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燃钢之魂 > 第十八章 理想与战争 上 (5000)
    磅礴的光辉就像是水银,带着浓郁到化不开的厚重气息朝着无尽远方扩散,在世界之外的虚空,只要有任何生命抬头,就必然能看见那突然爆发,贯穿了星河的火光。

    只是一刹那,深渊就被越过了,死寂的深渊被照亮,就如同白昼,短时间内胜过大魔潮的澎湃能量爆炸就像是逆流的潮水,从下往上,朝着正常的世界星河喷薄,将所有已经死去的世界覆盖。

    所有之前知晓乔修亚已经出关,将目光投向那个方向的强者,都看见了那一道煌煌银辉,他们看见,巨大的银色世界带着漫长无比的光带,从创世大漩涡脱离,然后朝着失落星河之外,通向多元星河的寂静虚空飞驰而去!

    乔修亚,已经成就了近圣者!

    仅仅是一眼,便能知晓,对于这个结果,他们丝毫不意外——早就在进入创世大漩涡闭关前,乔修亚便已经抵达了那近似的境界,而在十几年后,在这对于绝大部分生命而言并不漫长的时光后,那个男人再次突破,成为了这距离贤者境界只有一步之遥的至强者。

    “但是……我完全看不出来他选择了什么道路……”

    仰视着那在黑暗虚空中飞驰而过的银光,就像是在一块漆黑幕布上划过的银色长痕,留守于迈克罗夫世界的诺查丹玛斯转动自己的头部,他的目光凝视在乔修亚身上,喃喃自语道“不是超大单体世界,这世界虽然庞大,但还远没有到昔日死之邪神原型的地步。但仍有借鉴,我能窥视到,这世界内部的构造非常繁复神,非常精巧。”

    “我也能看出来,不是神力——但也没有完全地舍弃神力。”

    漂浮在一旁,3号扇动着自己的羽翼,她眉头紧皱,目光严肃,眉间有天空之神的神纹蔓延“而且也不是情感之力,乔修亚对我展示过情感之力的根本符文,同样的,他也没有将这条路断绝。”

    “他还没有选择最终的道路!”

    万界祭祀场,正在和万界祭祀场统御意志交流,准备传送到比罗斯星河前线的传奇强者,灵魂行者亚尔娜弥洛面色突变,在那一瞬,这位前光耀纪元的传奇仿佛感应到了那熟悉的,圣贤的气息——但是很快,乔修亚与圣贤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截然相反,充满着压迫感,侵略感的庞然威压便清晰而至,令所有人的呼吸为之一窒。

    但即便如此,却并不影响,亚尔娜弥洛这位曾经亲眼面见过圣贤,见过另外一位贤者在近圣者时期气息的传奇,对乔修亚下达自己的判断。

    “和圣贤不一样,他的气息还未确定,还在变幻——那条漫漫长路还未选定方向——但就算这样,他就已经成了近圣者?!”

    所有注视乔修亚的强者,都不约而同的得出了这同一个结论,而这结论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在他们的预想中,抵达传奇极限的强者,需要选择一条自己的贤者之路,只有在踏上这条路的时候,才能成为近圣者!

    所谓的近圣者,便是贤者的原型,所有近圣者,理论上,都有着成为贤者的潜力!

    但是,乔修亚还没没有完全选择,就已经成为了近圣者?

    这已经不是理论了——毫无疑问,那位钢之神,的的确确有着成为贤者的资质!

    “但是,那条道路……”

    银色的辉光已经消失在寂静虚空中,彻底离开失落星河,只留下长长的光痕,自然导师遗憾的低下头,不在追逐那光芒,她只是疑惑的低语道“那条道路究竟是什么?”

    乔修亚已经离开,但是他留下的光芒仍在失落星河中扩散,随着银色的浪潮扫过,无数世界沐浴在其光之下,焕发出了别样的光芒——诸天列星不安的闪动着,仿佛蠢蠢欲动。

    虚空中,一个世界意志从自己的世界中跃出,那是卡尔利斯的钢之蟒,银色的大蛇盘旋在虚空中,它虽然同样无法最终到乔修亚的身影,但是却能感知到对方那同为世界的气息。卡尔利斯注视着黑暗虚空中那条夺目的光痕,它接受了对方散播而出的光芒,钢之蟒忍不住战栗——因为喜悦而战栗,卡尔利斯能感受到,自己原本才刚刚稳固下来,勉强不至于破碎的魂之轮回坚固了,就如同磐石。

    因为沐浴这光,它彻底摆脱了昔日世界荒芜,文明断绝带来的伤,彻底恢复,成为了一个完好且强大的世界意志。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钢之蟒的心却并没有完全的陷入喜悦,或许是因为本能,又或许是某种隐隐的恐惧,它的心智中泛起名为‘冥冥’的不安,卡尔利斯在虚空中收缩着自己的鳞片,瞳孔微缩。

    “这感觉,简直就像是燃魂之王复苏世界……”

    它喃喃自语道,语气带着浓厚的疑惑,钢之蟒环视自己的周围,那无数曾经死寂,曾经休眠,等待着复苏与重生的世界,它看见,万万千千的世界,就因为沐浴那光芒而苏生,重绽生机——这本来应该是令人振奋的好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卡尔利斯的心中,就是隐约带着一丝恐惧。

    “但是……就算是燃魂之王,也是需要燃烧灵魂,燃烧混沌,才能复苏世界的啊!”

    即便是已经看不见乔修亚,卡尔利斯仍然没有移开目光,它凝视着战士离去的方向,语调忍不住提高,就如同低吼“那,他烧的究竟是什么?!”

    无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所有人对此都一无所知——乔修亚从未对任何人隐瞒过自己掌握过的任何消息,他是如此慷慨,所以也从未有人特别去在意过战士的任何举动。

    毕竟,他自己会说,不是吗?没有人会担心乔修亚,因为他是如此强大,帮助过那么多人走出过困境……倘若有什么困难,要做出什么艰难的选择,他肯定也会说吧。

    所以,当战士少有的闭口不言之时,绝大部分人才恍然察觉,他们其实对那个男人想要选择的道路一无所知。

    银色的辉光,终于覆盖了整个星河。

    失落的星河,开始复苏。

    那是曾经经历过一次终结,被摧毁的星河,无数文明因为那场灾劫而毁灭,无数世界因为那场灾劫而破碎,在近圣者邪神的侵袭之下,诸天万界战栗着,留下了数千数万年后近乎空荡荡的世界星河,即便是另外一位近圣者,后来的贤者驱逐了所有黑暗,那些逝去的文明,破碎的世界却也不能回来了。

    但现在,又是因为一位近圣者,无数世界,开始复苏。

    而寂静虚空中,在无人能观察到的领域内,能看见,那巨大的银色世界上,璀璨的银辉开始分化,除却原本的颜色之外,还有猩红与纯黑的色泽从世界的内部泛起,占据了大半领域。

    银色的钢之力。猩红色的神性。以及,黑色的,混沌的力量。

    混沌的力量,就是未来的力量,无穷可能性,无穷平行世界乃至于无限未来的力量,以火焰将其燃烧,便能改变现在——而这,便是名为‘秩序的现在’与名为‘混沌的未来’的斗争——这也是燃魂之王之所以能燃烧灵魂与混沌,将现有的世界复苏改变的缘由。

    而如今,银色的,红色的,黑色的光芒缠绕在一起,它们在巨大的世界表层互相转换,互相侵蚀,互相燃烧,在这三相转换的过程中,在这微妙的平衡内,有仿佛是‘无限’的种子,正在悄然发芽,而近乎无尽的复苏光辉,至此衍生。

    正如同极限升华聚合体体内小小的初始之火火花那一样,这‘无限’的种子,正是他们日后借以成就贤者的根基。

    窥破死之永恒的真谛,混沌的本质,乔修亚自然不会放过这已经被掌握的力量,他向来不介意自己战斗力量是不是来自幕后黑手,是不是来自于敌人——只要能用,好用,用起来没有后患,那便使用。

    甚至,有些时候,明知道有后患,该使用仍然要使用,就像是人类明明知道未来艰辛苦难,命运多舛,但该走下去,仍然要走下去,该做选择,仍然要做选择。

    没有借助万界祭祀场,也没有借助星门的便捷,乔修亚凭借自己的力量,急速穿过寂静的虚空,银色的辉光散播着,就如同太阳散播着光辉,散播着负熵。

    能够看见,在寂静虚空那死寂,仿佛永恒的黑暗中,无数残破的世界残骸,甚至有了重聚的迹象——甚至,在某些区域,有一些残留的钢之力被唤醒了,它们重新化作云雾,开始在黑暗中旋转重凝,化作新的世界种子。

    亘古的废墟开始苏生。

    而对于其他仍在失落星河中眺望的强者而言,他们则是看见了一条路。

    一条就像是昔日圣贤那边,带着光芒,点亮黑暗,在死寂的虚空中,带起名为‘生’之涟漪的漫漫长路。

    而这条路正在蔓延着,在他们的眼中,朝着无尽的远方,多元星河的方向,那塑造着长路的巨大世界,正朝着遥远的彼端,名为‘战场’的区域,飞驰而去。

    星坠862年,6月11日,迈克罗夫标准时间晚17点46分,多元星河,比罗斯星河,先驱者要塞群,前线。

    自数个月前,隔绝邪神出现在战场前线后,便有其他陆陆续续的邪神出现,这些吞世者没有任何集合,没有任何规划,就是这样零零散散,不成体系的一个又一个从虚空中冒出,驶向严阵以待的要塞群。

    而集合在一起的众多传奇,神明,乃至于一个种族文明的庇护者,传奇极限的强者,就自然联手,将这一位位仿佛漫不经心路过一般的邪神斩杀。

    数个月的时间,在比罗斯星河处陨落的邪神,就远胜昔日数十年数百年,黑暗星云消散产生的黯光至今为止还在星河的边界处闪耀,就像是波涛一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但是,邪神的大军却从未在意过这些小小的挫折,消灭了一百个一千个邪神,就还有一万个十万个,随着时间的推移,邪神的数量越来越多,混沌眷族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原本就像是一个接着一个送命来的邪神,如今仍然没有任何配合,但是凭借那数量,却已经难以像是之前那么容易消灭,它们每次出现,都是至少六七个同时入侵,多的时候,甚至会有超过二十只邪神从不同的角度和方向来袭,其威压甚至能令整个要塞群落的运转都为之崩溃。

    哪怕是传奇强者,都很难在这接连不断的连续高强度对邪神作战中坚持下去,如果不是有许多神祇同样存在,恐怕战线还没有那么好维持。不得不说,神祇无限的续航能力真的非常适合这种长时间的高强度对战,这或许也正是为什么神祇是一个注定没有前路的道路,但仍然遍及整个多元宇宙的原因。

    凄厉的警报声,再一次在一个又一个要塞中响起,所有仍在休息的战士和强者们,都再一次振奋精神,准备迎战——这一次入侵,一共有十八个不知名的邪神,但无论是哪个,它们都有着摧毁世界的力量,这十八个邪神来袭,还将带来足以淹没半个要塞群的混沌眷族大军。

    邪神就是一个文明,混杂一个,乃至于复数世界所有未来可能性的集合基点,它们的本质,就不是用来作战的工具,可即便如此,它们的力量也足以消灭绝大部分存在,将它们也转换成混沌。

    能看见,寂静虚空的边缘,十八个巨大的扭曲点开始出现,那是一个个形态各异的可怖存在,其中最强大的,甚至堪比传奇极限,那正在搅乱周围的时空乱流,令自身被遮掩在剧烈时空风暴中的邪神,仅仅是经过,就足以摧毁周围的要塞。

    不仅仅是时空,邪神【纷乱】产生的信息搅动,正在混淆整个战场的通讯传递,很多正在指挥,准备下达和接受指令的舰队和强者都惊愕的发现,自己这一方面的通讯完全的崩溃,根本就无法知晓自己应该前往何方,与谁配合,甚至有些人还得到了错误的讯息,一时半会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但,总有存在,不受混沌的影响。

    “这种小花样。”

    要塞之中,突然蹿起一道辉煌的元素之光,虚空之中,突然绽开一朵璀璨瑰丽的花——这曾经在阐道中挑战乔修亚的纯元素生命,正是来自多元星河偏中心处纯能量世界的极限强者,面对正在搅动整个要塞群的纷乱邪神,他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悍然越空出手“就给我停下吧!”

    就像是彩虹化作的洪流,无数花瓣的顶端汇聚色彩,无数元素互相融合湮灭,最后化作一条无形无色的光柱,轰击那正在迫近的时空风暴,伴随着剧烈的时空震,包裹着纷乱邪神的时空风暴被打散,影响通讯的纷乱扰动也停止,但是令人惊疑不定的是,那时空风暴中却并没有邪神的踪影!

    “躲开了?不,还在原地!”

    又有一位传奇极限的强者出手,那是一位来自普通血肉种文明的强者,但漫长的时间过去,他早已将自己的身体化作由魔力结晶组成的巨大晶体棱柱,就如同一座虚空中的山峰——而此时此刻,山脉动摇,无数法阵符文凝结,周围大魔潮的光辉被这魔力的究极凝聚体吸纳而去,然后凝结成了一只结晶巨爪,这巨爪中有怪异的时空扭曲,它横扫虚空,似乎正在捕捉什么。

    在这魔力结晶巨爪的横扫下,一团纷乱的时空波动从黑暗中被逼迫而出,黑暗的星尘弥漫,看来那正是纷乱邪神的正体——面对袭来的结晶巨爪,无知无觉的邪神正面迎上,双方在虚空中碰撞,顿时荡起了波及周边世界的剧烈能潮,无数邪神眷族,乃至其他较弱的邪神都被冲开,化作齑粉。

    仅仅是第一步交手,便有数不胜数的邪神眷族被化作虚无,余波扩散,直接就在虚空中清出了一个球形的真空圈。

    但,这也的确只是序幕而已——随着其他邪神依次冲入要塞群内,它们独特的信息扰动也开始作用于战场之上,而其他的强者和舰队,也展开了战斗,开始迎上那些邪神的本尊,和与它们一同而来的眷族。

    战场,混沌不堪。

    无论在哪里,都有着战斗发生,无论是哪里,都有着死亡出现,无尽的邪神眷族,就算是如同蚂蚁一样扫过,都能发现隐藏在阵法中的要塞群,面对近乎无穷无尽的敌人,再怎么坚固的要塞都要破碎,只能被敌人攻破,甚至是自己自爆。明亮的战线中,要塞自爆的光芒如同超新星一般扩散,又如同超新星一般熄灭,无法留下太多痕迹。

    每一次星光的爆发,都是几百万,几千万人的死亡,甚至是一个世界级要塞的毁灭,而每一个要塞的毁灭,都意味着数十支依托于该要塞的舰队失去支点,只能被无尽的眷族潮水淹没,而这又意味着无数人的死亡,甚至就连灵魂都将在混沌侵蚀下湮灭无踪。

    而这种死亡,甚至无法在这个战场上,留下半点微不足道的踪迹,留下半点可以被人记住的声音。

    这就是战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