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战场 > 445 仅仅是个小节罢了
    苏钺臭着一张脸,机械式地点火、挂挡、拨动方向盘,给后面那帮一脸笑容的家伙留下一溜尾气。

    郭婧坐在副驾驶座上,轻轻嗅了嗅捧在手里的花束,侧头看了苏钺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

    刚才在咖啡厅里面,苏钺很“热情”地“搂”着刘炆和阿涛的脖子,时不时还会用力拍一拍其他人的肩膀,愣是在咖啡厅举办了一次“天极旗下艺人座谈会”,充分表现了天极老板乐观、亲民的风格,并对旗下艺人未来一年的发展道路做了非常乐观的展望,对于这些已经在国内娱乐圈名声大噪的艺人明星们寄予重望,希望他们再接再厉,再攀高峰,将他们自己光辉灿烂的事业推向新的高潮。

    在座的天极艺人们被老板的态度“感动”得热泪盈眶,特别是刘炆和阿涛这两位天极艺人的带头人,在苏钺殷切的目光中,拍着胸脯保证,在将来的事业发展中,一定将老板的嘱托放在心上,践行天极发展的基本思路,紧密围绕在老板周围,为天极传媒的崛起和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作为女艺人代表,朱淼也发表了意见,表示一定遵从老板的嘱托,一定完成老板交代的任务,充分发挥不怕苦不怕累、巾帼不让须眉的精神,不断发展、努力向前!

    已经不再年轻的艺人歌手李正,原本是等候在咖啡厅外面的。但是在老板的热情召唤下,还是进入咖啡厅内参加了座谈会。他在一群年轻新生代艺人的围绕下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表示,一定发挥自己经验的丰富,将自己的经验教训传递给更年轻的艺人们。要发挥带头作用,严格监督年轻艺人的一言一行,不做损害天极利益的事。

    作为天极大家庭的一份子,天极的编外成员,拉布拉多犬船长安静地窝在咖啡桌下,见证了整场会议的顺利进行。在它的眼中,天极的艺人精神饱满,深受鼓舞。证明就是,每次当苏钺拍着某位艺人的肩膀加油鼓劲的时候,这位艺人在船长面前的腿都会像打了鸡血一般哆嗦不已——这是多么有力量的鼓舞啊!

    作为会议的服务人员,这家咖啡厅的服务员们不仅仅是见证了一群具有强大影响力的明星艺人聚集在自己的面前,还从旁观者的角度亲身经历了这次会议的举办。在他们看来,苏钺先生这位非常有才华的天极老板对于自己旗下的艺人,要求是严格的、期盼是殷切的。他们很希望在将来能看到更多这些艺人演绎的精彩作品的出现。而在他们的见证下,这次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每一个走出咖啡厅的天极艺人都步履匆匆,如同即将要走上战场的战士一般,迫不及待地要投入到新的战争中去。哪怕经过了一整天的劳累之后,他们的脚步已经有些虚浮,但依然铿锵有力。充分证明了天极的艺人群体是一支能战斗、能胜利的有素养、有追求的凝聚力极高的队伍!

    郭婧想起刚才苏钺一脸笑容的表情下面咬紧的牙关,就忍不住想笑。当她看到那束玫瑰花的时候,心里就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几乎公司所有的艺人都跑来凑热闹了。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在苏钺的安排之内。苏钺去临州之前的那个电话已经基本上说明了一切。别人的这样的经历要么浪漫要么盛大,而自己和苏钺经历的这件事情却如同一出喜剧——更重要的事情是,苏钺还没把事情继续下去。

    郭婧知道苏钺肯定有话要对自己讲。或许这次以后,苏钺还会安排计划更周密、更不会被人打扰的活动,可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这样的事情,原本就是唯一的啊!不管以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是感动落泪还是忍俊不禁,这都是最美好的记忆啊!

    所以郭婧把自己的车交给苏钲开走了,自己却坐上了苏钺的车,就是想让今天的事情继续下去。仪式感什么的其实并不被郭婧看重,她更好奇的是苏钺原本想要怎么做,而经过了这一出突发事件之后,苏钺又将怎么做。

    “送你回去?”苏钺转头轻声问郭婧。

    “你就没点儿别的想对我说的?”郭婧笑着问道。她想让今天的事情继续下去,而不是被阿涛他们打断。实际上阿涛他们的忽然抢镜,让郭婧心里很清楚,苏钺为了今天的事情一定做过其他的努力,这其中肯定有今天这群人的参与。否则,这样的事情阿涛他们是觉度不会知道的。

    “哦。”苏钺转过头去,继续开车。过了一会儿,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知道吗?”苏钺眼睛看着前面,道,“昨天晚上我就从临州回来了,在刘炆家的酒店住的。原本是想着今天给你一个惊喜来着,还专门让刘炆教给我唱歌的技法,并且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韩轩她们的那间工作室排练。结果这帮家伙,看完我的笑话,又想看我的热闹。”

    郭婧食指顶着下巴,想了想,即对苏钺的歌感兴趣,也对苏钺所说的“笑话”感兴趣。最后还是笑着问道:“他们看了你的什么笑话啊?”

    “唱歌的笑话。”苏钺耸了耸肩膀,道,“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我唱歌也就是属于不跑调的水平。但是今天上午的时间,我算是对我的喉咙产生了新的认识。你以前之所以觉得不跑调,大概也是因为给你唱的那两首歌你从来没听过,也没看过曲谱吧?反正我自己听录音才发现,我的嗓子,是属于比‘不跑调’再低一个档次的,应该是‘勉强不算噪音’的那一种。”

    “哈哈……”郭婧开心地笑了起来,好一会儿才道,“去你那儿,你先把之前唱过的那两首歌的简谱写下来我看看,然后在唱唱今天练了好久的那一首。”

    “你不遗憾?”苏钺笑着转头问郭婧,“我今天准备的事情,被那帮人搞砸了。这原本应该是我们两个在一起两年的时间里面,非常特殊的一个小节。”

    “你都说了,只是个小节罢了。”郭婧看着苏钺的脸道。忽然用手拉了拉安全带,贴过来在苏钺的脸上吻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