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朱阁 > (免费)第一百二十七章:想了又想
    陆成萱亲昵的拍了拍纪长乐的脑袋,小丫头的性格什么都好,就是有些贪嘴,好像从前家里的七丫头,她的七堂妹。

    人和和善善的,长得也亲近,就是喜欢吃一些甜点零食,平日里人家的香囊钱袋都是装些实用的银子和香料,可七丫头倒好,装的都是果脯和糖块。

    每每见到喜欢的人之后,都会小心翼翼的拉着她的手,偷偷的递了块糖到那人的手中。

    在她的思想里,她是最喜欢吃的,也便觉得吃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忍痛割爱的将自己喜欢的果脯给了出去,也便是给了对方全世界。

    一提起早膳,纪长乐的肚子便咕咕的叫了起来,纪长乐有些腼腆的捂着肚子,吐了吐舌头。

    “还是你最懂我,那我们快点去吧!”

    纪长乐欢喜的拉着陆成萱出门。

    微风轻轻拂过,墙角枝头偶有几偏花瓣吹落,落在身前,陆成萱抬起头顺着花瓣飘落的方向望了过去。

    桃树辍成粉红与雪白相间的花潮,含苞正放的花朵挤满了整个枝头,在晨光中开的格外耀眼,密密层层,宛如一片朝霞,纷繁了整个春天。

    墙角门外,那抹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

    陆成灏身穿侍卫服,样貌俊逸,眉眼的春情佻达不再,表情正经又凝重,甚至还带着些许威严和气势,仿佛在他的视线之内,只有巡回而再无其他。

    许是阳光太盛,桃花开的红艳似火,陆成萱竟忍不住驻足停留。

    其他落选御女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宫外的那些侍卫的身上,赤裸裸的花痴眼神。

    做不成嫔妃,退而求其次嫁个侍卫似乎也是蛮不错的结果,毕竟在这深宫之中,除了皇上之外,可以有所期盼的,便只剩下了这些风华正茂的年轻侍卫。

    不知道是不是这些落选御女的目光太过赤裸直接,又或者是她们抿唇低笑的声音传到了宫外,那些一本正经巡逻的侍卫也不由得躁红了脸,眼神同样看着宫女所内站着的这些妙龄女子。

    目光所触及之后很快的又低头继续巡视,仿佛只是惊鸿一瞥。

    人群中,陆成灏倏地抬起头,一眼望见了纪长乐拉着的陆成萱,只见陆成灏顿住了脚步,就那样身姿挺拔的伫立在原地,直直的向着陆成萱的方向看着,彼时陆成萱也正好瞧见了陆成灏。

    俊逸的脸上缓缓露出笑意,唇角扬起一抹大大的弧度,陆成灏看着陆成萱所在的方向笑得开心。

    “啊……快看,陆侍卫是不是在看着我们的方向笑了!”

    “是啊是啊!的确是看着我们的!”

    “哇!陆侍卫好帅啊,尤其的笑起来,怎么可以那么帅!”

    落选御女见到陆成灏的笑容之后不由得惊叫出声,原本按捺着的倾慕似乎受到了鼓舞一般,越发的大胆了起来。

    “陆侍卫!陆侍卫!”

    陆成灏的目光炽热,陆成萱只觉得心跳的莫名厉害,窘迫的低着头,脸颊不自觉的浮起了几抹红晕。

    “成萱,你怎么啦?”

    “哦豁,刚还在笑别人,还不是自己一个人偷偷的看了,你喜欢哪个呀?”纪长乐顺着陆成萱的目光望去,正好瞧见了有些局促的陆成灏,“成萱你的眼光真好,陆侍卫好像也在看你呢。”

    “哎不对劲啊……”

    纪长乐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般,“陆侍卫姓陆,你也是姓陆的……你们是不是认识啊?”

    陆成萱脸上的绯红不见,纪长乐的一句无心之话却是戳中了陆成萱的心。

    她们不只是认识,还是名义上的亲兄妹。

    她们的中间更隔着家族覆灭的血海深仇。

    加速的心跳又恢复了正常,陆成萱的表情也重新变得淡漠起来,看的宫墙外面的陆成灏摸不到头脑,漆黑的眸子中目光疑惑。

    纪长乐也感受到了陆成萱的心情变化,吓了一跳,慌忙的解释道,“怎么了成萱,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对不起,要是有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还请你原谅,我不是有心的!”

    陆成萱唇角带着一抹苦笑,“没关系,你没说错什么。”

    “的确是认识的,他是我家嫡兄。”

    话落,陆成萱便不再看纪长乐和宫墙外面的陆成灏,径自的向着膳房走去。

    纪长乐错愕的张大嘴巴,目光不断的在陆成萱和陆成灏之间徘徊,“妈耶,原来是兄妹!”

    刚才那一瞬间的错觉,纪长乐还以为这是一对相互仰慕的恋人呢!看来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有待提高!这是……

    什么眼神啊!

    “成萱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纪长乐不做多想,快步的追上了陆成萱的脚步。

    可是宫墙外面的陆成灏却不明所以,不知道陆成萱的转变所为何。

    但他的心中还是高兴的,高兴陆成萱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中,没有真的去中选皇上嫔妃,哪怕现在陆成萱还不能彻底接受自己,陆成灏的心中也是满足的。

    “陆大人,咱们走吧,早就过了巡回的时辰了!”

    陆成灏身边的侍卫上前,笑呵呵的提醒着,另外一个却同样八卦的凑上前来,“你懂什么!”

    “那里面肯定是有我们大人中意的姑娘,好不容巴巴的等到了,还不让大人多看几眼,以慰相思之苦!”

    “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从那群阳光的少年中传来,陆成灏故作威严的看着身边打趣的侍卫,“你们又知道了?是不是想要熬夜值班?”

    “不……不敢!”

    几人逃一般的离开,陆成灏也不再做停留。

    宫外侍卫离开,其他的落选御女觉得索然无味,便也一同到了膳房用膳。

    宫女和御女的差别在膳食上就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一顿早膳吃的落了不少埋怨,然而在见到卢艳华之后却是全部老实的嘘了声。

    “尚……尚宫大人!”

    谁也没想到卢艳华会在大家还在用早膳的时候就到了膳房来,按理说,不应该是先安排了才人们觐见皇上之后才会有时间的吗?

    还有昨晚……

    可惜合欢殿消息闭塞,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闹了一夜。

    陆成萱跟在众人的身后一起向着卢艳华行礼。

    卢艳华目光威严,“不必拘束,你们正常用膳即可,六尚局会稍晚一些给你们做安排。”

    那卢艳华是来做什么的?

    “是。”

    御女们相互对视,换了个眼神之后便又战战兢兢的用着饭,不敢去询问卢艳华,只能眼角的余光时刻关注着卢艳华的动向。

    只见卢艳华直直的走到了陆成萱的面前。

    陆成萱缓缓抬起头,平静的眼神下内心却已经起了波澜,总觉得卢艳华的脸上写了来者不善的四个大字。

    “尚宫大人可是有何吩咐?”

    卢艳华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了自己的身上,纵然陆成萱有着再良好的心里素养,也是断然无法在一群人的注视下,怡然自得的吃着自己的,只能放下碗筷,起身向着卢艳华回礼。

    “跟我来。”

    卢艳华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便转身去了隔壁宫殿,陆成萱眉心拧成一团,纪长乐的脸上的表情却满是担忧。

    “成萱……”

    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成萱犯了什么错,所以卢艳华特意敢在殿选之前来找陆成萱算账?

    纪长乐快要哭了的拉着陆成萱的手,陆成萱却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道,“没事,先别急,我去看看再说。”

    她没有犯什么错,何况即便是犯错了,卢艳华只需派遣人过来直接将她带走就可以了,万不用她自己还亲自屈尊来到了宫女所,亲自找陆成萱。

    只是……哪怕不是犯错被罚,事出反常也必定有妖,不会是什么好事。

    陆成萱心中忐忑的跟在了卢艳华的身后。

    进了偏殿,卢艳华的目光始终都凝着在陆成萱的身上打量,陆成萱只觉得微微不适,但却动作恭敬,举止端庄。

    卢艳华不说来意,陆成萱也不问,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

    良久,还是卢艳华率先开口打破了安静,说话间目光幽幽的直视着陆成萱,不放过她脸上每一处表情变化,“昨夜合欢殿中出了事,尚才人莫名失踪,六尚宫搜寻一夜未果,生死未卜。”

    陆成萱拧眉。

    卢艳华继续说道,“通过六尚宫考核之后便是成了才人,殿选的名额已经报给了皇上和皇后娘娘,足五十八人。”

    陆成萱依旧不接话。

    卢艳华冷哼一声,“你到是沉得住气。”

    “所以……”陆成萱迟疑的看着卢艳华,“尚宫大人同成萱说这些,是何意思?”

    “所以。”

    卢艳华声音一顿,收回在陆成萱身上打量的眼神,“这是你的机会。”

    “你本是在考核之中三门丙等落选,可谁知道竟然会除了尚才人的事情,名单已经报上,在这关键的时刻绝对不可能少人,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在其他落选的御女中再选出一个合适的人选,做替补。”

    “您的意思是,我?”陆成萱眉心紧蹙,“为什么?”

    “她的表现并不突出,就算是选一个替补,可身份比自己好的贵女大有人在,凭什么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陆成萱不想要,更不稀罕要!

    卢艳华却是下巴微扬,并没有要和陆成萱解释的意思,声音淡漠的回答,“为什么是你,这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您只需要知道,您现在的身份是才人,而并非是要去六尚宫的宫女,稍后臣婢会派遣人将您的宫装送过来,时间有些仓促,殿选近在眼前,就先委屈陆才人您先在宫女所稍作打扮,随后便跟着臣婢一起去殿选,对于宫女所一夜的居住,是我们六尚局的不妥,还请您原谅。”

    卢艳华微微颔首,不卑不亢,更是不给陆成萱反驳的机会,交代完自己该说的话之后便转身离开,而她离开的房门之外却有着数位的宫女女史把手。

    纪长乐站在外面正欣喜的伸头探望。

    陆成萱还未踏出房门,女史便已经将其拦在了屋内,“陆女史,时间紧急,还请您先行梳妆。”

    这是……连行动自由都要给限制了。

    陆成萱望着门外的纪长乐,“毕竟同吃同住一场,日后怕再相见的机会很难,我有些话想要和我的姐妹说。”

    看守的女史不为所动。

    陆成萱却态度坚决,平淡的语气中更是隐隐透漏着威严,“只是说几句话不会耽搁太多时间,你我僵持在这里才是真的浪费,我真的是待选的才人,还是被你看管的犯人?”

    见陆成萱微怒,看守的女史面色尴尬,慌忙解释,“陆才人您误会了,臣婢并没有别的意思,您只管说,只是希望您能快一些时候,否则怕是世间上匆促。”

    女史让开了路,陆成萱向着纪长乐走去。

    纪长乐小脸红扑扑的,欣喜的看着陆成萱,“成萱,成萱,真是要恭喜你了!”

    “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真的运气好这么一说,昨日我还在为你惋惜,今日你便得了机会,尚才人怕是真的福薄,不过你本来就是有实力的,兜兜转转这机会又重新回到了你的身边也是你的命。”

    “你可要好好珍惜啊,一定要选出一个好成绩!”

    纪长乐欣喜不已,好像是自己中选一般高兴。

    陆成萱却是脸上的苍白久久不曾退下。

    合欢殿的尚才人失踪……缺了个名额,却要她去替补上?宫墙外面的陆成灏身影晃动该是还未走远……想起陆成灏本是笑得那般阳光,却生生的变成哀伤,陆成萱便觉得心好像被针扎了一般难受。

    “成萱,成萱……”

    “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本是好事情,陆成萱该高兴才是,可是不知道陆成萱心中想的是什么,自打听了卢尚宫的话之后便一直都在愣神。

    “难不成你是高兴的糊涂了吗!”

    纪长乐轻轻的推了一下陆成萱,笑盈盈的看着她,“还不快去准备一下,待会儿尚宫大人就来接您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纪长乐将手中接过来的宫装送到了陆成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