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战场 > 22 强势的编剧
    不过方绪磊也知道他的这位朋友,尽管执导了不少作品,但实际上大多是出于所谓的“政治任务”的原因。而他真正想要拍摄的,却不是八一厂出产最多的主旋律影视剧。

    “哦,张导喜欢这个故事?”苏钺笑着给两人倒上茶,倒没追究两人在外面偷听的事。

    “喜欢!”张家岗点了点头,面容严肃的,“实际上我一直在找完全不同以往的作品。刚才在外面听到苏老师讲的故事,也没敢进来打断。虽然我只听了一节,但也能听出来,这个故事背景很宏大,好像是宋辽金夏时期的背景。而且很有明清话本的味道。”

    苏钺点了点头,心中也明白,估计这位张导也是那种艺术家的脾气上来了。想了想,便开口道“这个故事还没写完。实际上我是按照的形式来写的,如果张导想要这个故事,我可以把这个故事的改编权交给张导。但是,有个前提……”

    “把《亮剑》拍好!”张家岗脱口而出,目光火热。

    苏钺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道“张导,明了吧。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话题还是《亮剑》。实话实,这部戏对我而言意义重大,并不仅仅限于‘政治任务’的需要,而是有我自己的原因。对于这部戏,不管是演员也好、导演也好,我都希望能切实理解我在作品中表达出来的思想。所以,今天的见面,并不仅仅是要和方厂长讨论选角的问题。对于你,我也是存着考较的想法。如果你能满足我的条件,能够切实体现出我在作品中表现出的想法,我的所有作品都可以交给你来拍摄,不仅仅限于《亮剑》,也不仅仅限于刚才我讲的《射雕英雄传》。”

    方绪磊在旁边傻眼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势的编剧。难道编剧不应该哭着喊着求着让八一厂看看自己的剧本、再根据导演和制片人的要求进行修改吗?这位怎么这么大的谱?不过,姓苏,难道是和苏部长有联系?

    张家岗也愣了。原本觉得自己的姿态已经够低了,没想到苏钺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的想法。他想了想,开口道“那不知道苏先生想要在《亮剑》中表达什么样的思想?”

    苏钺抿了口茶,道“不是我表达了什么样的思想,而是张导觉得我在这部戏中表达了什么样的思想。”对于张家岗对自己称呼的改变,苏钺已经察觉到了,但仍然表现出了自己的强势。

    这就是考较了。张家岗无意识地捻动着茶杯,有些犹豫。他当然对《亮剑》有想法。实际上,拍了不少主旋律电影的张家岗看到《亮剑》剧本的时候也有些欣喜若狂,毕竟这部戏和以前自己拍过的那些“高大全”的作品完全不一样。但现在,对于苏钺表现出的强势,他不知道应不应该也拿出导演应有的姿态来。和方绪磊不同的是,他考虑的不是苏钺的身份,而是编剧和导演之间的关系。若真的配合苏钺这种考较的态度,自己可就矮了一等,那如果万一将来需要改剧本……他看了看旁边的方绪磊,想要得到些提示。但方绪磊依然在低头喝茶,并没留意到他的目光。

    过了好久,张家岗才开口道“实际上,我是有些疑问的。苏先生比我想的要年轻不少,但在《亮剑》中体现出来的却是有过丰富阅历的姿态。这一点我希望苏先生能先解释一下。毕竟,我也担心将来苏先生没办法提供能符合我胃口的作品。”

    苏钺笑了笑,道“张导是怀疑我抄袭了?”

    张家岗摇了摇头,道“不是,只是担心苏先生昙花一现罢了。”

    苏钺便把目光转向了方绪磊,笑着道“方厂长觉得呢?”

    方绪磊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这个……我对艺术啊文字啊不太了解。但想必苏老师家境优渥,受过良好的教育,对于作品的把握应该值得相信。”

    这就是话里有话了。所谓的“家境优渥”其实是想“来头很大”吧?苏钺翻了个白眼,觉得和这样的家伙们勾心斗角挺没意思的。就张嘴道“明了吧,我有从军经历,家里的长辈是红军出身,《亮剑》这部戏并没有太多的艺术加工。这样,两位应该清楚了吧?”

    “清楚了!”方绪磊抢着答道。

    苏钺看了方绪磊一眼,点了点头没话。想来方绪磊应该是猜到自己的身份了。张家岗倒是还想问点儿什么,却被方绪磊抢先开口拦住了。

    “老张,你给苏老师,你对《亮剑》这部戏到底是什么想法。要是有不对的地方,也好让苏老师指正一下。”

    张家岗有些疑惑的看了方绪磊一眼,只好开口道“《亮剑》这部戏,白了很简单。主人公战场抗命也好、张嘴骂人也好,所有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一切为了胜利、胜利高于一切。我想这就是苏先生想要表达的意思。”

    苏钺点点头。张家岗这样尽管有些简单,但毕竟还是贴合《亮剑》这部戏的。于是苏钺便开始与张家岗详细讨论了戏里面的一些细节,并围绕着张家岗的理解把自己的想法一并了出来。

    张家岗越听越是心惊。他刚才在门外听了一段《射雕英雄传》,就觉得这位叫苏钺的编剧是真的才华横溢,但开门看到苏钺的年纪时,心中又有些疑虑。待苏钺表现出考较的想法,并拿出一副强势的态度的时候,他倒是真的认为这个年轻人不知道走谁的关系弄到了两个不错的故事,并不是真正的原作者,毕竟这种表现恰恰是出身不凡的纨绔们最喜欢的嘴脸。所以才会和苏钺针锋相对。他也知道苏钺应该是有背景的,但这两个作品是谁的都没关系,苏钺敢拿出来,肯定是做好了善后。而现在和苏钺一讨论,才知道自己完全想错了,以苏钺的表现来看,他就是这部戏的原作者!这让张家岗终于放下了成见,对苏钺的称呼也改回了“苏老师”。

    两个人讨论了很久,苏钺才问起选角的事情。

    “我们已经选定了几个角色,包括李云龙、赵刚、楚云飞在内。不过除了几个角色是我们京城人之外,还有几个角色是外地话剧团或者部队文工团的人。试镜通知已经发下了,详细资料我们也带过来了,苏老师先看看。”着,方绪磊递过厚厚的一沓材料。

    苏钺接过来翻了翻,觉得还算满意,而经过和张家岗的交流,觉得这位导演也能符合自己的要求。便道“看这些演员的资料,我觉得还行。但终究还是要现场看一看。方厂长是准备到外地找人还是让演员到京城来?到时候我们一起见见他们。”

    方绪磊道“试镜通知是通知他们到京城八一厂来的,时间定在明天。如果苏老师有时间的话,那明天我让人接您。”

    “不用了。”苏钺摇了摇头,道,“我自己过就行了。”方绪磊便给了苏钺一个地址,苏钺就和郭婧离开了。

    包厢里,方绪磊和张家岗相对无言。过了好久,方绪磊才问道“老张,你觉得这位怎么样?”

    张家岗想了想,才道“原本我以为是哪位太子寻摸了个剧本拿来玩的。不过现在嘛……看起来这位倒真是有点儿底子。对了,老方,看起来你应该是知道这位的身份了。”

    方绪磊喝了口茶,才道“《亮剑》这部戏,是文化部部长交给我们八一厂的。你再想想刚才那位的,姓苏、家里长辈是红军出身、这部戏有写实背景,难道你想不出来?”

    “你是?”张家岗有些目瞪口呆。

    方绪磊给自己倒上茶,道“苏老将军几个月前过世了,后辈们纪念一下无可厚非。另外,你有没有留意刚才哪位女子?”

    “姓郭?”张家岗自然明白了过来,和苏家关系非比寻常又姓郭的女子,想来该是从那个郭家出来的了。

    “《亮剑》这部戏是真的非比寻常啊!”张家岗感叹道。现在倒是明白苏钺为什么对导演、演员这么关注了。

    “嗯。”方绪磊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道“你是真的想拍苏钺讲的那个故事?”

    “想!”张家岗坚定地道,“你不知道,我想拍一部全新题材的作品有多久了。刚才在门外面听了那个苏钺讲的那一节,忽然觉得这种题材和风格就是我一直盼望的东西。”

    “事实上,我对这一类的东西很感兴趣。”张家岗喝了一口茶,道,“我在我家里找到过一部手稿,不知道是谁留下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的时候刚学过几个字,就对着那部手稿翻来覆的看,有不认识的字就找我父亲。后来父亲烦了,就教给我查字典。可以我的启蒙就是那部手稿。我也问过父亲,父亲也不知道来历,只知道是祖父的遗物。你知道那部手稿是写什么的吗?”

    方绪磊摇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