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1769章 局势之变
    海外修真界通往域外大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位于西南偏南的某座山岭,翻越之后便可以找到域外大泽。???&bsp;?????

    而此时风绝羽所处的位置,正好位于众仙百岛两大势力的对称点,也就是说,他在逃出来的地方去飘海仙楼和琅玉门的路程是差不多的,如果没有任何限制的话,约莫一天左右便能赶到两大宗门的宗地。

    十一年前,他被上阙陷害的像只过街老鼠似的人人喊打,风绝羽一声没吭逃进了域外大泽,并没有展开报复。

    十一年后,李随风食言而肥说出了自己的藏身之所,得到消息的各大宗门竟然还没有忘记当年的事非要自己的性命。

    这就别怪本公子辣手无情了。

    飘海仙楼、鲸海魔都、血月魔都、丰城鬼都,甚至琅玉门的人都全员出动,派出的都是门中中坚的力量,高手层出不穷。

    这么多人欺负本公子一个,也亏你们是名门大派出身。

    也罢,既然你们想搅弄风云,那本公子就遂了你们的心愿,让这场风暴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心中怒火交炽,风绝羽果断的给杉胖子祭去了一道传音符,命他打听各方势力留守宗地的实力。

    ……

    与此同时,天坊……

    平日里人满为患的两大仙市,今日不知为何人迹寥寥,位于琅北仙市的天坊总舵中,杉胖子手里掐着一团纸灰,两只滚圆的大眼瞪的比平素里还要大了一倍,几乎快从眼眶里脱落出来了。

    “飘海仙楼,上阙?风老大,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收到风绝羽回传的讯息,杉胖子没来由的打了个寒战,这么多年交往甚密,他怎么会不了解风绝羽的性子,有句话说的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都是好听的,说句不好听的,风绝羽的个性就是牙吡必报。

    别看他十几年来一声没吭,这却不代表当年的事已经被他忘在了脑后,正相反,这么多年过来,天坊的崛起虽然在海外修真界站稳了脚根,其实暗地里天坊培植的耳目爆涨了十几倍。

    眼下的海外修真界,就没有杉胖子的手伸不到的地方。

    而感受到风绝羽讯息中急切和杀伐凌厉的气势,杉胖子知道,他的这个老大恐怕这次不会轻易的被人压的抬不起头来了。

    可是要打听到上阙的下落,谈何容易,杉胖子想了想,抬头一连祭出了十五道传音符,随后在天坊顶楼上来回的走了起来。

    “坊主,外面出事了知道吗?”

    正当杉胖子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平天指等人却是跑到了顶楼,五大名师将胖子围了起来,满头大汗的样子,好像真的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胖子手眼通天,岂能看不出他们为何而来,不过事关天坊背后的最大秘密,他连忙摆出一副一无所知的表情,问道:“五位大师,出什么事了?”

    平天指上前一步道:“亏你还是天坊坊主,出了这么大的事一点风声都没收到吗?现在外界流传出风姓神秘人的下落,就在域外大泽以东四百里外的地方,如今各大宗门全体出动,到大泽中追剿那神秘人去了。”

    “姓风的?哦,你们说的是十一年前的海外修真界的公敌吗?”胖子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说道。

    野岭器仙火云道人插言道:“就是他啊,听说各大宗门的人都挂出了天价悬赏,现如今海外修真界人已经出动了大半,都赶去域外大泽了,坊主,我们呢……”

    “我们?什么我们?”胖子眨了眨眼晴,反问道:“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北阵道高手王海道:“怎么能跟我们没关系呢,要知道现在大家都对天价的悬赏志在必得,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少得了我们天坊?”

    王河也说道:“没错啊,听说上阙拿出了一件中品灵宝法器,鲸海魔都更是提出谁找到姓风的下落就直接收其为徒,还有血月魔都的极乐老魔,还有器族……”

    “行了。”王河说到一半,杉胖子怒气冲冲的挥手打断,咆哮道:“我说五位大师,你们脑子进水了啊,这么大的事我们瞎掺合什么啊,你们真以为天坊这些年展的势头不错,在海外修真界就能执一方牛耳了?”

    五大名师被胖子吼的目瞪口呆,这些年胖子诱以重利拉五人入伙不假,但平素里对他们极是恭敬,一点坊主的架子都没有,从来都没有喝斥半句,没想到今天,因为海外修真界追捕风绝羽的事竟然板起了脸,五大名师皆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明白胖子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步云岭符仙莫一空道:“坊主,你这是何出此言,虽然天坊的实力还远不及飘海仙楼等名门大派,可我们也不能看着这块肥肉从嘴边飞走啊?”

    众人纷纷点头。

    杉胖子气的一咧嘴,心中骂道:“奶奶个熊的,你们几个老东西不知道那姓风的是什么人,老子怎么可能追杀风老大啊。”

    杉胖子有自己的苦衷,他更不能将其中的原委说给五大名师听,见莫一空反驳狡辩,杉胖子强压心头怒火语重心长说道:“我说五位大师,你们还是消停一会儿吧啊,这么大的事,整个海外修真界都出动了,你们觉得我们派出人能讨到多大的好处?且不说飘海仙楼的上阙、铁玉出没出现,就算他们没出现,整个海外修真界的修真者有多少你们数不过来吗?那可是万余计啊,真到了域外大泽,就算碰不到凶兽,各大势力见面为了争抢姓风的也得打起来,到时候就是一场混战,五位大师觉得以你们的实力能在这场混战中分一杯羹?”

    胖子果然有着三寸不烂之舌,三言两语之后,五大名师低下了头。

    是啊,如今所有人都在要姓风的脑袋,姓风的只有一颗脑袋,一个金身,最终归谁,根本没办法预料吗?

    先不说最后能不能找到姓风的,就算找到了、捉到了,为了天价的赏金,为了这,为了那,各大势力肯定会再大战一场,到时候,就是海外修真界血雨腥风的时候,说不准什么样老怪物都会出现呢,就凭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够看啊。

    见五大名师的信念动摇了,杉胖子又道:“再有就是,那姓风的逃了十一年,海外修真界动员了多少好手,你们见过他的真面目吗?”

    五大名师连忙摇头。

    杉胖子翻了个白眼:“既然整个海外修真界都出动了,仍是看不到那人的真身,这说明对方不是好惹的啊,还有还有,多年前羽境岛外一战,两大碎虚一死一伤,那姓风的当初只有金身境,我现在把他放在你们的面前,你们敢保证肯定有能力将他抓住?”

    五大名师又是摇头。

    没错,天下间对风绝羽的传闻现在已经神乎其神到难以置信的地步了,海外修真界光是对此人的评价就有过一百多个版本,谁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总而言之,这个人是十分神秘的,也是异乎强大的,碎虚境都在他手里吃了亏,上阙、浮屠、铁玉之流四处搜捕不着,就凭天坊这么点人,能行?

    再说了,天坊的人大多数都是找来炼丹制药、磨棒打铁的,有几个法力无边、无视群雄的。

    如果贸贸然跑过去,那不是活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五大名师思忖了片刻,一个个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颓然的坐在了旁边,现在也急着让杉胖子派人加入追杀风绝羽的大军了。

    平天指沉默了片刻说道:“坊主,你一直以来都很有远见,依你所见,这次他们能否成功?”

    杉胖子也坐了下来,心想,成功个屁,格老子的,他们都跑域外大泽去了,俺家老大现在反其道而行从里面跑了出来,别说找人了,连屁都闻不到一个。

    早知结果的杉胖子还不能怎么想就怎么说,于是故作高深莫测道:“难说,不过如果让我猜测,我觉得各大宗门这次应该跟上次差不多,无疾而终,又或者……”

    “又或者什么?”众人咦了一声,对杉胖子的见解都十分好奇,不知他为何这么说。

    杉胖子笑了笑道:“又或者这次跟上次不一样,我总觉得会现什么大事,这直觉从来就没这么清晰过……”

    “直觉?”五大名师面面相觑,然后皆是哭笑不得。

    堂堂天坊坊主,面对天下大事,竟然用直觉二字就把他们给打了,还真是直接了当的糊弄人。

    杉胖子自己说完都笑了,不过看到五大名师还不退去,懊恼的皱了皱眉,大手一挥道:“五位大师,虽然天坊如今已成规模,但相较各方势力还相去甚远,别人乱,我们不能乱,为了区区赏金就自乱阵脚,万一动摇了天坊的根基,我们这些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大家听我一句,这件事,我们不掺合了。”

    五人听完,这才纷纷点了点头,不掺合了,不掺合了,众人纷纷叫到。

    而这时,坐在上的杉胖子虎躯一阵,灵慧中传来几道讯息,得到回音的杉胖子眼前一亮,连忙对众人道:“五位大师,你们且留在这里,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说罢,杉胖子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天坊主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