了摇头,淡淡道:“不是妇人之仁,而是人就是一切的根本,烧死了他们,我们上哪弄人去?现在荆楚的人口本来就少,这一烧少说要死一两千人,伤残之辈怕是也有一两千。”

    慈不掌兵这点乐康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就算有着后世人道的思想,但是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有妇人之仁,那只会让他手下的人损伤严重。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真要一个人能够排上用场,少说也要十二三岁,而且能够住在闹市的人都是有些资本的人,烧死实在是太可惜了。很清楚自己手下非常缺人的乐康觉得,这一烧,一两千人丢了性命,再加上受伤的人,之至少会有三千左右的人不能用,甚至还会成为累赘,同时因为他是主使,纵火烧城的名义也会落到他头上,对他想要用王道手法收复荆楚的计划会有相当程度的影响。

    宜昌县只是一个县城,为了这么一个县城让自己的整体计划受损,那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那你打算如何拿下宜昌?”

    “堂堂正正的拿下。”

    “堂堂正正?”婠婠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你打算强攻?”

    一时之间,她觉得乐康这是飘了。

    在敌我双方士兵素质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只要守将持重些,又有足够的粮食,稍微大一点,险一点的城池三千人就可据守,五千人就可死守,但如果有万人采用添油战术,轮流守城,就算一二十万精兵来犯,也可保不失!

    宜昌县的城池虽然不险也不大,守城的可达寒贼士气也不高,在她率领锦衣卫散播各种谣言后更是士气低迷,但是仅仅依靠四千人想要拿下,那也是痴心妄想!想要强攻下宜昌县,乐康的兵力少说也要加个四五倍才行!

    “强攻?为什么要强攻?劝他们投降不行吗?”乐康勾着嘴角笑道:“摆明敌我战力差距,让他们不战而降,也是堂堂正正的手段。我的大军已经到了,而朱粲的大军还遥遥无期,他们能守几天?”

    “不出意外,以宜昌县的粮草和可达寒贼的数量,守个十几天没问题。那时候朱粲都回来了。”婠婠翻了一个白眼。

    “以他们现在的士气,愿意死守吗?”乐康摇了摇头。

    打下了长宁县,荆州城,还有当阳远安这些地方后,乐康算是看明白了,可达寒贼的士气低落无比,士兵也都是乌合之众,一点都不可怕。

    试想一下,若是他们真有士气,真有强烈的抵抗心,那么就算乐康夺取了城门,他们也可以继续以城内巷道为战场继续战斗。

    可是乐康打下的这些地方,只要夺取了城门,让他们看到了一丝守城无望,再杀了几个领军的将领,就一个个投降了,让他几乎不费兵力就拿下城池,这是得多没士气啊!

    说到底,这也是朱粲在荆楚造的孽太大了,可达寒贼的士兵们根本没有为他而战的想法,跟着他只是为了讨口饭吃罢了。

    唯一有士气,肯为朱粲而战的,也就是那些将领了。士兵投降之后不会有事,只是会被收编,换了一个领导而已。但是那些将领呢?大多数降将的日子可都不好过啊!况且已经坐上了人上人的位置,他们又哪里肯放手?权力这滋味,一旦到手,想要放弃那就难上加难了!

    “明天我会在城前列阵劝降,你安排锦衣卫今天晚上找到城内守将的家眷,也不要动他们,只要让他们知道你们有能力杀了他们就行了。”

    “这还是堂堂正正吗?”婠婠再次翻了一个白眼:“耍起阴谋诡计来,当真是不比任何人差啊!”

    “阴阳变化,奇正相辅。就算想要用阳谋,也不可能缺了阴谋,只是决定最后结果的时候是用阴谋还是阳谋非常重要罢了。”乐康倒是一点都在意婠婠的调侃:“我机关算尽,但是一切阴谋都是用来辅助阳谋。而你们魔门虽然在阴谋诡计上让我叹为观止,但是你们阳谋用的太少了。在江湖上用用阴谋诡计还行,真想打天下,阴谋诡计还不如一场厮杀。”

    “还不如一场厮杀?”婠婠不服道:“兵法云,上兵伐谋,你看不起阴谋,但是阴谋可以让你兵不血刃夺下宜昌!”

    “宜昌多大?天下多大?”乐康只是挑了挑眉头后,不屑道:“阴谋诡计能让人知道吗?我经营荆州的名声的作用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吗?魔门不求名,但是想要天下,那就得求名!”

    婠婠一时无语。

    确实,他们魔门暗中行事的手段诡异莫测,天下人无不畏惧。可是这些名声对他们夺取天下有什么用处呢?

    这些名声,都是为夺取天下后的霸主干脏事的人的名声!

    想到这里,她突然又想起了锦衣卫不就是干着这事吗?

    深深看了乐康一眼后,婠婠笑道:“小师侄,好手段呐!我知道了,今天晚上,宜昌县内所有将领的家眷都会知道他们和你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