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间炮灰生存 > 第837章 变成工具
    不要说对手,就连队友都弄不清是为什么。对待俘虏,一枪爆头。可对待对方的伤员,却又是给吃的,又是疗伤,又是给武器的。

    何凝烟嘴角不经意地勾了勾,但在帐篷里,看得不清晰。她没有回答,只是柔声说“祝你好运。”

    说完就弯腰准备走出帐篷,就连帐篷都重新搭起来,这样就不用怕刮风下雨、日晒雨淋的了。

    “哎~”大兵叫住了何凝烟,看来这个女人还是挺好说话的“能不能再给我点子弹?”

    何凝烟蹲在帐篷口“这点足够了,用完后你还没死,我会再送来的。”

    大兵的脸顿时越发白了,一般来说,开了第一枪后,对方的子弹就会象雨一般倾斜而下,也不知道能不能开第二枪。所以说,三粒子弹确实足够了。

    何凝烟走出帐篷,带着队伍走了,此时已经是五点半,再过半小时就可以随意开枪杀人。

    而此时,在狩猎场的外面世界已经开始闹腾起来了。

    三天休假结束,可游戏还没结束,很多人都要求请假或者利用全薪休假。

    某组织对砸死的布雷迪,扬言要进行打击性的报复。

    昨夜十点多,哪怕是准备睡的人,很多都会被亲戚朋友叫醒,看何凝烟在篝火旁帮大兵取子弹、缝伤口。对此很多电视台都增加了讨论节目,一时间冷血女魔王头顶出现了圣母光环。何凝烟目前群众好感还是第一名,遥遥领先并列第二名的卡特和杜克。

    今天肯定会有很多民间组织进行抗议活动,抗议这种非人道的游戏节目。

    而现存的参与者,除了何凝烟和卡特的身份无所知,也无法可查,其他的全部都被扒出来了,三年前的平民轰炸事件又一次的浮出水面。那时卡森是战斗机驾驶员、而同行的队伍里,基本都是目前的参与者和捕猎者,这也太巧了。

    对于此事,目前政府的竞争党还是保持沉默,但不久后,肯定会有举动。这就是多党制的好处,努力地找机会咬对手一口,争取下一届的选票,甚至还能弹劾。

    走出一段路,何凝烟叫库博掏出地图,手指着一处“往这里。”

    库博问“不再走回去了?”这三天,来来回回同一条路都走了三回了。

    “路上没吃的了。”何凝烟左右看了看,旁边树上有摄像头,她脱下外套,挡在头上“卡特、杜克、库博,脑袋进来。”

    目前组办方没作弊,并不代表一直不会作弊。

    躲在外套下,何凝烟打着手电筒,手指着完全和刚才不一样的地方“去这里。”

    “如果我有意外的话,你们就去这里。”手指又指了个地方,随后钻出头,穿上外套“如果我死了,就由卡特指挥。”

    目光深深地看着卡特“希望杜克能成为你的军师,他和你一样,经验都相当丰富,但捕猎者是你之前的手下,杜克对此没有旧情。”

    这话说得对,也温和,卡特点了点头。

    随后何凝烟继续安排“如果我们都死了,迪兰你当指挥,库博是军师。明白了吗?”

    迪兰点头,作为卡特的副手,他虽然沉默寡言,但何凝烟看得出,他应该可以担当。

    “还有一点就是!”何凝烟平静异常地说“无论谁受伤了,要么离开队伍,要么被打死,包括我在内,知道了吗?”

    大家的表情都很凝重,从刚才大兵那里看得到,物资全部拿走,连口吃的、甚至水都不给。如果受伤,还不如被打死。在生存面前,哪怕是自己人也不会留情。

    何凝烟转而笑了“九个名额,现在我们是九个人,想尽一切办法耗死他们!”

    顿时每个人眼里都有了希望,活下去的希望。

    耗下去,首先炸毛的绝对不是自己。昨夜故意将伤员拉出帐篷治疗,就是要让别人看到。而给枪则是在帐篷搭好后。

    这个国家舆论自由,会有一群人为他们声援的。哪怕没有,从今天开始,休假没了,想看最后结果,请假吧。这个国家的人早就被宠坏了,就比如圣诞假期,如果不给休息,工会什么的全都会闹上来。他们宁可没工作,也会呆在电视前,看到最后。

    如果上班人少了,等同于大罢工,这个国家看还能撑几天。

    继续走,命就在双脚不停走的时候拖延下去。就算捕猎者将二个人的物资归为己有,省吃俭用,最多明天开始,他们就断口粮了。

    所以一路上,将能吃的全部摘了,能吃就吃,吃不下就放着,放不下就将差的毁了。就是将一个野果、一条虫子都不留给对方。想吃吗?吃草和叶子去吧。

    不用避讳对方找到他们,因为昨天下雨,走一步,泥泞的地上就留下一个脚印,这是根本隐藏不掉的。

    当六点的提示音响起,他们已经走了大约一公里的路。

    “啪~”枪声响起,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就听到公告声“海军陆战队员加文·威尔逊死亡。”

    不是那个大兵的名字,看来那个大兵杀了一个。

    队友们立即兴奋了起来,卡特和一半人还是保持着冷静,看着依旧平静地何凝烟,好似她早就知道会如此。这个女人确实厉害!

    何凝烟一个冷笑,蠢货!如果是她,绝对不会在可以杀人的时候去看这个家伙。

    帐篷搭起来了,看不到她给了大兵枪。而大兵呆在帐篷里也不好受,尸体虽然从帐篷里搬走,但放在不远的地方还在慢慢腐烂,一股子的恶臭,时不时随着风透进来。

    整整二天时间,他被扔在这里,跟着尸体作伴。晚上没有火,黑暗一片。白天没有吃的,每天又冷又饿地度过。身上的弹孔血流完后开始流脓,味道快跟旁边的尸体一样了。

    那种恐惧产生的怨恨积累起来,会让他忘记到底是哪一方的。只要能活下去,不杀他的敌人就是朋友。而曾经战友成了要他命的敌人。

    捕猎者没想到她会帮了这个大兵,并且更想不到还留下了武器。

    应该只派了一个人过去看看,结果成了亡魂。如果这个叫加文的家伙,身上带着物资,那么大兵更会毫不犹豫地开枪。或者说,只要是可以杀人的时间段,只要有人敢冒头,无论谁,他都会开枪。

    “还剩下6个。”何凝烟长长吐出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一把枪,三发子弹,就解决了一个对手。剩下来的事情,是他们狗咬狗,还是怎么的,随便!反正她已经赚了。

    只剩下六个,还有一个是伤员。此时这个叫卢克的大兵已经反叛了队伍,如果他能拿到那个叫加文的物资,并且里面有狙击枪,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更是好。

    大兵卢克拿到了物资,虽然里面有可能没有了食物,但还有手电筒、防寒的毯子、还有对方的防弹衣什么的。那么他会拿着狙击枪,对准每一个经过树林的人。当然何凝烟的人他会放过,因为他还需要吃的,留下来的东西只够吃一天,省一点可以吃二天。而原来抛弃他的战友,则成了他要杀的目标,只要他们死了,他就有可能活下去。九个名额,死一个就多一份活下来的可能。

    “啪~”又是一声枪响,但这声枪声显然不是小手枪发出来的。

    又是一声枪响。过了会儿,传来声音“突击队员……死亡!”

    果然,何凝烟微微扬眉“枪法真好!还剩下5个。”

    艾登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家伙看来原本就是狙击手。”

    又是一声枪响,并且伴随着“轰~”一声爆炸声。

    这下眉开眼笑的队友都表情凝固了,是手榴弹!

    过了会儿,声音传来“突击队卢克·米勒死亡。”

    手榴弹,该死的,对方居然有手榴弹。怎么不配一个火箭筒?对于这个危险的反叛者,对方自然会努力解决掉。所以手榴弹招呼上去了!

    何凝烟没有说话,继续走。这个大兵只是工具而已,是不是能活下去,全看他自己的运气。

    队友们看了看表情依旧冷淡的头,虽然内心有了股寒意,但也庆幸这个女人是他们的头,而不是敌人。

    电视台的收视率相当的高,所有人都24小时开着电视。

    看到捕猎者内讧,手榴弹在帐篷里爆炸,将里面的人炸得血肉模糊。此时没有感到刺激,也没有欢欣鼓舞,大多感到种恐惧。

    大部分人都没经历过战争,但战争是血淋淋的,只要经历过的人,都不会想去第二次。当活生生的人,在面前惨死,年轻的生命一下终止,这种冲击力会让人感到害怕。

    不用说,今天反战组织也会发表声言、甚至组织游行了。

    洛根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手抹了把脸。他已经在休息室三天了,吃的东西都是队友拿来的。身上有味道时,才去旁边的浴室洗把澡。

    几乎所有重要的环节他都看到了,就算睡了,也会有人来提醒的。

    手机铃声响了,他接起电话,是买彩票的家伙“伙计,又死了一个,又死了一个呀,这女人很有可能赢,我们这次发达了,发达了!!!”

    兴高采烈犹如过新年,到底是一赔七百,这赔率吓死人。这次参与者死得那么少,彩票业一定巨亏。

    洛根有气无力地提醒“看到没有,手榴弹!每个人配有二个手榴弹,现在只用去一个,内爆了二个,还有13个,如果一起扔过去,这九个人能全部完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