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2104章 阵法推演
    “呼!”、“呼!”、“呼!”

    空落落的大殿内只有风绝羽的喘息声音不断传开,退回到起始线外,看着殿中叮叮当当晃来晃去宝镜,脸上洋溢出一丝玩味的笑容。?&bsp;??&bsp;?????????????

    从小行天、大都天门岭一直闯过了云空天座,即使在那向天楼,自诩阵道修为不凡的风大杀手从来都没有这般吃力过。

    经过一番以身试法,风绝羽倒也并非毫无收获,至少明白了小无极阴阳宝镜阵的运转方式。

    “此阵看来是利用周天无极之法布下的周密之局,殿中八角乃是八卦阵位,地面和天棚为阴阳两极,结合起来就是八荒,天地无极,布局如此精妙,并不罕见,只是周天宝镜聚灵成束、元光折射等同摆下天罗地,若要破阵,必须以强大的护体神通强行突破。”

    “八部山楼家数千载传承的阵道底蕴理应不至于如此,若是强行破阵,岂不是失去了阵法的趣味,楼重仙不会无知到这般地步吧?”

    在阵道法则上,破阵通常有两种办法:

    其一,利用深厚的阵道修为以及对五行、、七星、八卦等等诸多天地至理结合阵法奥秘找到突破口。每一个阵法都有其弱点所在,便是生死二门的位置,找到生门,阵道不攻自破,此乃道之所极。

    其二,便是以蛮力破阵了,其中窍诀并不难解,当以强大的修为强行接下阵诀攻势,一直杀到终点便可。

    八部山楼家如果只是想杀人,没有必须投下重重阻碍邀请天下能人志士豪杰前来破阵,说明他们的阵法还没有修炼到真正完美无缺、逼迫来人必须选择第二种办法闯阵的地步。

    也就是说,小无极阴阳宝镜阵自有其弱点。

    思虑万千,风大杀手沿着起始线左右徘徊,视线环绕着殿宇悬挂的宝镜仔细观察,之前闪转腾挪的路线并没有忘记,反而牢牢的刻在了脑子里,只是推演许久,也没找到可行性的办法。

    “宝镜灵光密集度太过惊人,似乎并非阵诀要害所在,大殿不知尽头有多远,硬闯的话以我现如今的修为只能推进大约五百米的距离,若是那灵光变得粗壮如成人手臂,就十分危险了。”

    冷静的思考着,风绝羽忽然觉得小无极阴阳宝镜阵似乎没有破解之法,通常一个没有破解之法的阵法是最可怕,但基于楼家的用心,显然这又是一个极为蹊跷的地方。

    他一边想着一边踱着步子,猛然间出左侧墙壁上的一块宝镜晃晃悠悠的翻了过来。

    这宝镜无论是何种质地,镜面都如同一般的镜子一样可以照出人影,但是那只翻过来的宝镜,背面却是漆黑一片,隐约有股难言的气息散而出。

    “正反两面?”

    风绝羽灵光一现,难道所有的小无极阴阳,说的是镜子的正反两面。

    “镜子的正面可以折射灵光,反弹加剧,威力大增,若是反面又当如何?会不会不再反弹折射?”

    有此想法,风大杀手竖指在前,由上至下,轻轻点动,几道指劲凌空射出,先将不远处的几只宝镜打翻了过来。

    果不出所料,背面皆是漆黑如墨的样子。

    他又看了看右边和镜子,连忙打出无数道指劲,隔空将左面整面墙壁的镜子全部翻了过来。

    然后蓄势已足,往嘴里塞一枚回复神力的丹药,踏着五行的脚伐,进入了大阵之中。

    “唰!”、“唰!”、“唰!”、“唰!”、“唰!”

    一入大阵,禁制当即被触动,无数光束不断射出,直奔他射来,风绝羽观察着左面墙壁被翻过来的大量宝镜,奇异的是宝镜反过来也会出光束,区别在于一律都精炼的黑芒。

    五颜六色的光束在阵中肆虐了起来,风大杀手没有走远,而是围着起始线附近飞来纵去,见那黑芒射来,他先行用手掌接下,准备将黑芒弹飞,诡异的是,黑芒与掌劲碰撞之后并没有弹开,反而没入了掌心之中。

    随后,风绝羽只感觉自己的神识受到了一波凌厉的攻势,正是那入体的黑芒所致。

    “镜子翻过来就是神识攻击!原来如此。”

    神目如光,风大杀手像是现了新大似的,闪躲着飞来飞去的光束像灵猫似的在阵中迂回了起来,吸引着光束袭体,带着光束直奔左面墙壁,这时,异变生了。

    右面墙壁射出的聚灵光束打在左面墙壁上被翻过来的宝镜上的时候竟然被漆黑的镜面全部吸收,再没有折射反弹的迹象。

    风绝羽终于明白了过来:“哈哈,原来是阴阳相克、阴阳互补的格局,有意思。”

    神识放开,风大杀手放声大笑,起先他还以为小无极阴阳宝镜阵是一个不可破解的阵法,其实不然,他没有现宝镜的机密,宝镜的正面射出的是极阳灵光,翻过来射出的就是极阴灵光。

    阴阳相克,极阳灵光遇到极阴宝镜不会折射反弹,更谈不到增强威力,借助此法,到是可以减弱阵诀的威力了。

    “但是……”

    风绝羽一边闪躲一边仔细推演……

    起始线往前五十米的地方地面和天棚都没有宝镜,也就是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八卦格局,要是再往前走,地面和天棚上的宝镜就会挥出作用了,虽然利用阴阳相克的原理可以大大减少灵光的袭击,腾出更多的空间闪避,可是一旦前方构成之势,难度就会提高十倍有余,届时就算宝镜正反两面可以吸收抵捎极阳极阴两种灵光的数量,那也不是自己可以完全抵挡的。

    除非在不断的跑动中机动性的将需要的宝镜翻过来,才有可能无往而不利。

    这需要阵道高手的眼力、度、神识灵敏度都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办到,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思来想去,风绝羽忍不住激动了起来,暗暗赞叹八部山楼家果然名不虚传,一个小小的三级阵法居然弄出了这么多的门道,日后自己也可以在阵法中予以利用起来。

    弄清楚了小无极阴阳宝镜的运转方式,风绝羽自信心爆棚:“慢慢推进,不可操之过急,让本公子试试小无极阴阳宝镜阵的威力。”

    说话间,风绝羽猫着腰纵出,随后双手手指连点翻飞,打出一道道指劲。

    殿宇内顿时聚光成束、灵光肆虐了起来,无数光束追着风绝羽飞来飞去,通过宝镜与宝镜的灵光折射,殿内的灵光不断的密集,而风大杀手运起如电神目观察着光束的射来的方位和去向,一道道指劲适时的打在即将接下灵光的宝镜翻到背面,吸收消灭着灵光。

    短短的数个时辰,风绝羽累的气喘吁吁,仍旧是百米远近,就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不过经过几个时辰的修炼风绝羽渐渐得心应手,指劲施展也是越来越快,退回到起始线外修炼了一会儿再次进入,失败了就再退回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风大杀手在小无极阴阳宝镜阵中待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从百米远近到一年之后,他已经长驱直入一口气跑到千米开外。

    这是一个极限,近两个月都没能突破,远远望着两百米外的那硕大的蓝色阵门,面前是密密麻麻四射的灵光光束。

    再次退出,风大杀手修炼了三天……

    “一鼓作气,下次直接闯过去。”

    闭目调息,风绝羽也很郁闷,要说一年的时间对于修士而言并不漫长,可也不会长达一年都没有人过来吧?难道悬天灵府大阵中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闯阵?

    “算了,没人来更好,省的麻烦受到影响。”

    挥去了心中杂乱的想法,风大杀手再次站了起来,望着那狭长的走廊,双手十指微勾,祭出数十指劲,尽数打在两侧墙壁的无数宝镜上,丁零当啷一阵清脆的疾响,其人化作流光直线朝着小无极阴阳宝镜阵的尽头掠去。

    ……

    三日后,风绝羽无比狼狈的出现在小无极阴阳宝镜阵的尽头,那里有着一根玉柱,一人多高,代表着小无极阴阳宝镜阵的终点,此时再看风绝羽,全身上下多有十余伤患,皆是被灵光洞穿鲜血淋漓,试想着当日在落缤山恢弘大气与万众修士血战的场面,竟然与那时的景象相仿,他由衷的对八部山楼家数千年的传承产生了自肺腑的钦佩。

    “能把阵法玩到这种境界,也算是世间一奇了,为了破解小无极阴阳宝镜阵,我居然用了足足一年的时光,恐怕接下来也不会轻松到哪去吧。”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若是能找到《十方册》,付出再多的辛苦也是值得的,到时候没准就可以学会布置传送阵的法门,在乱生界和七霞界建立传送阵点,随时候可以和大哥、沐古他们联络。”

    “值。”

    坐在终点,休息了一会儿,马上起身前往下一个大阵——上无极六微九曲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