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四百一十章 刘备称帝
    王祥闻言面色一黑,不理邢道荣的话茬,转而问道:“邢将军,我问你,我王氏族人如何了?”

    邢道荣道:“虽说王家在负隅顽抗之下,死伤了些人,但大部分都并无大碍。你那个继母也还活蹦乱跳地活着,你不必担心。”

    王祥闻言,似乎松了口气,沉默了片刻,随后又问道:“其他都还有哪些人蒙难?”

    邢道荣笑道:“我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你若真想知道,便可投降于我,到时候自可与你家人团聚。”

    王祥笑了一下,收起了对家人的担忧,随后正色道:“我要见汉昌王!”

    邢道荣愣了一下,道:“汉昌王目前还在南阳,并未在徐州,你现在见不到他。”

    王祥道:“我可以去南阳拜见。”

    邢道荣讶道:“你如此急迫地想见汉昌王干什么?莫非想要行刺?”说着,邢道荣上下打量了一下王祥,嗤笑道:“就你这身无三两肉的体格,若真是想行刺汉昌王,那可真是自寻死路。”

    王祥道:“邢将军说笑了,我战败被俘,生死皆操于人手,岂敢再有行刺之念?只是我有些谏言,事关天下归属,百姓福祉,故而不得不冒昧求见汉昌王,以求当面陈述。”

    邢道荣狐疑地道:“这么重要?你到底想说什么?”

    王祥道:“这些话我只有见到汉昌王才会说。”

    邢道荣看了看王祥,这才道:“罢了,我也正要写战报把军情告知其余各军,并上报汉昌王。你便随着信使一起先去下邳,然后再转道去南阳吧。”

    当下邢道荣招来几名信使,安排其押着王祥往下邳去了。

    大军在莒县休整了两天,邢道荣正要出兵继续北上,拿下诸县,彻底夺取琅琊郡,继而杀入青州,配合霍峻、赵累作战。就听斥候传来消息,说曹魏启用的士族将领王基率领着万余青州民壮组成的大军南下,已于日前与琅琊太守孙礼在诸县会合。

    邢道荣闻讯,顿时咧嘴笑道:“来的好,最好拿王基把所有青州兵都给调来才好。”当下邢道荣不惊反喜,领兵往北徐徐进发,往诸县而去。

    此时霍峻也成功趁虚袭取了泰山郡,率领兖州更卒已经赶到了任城的州泰闻讯,急忙写了表文上报曹丕,随后领兵缓缓前进,进入徐州、豫州、兖州三州交界处的合乡之后,便即驻兵不前,等待曹丕的进一步命令。

    与此同时陈泰率领的万余豫州更卒也赶到了彭城,与王凌的三千残部会合。这三千残部都是兖州的常备兵,战力自然比陈泰现在率领的民壮要强上许多,如今又失了主将,看得眼热的陈泰当即施展手段拉拢兖州兵的督将张持,将这三千兵马收入了麾下。

    随后陈泰直接写了表文,将吞并张持所部的事上报许昌,请求批准。来了个先斩后奏。

    陈泰身为颍川郡大士族子弟,又是提出九品中正制的陈群之子,行事就是这么有底气。

    当下陈泰拥兵一万七千余人,屯于彭城,与下邳陆逊所部对峙,并等待吕虔率领的两万精兵到来。

    而陆逊也趁着这段时间加紧安排防务,同时接连下发了多份安民告示,声明大军对百姓秋毫无犯,并承诺战后释放全部青徐籍贯的被俘士卒,减免赋税徭役。以此大致稳定了徐州百姓之心。

    在青徐局势暂时趋于平缓之时,刘贤在南阳也与庞统讨论着天下形势。就听庞统道:“说来也奇怪,我军已经与曹丕交战了近月,为何至今尚未有刘备进击关陇的消息传来?如今曹丕悍然称帝,此正是北伐之良机。难道刘备要白白放弃这个机会么?”

    刘贤沉默片刻,道:“说不定刘备此时正忙着登基称帝呢!”

    庞统闻言愕然,道:“怎么会?我们两家早就讲好联合出兵北伐,刘备也应该早做好了出兵的准备,就算他要称帝也该在出兵拿下关陇之后啊?难道他为了登基居然要延误出兵时机?”

    刘贤反问道:“那么军师以为,刘备这么长的时间里都在干什么?除了忙着称帝,我想不出他还有其他推辞出兵的理由。总不能他是在准备出兵打我吧?”

    庞统吸了一口气,摇头道:“我们与益州的消息通道还是畅通的,虽说现在收到的都是大半个月之前的消息,但也可以肯定刘备并未向巴东方向增派兵马。只不过,刘备真的称帝……,虽说在情理之中,却也着实太过仓促了些。毕竟如今汉天子仅只是被逼禅位,并未亡故。该当以营救天子,讨伐逆贼的名义先行北伐。若能成功,天子之位自然顺理成章落入掌中。便是不成,也能以存亡继绝的名义登基称帝。如此方才名正言顺啊!刘备若真的现在就称帝,那可着实太仓促了些。”

    正说之间,就听一直留驻在刘贤军中,作为刘贤与刘备双方之间联络官的尹籍在外求见。

    刘贤闻言,与庞统对视一眼,当下命将尹籍请进来。过不多时,就见尹籍抬头挺胸,阔步走了进来,对着刘贤拱了拱手,随即声音洪亮地道:“敢告于汉昌王殿下,因逆贼曹丕弑杀天子,自立伪朝。我主为维系汉统,已于延康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吉时在成_都筑坛祭告天地,登基称帝,改年号为章武。汉室正统已立,万民无不欢欣鼓舞。此四海归心,匡扶汉室之时也,未知汉昌王之意如何?”

    刘贤惊讶地道:“刘备果然已经称帝了?不过你刚刚说曹丕弑杀天子?可我据我所知,天子被逼让位之后,被伪朝封为山阳公,并无性命之忧啊!你何以如此信口雌黄?”

    尹籍闻言面色一变,随即满不在乎地道:“天子为曹操所逼,这总是不错的。益州山险路远,消息传到之后偶有失真,讹传天子遇害,是以我主为使汉室天下不至于断绝,这才不得已登基称帝。再说曹丕伪善,定是假装善待废帝,却遣人暗中下手,说不定废帝如今已经遇害了呢?”

    刘贤闻言,心下对刘备的无耻程度再次刷新了认识,当下沉默片刻,道:“反正天子已被曹丕逼让了帝位,刘备私自在益州登基称帝那也由得他。好了,这个消息我算是知道了,若无他事,你便去吧。”

    尹籍面色微变,强笑道:“今我主已登基称帝,汉昌王难道不该上表以示庆贺吗?”

    刘贤讶异地看了看尹籍,仍不住笑道:“你叫我上表给刘备,庆贺他登基称帝?机伯先生,是我听错了还是你根本还没有睡醒?”

    尹籍道:“我主既已经身为大汉天子,汉昌王乃是汉室藩王,难道不该上表庆贺?”

    刘贤失笑道:“刘备这个皇帝乃是自封,事先又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他有什么脸面来叫我承认?”

    尹籍作色道:“汉昌王这话说的好没道理,旧皇去位,新皇登基乃是常理。我主仁义无双,天下百姓无不归心。登基之后必可率领四方义士北伐中原,剪灭曹贼,中兴大汉。我主一身肩负着存续汉室的重任,如何不能登基称帝?论辈分,汉昌王乃是我主之侄。论亲疏,我主当年得废帝亲口称呼为皇叔。论名望,我主起兵近四十年,仁义之名播于天下。论实力,我主坐拥益州险固之地,雄兵十数万,民心尽附。试问当今之天下,除了我主之外,还有谁可担起继承汉统,匡扶天下之重任?”

    刘贤闻言笑了笑,就听旁边庞统道:“机伯先生这话大谬不然!天子并无失德,是权臣逼迫,这才不得已禅让皇位。我等身为臣子,自当全力营救,岂可眼见天子蒙尘,皇位空悬,便即急不可耐地自立为帝?此等行径与那犯上作乱的曹丕逆贼又有何异?皇位传承自有章程,岂可如此随心所欲?若是汉中王起义兵北伐中原,剪除曹贼之后,得天子亲口传诏,然后再登基称帝,那才是传承有序,天下归心。如今既不为天子报仇,也不思讨伐曹贼,恢复汉土,反而急切地自立于益州偏僻之地,如此行径,实是令人发笑!还有什么脸面来叫我家大王上表归附?”

    尹籍闻言面色涨的通红,紧盯着刘贤道:“那么依汉昌王的意思又当如何?莫非是反叛汉室,别立一朝廷吗?”

    庞统就要再次斥责,就见刘贤抬手止住,随后看着尹籍道:“刘备登基称帝我没有意见,不过他想要我上表归附那却是不可能的!我如今领兵北伐曹贼,正是为了维护汉室正统。你可回去禀告刘备,若他还自认是汉室子孙,便也该立即出兵,若他能夺取中原,还于旧都,剪灭曹贼,到时候自然是四海归心,我便也二话不说,立刻上表称臣。若他安坐益州,偏居一隅,反还想号令天下,那却是打错了算盘。恐怕我便是上表,他刘备不好意思接下这份表文吧!”

    尹籍面色一阵变幻,随后轻叹一声,对刘贤拱了拱手,当即告辞离去。

    待尹籍走后,就听庞统叹道:“想不到刘备的动作这么快,居然真的就登基称帝了。大王,我们不能让刘备专美于前,前线将士正奋勇作战,还请大王也登基正位,以激励将士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