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战场 > 11 给你讲个指腹为婚的故事
    “你家厨房是不是没用过?昨天晚上我看到有油盐酱醋了,今天就没买。没想到竟然是好几年前的!我又不得不跑出重新买了一遍。幸好煤气还是通的,其它电器也还能用。”

    也许是饭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的缘故,苏钺也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好了些,郭婧的话也多了起来。

    苏钺的手稍稍顿了一下,才道“那还是我爸在的时候买的。”

    郭婧一呆,过了许久才道“对不起。”

    苏钺摆了摆手,示意没什么。两个人便又沉默起来。

    两个人吃完饭,郭婧厨房收拾,苏钺左右无事,便又回了书房。坐在电脑前,听着厨房那边传来的碗盘碰撞的叮当声,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他使劲儿摇摇头,把纷杂的思绪赶出,重新开始打起字来。

    许是有能量补充的缘故,苏钺觉得今天的状态非常好,两个半时的时间就写了三集出来。他稍微计算了一下,现在已经写了二十四集,原本中后半部的剧情他并不准备写。这样一来,整个故事和原来那个世界的李幼斌版本一样,都是三十集,今天晚上再熬一个通宵,最晚到明天上午就能写完了。

    “苏钺,我该回了。”客厅传来郭婧的声音。

    “哦。”苏钺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没车对吧?我送你。”

    着,苏钺保存了下文档,站起身来。

    车上,两个人依然沉默。

    走了十多分钟,郭婧终于决定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

    “你别瞎想,今天下午我爷爷才刚完生啊死啊的事情,你要是跟他咱俩的事儿,他肯定不高兴。他这么在乎和你爷爷的感情,才会做出指腹为婚的事儿来。你要是跟他坦白,他一时半会肯定接受不了。”

    “嗯。”苏钺点了点头。过了一会他又道“今天晚上谢谢你给我做饭。”

    “不是专门给你做的!”郭婧马上强调道,“我看爷爷挺在乎这部戏的,想让你快点写完才给你做饭的。”

    “嗯。”苏钺又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话?”也许是是在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郭婧没话找话地道。

    “什么?”苏钺看着前面的路,头都没转一下。

    “混蛋!”郭婧恨恨地想,“跟我没话吗?”她恼火地咬了咬牙。

    苏钺微微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忽然觉得眼前这位气鼓鼓的姑娘其实挺可爱的。

    “嗳,给你讲个故事吧。”苏钺依然看着前面的路,张嘴道。

    “什么故事?”郭婧仍在生气,语气也是硬邦邦的。

    “给你讲个指腹为婚的故事。”苏钺反而微微笑起来。

    郭婧转过头来看向他,没话。

    “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孩,正自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话。那话人五十来岁年纪,一件青布长袍早洗得褪成了蓝灰色。只听他两片梨花木板碰了几下,左手中竹棒在一面羯鼓上敲起得得连声。唱道‘桃无主自开花,烟草茫茫带晚鸦。几处败垣围故井,向来一一是人家。’……”

    苏钺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讲述一个两代人恩怨情仇的光怪陆离的故事。郭婧刚开始听感觉有些怪异,但不知不觉就沉浸在苏钺略显低沉的音调中。

    “……郭啸天叹道‘高人侠士总是这样来飘忽,咱们今日虽有幸会见,想多讨教一点,却是无缘。’杨铁心笑道‘大哥,道长今日杀得好痛快,也给咱们出了一口闷气。’拿着短剑,拔出鞘来摩挲剑刃,忽道‘大哥,我有个傻主意,你瞧成不成?’郭啸天道‘怎么?’杨铁心道‘要是咱们的孩子都是男儿,那么让他们结为兄弟,倘若都是女儿,就结为姊妹……’郭啸天抢着道‘若是一男一女,那就结为夫妻。’两人双手一握,哈哈大笑。……”

    郭婧已经听出来,这是一个类似于话本的故事。听背景里面“金兵”、“靖康”这样的法,该是南宋年间的故事。难得的是,苏钺讲故事所用的语言半文半白,但听起来并不费力,还带些悠远的韵味,竟真有几分话本的味道。听到杨铁心和郭啸天两人的约定,郭婧终于明白了苏钺所谓的“指腹为婚的故事”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起自己和苏钺的事情,再想想故事里面郭啸天那个还没出生的孩子竟然也叫“郭靖”,竟不知怎地羞红了脸。

    “……颜烈问了途人,径当地最大的‘秀水客栈’投店。漱洗罢,颜烈与包惜弱一起吃了些点心,两人相对坐在房中。包惜弱想要他另要一间客房,却又不知如何启齿才好,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事重重。过了一会,颜烈道‘娘子请自宽便,人出买了物品就回。’包惜弱点了点头,道‘相公可别太多花费了。’颜烈微笑道‘就可惜娘子在服丧,不能戴用珠宝,要多花钱也花不了。’”

    故事的第一章讲完,两人正好到了郭家的宅院门口,苏钺便住了嘴,转过头看向郭婧。郭婧这才发现竟然已经到了自己家门口,而上山时一路的路卡检查竟然都没让自己回过神来,便不由得有几分羞怯。不过心中记挂着故事里郭啸天和杨铁心的夫人孩子,竟盼望着苏钺能多一些才好。不过已经到了门前了,也不好拉着苏钺讲下。她微微定了定神,开门下了车。

    “我就不进打扰郭爷爷了。”苏钺道。便发动车子下山了。

    郭婧看着苏钺的车慢慢启动,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她紧走几步追上,拍了拍驾驶室的窗户。苏钺赶紧刹了车,把车窗玻璃按了下来。

    “这个故事叫什么?”原本是想问另一个问题的,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样一个问题。

    “哦,如果你愿意继续听的话,就叫《射雕英雄传》好了。”

    回到家的苏钺重新坐在了电脑前。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始终进不了状态。一段文字删删改改,半个时也没能写多少。

    “就不该讲什么故事!”他想着,“跳戏了吧?”

    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到客厅打了个转。看到茶几上郭婧洗的水果还放在那里,便顺手抓过一个苹果啃起来。

    一个苹果没吃完,就听见手机铃响。他回到书房,抓起手机看了一眼,是郭婧打来的。

    “那个,我想问问,那两个孩子最后结成夫妻了吗?”纠结了半天的郭婧终于决定把这个问题问出来。

    苏钺有些郁闷地听到郭婧问了这么一个不着调的问题,根本没想到,电话另一边的郭婧已经羞红了脸。

    “哦,那是两个男孩儿。”苏钺有些无所谓地道。听着那边忽然急促起来的呼吸,不知怎的,心中竟有些恶作剧成功的快感。

    “两个男孩儿!”郭婧马上就抓狂了。

    虽然被人挂掉了电话,但苏钺的心情忽然就变得很好。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学三年级的时候,把前座女生的麻花辫悄悄绑在椅背上,等着老师提问她的时候,就是这种心情。

    “女生不是应该喜欢琼瑶的吗?为什么会对武侠这么感兴趣?”他有些无厘头地想。

    带着这种愉悦的心情,他重新坐回到了电脑前。

    又是一个通宵。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苏钺已经写到了最后一集。他摸了摸有些饥饿的肚子,想了想,决定还是把最后这一集写出来,否则忽然遇到昨天郭老爷子召见这样的事情,多少就耽搁了。他又到客厅啃了个水果,稍微安慰了一下肚子,就开始给这部戏收尾。

    毕竟是熬了一个通宵,精神有些不济,最后这一集写完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他伸了个懒腰,跑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稍微振作了一下精神。

    肚子又开始造反了。厨房里面昨天郭婧买来的东西倒是还剩了不少,但问题是,他不会做啊。想了想,还是抓起了车钥匙,准备出吃点儿东西。

    刚出门,就看到郭婧的车停在自家门口。昨天那个保安躲在绿化带里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看,大概是怕这位姐又来闹事。

    苏钺冲那边挥了挥手,那位负责任的保安哥就讪讪地从绿化带里站了起来。郭婧看到苏钺的行为,心里有些奇怪,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正好看到保安有些尴尬地跑回了值班室。她想起前天自己干的事,不禁也有些尴尬。

    “你要出?”郭婧问道。

    “哦,出吃个早饭。”苏钺回答道。

    “怎么起这么晚?”郭婧有些鄙夷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