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891章 激战
    枯叶纷纷、天地凋零,荒渊鬼林中心,沙暴与血雾激烈的碰撞,出震颤心灵的轰鸣。

    风绝羽与梅尚友这两名宏图大世外围的顶尖高手,终于展开了殊死的搏杀,而这次,是所有顶尖高手们两千年来所见过最接近神道境的比拼。

    凄厉的风沙在林间怒吼、幽冷的血雾在天际弥漫……

    狂沙和枯血于天地间动荡不堪……

    围观的顶尖高手,包括神念早已介入神道的龙啸天都不得已带着龙焰、舞清秋退去百米开外,要知道,这般级数的对决,已经完全出了宏图大世外围的界定,即便是在宏图内围中,也极其的少见,倘若再不知深浅的留在交战的现场,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两种神赐之力卷入这场骇世的风波当中,并被无情的绞杀在自然的力量里……

    激战的中心,风绝羽凝神静气应对着梅尚友剑法中表现出来的万千大道变化,他的每一分劲气都狠狠的收敛了起来,风绝羽自认,这是他来到宏图大世以来最为凶险的一次搏杀,梅尚友所施展的剑法,已经出了武技的局限,甚至可以说,现在的梅尚友已经疯了,他应该完全不知道自己使用哪一种武技……

    然而当神赐之力引入体内的时候,他又似乎与天地自然之力契合了起来,所有的动作以及招式都达到了接近返璞归真的地步,随意的一招,竟然有着邪一剑的影子。

    这并不是说梅尚友修炼过他的邪一剑,而是因为他在冥冥当中领悟出了无招胜有招的理念。

    与此同时,让风绝羽为之骇然的是,梅尚友的剑气和掌力已经达到了威胁到自己的高度,准确来说,现在的梅尚友几乎跟自己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要想要短时间内拿下梅尚友,就必须付出点代价并好好的策划一番才行……

    “当!”屈指弹飞梅尚友出一缕剑芒,风绝羽疾后退,这道剑气之强竟然让他的指尖有种隐隐麻的感觉,要不是他拥有上千个丹田窍穴,恐怕还不能接下如此生猛的一剑,而这一剑却是梅尚友随随便便刺出来的一剑,这就说明,梅尚友已经截然不同了,他不再是那个只强调于自身功法的血族圣皇,而是拥有了跟自己一样天地本源力量的顶尖高手。

    想到这里,风绝羽不敢保留,长久以来都不曾出鞘过的紫阙剑在神念的意动之下握在了手中,紫阙一现,风绝羽整个人的气势都生了彻底的变化,他的眼神变得无比的凌厉,眸子中两团炙烈燃烧的白炽火熊熊卷起。

    火眼金晴!

    没有任何办法,再保留就是找死,风绝羽如今只能选择全力应对。

    火眼金晴的能力来源于真阳、蛮幽本源的融合,白炽火覆盖了起来,眼前的一切再度生了变化,这个时候,风绝羽忽然觉梅尚友的身上有着一层淡淡的血晕不断的缭绕在他的体表,这层血晕所带来的力量远远出了梅尚友本身的修为和实力。

    让风绝羽更加叹为观止的是,这层血晕的气息,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信仰之力?

    仔细观察了一番,风绝羽蓦地现那血晕居然和他曾经吸收过的信仰之力有着极其相似的地方。

    这就让风绝羽无端端的升起了一个异样的念头,抬手拔开血剑刺入,当的一声脆响,风绝羽疾退而开,再看梅尚友的时候,眼神生了巨大的变化。

    “假如梅尚友收到了信仰之力,岂非跟自己一样拥有了天地本源的力量,可是他为什么跟自己的气机不同呢?”

    风绝羽思绪忽然飘忽了起来,依靠信仰之力提升实力他也曾经历过,但根本不像梅尚友这样需要透支真元。

    想到黄尊等人提到的“献祭”二字,风绝羽忽然有了一丝明悟。

    章元泽说着天下百族都有崇尚的神明,刚刚梅尚友也提过他将自己献给了血神,莫非他正在借助神明的力量?

    献祭?

    如果是这样,那么周南境的人是否也可以借助自己的天地本源力量在短暂的功夫将修为提升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难道这可以叫做神赐?

    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但风绝羽却受到了极大的触动,这并非不可能之事,要知道,当自己拥有天地本源的力量并因此而开辟了各种武学精要之后,所有修炼自己所创功法的人从本心上就会对自己产生一种依赖和信任,这种信任可以称为信仰,当有人信仰自己的存在,并将信任转化成想法形成神念的时候,自己就会接受到这份信任,形成信仰之力。

    也就是说,信仰之力的来源于两方面的,包括自身对天地本源的领悟和掌控,并将这份能力传承下去给每一个人,当人们接受到自然而然会对自己产生回馈,将信仰之力收回,有助力精神层面的提高和领悟,并持续不断的壮大着对天地本源的感悟。

    这一刻,风绝羽似乎明白了许多,尽管很多想法还不成熟,但他还是捕捉到了一丝痕迹,这点痕迹正是他日后成神的关键所在。

    只不过,风绝羽现在可没功夫多想,他知道,自己所掌握的天地本源的力量还很微弱、还很渺小,远远达不到可以与百族神明比肩的程度,如此也正是让梅尚友借助献祭力量威胁到自己的原因。

    轻轻撇了撇嘴角,风绝羽将所有的心思全部的收回,全神贯注的望着剑势连绵的梅尚友,当火眼金晴挥到最大限度的时候,那血雾中的虚幻,完全真实了起来。

    梅尚友的所在,他的一招一式尽数被风绝羽收入眼底。

    眼前飘忽而来诡异莫辩的一剑,凝聚了梅尚友上百年修境以及对武道的领悟再配合神赐之力的强大出的惊天一击,此时在风绝羽眼里,并不如如何强大了。

    他知道,自己对天地本源的领悟又提高了一大截,这个时候,他甚至有些感激梅尚友起来,要不是梅尚友破釜沉舟的使用出献祭的力量,自己可能会在眼下这个境界停留很久一段时间也不能突破。

    不过现在,风绝羽敢肯定,此战过后,他一定会心炎空间和土灵空间摄取一种本源的力量,因为他对天地本源又有了更多的了解。

    想到这里,风绝羽抬剑长指,怒刺而出,对着苟血剑尖,动了次的反攻。

    两柄长剑在血沙中相撞,绽放出万絮星火,充沛的真元在神力的加持之下激荡而出,仿佛一道巨大血沙涟漪疯狂的卷向荒渊鬼林四周。

    这一剑,二人同时倒退,竟然又是一次旗鼓相当。

    树林里终于再度恢复了平静,空气中沙卷血扬,仍旧没有释去那骇人的场影,不过风绝羽和梅尚友的表情终于落入众人的眼底。

    让众人为之骇然的是,此时的风绝羽和梅尚友皆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在之前对阵交锋过程中,二人都消耗了极为恐怖的真元,导致如今气短盈亏、不复昨日之风。

    只不过二人又有明显的差别,可以看见风绝羽虽然累的不轻,但状态依旧保持着相对高昂的站姿,而梅尚友已经完全佝偻了下来,形同一个年过百岁的老者。

    这就是献祭之力的效果,在庞大的支出过后,倘若不能以一战之力尽诛对手,随后便受到献祭的燃烧,将真元尽数耗尽,不同的地方在于,梅尚友的消耗是无法恢复的,即便是胜了也需要短则一年、长则三载才能恢复到昔日之功,并且日后再想提高则会千难万难。

    而风绝羽只是真气元力上的消耗,这般消耗,依然可以天地灵气中支取部分作以恢复。

    孰胜孰强,差距一目了然。

    到得现在,梅尚友终于明白他与风绝羽之间的差距在哪里了,他用的是献祭于神明所赐予的力量,而风绝羽本身就掌握着某种神力,难道他已经得到了神明的眷顾,被赐予永久的神力了?

    有了这个想法,梅尚友众人不禁面色骤变,倘若真如传言所说,神明可以给信仰者一部分神力的话,那么整个宏图大世又有谁可以与风绝羽一较高下。

    终于,娄青、雷牙、莽岳明白过来,自己一直以来对在面对怎样可怕的存在了,风绝羽一定是掌握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力量,这才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如此惊人的地步。

    他们看了看已尽油尽灯枯的梅尚友,不禁生出一种庆幸的表情,好在之前没有跟风绝羽产生实际的摩擦,要不然现在恐怕早就亡命于此地了。

    三人面面相觑,不经意间稍稍退了几步,就是这几步让梅尚友顿觉大逝已去之感,昔日盟友已经开始远离自己了。

    “哈哈!”梅尚友狂咳出一口鲜血,分明是被出卖怒极攻心所致,他放声狂笑,声音当中有着极为明显的视死如归之感,目光转向背弃自己的娄青三人,怒然道:“放弃了吗?娄青,雷牙、莽岳,想想当初你们做了什么吧,你们认为他会放过你们?真是可笑。”

    几声轻蔑的狂笑,让娄青三人深深的低下了头,纠结与反复的情绪在内心中激烈的碰撞着,他们怎能不知道当初自己给风绝羽带来多大的伤害,眼下梅尚友的死正如一个前车之鉴提醒着他们,不反抗便是死。

    ps:梅尚友要死了,终于弄死他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