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1167章 激将
    微风徐徐吹进西角林,带来入夏午时淡淡的凉爽,浓郁苍劲的千树群里,一股异常的沉寂沉重的压迫在云剑天门众多高手的心头。

    吴不庸,不愧为吴宗千百年来绝世的天才,没有之一,李从翰的退出让整场战斗失去了最初的可预期性。显而易见,在李从翰失势之后,周谨山陷入了难以扭转的局势了,此时此刻即便他再猖狂、再自信,也无法从吴不庸那记嫁梦诀的阴影中走出来。

    事到如今,他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有多么草率。

    吴不庸号称吴宗第一天才,确实不同凡响,就连风绝羽都无法想象,一个长年研悟土系神力的人居然还隐藏着一种木系神力。

    这一点,即便是消息灵通的南境三宗都未曾得到过哪怕半点消息。

    而嫁梦诀注定成为夺走风绝羽辛辛苦苦从造阳会上抢来的四枚仙果。

    云剑天门注定要失败了。

    周天烨等人皱着眉头,想一想一会儿就要把四枚造阳仙果拱手让人,心中就升起了浓浓不甘,造阳仙果何其重要,就这么给了吴宗,这简直……太憋屈了……

    与云剑众人截然相反的是,此时的吴宗门人个个神采奕奕、无比的兴奋,吴不庸这一胜,不但可以让他声威再造,更加可以让吴宗多出四枚造阳仙果。

    那仙果会三百年才开一次,三百年时间,足够让吴宗有着巨大的优势成为可以和浩宇天门并驾齐驱的最强天门了,至于云剑天门,就永远垫底去吧。

    吴不庸奸计得逞,笑的无比开心,他将双刀收了起来,懒散的踱着步子悠闲的调侃道:“周兄,就剩下你我二人了,我不用武器怎么样?”这番话就有十足的轻蔑意味了。

    周谨山愤恨的直咬牙床,脸色极黑。

    就在周谨山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一个惫懒的声线将吴不庸的话茬接了过来。

    “吴兄技高一筹,周长老自愧不如,呵呵,此阵,我们云剑天门输了。”

    “嗯?”

    声音传来,在场众人皆是有种意外的惊讶之色,循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众人慢慢的将目光转了过去,方才看到那说话之人。

    “风长老?”周谨山和周天烨等人脸色骤然一变。

    他们猜不到风绝羽为什么会着急认输,就算是必输,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吴不庸把四枚造阳仙果带走吧,难道我们云剑技不如人,还要甘心受辱不成吗?

    “风……长老,周某还没输。”周谨山争辩道,说实话,如果风绝羽若还是内门长老的身份,周谨山断然是不能接受他的决定的,可是没办法,在眼下这个场合里,风绝羽可不是什么内门长老。

    他是门内的七师祖。

    说句毫不夸张的,就算是周祖德来了,也得听风绝羽的话。

    只不过周谨山实在不想成为门内的罪人,他甚至已经打定了主意,就算是拉着吴不庸陪葬,也得保往造阳仙果,或者仙果给就给了,但是吴不庸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

    周谨山哪里知道,风绝羽就怕他这么想而去找吴不庸拼命,才在他没有实际行动之前抛出了白旗。

    真要是让周谨山歇斯底里起来,不仅那四枚造阳仙果没了,周谨山也会受到无法恢复的伤害,这还是轻的,真要是不顾一切,没准还能让两大天门交恶,最终引门派之争。

    云剑天门的实力暂时还不是吴宗的对手,身为一教师祖,风绝羽不得不去从全盘考虑。

    可惜周谨山不怎么听话。

    风绝羽微微一笑,道:“周长老,愿赌服输,不就是四枚造阳仙果吗,天烨,快去给吴兄准备仙果。”

    周天烨愣住了,他看了看周谨山,又看了看风绝羽,不知道怎么决定才好。

    吴不庸眼晴微眯,片刻后方才放声大笑起来:“哈哈,还是风长老是个明白人,周兄,你我之间不需以命相搏的,愿赌服输吗?这四枚仙果在下拿回去暂时也未必能够用到,如若日后周兄精进了,还可以去吴门向在下讨要,届时,在下一定还会奉陪。”

    周谨山握了握拳,对吴不庸的话充耳不闻,放什么屁呢,要是让你们把仙果拿回去,还能给我们留着,七师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当初抢造阳仙果有多困难难道他不知道吗?为什么做出如此草率的决定。

    周谨山还要争辩,就看见风绝羽冲他眨了眨眼,而就是这一眨眼,让周谨山对风绝羽的不满突然间散掉了。

    什么意思?冲我眨眼开什么?

    莫非?

    周谨山突地眼前一亮,好像明白了什么,难道他在想办法挽回败局吗?恩,如果我和七师祖再联手,未必就不能战胜吴不庸,毕竟七师祖修为不弱,而且吴不庸也有些消耗,可是七师祖怎么才能让吴不庸接受再战呢?

    他又不是傻子?

    就在周谨山胡思乱想的功夫,周天烨带着造阳仙果回来了,吴宗的人看见皆是眼前大亮,吴不庸哈哈的笑个不停,就差没冲上去把造阳仙果抢在手里了。

    看见周天烨回返,吴不庸笑的更加开心,三步并作两步就要从周天烨手里将造阳仙果取过来:“哈哈,周掌教,烦劳你亲自去取了,吴某人多谢了啊。”他说着就要上前领取。

    周天烨紧紧的握着造阳仙果的拖盘,眼神不自然的死死盯住风绝羽,心里那个急切的状态好比热锅上的蚂蚁,心说:真给啊,真给啊?说给就给啊?你就不说点什么了吗?

    就在周天烨急的焦头烂额的时候,风绝羽突然走了过来,伸手轻轻的按在了拖盘上……

    “吴兄,别着急嘛。”

    吴不庸见状,脸色就是一变,不满道:“怎的?你们要反悔?”

    风绝羽呵呵一笑,摇头道:“吴兄说的哪理话,我云剑再不济也列属南境三宗之一,与吴宗亦是并驾齐驱的名门大派,岂会为了区区四枚果子失言呢?”

    果子?哈哈,这个家伙居然把造阳仙果说成果子?能不能不装啊,这可是造阳仙果?

    吴不庸鄙夷的看了看风绝羽,上下打量着他,心想道:这个人有点太能装逼了吧,居然比老子还能装。

    他说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风绝羽把手收了回来,吴不庸也没有马上去接造阳仙果,二人就在米许距离之下对视,风绝羽微笑如常的在林子里踱起了步了,悠闲而轻松,仿佛真没把造阳仙果放在眼里。

    就听他说道:“云剑天门千百载历史,所积累宝物何止这四枚仙果,说句吴兄不爱听的话,其实这四枚仙果在本门根本算不得什么,即便是输给了吴兄又如何,拿走就是。”

    这话说的,就连周谨山和李从翰都吓了一个跟头,啥意思?造阳仙果不算什么?我靠,这也太能吹牛了,本门中可没什么比造阳仙果重要的啦。

    吴不庸听的更是一乐,这造阳仙果即便放在宏图内围也是相当贵重的宝物了,结果在人家眼里算不得什么,能不能不吹牛啊。

    不吹能死啊。

    吴不庸戏谑的打量风绝羽,一般情况下敢说这种大话的家伙,要么就是有着过人的实力,要么就是非常能装。而据吴不庸的了解,风绝羽就在几个月前还是旋虚境,就算他突破了,也赶不上周谨山和李从翰近几十年的旋照修为,所以说,这个家伙非常能装了。

    吴不庸不屑道:“哦?依风长老所言,这四枚仙果对于云剑还是可有可无了,呵呵,既然如此,风长老为何阻止?”

    风绝羽微微一笑,根本不理会吴不庸话语中的机会,边蹒跚着边说道:“不,不,不,吴长老误会了,在下可没有阻止,只是在下刚刚看到吴长老惊人之修为,一时忍不住技痒难耐,想讨教一二而已……”

    “你?”吴不庸想不到风绝羽提出这种要求,听完便是一愣,然后看了看身后众人,放声大笑起来道:“风长老,你此言可当真?”

    “自然是真的。”风绝羽一本正经道:“怎的?吴长老莫非觉得在下不配与吴长老交手吗?”

    吴不庸乐的不行了,暗说:就凭你,周谨山和李从翰联手都不是我的对手,就凭你行吗?

    想归想,吴不庸还不敢这么说,毕竟他要照顾到风绝羽现如今的身份,于是乐而捧腹的摆手道:“不,不,不,在下不是这个意思。”

    吴不庸说着笑的不行了,而在他身后的吴正勋等人也是一个个捂着嘴直乐,这话再说就有可能直白告诉风绝羽你丫差远了。

    风绝羽毫不在意,接道:“呵,既然如此,在下就向吴兄讨教了,不过吴兄放心,在下绝不会让吴兄白白指点在下的,在下这里有件不错的东西,也许吴兄会喜欢。”

    他说着,将大圣王臂骨取了出来,金宝的气息一经呈现,顿时在西角林绽放出夺目的光芒,那截臂骨气息浓郁,质地上佳,握在风绝羽手中,宛若多出一条臂膀,刹那间,吴不庸就看的痴了。

    “这……这是什么?”

    “妖族金狐大圣王之骨,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