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战场 > 338 《归园田居》重启
    如今的“水军统领”褚世凯已经俨然成为了天极公关部的二把手,公关部的部长石潭主要搞主流宣传,褚世凯就操作一些“不太上台面”的小动作,苏钺严令不允许借用绯闻、夸大来吸引眼球,但毕竟实际情况如此,水军和暗地里的软宣传是少不了的,褚世凯这个家伙天赋异禀,对这种事情有着特殊的敏感度和操作能力。对于这个偶然之间发出来的帖子,他应该知道如何处理。

    《疯狂的石头》毕竟刚刚提交成片审核,按照规定,在审核结束前是不能进行公开宣传的,但是这样的擦边球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因为这本身就不可避免,保持话题度么。况且这也不单单是为了宣传电影作品,通过天极内部工作人员的口流传出去的天极艺人的日常,远比那些娱乐小报的八卦新闻要好掌握的多也可信得多,这样的带有一定调侃和“自黑”性质的东西,对于天极艺人本身的宣传也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和手段。

    十一月中下旬这段时间对于苏钺而言是一段相对比较空闲的时间。天极如今正在同时开展的工作确实不少,但真正需要苏钺上手的却并不很多。但是十一月过去之后苏钺肯定忙得飞起,不管是意大利国际艺术节的参展还是天极的家族演唱会,乃至《舌尖上的中国》的第二季的制作以及《疯狂的石头》的发行和宣传,这些事情肯定都需要苏钺一一过问。正因为如此,苏钺在《疯狂的石头》后期制作即将结束的时候就和吴越卫视进行了商讨。《归园田居》第一季的后半阶段的录制原本应该到12月的中旬才正式开始,依然是三个周末的时间录制六组嘉宾,最终剪辑出六集节目,然后在一月底二月初的时间在吴越卫视开始播放。但因为苏钺自己的工作安排的原因,经过协商,吴越卫视同意了在十一月的第三个周末正式重启《归园田居》第一季第二阶段的录制,这样整个第二阶段将在十二月的四号就能全部结束。而经过王维和骆泉的努力,也将原本说好12月份才来参加节目的几位嘉宾的通告时间调整到了第一次录制。至于后续的两个周的四组嘉宾,苏钺已经打定主意要让自己的人搭便车了。而吴越卫视本身也认可这种做法,毕竟天极的艺人最近确实火得很,而且因为苏钺的关系,出场费也不高。

    正式录制前一天,苏钺和吴越卫视的摄制组重新来到京郊的农家小院打扫和整理了一番。要说吴越卫视选定的这个地方确实不错,夏天录制的时候草木葱茏溪流潺潺,冬天虽然色彩上比不上盛夏时节丰富,但北方冬天的辽阔苍茫却也有另外的一番滋味。不过毕竟是山里,感觉要比城里冷一些,但出了城之后猛然之间就会让人觉得有松了一口气一般的感觉——虽然近几年一直在治理大气环境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城里还是要差一些,整天呆在钢铁森林中还感觉不出来,但有了对比就不一样了。

    第一次录制是周五,毕竟离开已经接近半年的时间了,三个常驻嘉宾自己也要重新适应一下。虽然时间提前,但三个人的兴奋度一点儿也没受到影响。之前的录制过程中三个嘉宾已经达成了很友好的关系,彼此之间也非常了解,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方辰作为年轻人,自然而然成为了“苦力”,被两个前辈支使来支使去,然后两个无良中年人就在方辰的背后对着摄像机偷笑。

    居住在山里和居住在城市里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和生活方式,哪怕这里离着这个国家的首都城市很近,但依然保持着很大程度上的农村的习惯,比如取暖。山里面的村子人口不多,自然也没有集中供暖的可能和必要,这个村子里面是北方比较常见的火炕。实际上在夏天录制的时候骆泉就已经非常眼热这个火炕了,但炎热的夏天除非是疯了才会把火炕点起来。但冬天升起火炕那就是非常美好的享受了,三个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在屋子外面的土灶锅里添了半桶水,也不准备拿热水做什么,就是为了要把火炕升起来。灶坑里点起火,屋里面的炕很快就热了起来,三个明星一点儿形象也不顾了,就歪七扭八躺在炕上面,也不说话,就是一个劲儿叹气。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传统的火炕是这样舒服。”尽管是北方人,但火炕也并非在北方完全普及的事务,王维对于这玩意儿其实有些陌生,也并不觉得有多好,但真正躺在上面的时候才发现,一切的语言都很难形容这种温暖的感觉。

    “唉,小时候家里有一个,我爷爷奶奶一年到头没事儿就盘腿坐在上面。小时候我就在家里的炕上爬着长大。”骆泉接口道,“我现在甚至都能回忆起当年我家炕上铺的炕席的气味。”

    “这可比空调暖气什么的舒服多了!”方辰幽幽道,“我发现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其实还真的没见过多少好东西。”

    “你也就现在这么说。”骆泉道,“不说别的,就说手机电脑无线网,要是现在把这些东西全给你没收了,你能得忧郁症你信不信?!”

    “信!”方辰毫不迟疑地道。如今手机电脑无线网络对于年轻人而言,就和吃饭穿衣一样是生存必需品,要是真没了这些东西,忧郁症可能不会得,但狂躁症却不好说了。

    三个人摊在炕上好久,终于还是方辰忍不住了“骆老师、王老师,我饿了。”

    “我早就饿了!”王维翻身坐了起来,“就是想看看谁先忍不住,结果最先忍不住的是不会做饭的!算了算了,还是我去吧!”一边说着,王维一边下炕找鞋子穿上,出了屋。

    炕上骆泉依然一言不发,方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骆老师,您不饿吗?”

    “你呼叫的用户已经饿晕过去了,请做好饭再拨!”骆泉闭着眼睛悠悠地道。

    方辰目瞪口呆。

    “小方!”王维在院子里面喊道,“出来一下!”

    “来了!”方辰答应道,恋恋不舍地下炕出了门,后面“饿晕过去”的骆泉也一副“虚弱不堪”地样子跟着出去了。

    王维正站在院子的一角,向着两个人招手“我刚才问了,导演组说了,冬天虽然没办法像夏天那样把蔬菜种在地里让我们随便采摘,但也给我们准备了基本的蔬菜,就储存在地窖里面,我刚才看了看,我和老骆估计是下不去了,小方你下去看看,导演组都给我们准备了什么东西。”

    “好!”方辰干脆利落顺着梯子下了地窖,没一会儿就露出个头来对两个人道“有萝卜、白菜、土豆、洋葱、大蒜。全部都是蔬菜,没有肉。”

    “想象也不能给我们准备肉。”骆泉道,“东西多不多?够不够我们吃的?”

    “肯定够了。”方辰点头道。

    “你这样,小方。”王维道,“你还是下去,去拍几张照片拿上来给我们看看,我和骆老师看看还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刚才导演组说了,这次拍摄给我们准备了三百块钱的启动基金,咱们下午吃完饭去镇上,看看缺什么买一点儿回来。”

    方辰闻言赶忙又下去了。上面的两个无良中年人对视一眼,伸手就把地窖里面的梯子给抽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