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261章 林外混战
    尽管早知命中该有一劫,风绝羽还是没有料到余飞虹等人对自己的恨意竟是如此深刻。

    西天乐土是什么地方?他这个外人现在都知道此地非比寻常,何况是余飞虹、缘生娘娘、魔钢、咸泽,这等在极乐仙境修行已久的老牌强者,为了要自己的命,此四人居然不顾一切追踪进西天乐土,也是难为他们了。

    感受着魔钢势如雷奔的老拳扑面而至,风绝羽不敢多想,纵身向后闪退。

    瞬移?

    肯定是来不及的。

    黑罡拳套精芒四溢间,风绝羽已经感觉到那形如利刃般的拳风给脸部带来的一丝清晰无比的锋锐无比的灼痛。

    “魔钢,你敢以下犯上,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风绝羽面色阴沉的退后数丈,体内本源不受控制的运转了起来,遮面的兜帽早在跟大毛虫交手的时候被风吹掉,露出一张刚毅无匹、英俊帅气的脸庞,只是这张脸,如今阴寒如冰,布满了杀机。

    “既然这几个家伙不知死活的追过来了,那就都别走了,正好有了禁地护法这个身份,本公子可以大开杀戒。”

    呼!

    退后数丈的风绝羽身子猛的一滞,侧身仰头让过了魔钢的老拳,右手伸出叼住对方手腕,沛然大力往下一压,将魔钢的身体带偏,随即一肘狠锤,往魔钢的脖子怒压而下。

    “气冲诀!”

    砰!

    魔钢失利间也是惊愕无比,毕竟在他的印象中,风绝羽的身手也就那么回事,一直无往不利的无非靠的是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布阵技巧,再多说,可能这个家伙肉身防御力量比较强吧。

    但没想到,此人出招也是如此随意、精妙,擒拿、反击,如行云流水。

    魔钢毕竟不是凡俗之辈,身子前冲两步的同时马上扭腰转了起来,回身也是一肘,套满全身的黑甲绽放出一道黑光,肘势劲道无匹狂烈的迎了上去。

    砰!

    二人对拼一招,谁也没能占到便宜,风绝羽撒手同时怒出一腿,如鞭如刀,带起三彩巨刃。

    这一腿用的是本源灌输的技巧,有狂风、赤火、惊雷的效果,七德之身对本源驾驭比常人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哪怕一点神通技巧没有丝毫蕴含其中,威力也不是一般的高手能够挡下的。

    蓬!

    风绝羽一腿扫中了魔钢的屁股,后者一个趔趄往前扑出,人还未倒地,身后两道冷寒的兵刃带着阴测测的寒芒突袭而来。

    “臭小子,这回看你往哪跑。”

    “咸泽?”

    风绝羽皱了下眉毛,断然低头让过,他反应敏捷,咸泽的薄翼双钩同时快比闪电,一缕发丝飘然而落间,风绝羽眼中杀意更盛。

    “能让你们几个联起手来对付我,看来几位对在下的看重不轻啊。”风绝羽深吸了口气,依旧表现的云淡风轻。

    借着身体错位的功夫,他口中含了口气,等到咸泽与其擦肩而过时,卯足了力气发出狮吼一般的功法。

    “绝望魂歌!”

    吼!

    丝毫节奏没有的绝望魂歌立时在咸泽耳畔唱响,虽然节拍只有一两个,并不形成音节,但那种穿透性的强大音波却是震的咸泽头皮发麻,全身一软,整个人仿佛都浑浑噩噩了起来。

    “看招!”

    风绝羽举起了拳头,但没有机会落下,一杆大枪破空袭来,枪尖未至,凭借劲气便让他体表的神甲应声碎裂。

    “好厉害!”

    一看来不及出拳了,风绝羽撒开手抽身飞退,人没等停下,便感觉到两轮月牙从左右两侧包抄而至。

    “缘生,凭你也敢跟本座动手?”风绝羽恼火一骂,两眼如电扫了远处缘生娘娘一眼。

    这妇人恶毒成性不假,但人却不傻,知道自己的修为跟风绝羽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自然不会飞蛾扑火近身缠斗,而是利用一对月牙状的水系法器,迂回偷袭。

    但这种攻势,在风绝羽看来不过小儿科,他根本犯不着闪躲,左手竖起二指唰唰甩出两道剑芒就将法器轻松嗑飞,随即身形一晃,摆出了邪一剑的起手势,心神动处,一股恐怖的能量波,自其体内徐徐的蔓延而出,四大高手尚未回过神时,风绝羽屈臂横摆,指尖遥动,轻轻一颤,顿时便是超过五万道剑气,宛若铺天盖地的瓢泼大雨,声势惊人的朝着缘生娘娘射去。

    “夫人,快跑!”

    余飞虹扭头一看脸色吓的煞白,风绝羽的修为他现在已经大抵上掌握的差不多了,乾坤中后期的修为,跟他们比起来虽然差了一些,但此子的肉身力量却不是一般的强横,魔钢那一拳有着开天之力,而力气也是魔钢最拿手的,他的老拳,连自己都不敢接,偏偏被风绝羽轻轻松松的拿下,再用肘击反打,单从这点来看,此人的肉身力量绝对属于一等一高手行列中人。

    然后是剑法,此人剑法威力平平,但剑术却是蕴藏着极为高深的天道至理,且没有任何轨迹可寻,旦凡出手,莫不是面积极大精妙剑诀,就是一招毙敌的夺命招法,总之这个人很怪,很强,就像凭空出现一样,又能瞬间令人望尘莫及。

    暴露在大片剑气之下,缘生娘娘吓的脸都白了,身后一件巨大的粉红色斗篷骤然飞起,快速将她包裹了起来。

    急如骤雨的剑气泼洒而来,眨眼间将斗篷撕了个粉碎,但缘生娘娘其人却是消失在斗篷之下,不见了踪迹。

    而且那件斗篷也是化成了一团淡淡的粉红色香雾,在碎片飞离时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逃遁的法器?这九界山,还真是无奇不有。”

    他原本是打算先杀了缘生娘娘,再集中精力跟余飞虹三人分个高低上下的,没想到缘生娘娘居然还有保命的法宝,让风绝羽无比意外。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魔钢和咸泽同时从左右两侧杀了过来,一人黑罡拳套,拳法出神入化,一人手持双钩,招式刁钻古怪。

    两大乾坤境强者同时现身,身边还有一个余飞虹,风绝羽顿时感觉到压力大增。

    唰!

    唰!

    唰!

    拳锋、钩影、枪芒,滴水不漏的频频杀来,风绝羽便彻底落入了下风。

    其实论身法、武技,风绝羽不见得余飞虹三人来的更高明多少,他只是凭借多年的战斗经验,自己总结出来一套适合自己的打斗方式,剩下的,就要靠神通的威力了。

    而此刻他的邪一剑刚刚小有所成,剑术才堪堪进入通灵化境,威力自然比不得余飞虹三人长年累月修炼的神勇,故而打起来非常吃亏。

    短短片刻,风绝羽跟三人拆了五十多招,说是拆招,其实就是闪躲,他压根没有还手的机会,而且有的时候遇到余飞虹的长枪还有咸泽的双钩,他连硬碰硬的资格都没有,除非取出天坠剑,方能在此战中获得一些优势。

    可是天坠剑,怎么可以轻易拿出来,如果没有无邪在,那到是没什么,大不了拼着受伤把这四人杀掉灭口,但是现在绝对不行。

    天坠剑不行、乌苍飞鱼箭同样不可以,手上没有兵刃,风绝羽本身就不占优势,再加上修为也不比余飞虹、魔钢、咸泽三人强上多少,这一来二去的,就太吃亏了。

    一番思虑之后,风绝羽知道自己只能依靠阵法无名了,希望这五级阵法,能拖延到无邪出现。

    话说,无邪那个家伙究竟死哪去了?九彩叱天蝶的毒就这么难解吗?

    风绝羽郁闷的想着,招式动作却是一点不敢大意,瞬移、天星遁、大葬地术、大邪凶咒频繁施展出来,彻底的跟四大高手纠缠在了一起。

    “妈的,这个小子狡猾的像个泥鳅,魔钢、咸泽两位兄弟,再加把子力气啊。”余飞虹一把大枪舞到了极致,枪势出动,宛若巨龙翔天,威不可挡,此刻他虽然没有祭出别的法器,但凭借毕生所学数种枪术神通,面对同阶高手仍能立于不败之地,没想到今天,联合了魔钢、咸泽这样的高手,居然短时间内没能将一个修为尚且不如他们的小子就地格杀。

    这小子也太难缠了。

    余飞虹急的大喊,他也是没办法,此处虽然是西天乐土,平时没有人过来,但也难保,哪个长老一时兴起,或者四大妖卫当中有人到石笋山这边挖星宿陨铁,再让人听到动静那就不好了。

    毕竟在极乐仙境,主子是很不喜欢见到人多欺负人少的,你可以利用自己的实力为自身谋取更大的权利的地位,但必须杜绝结堂营私,祸乱仙境的事件发生。

    因为墨陵怕,怕有人在自己的眼底子下干一些让自己无比头疼的事。

    就比如这仙境当中,除了那些妖物之外,绝大多数都是抓来的九界山甚至内外围的强者,这些人一开始来的时候修为不高,底子也薄,为了活命就必须听从号令,但有一些人在仙境中待的久了,就会渐渐生出异心,类似一些吃里扒外的家伙,偷偷盗取仙境中的宝物,墨陵都恨之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