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战场 > 406 艺术与妥协
    从会议室出来,黛丝有些难过地揉了揉自己的鼻梁。

    “老师……”她的身后,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担忧地轻声唤道。

    “我没事,亲爱的。”黛丝扭头轻声对女孩儿安慰道,“我没事。你今天旁听了整场会议,有什么收获?”

    “有些失望。”女孩坦诚道,“我原本以为,在这样的国际顶尖的艺术盛典上面,组委会的会议应该是探讨各部参展影片的艺术价值和表现手法,但是……”

    “但是会议中没有任何人提起过任何关于电影艺术的话题。”黛丝接口道,“这也是为什么我每年都会带着自己看重的学生参加类似的会议的原因。你要明白,伊莎,电影艺术将亘古永存,但是支撑电影艺术的,将会是各种各样的需求和利益。对于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而言,电影仅仅是一个放松的方式,而不是一个严肃的课题。电影艺术存在的根基,永远是所谓的观影需求。如果把电影艺术弄成诘屈聱牙、大多数人都看不明白的高高在上的所谓‘艺术’,电影这种艺术本身,离着消亡也就不远了。”

    “但是这不就应该是电影艺术节存在的意义所在吗?”名叫丽莎的女孩问道,“票房的归票房,利益的归利益,艺术的,应该归我们电影展才是!”

    “话是这么说。”黛丝笑了笑,“但是现实终归是现实。我带着学生来参会,意义并不是要向你们说明,现实有多么残酷、梦想有多么遥远,只是想要告诉你们,你们将来必将遇见同样的事情,艺术终归是要向利益妥协的。但是作为我的学生,你要记住这一点:妥协是正常的,但是毫无立场的妥协是错误的!作为电影人而言,坚持艺术的纯洁性应该是美好的追求,但是不要因为这个艺术追求毁掉追求梦想的道路!”

    “我不太明白。”丽莎眨了眨眼睛,还是道。

    “很简单的道理。”黛丝轻声道,“在你追求艺术的理想之路上,你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些事情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让你向利益妥协。你能做的无所谓三种选择,第一种,直接妥协——这是我最反对的做法;第二种,暂时妥协,毕竟时间还长不是吗?但是你也看到了,哪怕到了现在,我也没办法说服电影节组委会的大多数人;而第三种,是在我看来最理想的做法,那就是将你的追求和所谓的利益统一起来。这很难,但是却是最好的选择。”

    “哦。”丽莎点了点头,“所以,在你看来,那部来自中国的电影就是这种最理想的艺术表现吗?”

    “这是两回事,丽莎。”黛丝道,“实际上,我并没有看过这部电影,根本不清楚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什么故事采用的是什么表现手法。但是这和我反对罗伯特的观点并不抵触。就像我刚才所说的,电影艺术是最高的追求,但是这个过程中需要某些妥协。不过,借着所谓的评论和绑架,去表达自己带有歧视和偏见的想法,并不在这个妥协的行列之内。他们这样的做法并不仅仅是在摧毁电影艺术本身,还是在摧毁我们的电影艺术展!在我看来,任何的艺术都应该是美的,是带有赞美的,哪怕是批判性质的作品,本身也应该是心怀光明的。歌颂战犯、刽子手,宣扬种族歧视这一类的作品和评价,才是真正给电影艺术抹黑。”

    “哦。”丽莎点了点头,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掏出自己的手机对黛丝道:“刚才会议的时候,我看到了两篇新闻,我想你应该有兴趣。是关于会议上提到的那部中国电影的。”

    “哦?”黛丝转过头来,“那个中国导演,他又搞出什么手段宣传自己的电影了吗?”

    “不。”黛丝摇了摇头,“我想,这个手段应该是会议现场的那些绅士们弄出来的才对!”

    黛丝接过手机眯着眼睛看了看,摇了摇头,道:“还是你给我读一下吧,亲爱的,我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楚上面的单词了。”

    “第一篇新闻是关于在影院中大范围的空座的。”丽莎道,“今天的《龙猫》展映中,组委会给这部动画电影安排了一个两百人的大型放映厅,但是上座率仅仅只有不到一半左右。现场的记者拍下了照片,说这部片子只能靠炒作和见不得光的宣传手段吸引观众,真正感兴趣的人很少。”

    “这确实是我们的绅士们做出来的事情。”黛丝嘲讽道,“通过控制赠票数量人为造成上座率不高的事实,果然是好手段。还有一篇?”

    “是的。”丽莎点了点手机屏幕,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觉得这个新闻就像是那位中国导演搞出来的了。网站的记者拍摄了影院外面带着孩子举着牌子高价求购《龙猫》电影票的人群。新闻里面说,这部电影的影票一票难求,甚至有人愿意用电影宫主会场的影票交换《龙猫》的影票。”

    “哈哈……”黛丝大声笑了起来,“这应该就是那位中国导演搞出来的新闻了。这样的对比太有意思了,一方面是影院里面的大面积的空位,另一方面则是电影院外面聚集的大量的收购影票的人群。只要是不傻,谁都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想来我们的绅士们应该很头疼了!”

    “但是这样一来,这位中国导演和我们电影节的关系不是弄得更僵了么?”丽莎问道,“难道他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做法将会被视作挑衅?”

    “有什么关系呢?”黛丝叹了口气,“知道吗?昨天晚上,组委会的先生们给这位导演打电话沟通影评事件的处理结果,这位导演说,他并不觉得参加或者不参加电影节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中国十几亿的人口足以供应一部优秀影片的客观的票房。你也听到了,组委会已经达成了共识,这次的电影节将不会有任何的中国人得奖,哪怕他不挑衅,又有什么好处?这就是他的底气,他的国家和人民给了他不妥协的自信和资本,得罪电影节组委会又能如何呢?”

    师徒两个在中午的阳光下慢慢行走着,黛丝忽然对丽莎道:“亲爱的,你以我的名义去搞两张这部电影的电影票,我忽然对这部电影产生兴趣了。”

    “老师你想要看的话,不需要影票的吧?”丽莎奇怪道,“所有参展影片的拷贝组委会都有的。”

    “只是以普通观众的身份。”黛丝神秘地笑了笑,“不是以评审委员会成员的身份。电影不是就应该这么看才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