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992章 力败隗交
    间屿山上空,两道绿色的晴空霹雳顷刻间远远荡开,震荡的山岭都为之颤抖,大地仿佛刮过了一股晴日风暴,无数树木拔地而起……

    飞扬的落叶中,琰古的灵法神力运转极至,如同手握两条长达八丈、粗如水桶的巨鞭杀向孙邪三人,显然这是琰古在拼着最后一口丹田神力,想给风绝羽和知勿才多承担一些邪灵山的压力。

    而这种做法,无疑会让他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轻则无法修行、重则当场毙命。

    高空中,无数人传出一声声沉痛的低呼,皆是被琰古这搏命的打法深感震惊了,而这时,没有人看到,苏长河的脸上竟然闪过了一丝满足,这个表情一闪即逝,却是证明了风绝羽当初的猜测:云剑天门利用灵洞,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平衡南境武道的实力,使云剑峰永立于不败之地。

    可惜这个表情,风大杀手没能看见,也没有时间去关注除琰古之外的众人,在看到琰古挥舞巨鞭以命搏命的扑了过去之后,风绝羽腾空而起,做了出一个运劲甩剑的动作,紫阙剑化成一道白亮的冰雪长虹,直奔那孙邪狂刺而去。

    之所以有这个想法,那是因为他看见就在琰古扑过去的时候,孙邪和隗末、隗没乃至那两只魂傀同时难了,再不救就会失去这个忘年至交。

    紫阙剑脱手飞出,如同电光一样后先至,转瞬间过了琰古,直奔孙邪刺去。

    孙邪先前领教过风绝羽的手段,见长剑暴矢而来,断然不敢硬接,他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己不是风绝羽的对手,但事实却摆在眼前,自己的确小看了这个家伙。

    见剑势飞来,孙邪想都没想的转变了个方向,朝着一旁闪出,而这一幕却是让隗交、隗末两兄弟为之诧异。

    “孙邪兄……”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孙邪,根本没有意识孙邪反应为什么如此强烈。

    而孙邪当然明白两兄弟正在想些什么,打断隗末道:“不要多说,此人厉害的紧,小心为上。”

    隗交驱使着魂傀赶来,眉宇中闪过不屑之意:“孙邪兄,一个后生晚辈就让你畏畏尾,我们还怎么与那五云洞、碧蓝洞争锋。”

    孙邪闻言大为不悦,狠狠瞪了隗交一眼却是没有多说,毕竟他现在很担心风绝羽会再出什么杀手锏,倘若再来一手那神鬼莫测的雾剑,能不能接得住就另当别论了。

    隗末身为两兄弟的老大,心思比其弟缜密许多,看着孙邪变了脸色却不反驳,顿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道:“二弟,休得妄言,孙邪兄其有他的道理。”

    “好。”隗交讽笑的点了点头,喃喃道:“我到要看看,能让孙邪兄大败而归的人究竟是什么成色,风绝羽,我来会会你。”

    “不要。”孙邪闻言大惊,可是等他出手拦阻,却已经晚了。

    只见隗交双手在胸前一分,一股冰冷的寒流自体内扬起,这股寒流以灰色的灵法神力光芒呈现出,却是如同深潭渊水般无比的冰冷,灰色的气流在周身涌动而起,从铁锁上蔓延了出去,直至那魂傀身上,仿佛被灰色的光芒所包裹。

    一主一仆灰光绽放而开,鬼气森森异常逼人,二人一前一后,相继飞来,直奔那琰古飞去,却是想顺路直接把琰古先行干掉,然后再找风绝羽的麻烦。

    “狂妄。”

    就连远处的知勿才也看出,这个隗交太过于目中无人了,此时的琰古正处于狂燥的阶段,玉宝中的灵法神力正不受控制的状态,单单一个琰古已经足够隗交缚手束脚,何况是风绝羽这个神道境高手。

    只不过知勿才可不敢赌这一把豪赌,毕竟以琰古现在的状况,倘若全力施为与之一拼,无论胜负,最终肯定会将灵法神力消耗怠尽毙命当场。

    想到这里知勿才作势扑出,青莲火玉也取出来,一朵盛开的青火之莲绽放出强悍之光。

    也就是同时,隗末杀上,孙邪在后,便连风绝羽也有了反应,他跟知勿才的想法一般无二,这时绝不能让琰古勉力一战了。

    于是抽身腾起,一股极强的沙暴“轰”的一声在天地间卷动而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琰古扑去。

    一切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两方六人,此刻在无数观望者的视野中飞快的汇聚,六股异彩纷呈的斑斓将整个间屿山缭绕的比白昼还要通明许多。

    眨眼间,六人汇于一处,而这时,所有观望者的眼睛睁的比牛瞳还大,须知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瞬之间,此刻两个时辰已经近,究竟鹿死谁手,也许从这一幕开始便可立下判断了。

    刹那间的功夫,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但是此时,风绝羽的头脑却异常的清晰,隗交在前、魂傀在后,这二人正是他主杀的目标,将背后完全交给知勿才的他,度陡增一非,宛若风卷揽向琰古,旋即第一个动手,不由分说,屈指便是一记远程的归真爆扔在了隗交的身边。

    这一式是悄无声息、无迹可寻,隗交正抿着嘴角以不屑的姿态杀来,哪想到风绝羽还会如此神鬼莫测的大杀技,冲到半路的上正要用手中的杀剑挡下琰古的巨鞭。

    突然间,周遭的天地灵气为之一变,居然全数朝着他的身上收缩。

    这隗交也非庸手,察觉到四周的天地灵气变化,登时面色一变,后方传来大哥隗末以及孙邪的叫声,却已经听的不真切了,不过他还是把身子一沉,奋力的拉动着铁锁出哗啦啦的响声向下方遁去。

    “轰!”

    隗交刚刚撤去,一声巨大的轰鸣便在头顶高空浑然炸响,这一记惊爆,仿佛就在他的身边似的,恐怖的天地灵气波动犹如涟漪般一浪高过一浪的轰杀而来,吹的人在高空中的隗交七摇八晃,最后那轰鸣声直贯耳膜,顿时震的他神识一散,头脑一阵眩晕。

    “哇!”

    只有凌虚七重未及达到神道的隗交,一口血箭长喷而出,宛若在空中留下了一条绚丽的血色长虹。

    而这时,隗交突然感觉到神识当中一阵松散,也不知是何故竟然有种被人剥离了灵魂的错觉,他只当是自己的神识受损才会如此,可是马上他意识到了一个极为严重问题。

    目光稍稍上移,隗交激愤的看到,风绝羽化成一团风沙将其魂傀围住,片刻之后,众人便听到一声铁锁断裂的脆响,隗交手上的铁锁,竟然被一股大力切断。

    幽冥铁锁乃为魂修与魂傀之间的精神联系,铁锁一断,联系便中断,是以不但会让魂修失去魂傀,更会使其神识受伤。

    “嗡”的一声,隗交只觉得天眩地转,迷迷糊糊中看到了自己炼制了百多年有余的魂傀突然蓬的一声炸成了粉末。

    隗交内伤、外忧交杂而过,一口闷气憋的五内俱焚,终是忍不住再喷一口鲜血直挺挺的朝着山下摔去。

    这一切生的实在太快的,快的让所有人都无法看完全部的细节,幸好隗末来的及时没有让昏过去的弟弟落得个摔成肉饼的下场将其接住,否则今日一战即便是得到了灵洞也无法挽回隗交的性命。

    恰在此时,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空中的风绝羽,难以置信,刚刚那一连串的攻杀策略却如此完美,一招毙掉有着凌虚七重实力的隗末的魂傀,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而当人们的目光上扬看过去的时候,他正好将琰古抛向随后才赶来的知勿才,敬告道:“让琰古休息吧,此战,不用他参战了。”

    知勿才先是一愣,旋即才看向琰古,而此刻的琰古已经跟隗交一样昏了过去,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疲惫而死,反而只是处于昏迷的状态。

    人命大于天,知勿才不敢多想,点了点头,飞身纵下,寻了一个无人的偏僻之所,将琰古安置好,转而才飞了回来。

    如此一来,这场大战便成为了二对二,风绝羽凛然的站在高空中,其紫阙剑虽已不再,但却没有人敢小看于他。

    毕竟刚刚所生的一切都是极为真实甚至于震撼人心的,到得现在,众人才知道武绮罗之前的判断是多么的正确。

    高空中死一般的沉寂,孙邪和隗末已经收敛了轻视之心,二人身上反倒是以孙邪伤势最重,之前吃了风绝羽一剑之后,他是半点小瞧的意思都不敢有了。

    与风绝羽凛凛对视一眼,孙邪扭头对隗末说道:“你对付知勿才,我对付风绝羽,如何?”

    隗末慎重的点了点头,不由分说,将铁锁一晃,向风绝羽投去一个愤恨的目光。

    看起来他心有不忿,但心知自己不是风绝羽对手,多余的废话他也不想去说,现在只能盼着孙邪可以反败为胜将此战迅了解,否则后果将会是灵洞与已方无缘了。

    “动手吧,一人一个,小心为上。”风绝羽同样对知勿才说道,语气颇为冷静,说完之后,他还极深意的看了看山下的琰古一眼,担心道:“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就看琰古兄的造化了……”

    言罢,四人杀将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