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战场 > 409 出乎意料
    要说苏钺不想得奖,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苏钺也明白,自从他“伙同”特纳等一帮电影人,共同“反抗”电影节组委会的不当言论并在电话中和评审委员会主席爆发冲突的那一刻开始,也就意味着这届电影节的领奖台向苏钺关闭了入口。他不觉得短短几天的时间里面可以改变组委会那帮顽固的人,也不觉得那些人真的会放低身段顺从民意,将某一个奖项颁给《龙猫》——哪怕这部电影在所有参展的动画长片中一骑绝尘,收获了大量的好评和很高的评分。

    所谓的“艺术”,其实就是某些人掌握了权柄之后的审美观念,不管他们的审美观念多么与众不同多么光怪陆离,话语权掌握在他们的手上,艺术的事儿就肯定由他们说了算。

    晚上七点,会场的灯光熄灭。伴随着一阵钢琴声,舞台上的射灯缓缓亮起,照亮了站在舞台中央的两位主持人。

    因为对于获奖不抱希望,苏钺也没仔细听各项奖项详细的提名名单。可以肯定的是,他听到了《龙猫》的名字,而且还不止一次,但是想要打败那些竞争对手,几乎没有可能,除非评审委员会的人同时鬼迷心窍——苏钺自己都很明白一个道理,这帮人之所以顽固,除了欧洲人一贯的傲慢与偏见之外,他们最为坚持的事情,就是维护他们所谓的“尊严”。

    意大利国际艺术节电影艺术展的最高奖项叫做“金珊瑚奖”,奖杯的造型是一个由电影胶片曲折蜿蜒构成的金色鹿角珊瑚的形状。除了最高奖项金珊瑚奖之外,电影展的主竞赛单元还设立最佳导演、最佳男女演员、最佳编剧奖、最佳新人演员奖以及最佳短片奖和评审委员会大奖。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单独的竞赛单元,主要关注的是不同的电影主题,比如有一个叫“天主教关怀奖”的竞赛单元,主要就是针对那些带有宗教性质的具有人文关怀精神又具有一定艺术价值的电影作品。

    另外还有“金耳朵奖”——其实是颁发给在电影音乐方面极具特色且能恰当表达电影本身思想和艺术的作品、“金眼睛奖”——这是针对电影拍摄手法和剪辑的奖项、“金色基石奖”——主要颁发给某位导演的处女作品、“金雏菊奖”——主要颁发给儿童电影等等。在这个世界的2006年,电影展新增了一个奖项,叫做“观众选择奖”,这个奖项并不常设,通常只有一部影片在展映期间获得的观众的认可比较多,但是在其他的竞赛单元又没有任何奖项获得的情况下,才会设立这个奖项。

    苏钺的《龙猫》参加的是主竞赛单元以及“金耳朵奖”和“金雏菊奖”两个分竞赛单元。虽然心中明知道得奖无望,但是当第一个奖杯被颁发的时候,苏钺的精神还是不由自主集中了起来。

    第一个颁发的就是那个“金色基石奖”。获奖的导演来自西班牙,还是一位电影学院的学生。影片到底讲了什么故事苏钺不清楚,但是从现场大屏幕上面播放的剪辑片段,似乎是一个关于航海家的故事。

    第二个公布的奖项是“天主教关怀奖”。获奖的影片来自印度。虽然奖项的名称叫做“天主教关怀奖”,但是参展的影片不一定非得是表现天主教的世界观和人文价值,基本上所有的合法的宗教信仰都能参加这个单元。今年获奖的这部影片就是描述的和印度教有关的故事,苏钺看了看大屏幕,似乎更像是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纪录片,而不是故事片。

    随着一个个奖项被颁发下去,苏钺的精神也越来越集中。而在他的旁边,陈宝都却有些昏昏欲睡的意思。

    “金耳朵奖”已经颁发给了一部美国电影。这是一部美国西部片,采用的音乐也是带有明显的复古特色,而且在配乐中还加入了印第安人音乐的某些元素,听起来确实不错。当然了,这也意味着苏钺在一个竞赛单元中折戟了。

    “接下来将要颁发的是‘金雏菊奖’。”舞台上,一个姿态优雅的女性站在了麦克风前面。听主持人的介绍,这位名叫黛丝的颁奖嘉宾是意大利电影协会的副会长、意大利电影学院教授、意大利国际艺术节委员会成员、电影艺术展组委会成员、评审委员会成员、评审委员会轮值主席等等一连串长长的称呼。

    “今年的意大利国际艺术节电影艺术展的金雏菊奖获奖作品为——”舞台上的女士慢慢拆开了手中的信封,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冲着观众席笑了笑,才凑到麦克风前继续道,“《龙猫》!来自中国!”

    “啥玩意儿?!”原本还昏昏欲睡的陈宝都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将目光转向了还坐着的苏钺,眼睛眨巴眨巴,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观众席上的掌声已经响了起来,而伴随着掌声响起来的,还有《龙猫》里面那首已经可以称得上耳熟能详的背景音乐,舞台上面的大屏幕上,也开始播放《龙猫》的剪辑。

    苏钺也很意外。自从在电话里面和那位自称评审委员会主席的家伙闹翻了之后,对于获奖他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没想到现场居然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他站起身来,先和依然错愕的陈宝都轻轻拥抱了一下,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不要失态。又与同样站起来的徐家兴和白玉拥抱了一下,在他们的前面一排,特纳也站了起来转过身,向苏钺伸出了双手。

    “那帮老顽固,还不是完全无可救药!”特纳在和苏钺拥抱的时候,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不过是展示一下自己的宽广胸怀罢了。”苏钺笑了笑,“这样会让他们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这不是苏钺偏激。实际上自从之前的风波开始的时候苏钺就明白,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没有任何的不同,让你获奖或者不让你获奖,都是最大限度考虑利益而非艺术本身。不让你获奖能维护官方组委会所谓的“尊严”;让你获奖能体现组委会“公正客观”的态度。就看人家怎么考虑。

    不过苏钺相信这绝对不是组委会本身的第一选择,而是苏钺经过“斗争”之后赢来的。

    “谢谢你,黛丝女士。”苏钺接过那个小小的花朵造型的奖杯,对面前面带笑容的黛丝道。

    “恭喜你,来自中国的先生。”黛丝和苏钺轻轻拥抱了一下,“我看过你的电影,是在电影院看的。这是一部非常优秀的电影作品!我期待将来你能带着更多的作品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