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 > 第1763章 警察与小偷(5)

第1763章 警察与小偷(5)

 热门推荐:
    有时候,你永远也想不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你又会有什么发现,哪怕是像叶新绿这样的人,已入神皇境,亦是如此。

    【就要这样爱】“我说,主播那脸色怎么变成了狗屎色儿?”

    【白马银鞍】“明明是青绿色。好想知道主播利用手机和电脑在网上黑了一通之后有什么重大发现,为啥以她的心境和定力竟然会变成这种脸色?”

    不过,叶新绿并没告诉大家她的新发现。她只是在笔记本上以极快的速度噼哩叭啦地一番操作,然后她的手机就传来叮的一声短信提示音。银行来短信了,她的卡里打入大笔的钱。

    【沉沉的夜】“我猜,主播又在洗黑帮的钱吧,哈!”

    【厉】“看主播那一脸的兴奋劲,应该是有不错的进账,没想到那青绿色的脸色这么快就成了过往。”

    叶新绿觉得以方白和他的那帮小弟对自己的伤害值,自己索要这些赔偿一点也不过分。

    然后,方白就负债累累了,欠下了几亿的外债。远在异国的方白瞪视着自己手机短信里写的十位数,无限碉堡中。

    等到他终于心惊胆颤地回过神来,想起在这条短信发过来之前,他刚刚收到一条微信,因为短信来后他就先看了短信,微信还没看。

    此时他便点进了微信。

    看到微信内容,他的一张脸登时黑得一榻糊涂,低声咬牙切齿地暗咒“这个死女人,竟然这么搞我!你给我等着!”

    因为耗费了楚宁天的不少小弟,他被楚宁天惩罚三年内只能满世界晃悠,不能归国。其实这也算是为他的安全考虑了,他现在被全国通缉。

    不过,在他得自己被搞欠下了数亿的外债之外不久,他就发现,他现在是被全世界通缉,而且通缉他的不仅仅是刑警,在黑道上也有好几个大帮派都在悬赏要他的……某重要器官!

    【别叫我小黑】“噗!彻底笑喷!”

    【楚河汉界】“不用问也知道这是主播的手笔,了得啊!”

    【野火在静静地烧】“亏她想得出来,她到底是怎么想到要悬赏方白的重要器官的?还能这么悬赏吗?”

    【三千梦萦】“在黑道上,给钱什么不行?再说,主播也没必要不舍得钱吧,那都是方白的钱,不花白不花。我要是主播,就要让方白亲眼看着,可劲地花。”

    【白马银鞍】“感觉楼上比主播仁慈得多了。”

    【凉啊凉】“e……原谅我要先笑一会儿!”

    【林子大了】“主播这招还真挺有创意的,一是让方白知道她在大肆挥霍从他账上搞来的钱;二是让方白为免被阉只能到处逃;三是不管这个悬赏能不能被完成,方白都成了黑白两道的笑柄。”

    【点点点】“主播你为啥不悬赏他的人头?”

    【主播叶新绿】“这种老掉牙的悬赏,有什么意思?!”

    【狒狒】“主播就是故意恶心那个方白呢!”

    叶新绿接到了吴局的电话,让她去警局一趟。叶新绿欣然前往,然后在吴局的办公室里关起门来密谈。

    吴局开门见山,道“国际刑警联系了我们,说是从国内黑道流出一条很……咳……很特别的悬赏。”

    叶新绿悠然且神色淡淡地问“是么?什么样的悬赏被看成是很特别的悬赏?”

    吴局“你真不知道吗?”

    叶新绿“你可以说得再清楚点儿吗?”

    吴局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道“那个用三百万悬赏方白那啥的悬赏……”

    “哦……”叶新绿声音拉得老长,笑了起来,道“吴局,你找我来就是想与我探讨有关方白那啥的悬赏?”

    吴局有点无奈地道“你今天的态度怪怪的,你已经修整了快一个月了,心态还没调整过来?”顿了顿,又道“还有,你以前都是叫我吴哥的。”他说着就拿起一只杯子起身去饮水机前给叶新绿接水。

    叶新绿看着他,声音依旧淡淡地道“我只是突然觉得,‘哥’这个称呼可能不太适合你我之间。”

    吴局接水的手抖了一下,水差点浇到他手上。他转头看向叶新绿,就见女人深邃的眸透着智者特有的光华,好似她已经洞察到了这世间的一切玄机。

    他走过来将水杯递给叶新绿。

    叶新绿伸手接过,将杯子放在桌上,并没有喝。

    吴局“怎么不喝?”

    叶新绿“不渴。”

    吴局“那就等会儿渴了再喝。”

    叶新绿“您找我来,就没什么更重要的事要谈吗?”

    吴局“我找你来,是因为你是我局里的高级警察,你不能这么公开地利用黑道手段去收拾方白。还有,黑道上的悬赏并不是谁都能发的,你是怎么发的?”这种事一般只有黑道上的大咖才能做到,不然一个黑道小喽罗就算有钱,悬赏了也没人理会啊!

    叶新绿“恕我难以奉告。”

    吴局“你不觉得这样会影响你以后在警界的前途吗?”

    叶新绿想了想,道“我的前途在这整个世界,而不仅仅是在警界。”

    吴局“好吧,你的世界很大,但我只是想劝你一句,不要玩儿得太大,免得难以收场。”

    叶新绿笑吟吟地道“吴局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如果我这次玩得太大,吴局可不可以替我收场呢?”

    吴局看着她,道“你今天说话怎么总是阴阳怪气的?”

    叶新绿想了想,凑近他,低声问“吴局,我问你,我被方白困在地下室的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吴局怔了一下,道“在你给警察定位的时候。”

    叶新绿挑了下眉,道“你觉得你这样的回答我会信吗?”

    吴局“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叶新绿“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会问你这样的问题吗?”

    吴局“不想问。”

    叶新绿又挑了下眉,道“奇怪啊!”

    吴局“哪里奇怪?”

    叶新绿“你怎么会这么淡定呢?”

    吴局笑了笑,没有回答。

    叶新绿忽地问“关于方白,我不要他的命,就要他变成太监。你说,我这样退让来报被困和注射毒品之仇,算不算很给面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