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1727章 火毒蜥
    打定主意,两人再不废话,纷纷取出法器如临大敌般腾起身形,纵入云端。┟┢&bsp;┢&bsp;┠┠`/·/·、-=

    既然目的是断续黑石矿脉,三百里路的沿途有些麻烦自然能免则免,好在域外大泽的空中并没有什么生猛的飞禽,不然的话还真得像杉胖子所言,要一条铁血的杀过去了。

    “小心一点啊,附近虽然没有什么猛禽,可也难保一些凶兽跑到这边,一旦遇到,你负责将凶兽引开,我只负责挖矿。”胖子临行前提醒了一声。

    风绝羽睨了胖子一眼,没好气道:“你就不会收敛气息,或者用一些掩饰气息的宝物吗?”

    胖子眉毛一掀:“你以为我不想,实在是大泽中的凶兽神识极强,而且许多凶兽都会凭借嗅觉闻到生灵的味道,就算能掩饰,效果也不大,还是自求多福吧,这个世界本来不就是用生命来证道的吗?”

    “靠,还一套一套的。”风绝羽翻了个白眼,深吸了口气,道:“走。”

    说罢,风绝羽遁光而去。

    二人定下的计划是战绝,故此风绝羽几乎全飞掠,他到是不用担心胖子跟不上,毕竟胖子的实力原本就比他高,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打不过自己罢了。

    二人在空中若流光、似闪电,瞬眼间遁出了数十里外,度越来越快,脚下的大地几乎已经看不清,山峦丘陵古树大泽皆是以肉眼难辩的度向后方倒退而去。

    一炷香功夫不到,二人足足推进了百里,一路上并没有现凶兽的踪迹,要是这样下去,到是简单的多了。

    风绝羽正暗自庆幸着,忽然前方高空中出现了一个黑点,起先离着太远二人并没有在意,但是随着向前推进,渐渐的,二人看到那黑点居然是一只漆黑的乌鸦……

    “是血鸦?快停下来。┟&bsp;┝┡&bsp;-/·/=/-`”

    胖子举目一望,肥硕的身子猛的打了个冷战,招呼着风绝羽停了下来。

    不远处再不是一望无垠的平原大泽,而是出现了一片阴森的黑林,遍布在平原上的树木无比茂密,犹如一道天堑将平原与其后方的世界隔绝开来,只是这黑林中的树木,根本没有生机可言,参天的古树枯枝残柳,连片树叶都看不到,所有的树冠宛若重病的病人,无力的垂下万千枯枝……

    “嘎!嘎!嘎!”

    头顶单一而清晰的乌鸦叫声显得诡秘非常,为树林的阴暗提供了更加阴厉的气氛。

    风绝羽毕竟是第一次来域外大泽,对于里面的状况一无所知,只能听胖子的话停了下来。

    “怎么了?不就是一只乌鸦吗?”

    “这可不是一只乌鸦?”胖子两只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隐隐有着冷漠的杀机蔓延而出:“你看到的是域外大泽的血鸦,别看它个头不大,凶性可不比无妄海底的巨鲸海兽差,这只凶兽以吸食生血为补,向来都是群居,这附近一定有鸦群,要是被现,我们就麻烦大了。”

    “血鸦鸦群?这凶兽有多少,我看看。”风绝羽说着便要放出神识。

    胖子吓的打了个机灵,连忙拉住他道:“在这里别乱用神识,大泽的凶兽不计其数,而且对神识感应极为灵敏,你想查探它们的实力,就等于把自己的位置暴露给他们,那是自杀啊。”

    “那怎么办?胖子,要是遇到鸦群,以你的功力能不能杀过去?”

    “完全没可能。┠┠&bsp;┡┝&bsp;·-=、、=---”胖子咬着牙道:“这畜生可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你可以杀十只、百只、千只,但它们是无穷无尽,只要见了活人,就会不顾一切的往你身上扑,就算你身上的防御法器再厉害,也挡不住成千上万血鸦的啃噬,这畜生比毒蛇还可怕,我们不能从天上走了。”

    胖子说罢,身形已经降下了云端。

    他也是没说错,就在胖子慢慢降下来的时候,风绝羽就听到前方的乌鸦“嘎嘎”叫了两声,旋即前面的树林里扑愣愣的又飞出了几只,随后没有间断,十几只、几十只,刹那间变成了一片鸦群,铺天盖地足有数百上千,如同一朵黑云将前方某块天空遮蔽了起来。

    风绝羽连忙飞了下去,就听胖子伸着脖子往里看的嘀咕着:“这些畜生怎么会来这里,难不成它们栖息的地方没有物可寻了?”

    血鸦喜食生血,故此也没有朋友,血鸦群的繁衍是通过四处捕获域外大泽的生禽猛兽为食的,所有凶兽都是他们的食物,血鸦向来不怕死,就算是一群血鸦牺牲一半,但为了口食也会拼命的去进攻一只比他们还要厉害十倍的庞然大物,这就是血鸦的可怕之处。

    胖子一边嘀咕着一边飞了下来,不过二人并没有站在地表上,而是距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悬空而走,胖子不断的看向下方的大泽,这里的落脚点极少,而且在沼泽上方也不安全。

    胖子看了一会儿,指着前方道:“进树林,小心一点,里面的凶兽可是多的很呐。”

    风绝羽艺高人胆大,再加上不知者无畏,提步跟了上去:“看来你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的地形你很熟悉嘛!”

    胖子回头望了一眼,声音压的很低:“来过两次,第一次只走到树林外面,我们一共是七个人,遇到了一头火毒蜥,直接让那畜生给打了回来,还死了三个人。”

    风绝羽听的心惊不已,以胖子的修为,能跟他一起过来的至少都是金身圆满,整整七个人联手居然被一头凶兽给打的丢灰弃甲损失惨重,凶兽究竟得多厉害啊。

    “那第二次呢?”

    胖子头都没回道:“第二次是跟着两个高手过来的,带了二十几个人,在树林里杀了个三进三出,远远的看到了断续黑石矿脉所在的大山,可就是没冲过去,那次面对的是两条盘角兽,妈的,差点给我们全灭了,要不是我精明,一直待在后面,恐怕现在也没机会跟你再来一趟。”

    “那你还敢过来?”风绝羽倒抽了一口凉气,胖子说跟着两个高手过来的,也就是说那两个高手的实力至少在碎虚境以上,但还是差点被灭团,这尼玛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胖子回道:“上次人多啊,人多目标就大,再说了,你不是非要过来吗?这可是我知道能搞到矿石的最近的也是最熟悉的地方,怎么着,后悔了?后悔咱们现在出去还来的及。”

    风绝羽气结的翻了翻白眼,道:“少废话,为了阵圭再凶险跑一趟也值得,你还是打起精神吧。”

    其实风绝羽也是胆战心惊的,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再加上这次出来的时候他把洪元天道珠也带出来了,唯一郁闷的是将玄重和黄天爵留在了仙华岛,以避人耳目。不过有洪元天道珠,风绝羽还是很放心的,实在打不过了,往天道珠里一钻,躲一段时间再出来也可以啊。

    当然,在胖子面前,风绝羽是不会轻易使用洪元天道珠的,原因无它,匹夫无罪、怀壁其罪。

    他到是不怕胖子别有用心,就是怕这胖子嘴上没把门的到处乱说,那就麻烦了。

    说话的功夫二人已经钻进了树林,明媚的天色很快暗的犹如漆夜,丝丝缕缕的光线宛若萤火一般透过密实的树冠投射下来,绽放出无尽的光华才只能照亮附近百十来米方圆。

    两个人把气息收敛到极致,用最快的度向前推进,如此一个多时辰之后才飞出了不足五十里。

    “太慢了,什么时候才能到啊。”风绝羽有些不耐烦了,关键是树林里的环境太瘆人了,未知的危险随时都有可能生,他们必须小心翼翼,神经绷的极紧,如此一来,就显得格外的疲惫。

    “慢点也比遇到凶兽强啊,命只有一条,我可不想跟你死在这。”胖子没好气的说了一声。

    话音还未落呢,忽然,死寂的树林里刮来一股腥风。

    这腥风并不狂烈,宛若微风吹拂而来,可是胖子猛然间一顿,让风绝羽预感到有不好的事生了。

    “奶奶个熊的,是火毒蜥,快躲起来了。”胖子用上了神识传音,然后飞快的窜到了一棵四五人合抱才能围住的大树后面,站在盘根错节翻出土壤的根茎上,整个人气息全无,犹如一个死人。

    风绝羽也效仿胖子跟了过去,到了胖子身边,胖子使劲的用眼晴给他递眼色,意识让他收敛气息。

    风绝羽点了点头,压低神识,二人肩并着肩靠在了大树上。

    这时,那胖子慢吞吞的挪动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朝树后看去。

    风绝羽也想见识一下火毒蜥长成什么样子,跟胖子学着撇过脑袋定晴一瞧,过不多时,果不其然一只庞然大物出现了。

    树后浓密的林地里,一只全身长满红色癞斑的四脚巨兽匍匐的走了过来。

    这巨兽,体积足有幼龙一般大小,全身长满了红色的癞斑,长长的脖子,生满锋利獠牙的血盆大口,头顶两侧两只滚圆若灯笼般的大眼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转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