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零后天师 > 第八十一章:丹鼎
    “那我就直言不讳了,早些年你倒斗得来的物件,没有全变卖换现吧?”赵凡挂起一抹淡笑。

    何填海沉默许久,他觉得若是否认,也没有意义,动起手来无法以一敌三,况且,他也窥不出这青年与女子究竟什么境界,而秃头身上隐隐浮着佛力,这对于盗墓出身的他,便有着属性上的压制。

    接着,何填海长叹一声,说道:“我这把老骨头,挡不住三位啊,更不嫌命长……既然如此,就坦诚相待了,确实有三件冥器始终没有出手。”

    “原因呢?”赵凡问道。

    何填海捋着胡子,侃侃而谈道:“第一件是枚珠子,我就是借着它来修行的,更是凭此破入宗师之境,不过达到中期之后,它便剩下一个空壳,再无功效了,应该是里边蕴含的东西被我吸干了。第二件是一幅古画,我每到月圆之夜就会阴寒发作,心神躁乱,通过观想它,方能心如止水;而第三件,是一口金色的鼎,但它的材质并不是黄金,我也不知为何物,鼎中散发着香醇的气味,闻了之后身体十分舒坦。”

    赵凡若有所思的说:“古画?上边画的可是女娲?”

    “你怎么知道?”何填海说道:“正是女娲,不过,这个不能给你,否则,我宁可与它同归于尽。”

    “《女娲图》的真品,皆为唐朝袁天罡所绘,确有静心宁神化解心魔之效,传世的却仅有十幅。”赵凡说完无所谓的摆手,“放心,我不要你这个,家中还有两幅呢,多了又不能下崽子。”

    何填海震惊的望着他,被自己视为活命希望的珍宝,对方家中竟有两幅之多?观这架势,绝非空口无凭,他苦笑着说:“是我眼光太狭隘了。”

    “无需妄自菲薄,你那《女娲图》应是皇陵中盗取的吧?”

    “嗯……”

    何填海点着头,这时他又听赵凡说道:“第一件的珠子虽然已沦为废体,对你来说却有特殊的纪念意义。所以,我对那口金鼎比较感兴趣,就取来一观如何?”

    “成。”何填海起身,驮着背来到茅草屋的窗子下方,他拿手挖了几把土,便呈现出一个盖子,随之按下开关。

    盖子弹开,一个金色的小鼎缓缓上浮,映入了众人眼帘。

    约么跟神秀的脑袋一般大小,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看就知不是凡物。

    何填海抱起小金鼎返回石桌旁,放在赵凡身前说道:“小友若是喜欢,便拿去吧,我失去了这鼎也无关痛痒。”

    赵凡双手抓住鼎耳,通过天眼一窥,象征年代的雾色浓到连他都叹为观止,商周时期!

    判断了大致年份,赵凡便鼎口拉斜,低下头去闻,奇异的香气钻入鼻孔,他心中一动,这是丹香?!

    他知道这金鼎最早是干什么用的了,炼丹!

    唯有长期炼制高级丹药,方可在鼎中留下余香,换句话说,各种各样的丹香已与鼎身相融,哪怕过了几千年,也不会消散。

    所以,仅凭闻鼎中的丹香,就能令人身心舒畅。

    赵凡仔细观察分辨,也没能判断这金鼎的材质究竟为何物,但他有种直觉,这比舅姥爷的炼丹炉要好。

    他当机立断的说道:“这鼎,我便收下了。”

    “小友喜欢就好。”何填海悄然松了口老气,他固然不舍,却守不住这金鼎,索性不如看开些,权当送个顺水人情。

    赵凡抱起金鼎站起身,说道:“我有一个原则,好处不能白收,何止玉乃至整个何家均不是你的血脉,他与我的恩怨便与你无关。故此,我拿了这鼎的同时,送你一个忠告,若想还有下辈子……那珠子就毁了吧,但同时你会境界回退到得到珠子之前,具体如何取舍,阁下自己拿捏。”

    何填海陷入了沉思。

    而赵凡,早已带着神秀、十七、陈三少离开了这个宅院。

    凭借那珠子成就宗师之境,又是盗墓得来,赵凡知道那是什么,尸珠!

    何填海沾染的阴气,过半都是在吸收珠子的同时一并惹上了身。

    何为尸珠?

    化境武尊死后,魂魄凝聚而成,里边蕴含的能量则是其一生修为。何填海吸摄干净,转化为他的修为,便受了因果,这转化率有些低,估计是年份太久远了。

    等何填海一死,魂魄被卷入珠子,那位化境武尊便可借其尸体还魂。

    如果想了结这场因果,就只有一个办法,毁了珠子,与此同时,不属于自己的修为也将一去不返。

    ……

    没多久,何虎胜毕恭毕敬的将这一伙恐怖的“劫匪”送出了府门。

    “赵老弟,咱就这么撤了?”神秀打量着赵凡抱的金鼎,疑惑问道:“它究竟是什么宝物?”

    “起码是绝品丹鼎,甚至可能超过我认知的范畴。”他在得到金鼎的那一刻,算到自己在何家的造化已尽,说明造化指引的正是此物。

    “唉……还以为是法鼎呢,我要是会炼丹就好了。”神秀笑着说道:“不过这趟来的不亏,人手捞的十亿。”

    法鼎指的是法器,丹鼎却不行,想拿它打架除非硬砸,恐怕没谁舍得这么干,无异于暴殄天物。

    赵凡眼中浮起期待之色,“我回江北后就给舅姥爷邮个快递,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给这丹鼎拍照,让他帮着鉴别下,顺便讲讲如何使用,我过去只拿丹炉和高压锅炼过丹,鼎还不会用。”

    “然后呢?”神秀问着。

    “这样一来,大蛇妖的妖丹连同妖血均可炼制成丹,效果比直接炼化强很多,吸收转化率也更好,我会酌情分你一部分。”

    随即,他目光转向陈三少,说:“见者有份,十天之后去江北大师典藏,也送你一枚,凭此可直入先天之境。”

    “多谢宗师!”

    陈三少激动的像贫困户中了五百万彩票般,本想着跟赵凡同行打个酱油就好,此时却是喜从天降!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陈大浮打来的,接了之后他神色焦急的说:“宗师,我小妹她醒了,没见到你,已经把她那房子拆了一半……”

    “陈大浮,你把电话给纯儿,我来安抚。”

    赵凡头疼的接过陈三少的手机,那边换成了陈纯儿,他表示在外边办事,马上就回去接她,效果立竿见影,对方情绪转瞬如初。

    赵凡一行来到陈家,陈大浮命下人备好了丰盛的午饭,吃过之后,他便带着陈纯儿,与神秀、十七驾着一辆陈家的宾利返往了江北。

    抵达后,他没到大师典藏,而是让神秀直接开去了雅韵名居,验收的同时,今晚也准备将三重复阵落实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不久,神秀踩下刹车。

    赵凡推开车门望着眼前像大换血般的雅韵名居,狠狠的震撼了一把,正门上挂了个古色古香的匾额,而前边还是雅韵,后边两个字却换成了赵府,中间由一枚鸽子蛋大小的宝玉隔开。

    而那三十六栋别墅,外边不再是清一色的样子,韵味没有重样的。而每一栋均取了不同的名字,以笔锋各异的书法悬于院门之上,天香院、落雨阁、秋枫院等等,都十分的好听。

    赵凡和神秀、十七走在其中,一边参观一边惊叹,不敢想象这是十天之前的雅韵名居,即便去神农架之前赵凡来溜达过,可那时所有的宅院外边还没动刀。

    不愧是工匠宗师的手笔,秒杀省城的陈府和何府不在话下,论格调,雅韵之中又不失大气,大气之中又有着奢华,却没有刻意的匠气,极具灵性,令整个小区看起来犹如皇宫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