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再谈创法(求订阅)
    “铿锵!!”一道自天外而来,斩却命运的剑光从混沌魔神之上划过。

    杀机寒遍三千界,诛尽万物暗恨生,剑光之下灭绝一切生机!

    但可惜这是完整的道仙剑阵才有的威能,可不是这极度微小般的劣品。

    “广成子!”混沌魔神气急之下,缓缓叫出了广成子的名字。

    被这劣品的道仙剑阵斩过,虽不致死,但最起码要恢复万万年之久。

    如今他已经全身虚幻,萎靡不振,不过他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广成子,似乎要将其牢牢记住“你会后悔的!”

    “是吗?”听到这满是寒意的话语,广成子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越来越虚幻的混沌魔神,一字一句道,“你没有机会了,本来我就想将你寂灭,但现在我改注意了。我要将你封印起来,做我广成子永世的阵灵。”

    话音浩荡,广成子手中剑诀一掐。

    直接调动了体内最后一丝微薄的开天元力,开始灌入手中的道仙剑阵之中,改变他的形态。

    看到广成子的动作,混沌魔神的表情被凝固在脸上,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带着撕裂般的杀意的看着广成子,想要将他在此寂灭。

    但可惜他伤得太重了,只得眼睁睁的看着。

    半晌之后,广成子才将手中的虚幻神剑散开,又重新化为了道仙剑阵。

    接着他也是毫不犹豫,直接就朝着一旁的混沌魔神头顶上一拍。

    当即就将道仙剑阵打入魔神的元神内。

    “啊……”阵阵惨叫自魔神的口中传出,只见他汗如浆下,混沌魔神的元神之上居然硬生生的被广成子打上了一道道禁制。

    少顷,一道道满是荒古韵味的蝇头小字开始从他元神,快速的在他四肢百骸,奇经百窍之间穿梭。

    化为一根根坚不可摧的神链将他整个人都彻底的镇封了起来,意识开始沉睡。

    广成子屈指一点将其打入阵内空间深处,镇压道仙阵图。

    “广成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这冥冥之中传来的话语,他没有丝毫的异样,自从这混沌魔神出现在他道仙阵图之际,就早已注定了,他们之间关系犹如太极一进一退,双方绝对不可能友好。

    处理好这一切后,一滴滴汗水从广成子的额头上滴下。

    “呼!!!终于解决了。”

    倾吐了一口浊气,看着已经在快速自主恢复的阵内空间,广成子身影消失在原地之上,回归了道体。

    感受自己元神传来无与伦比的疲倦以及疼痛,他也不禁的瘫坐在云中竹屋之内。

    双腿露在外面,双手撑在地面,双眸中的精光也已经消失,疲惫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侥幸!要不是道仙神阵恐怕,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我之道伤虽然不致命,可造成的影响确实空前绝后,即便是修炼法则,也要根据元力才能发挥其中效力。如果元力消耗完,只怕会发生不可预测之事,甚至于被人灭杀!”

    广成子心有余悸“看来要尽快想办法增加战力了,否则到时候仙魔路开启,恐怕是祸非福啊!”

    想到这里,一股浓重的紧迫直接涌上心头。

    想到这里,广成子当即就强硬将自己做出五心朝天的姿势,开始艰难地调动自己体内少的可怜的元力,运转《开天策》,口服数种以往炼制成的丹药,开始一点一滴恢复自身状态。

    毕竟在没有混沌珠的加速空间,时间对他的影响还是举足轻重的。

    待到数日之后,这才将元神之上的一些伤势,在此治愈。

    当下他也并没有放松下来,心中却在暗暗思忖“如今又该如何才能提高自身战力?”

    “当下,元力被禁,道仙阵图蜕变,导致剑道,神通,灵宝,都被禁用。”

    “法则也差不多到达了当前的极限。”

    “那自身还有何等手段????”

    “”

    一道道思绪开始在广成子心中飘荡着,流转不休。

    “道体!!!只有我的无上开天宝体受影响最轻。”没过多久广成子就睁开了双眸,有些淡然的说道,“看来未来还需要往宝体的方向摸索。”

    道伤之下,虽然对他的无上开天宝体有着些许影响,但并无太大遏制。

    并且,他之道体也在长年累月之下,达到了第八转九转玄功,一身脊梁也已经达到了三十二节。

    单论道体内的潜质恐怕比之那鼎盛时期的祖巫,也不遑多让。

    但因为长久以来广成子主要将自身精力放在注重元力、元神之上。

    一身道体上的开发也只不过是浅尝辄止罢了!。

    毕竟他的主要道途还是主要依靠道行修为的存在。

    而如今看来他要不得不将自己的无上开天宝体作为当前的第一要务了。

    “可又该如何从宝体上下手??????”广成子轻抚了一下下巴,引得他思索连连。

    无上开天宝体,实乃天道之体,是广成子根据开天烙印中盘古大神所留道韵所练。

    其一是用作当他的“养尸之地。”

    其二就是最后练成一个“小盘古”。

    起点实在是太高了,一般的方法根本无法发挥出开天宝体的皮毛之威。

    “对了!”突然一道金光从他脑海划过,直击本心,广成子猛然睁开眸子,精光遍布,“我何不用那混沌魔神之法来调动自身的宝体!!”

    如果常人得知了广成子这中极其疯狂的想法,一定会认为他疯了,简直不自量力。

    混沌魔神是为何物?至高者,大道之子,禁忌也,资质高绝,掌握天地法则犹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只要顺利度过初生期,证道永生的把握最起码有九成。

    这就是混沌魔神比先天魔神这种云泥一般的区别,望尘莫及。

    现在广成子这半步混沌魔神既然想通过观一斑而窥全豹,涉足禁忌。

    如果一个不留神极有可能直接化道,消散于天地之间,到时候恐怕有灵魂金丹都不一定保命。

    可当下,广成子却越发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小盘古”也是盘古,虽然比之盘古大神远远不如。

    但现在要施展这并未圆满的混沌魔神手段,还是很有可行性的。

    就算是其中风险与收获同样巨大,但现在一身道伤的他只能试上一试了。

    “历来无上圣者,无一不是走出自己的路,另辟蹊径,创造自己的法。”

    “我广成子一生,因无力而入轮回,如今逆反洪荒,崛起于此,短短万万年,以一方蝼蚁之资,俯瞰天下,纵观古今,我广成子何曾弱与他人,我的路,我的道,也当独领风骚,不弱于人。”

    大道无形,无影,看不到,摸不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可捉摸。

    如今一道另辟蹊径的道路已经被开辟,如果错失此次机缘,很有可能就此止步不前。

    现在既然有一线机会证明此法可行,至于后面的风险,那已经是以后的事情,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车到山前自有路,就算没有路,自己也要开辟出新的一条路。

    现在他必须要尽可能的提升战力,过度他目前最具低谷的时期。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话音浩荡,蕴含无穷的坚定,旋即广成子就将一部金书玉册取出。

    其上共有八页,道道玄奥大道之气在其上不绝流转,奥妙异常。

    此物正是那造字时,太初神文所化的衍天书,绝世至宝是也。

    当年《开天策》的创立,此天书有着不可弥补的功劳。

    可因为证道功法已出,所以长期以来,也就未有动用此等至宝了。

    如今时间紧缺,可谓又有了用武之地了。

    “大衍天书,冥冥大道,万千至理,尽收于心。”

    广成子一页翻出,直接就动用了第八次使用次数。

    他要通过衍天书的奥秘,以混沌魔神为根,推演出独属于他的道体之法。

    当下,广成子袖袍一挥,将那被镇封的混沌魔神擒入手中,当下他全部的心神就携着魔神一同没入衍天书之中。

    衍天书是为无上智慧宝库,他领悟的九则之一,就是凭借它的一身奥妙。

    其中最主要的作用并不是直接进行推演,而是为推演者提供一方无穷无尽的知识道韵,并且为修行者的推演之物查漏补缺,铺垫无穷的根基以及无限的潜力。

    真正的推演核心自始至终都是广成子的灵魂金丹。

    衍天书世界内,金光恢弘,大放光明,仙霞倾世星流雨,衍天无穷智慧明。

    当即,广成子直接就化为了一方虚幻的天地烘炉,底部三足,承天立地,灿灿生辉,非常完美。

    灵魂金丹一阵转动,大道之火为之燃烧,给人一股自然的韵味。

    旋即广成子也不加犹豫,直接将混沌魔神投入烘炉之内,灵魂金丹疯狂的运转,大道之火,灼灼不息。

    金色的神炉被璀璨的神火笼罩,不断吸收无穷灵韵、智慧,圣洁的光辉向着周围四溢而去,显现一片朦胧。

    一年十年百年千年万年。

    晨昏滚滚水东流,今古悠悠日西坠,时间悄然之间令得沧海化为桑田,岁月蹉跎。

    整整三万年在此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