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230章 火大的兔爷
    解决了恨无忌这个大麻烦,顺利接手了西绿林,又拿到了一百五十套黑乌甲,风绝羽此行的任务算作圆满完成。

    原本他打算休整两日后高高兴兴的带着燕岭十三刺卫回去向老爷子交差的,可是没想到这个盟主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为了处理恨无忌留下来的乱七八遭的常务,风绝羽这一耽搁,就是半个多月。

    半个多月时间虽然不长,但风绝羽好像觉得已经过了半个世纪,每天大大小小的盟内事务多的跟公牛身上的豪毛一样,细数不清:这个寨子死了个老前辈,虽然没什么地位,但需要盟主写个挽联去吊丧啦;什么哪个寨子和哪个寨子又生矛盾需要出面调停啦;再不是说是哪哪分舵今年的收入比去年少啦,是不是有人亏空公款啦;或者一个分堂的堂主千金被另一个分堂主当作平民百姓抢回去当成押寨夫人啦,然后两个寨子又因此大打出手啦……

    诸如此类,简直多如天上繁星,风绝羽接了手才知道,绿林盟看上去只是一个乌合之众聚集的盟派,实际上大小琐事跟国家相差不多,他现在每天都待在英雄堂里,也就是盟主日常办公的地方,巨大的桌案前摆了几摞半米来高的本子,大多数都是从全国各地汇集而来的各地事务政绩等等。无论大事、小事,都需要他来过目,还要处理各个地方世家互相之间的关系变化,分析天南武道的走向等等等等……

    现在他终于明白一朝国主不是那么好当的了,所谓的日理万机根本不是谣传,风绝羽还觉得这个词用的相当委婉呢,应该叫日理万万机才对,自己打理这样一个盟派见天光是这些烦心的事就把风大杀手弄的焦头烂额,连修炼的功夫都没有了。皇帝老子一天到晚的还有时间睡觉吗?怪得三宫六院怨声载道呢,原来是因此这个,搞的大内皇廷的后院出现了大量的深闺怨妇,试想皇帝老子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哪有功夫安慰后宫嫔妃呢。

    风大杀手能力不是没有,只是突然之间让他从一个逍遥自在的全能杀手变成一个日理万机、心焦力萃的政权主宰,这个跨度还没有经过特定一段时间的转变,别说是人了,神他娘的也受不了。

    “呼!”

    英雄堂里,风绝羽合上了一本由洞州上呈来的总报,终于松了口气。巨大的桌案上香茶已凉,油灯冒着的点点火星也是有气无力,看了看外面、夕阳西下、落日晚霞,红彤彤的照亮了半边天,风绝羽翻着白眼的爬在了桌子上。

    一整天,滴水未进、滴米未食,竟然不知道饿,一低头一抬头的功夫过去了四五个时辰,本少受不了了。

    几天来,生死无常神功都快要荒废了,原本习武就是一个长期的消耗战,正所谓业荒于嬉而精于勤,要不是风绝羽每天连睡觉的时间都抽出来周天运转,恐怕现在他怎么招都要忘的一干二净了。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了。

    风绝羽脑筋飞转,半晌过后大拍桌子对外面喊道:“来人,把仇笑堂给我叫来。”

    不多时,仇老头披着间短马褂跑了进来,一双草鞋上还全是泥:“参见盟主”。老头一进卑躬屈膝,拿风大盟主非常当回事。

    可是这一身乡下老农的装扮让风大盟主立时眉头大皱,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仇老头憨态可掬的笑了笑,道:“今日无事,带着孙儿下了田,且在后山种上一片花草,孙儿高兴的很,托盟主的福,笑堂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轻松了。”

    恨无忌在位的时候,仇笑堂为了提防他的阴谋诡计,时常寝食不安,其实皇甫凡一的老部下同样如此。恨无忌一死,西绿林可谓铁桶一块,就算寨子之间偶有矛盾,也是小打小闹,所以这些日子,几个老家伙过的舒心的很。

    他们是舒心了,风绝羽则是遭了天大的罪,见到仇老头一脸的轻松自得、满是幸福的笑意,风大杀手就气不打一处来,蓬的一拍桌子,大声道:“好啊,你们在家享受天伦之乐,把本盟主扔在这里日理万机,这……这……成何体系……”

    风绝羽也不知道用什么词好了,其实身为盟主日理万机再正常不过,只是风大杀手很不习惯,就算知道自己不占理,也忍不住骂出来了……

    仇笑堂本来挺高兴,听此一言不觉大愣,旋即想了想也是,风绝羽再厉害,那是他的手段,但做为盟主需要操劳很多事,那不就是一时三刻能够学会的了,恍然大悟的仇笑堂满是惭愧道:“属下等只知享乐,却忘记了盟内琐事,还请盟主恕罪。只是盟主为绿林盟劳心劳力、用尽心思,也实属绿林之福啊。”末了,这老货不会忘记夸上两句。

    风绝羽知道这算拍马屁,但现在他是又饿又累,比跟天武境高手打上五百回合都要疲惫,再怎么拍也是马腿:“少废话,仇笑堂我问你,以前的绿林盟,也是皇甫凡一处理这些事吗?”

    仇笑堂惶恐施礼道:“回盟主,皇甫长老十年之前便将盟内琐事交由恨无忌处理,长老他老人家只是在一些大事上决断罢了,并不插手所有事的。”

    “靠!”风绝羽这才意识到自己笨到家了,没错啊,甩手掌柜可以当,只要选出贤能才德的人,又有能力掌握大局观的人管事不就行了,自己管这么多事干嘛?连他娘的某寨子的老爷子多了一个孙子,也要自己来写些恭喜的信函,本少是盟主,不是保姆。

    风绝羽脑筋转的很快,听到这顿时拍着桌子下令道:“仇笑堂,本盟现在任命你为执法堂主兼乌云山庄总管,即是生效,从现在开始,你负责此处所有案……”

    风绝羽才想起来,袁三图一被收押,山庄里就少了一个总管,日常的事务就没人管了,既然这样,索性让仇笑堂一并兼了。

    “啊?”仇笑堂听到那声拍桌子的声音就知道没好事,不料果然应验,一听风大少立颁令谕,整个人呆成了木雕。

    “啊什么啊?怎么?你不愿意?”风绝羽用着凶狠的目光瞪着仇笑堂,心说,老东西谁让你在本少最不高兴的时候享受天伦之乐来着,活该。

    “这个……属于愿意……只是……”

    仇笑堂还琢磨着如何推脱,哪知风少又是一掌拍了下来,大笑道:“愿意就行了,回家换身衣服,以后你就坐英雄堂了。”

    风少说话,起身走下了台阶,落得个一身的轻松。

    仇笑堂哭笑不得,只能乖乖的领命。

    这时,兔爷来了,长的跟跛脚兔的兔爷贾木一进来就拉下了兔脸,气恼不已道:“风……盟主,后面的库房谁管啊?”

    “哪个库房?”风绝羽和仇笑堂同时闹的一愣。

    “藏宝室。”兔爷道。

    解决了恨无忌后,风绝羽曾经命人把恨无忌、严冲几人的家全都给抄了,把所有他们收罗的宝物都搬到了藏宝室陈列,只留有少一部分给犯事者的家人维持日常生活,现在的藏宝室可谓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聚齐了无数不可多见的宝贝。

    恰好今天兔爷看见有人在往藏宝室里面搬东西,兴致大起的兔爷就跟了进去一看,的确有不少他能用得着的好东西,有的甚至可以制成“软胄”灵物灵材。

    兔爷见状大喜,招呼都没打一声拿着只口袋就开始装,结果被人抬着扔了出去,说是没有盟主了长老的命令,不能动里面的一针一线。气的兔爷直跳脚,然后一腔火气的跑到了英雄堂找风绝羽说理。

    听完兔爷的说辞,风绝羽方才恍然大悟,问道:“你是说里面有能够制成“软胄”的宝贝?”

    风大杀手救下兔爷的时候听他说过,制甲术里不但有外甲、还有内甲,内甲就是贴身穿的软甲,制甲术里面叫做“软胄”,通过特殊的工艺制造出来很了不得。

    兔爷火气未消,咧着三瓣嘴气的直拍桌子:“当然啊,我看好了两张金鲨鲛皮,好大好大的,结果不让他拿,他们不让我拿……我……”两句话没说完,兔爷开始破口大骂,看的风少和仇笑堂满头黑线,暗说这兔爷的火气够大的。

    仇笑堂吐了吐舌头,全当没看见,要是风绝羽动这些宝物,仇笑堂自然没话说,可是兔爷……

    风绝羽看出仇笑堂的心思,不免问道:“仇老,这藏宝室……”

    仇笑堂明白风绝羽意思,直言不讳道:“回盟主,藏宝室陈列之物也是为了壮大绿林盟给下面弟子论功行赏的,如果盟主有重用,自然可以随意取之,只有金银财帛尚需谨慎便是……”

    风绝羽明白了,像绿林盟这样的帮派最注重的反而是金银财宝的数量而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其实再贵重、再稀有的宝物分到人头上也是杯水车薪,反倒是金银财宝却是维持一大帮派最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