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游之金乌大圣 > 第六十二章 师弟
    通天河水府,正殿。

    莫尘坐在主位之上,居高临下俯视着底下的群妖,那头天仙级别的蟒蛇精正跪在地上,看着莫尘。

    “放了吗?”莫尘问道。

    “放了,小的将那灵感大王扔到了水府,还警告了他手下的小妖一番,想来那灵感大王就是再次醒来,也不敢侵扰咱们了。”那蟒蛇精说道。

    “黑尾,做的不错,这是赏你的。”莫尘点了点头,摸出了一枚蕴灵丹来,挥手扔了过去。

    这蟒蛇精的来历莫尘之前也打听清楚了,原先乃是西牛贺洲的一方妖王,只是被仇家打上山门,无力抵抗,才逃到了通天河,听闻通天河水府乃是焚天大圣的底盘,这才来投靠,因着天生尾巴带有点点黑斑,这才得名黑尾。

    被仇家打上门寻求庇护的妖王,四大部洲不知道凡几,莫尘也不在意,毕竟占山为王,总会得罪些过路的仙魔神佛,聚啸一方的妖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就如莫尘这肉身的便宜父母,就是被人看上了地盘的浓郁灵气,被顺手灭掉的。

    这黑尾对他颇为崇敬,自身修为也不低,做事懂得动心思,他出手提携一下也是理所应当的。

    他只吩咐了将人送回去,黑尾却震慑了那金鱼手下的一众妖魔,想来等那金鱼醒来,便是自己有心思再打上门来,他手下也会阻拦着些,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莫尘倒是不畏惧杀了金鱼怪,也不是害怕观音菩萨,他只是怕麻烦,自己贸然改动西游劫难,谁知道会发生一些什么连锁反应,到那时自己可就没法掌控剧情了。

    蕴灵丹上面金光环绕,撒发出浓郁的灵气,飘到了黑尾的跟前,黑尾心头大喜过望,在一众妖王统领火辣辣的艳羡眼神之中,伸手便收起了灵丹,跪拜叩首道:“谢过驸马爷赏赐。”

    “起来吧,尽心为水府做事,这等赏赐后面还会有,你们也是。”莫尘不以为意的道,这蕴灵丹虽然对于修行大有裨益,但对他来说现在已经用不上了,他自然是不吝啬拿出一点来提升手下实力,要知道敖倩那里他可是足足给了一百颗呢。

    不过他随手的赏赐,却是让底下群妖大喜过望,这么一枚丹药,里面的灵气之充足,完全可以帮助那些地仙的妖魔在修行路上大大迈上一步,便是天仙,服了也是可以增进不少修为,因此一众妖魔都心情激动的跪下来高声喝道:“愿为驸马效死!”

    说实话,要不是莫尘,太上老君炼制来给自己门人弟子提升修为的丹药,这些妖魔可不是单纯的一句效死能拿得到的,随便一粒扔到地仙界,不知道多少人要争抢的打生打死,掀起多大的风浪呢。

    “好了,尔等暂且退下吧。”莫尘挥挥手道,这么多年独来独往,他还真不适应手下统率这么多人来。

    一众妖魔轰然应诺,随后依次撤了出去,莫尘看着空荡荡的大殿,百无聊赖的斜倚在椅子上,喃喃的道:“还让我不要走,转头你就闭关了,这算什么事啊。”

    原来那万圣公主虽然借助紫金葫芦收服了那灵感大王,但觉得自己的修为还是太弱,便嚷嚷着要闭关修炼,莫尘没法子,便给了她一些蕴灵丹,这万圣公主一修炼,莫尘可就无所事事了。

    他现在只需要静静等着太阳真火提纯法力便可,闭关对他的助益不大,所以只能打理打理水府的日常事务,打发下时间。

    一晃便是三四日过去了,这一日,他看完手下妖兵训练之后,颇为无聊的躺在了主位上思考着人生,突然手下的统领急急忙忙的进来禀报道:“驸马,有两名自称是您师弟的妖王,前来求见。”

    我师弟?

    莫尘眉头一皱,自己哪来的师弟啊,老君门下的亲传就自己和大师兄两根独苗,这莫不是上门招摇撞骗的?不过也不大可能,招摇撞骗的怎么敢指明要见他?

    不过也有可能是师父收的记名弟子,他们叫自己师兄也是理所应当的,不过太上老君貌似没收过什么妖王做记名弟子啊?

    莫尘心头疑惑,出言问道:“那门口的妖王,长得什么模样,是什么妖怪?”

    报信的道:“那两只妖王看不出来什么跟脚,只是浑身妖气冲天,修为高深,一位头上长着只金角,一只头上长着只银角,向来是哪种异兽所化吧。”

    原来是金角银角二人!对了,唐僧师徒到了五庄观,想来过不了多久就要遇上他们了。

    莫尘恍然大悟起来,同时心中又泛起了疑问,这金角银角不好好待在平顶山莲花洞,到他这里做什么?不管了,先见了再说。

    抱着这般心思,他快步朝着水府门口而去。

    水府门口,金角银角这两个原先扎着小辫子的童子,全都使了法术,化成了两名凶恶的妖王模样,浑身上下满是妖气,让人一看便畏惧不已。

    这两个童子虽然只是兜率宫扇火炼丹的,修为却是不俗,都到了天仙后期的境界,离领悟道域也只差一步。

    那金角化作的妖王道:“师弟,你说莫师兄会不会答应咱们?”

    “应该会吧,毕竟是老爷让咱们下来的,师兄帮咱们一把也是应该的。”银角却是有些底气不足的道。

    金角虽然得了自己师弟肯定的答复,却心中还是没什么底气,只是盯着那水府的门,没再说话。

    过了片刻,那水府大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身穿紫衣的俊朗公子来,不是莫尘还是谁。

    莫尘一瞧这二位乖巧的童子化作这般凶恶的模样,乐不可支,眉眼带笑道:“两位贤弟有礼了,怎么这般模样打扮?”

    “师兄莫要取笑我等,这是老爷的吩咐。”银角见这位师兄未语三分笑,顿感三分亲切,大胆出言道。

    “原来是师父的吩咐,两位师弟,快快随为兄进来吧。”莫尘道。

    三人走进水府,一会便到了大殿,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那银角就道:“师兄是自家人,我就不转弯抹角了,此次过来,是想借师兄的紫金葫芦一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