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战场 > 398 乐观
    398  加映

    “苏总……”陈宝都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有些犹豫地道,“要是九点之前对方真的不来电话,咱就真的这么灰溜溜回去?”

    “回去是肯定的。”苏钺点了点头,“但不是灰溜溜地回去。”

    陈宝都状似无辜地眨了眨眼。

    苏钺笑了笑,接着道“这是原则问题,主办方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必须表达自己的不满,不管是罢演还是退场,都是表达自己不满的方式。不要觉得这种抗争无所谓或者对于主办方的伤害不大。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考虑,我们的主战场如今还是国内,并且在很长时间之内都是国内,所以国内观众的考验必须要经受住。而这次的事情就是一次考验,如果我们什么事情不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倒是主办方的脸面无伤,我们或许也能得到一些暗地里的补偿,但是回去之后如何交代?这是自毁长城!”

    陈宝都点了点头。

    “而从电影节主办方的角度来讲。”苏钺继续道,“如果我们明天离开意大利,并公开表达自己的不满,这并不仅仅是嘴上说一说而已。大家都清楚意大利国际艺术节是在什么情况下办起来的,宗旨是什么,结果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对主办方肯定是有舆论压力的。而且,如今我们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对!”陈宝都咧了咧嘴,“我也没想到特纳导演会站在我们这边!要说还得是苏总厉害,要不是苏总用自己的才华折服了特纳导演,这个美国人也不会站在我们这边!”

    苏钺笑了笑,没接话。特纳会公开表达不满的看法,甚至准备和苏钺同进退,因素很多,而和苏钺的合作关系仅仅是其中的一方面罢了。《龙猫》这部片子毕竟是库恩运作参加电影节的,而特纳和库恩的关系明显要比和苏钺的关系亲密得多,特那老头自然要努力保证这部片子不会在电影节提前退场,以维护库恩的利益。他知道苏钺的个人情况,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妥协,那就只好向主办方施压了。而苏钺给特纳打电话的时候,听这个老家伙话里话外的意思,之前的那位影评人和特纳是有些过节的,有这样的落井下石的机会,老头儿也肯定不会错过。至于和苏钺的合作关系,仅仅是无关紧要的一个方面罢了。“才华折服”这样的说法更是无从谈起。

    “不过,这些老外真的会认丢脸?”陈宝都换了一副苦涩的表情,这是沪市美术片厂改制以来第一次参加国际性的电影节啊,真是不想就这么提前回去!

    “谁知道呢。”苏钺撇了撇嘴道。

    对于结果,他倒是并没有太过在意。当时接到特纳的电话以及电影节的邀请函的时候,说不激动确实是假的,但这么几天过去之后,这种激动的心情却淡了不少。这次国际电影节的影响确实很大,但是也并非不可舍弃。甚至从此放出话来以后再不参加,恐怕也会在将来成为他的标签而不是屈辱。不过对于结果苏钺还是相对比较乐观的。

    另一个世界的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几次,有时候是记者挑起来的,有时候是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挑起来的,也有时候是影评人挑起来的。中国的电影人也会表达谴责和不满,甚至也会用提前退场的方式表达不满,但每次都是收效甚微,除了在国内能赢得国民的掌声之外,对于国际舆论的影响实际上微乎其微。究其原因,就在于我们没有盟友。

    电影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名利场,大家所追求的也绝非什么纯粹的电影艺术,而是很像《潜伏》里面的那句经典台词“嘴里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没有好处的事情是没人回去做的。你们中国人愿意退场就退场好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对于我们还是好事情呢!

    但是这次有点儿不一样了。作为国际知名导演的特纳站出来表示支持中国电影人,甚至表示会和中国人共进退!这样的国际电影人的影响远远不是苏钺这样初出茅庐的中国电影人能够比拟的,可以想象的是,一旦特纳和苏钺他们明天真的退场了,对于这次事件的舆论探讨将会影响整个世界!而且特纳和苏钺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方的,反对种族歧视是一个绝对正义的行为!到时候受到谴责的就不仅仅是电影节主办方了,甚至会影响一大批前来参展的其他电影人。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不站在正义的一方呢?能收获大家的赞赏,赢得好评;而且电影人和电影节主办方的对立完全把电影人放在了弱势的一方,谁不愿意当战胜歌利亚的大卫呢?

    实际上这种趋势已经出现了。苏钺虽然没有参加今天的官方展映,但是一直在关注着网络上面关于《龙猫》的影评。电影节官网上面《龙猫》的评分居高不下,在所有参展的动画长片中一骑绝尘,评价中好评如潮。而在其他的国际网站上面,没有得到官方影票的观众也有许多从其他渠道观看了这部影片,有些是在中国旅游或者生活过的人,去年《龙猫》上映的时候他们是世界上的第一批观众,还有一些则通过网络科普找到了天极的官方网站,付费下载或者在线观看了这部影片,然后将对这部片子的评价发布到了网上,许多人毫不犹豫攻击之前的那篇影评中完全脱离电影本身,而是攻击所谓的配音和字幕的制作方式的影评。在这样的舆论影响下,苏钺对于不久就会得到的结果抱着相对比较乐观的态度。

    眼看着指针和分针就要成为绝对的直角了,苏钺反而愈加放松。果然,当还剩两分钟不到九点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房间里面的所有人一起将目光对准了那台作响的电话,苏钺伸手接了起来。

    “你好,我是本次电影节主办方的筹委会秘书。”电话那头一个好听的女声用英文说道。

    苏钺的嘴角勾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