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燃钢之魂 > 第三章 食天地者
    “百分之三十二吗,这幅度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

    乔修亚周身生命辐射一涨一缩,让仍处于大地之上的他仿佛一颗镶嵌在地面上的赤色太阳,不断的向周边散发光和热,通过这种简单粗暴的感应方法,战士也大致探索出了这被系统称为格兰蒂亚世界的钢之力的一部分本质。

    倘若说迈克罗夫大陆中,创世之初溢散的游离能量是四散于天地之间,以元素的形态存在的话,那么在格兰蒂亚世界里面的创世能量则更加沉重,它们在上古之前便凝结为诸多结晶,然后被埋藏在泥土大地深处,乔修亚的力量扫视周边,就发现了不少埋藏在林木下方的细小结晶碎片,它们大多都是来源于那些数百年前死去的强者们。

    固然,这些结晶中的能量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散发到大气之中,让格兰蒂亚变成和迈克罗夫类似的环境,但本质上,它们仍然是那些更加‘沉重’的力量,智慧生命对于这些结晶的利用,会进一步加快散发这一步骤,令大气中也充满着元素之力,这也是为什么格兰蒂亚世界如今看上去和迈克罗夫世界类似的原因,这正是因为许多超凡存在活着的时候吸纳晶石之力修炼,死后浑身力量消散于天地的原因。

    探明大致情况之后,乔修亚便开始尝试性的吸纳大气之中这些与众不同的游离能量,他的肺腑运转,将这些特殊的元素粒子纳入体内,化入血肉筋骨之中,补完自身。

    此时的战士,刚刚从迈克罗夫大陆前来,他体内的力量仍然完全是时空彼端的体系,和格兰蒂亚世界的环境格格不入,所以才会被压制,只能解放32%的力量,可现在,就是这么一呼一吸之间,战士便能清晰的看见,系统进度条已经开始松动,在一阵数字闪动后,上升为33%。

    ——果然如此。

    见状,乔修亚不禁露出一个微笑,一切和他想的差不多。虽然如今他并没有完全解析这片天地全新的力量,可仅仅是常识性的吸纳同化,就能略微解放自身的实力。

    既然如此,那也无需顾虑太多。

    站在大地之上,战士展开双臂,仿佛正在拥抱这片天地,然后,他张开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一吸,便有雷鸣之声响起,乔修亚仿佛要将周围所有的空气都吸干一般,无止境的吞入周围的游离能量,甚至肉眼都能看见周围的风化作半透明的波纹,以战士为中心涌去,而无数星星点点的荧光也被汇聚,然后被他全数吸入口中。

    食肉之人,力大而心勇,食谷之人,手巧而心慧,此乃凡俗之境的常态,但对于超凡者而言,除却魔兽的血肉,已经没有什么食物能为他们带来力量上的增益或者改变了,他们大多都是吸取大气之中的游离能量,供给超凡之躯的运作。

    这便是所谓的以气,以能量为食,乔修亚早已抵达了这个境界,但是如今,他却已经有点超脱这一境界的势头。

    不同世界的元素能量,就算是再怎么相似,在本质上也有一定的区别,贸然吞入这些能量,很有可能会造成消化不良,是绝大部分超凡者所需要顾忌的大忌,可乔修亚却完全没有这种趋势,与之相反,越是吸纳这个世界的力量,战士的身体越是适应,能够发挥的力量也越大,肌肉骨骼也愈发强健,朝着更上一层进化。

    他正以这‘天地’,以这‘世界’的本质为食,提升自己对万物的认知,借以让自身达成钢之力这一本源力量。

    此乃食天地者,也是乔修亚为自己选定的,进阶传奇的道路。

    而于此同时,达薇安一行人,正小心谨慎的从秋水之森走出,看向远方平原的战士。

    现在的乔修亚,正在大口吞噬着周身的游离能量,余波甚至影响到了数公里外的森林,只见盛夏之时青绿的长草转瞬之间便枯败发黄,而生机勃勃的老树枝头也有片片落叶飘零,赤色的太阳和之前完全相反,它仿佛朝着周围散发着死寂的光芒,让一切步入毁灭和终结。

    “祖灵庇护,这……”某位精干的健壮骑士安抚着身下惊躁不安的战马,他双眼大睁,低声惊呼道:“这英灵生前是某位魔王吗?!”

    他这是认定战士是某位远古之前埋骨此处的魔王,被大灾变的力量复生为英灵了。

    “不,不一定。”

    达薇安先是怒瞪了一眼,让其他几名似乎想要反驳,或是兴致勃勃想要讨论的骑手闭嘴,然后这位气势逼人的女骑士才轻声谨慎道:“刚才这位……他身上释放的力量蕴含着恐怖的生命的气息,那些亡影就和遇到了太阳光一样一触即溃,应该不是亡影。”

    一时之间想不到怎么称呼,达薇安只能用他来代替,但众人都明白说的是谁。

    “不是英灵,那是什么?”一位骑手挠了挠头,他远远的看了战士所在的方向一眼,便有些惧怕的闭上了眼睛,他低声道:“这么强大的生者,怎么会来我们这个穷乡僻壤?”

    不知为何,这位骑手完全不敢直视战士,即便是隔着数公里也是一样。

    而他的说法,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许多人同样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强者会来到这个大陆偏远的边缘之地,无论他从属于亡影还是那些抵抗者,都应该在大陆中心或者西南部的核心战场才对。

    “我们还是尽早离开吧。”

    就在众人讨论了几句之后,思考了许久的女骑士发话了。达薇安面色沉重,她拘束身下的马儿,环视周围的骑手和马车上的人,严声说道:“虽然周围的亡影已经被清空,但是它们不会被彻底消灭,再过一会就会集体重生,不趁现在快点突围回到村子的话,那么我们仍然是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事实的确如此,如今的秋水之森深处,薄雾仍没有完全散去,虽然它被赤色光芒重创,但正在迅速再生,而一条条扭曲的黑色影子也在其中孕育,仿佛下一刻便会复苏。

    至于那个远方的恐怖存在……女骑士完全不想和对方接触,虽然他的确清扫了一大片亡影,就如同随手拂去桌上的尘埃那样轻松,将被围攻的众人救下来,可正是因为对面强大到了如此地步,反而让达薇安生不起半点交流的心思。

    假如对方抱有善意,所以才消灭了那些亡影,那自然是好事中的好事,但假如对面只是随手而为,实际上压根没注意到他们这一行人,贸然接触就会有极大的风险,只要对面随手一挥,整个马车队都有可能因此覆灭。

    甚至,在达薇安看来,这个如同赤色太阳一般释放惊人的光和热,并正在源源不断吞噬周围能量的人,很有可能并不是什么善者,这并非是通过理性的判断得出的结论,而是本能提示的危险预知——不管怎么说,那种仅仅是看一眼就令人心生绝望和不可抵挡之感的气势,绝对不是什么心地善良之辈能够拥有的,对方定然是亲手杀死了无数生命,有无穷怨念附身的存在。

    总而言之,离得越远越好,这位强者的确救了他们一行人每人一条命,亚斯托雷亚家的后裔不会忘记这一点,但即便是要报答,也要等他们将马车中的物资安全送到村子后再说,在那之后,是杀是剐都随这个强者便。

    马车队的所有人都深以为然,但就在达薇安调转马头,准备继续沿着山林小路,朝着他们的目的地奔行时,一声惊呼响起。

    “达达达薇安大姐!大事,大事不好了!”

    还是那位精干的健壮男子,这位之前和亡影奋力搏杀,毫无惧色的凶悍之人此时语调惊慌失措,说话时甚至还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完全没有半点之前的勇猛。

    可没有人嘲笑他,包括被他称为大姐的女骑士。

    因为所有人都毛骨悚然的看向身后。

    而就在这时,磕磕绊绊的男声,才在马车队中回荡

    “那个,那个,他,他过来了!!”

    远方,乔修亚停止了吸气。

    这一次,他几乎将方圆数公里内的所有游离能量和草木生命力,都全数吞入腹中。

    庞大而繁杂的能量,在乔修亚的体内,被精纯无比的生命力一步步筛选分离,只留下了战士缺失,或者暂时无法理解解析的一部分,剩余的那些,全数都被他的生命力同化,实在无法同化的杂质,则是被燃烧殆尽,化作光热排出体外。

    这一次全力的天地呼吸,直接将乔修亚的力量解放程度,从32%推动到了37%,上升了足足5%,这还是因为战士并没有正式开始研究,解析这片天地的本质力量,而是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能量与这世界同质化。等到乔修亚正式开始研究,那么这个进度条毫无疑问会有一次质的飞跃。

    但现在并不是着急做这些的时候,研究世界本质,在哪里都能做,乔修亚抬起头,双目中射出磅礴的生命辐射,扫视周边大地。

    赤色的光芒在一瞬之间便荡过整个秋水之森,一切都尽数没入战士眼底,其中当然包括那队正准备扭头走人的马车队。

    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一步迈出,乔修亚便带着身后悬浮着的两把神机,抵达数里之外,声音被他抛在身后,战士就这样带出一道长长的真空走廊,在数秒内来到了车队的前方。

    周身斗气转动,将紧随而来,汹涌澎湃的烈风压下,乔修亚环视了一样领头目瞪口呆的女骑士,还有她身后一个个仿佛看着什么恐怖存在的惊慌骑手,然后用平静的语气问道:“你们好,请问这里是……”

    女骑士:“***,******?”

    在对方所有人都立刻下马,并朝着自己行了一个尊敬无比的礼节之后,乔修亚这才发现一个极大的问题。

    依照现有迈克罗夫大陆通用语的结构,他完全无法理解对方的发音和语调代表什么意思。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讲,就是语言不通。

    “……这是一个问题。”战士看着眼前,几乎所有人都半跪在地,不敢抬头的情景,不禁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门:“我可不会通晓语言这种方便的法术啊……”

    而另一侧。

    达薇安在看见那位恐怖的人形存在,在数秒内便从数公里外抵达队伍之前后,便干脆利落的放弃了一切抵抗。

    怎么抵抗?对面走路产生的余波都能全灭他们这一行人了,这种情况还想着和对方敌对,恐怕是小时候摔坏了脑子才敢这么大胆。

    而且女骑士心思如电,她已经察觉,对方特意压制了自己快速前进时带来的余波,免得让他们受到伤害,既然没有第一时间下杀手,还表露出了如此明显的善意,那么这位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的人形生物……说不定还真的是好人。

    至少不是邪恶之辈。

    达薇安不禁为自己之前,凭靠本能判断对方善恶的行为感到羞愧,可她还是不敢抬头直视对面的面容,说真的,女骑士感觉自己脖颈处的肌肉都酸软了,她现在其实已经被吓的浑身动弹不得,也就大脑能思考一下。

    在场的其他骑手,也都差不多,所有人,包括马匹都跪倒在地,这并不是什么尊敬无比礼节,只是单纯的被吓得站不直。

    然后,他们便听见这位强大的存在,用和缓的语调说出了一句话。

    乔修亚:“***,********。”

    达薇安下意识回了一句:“对不起,您说的是什么?”

    下一瞬间,她反应了过来——这位强者和他们语言不通!

    莫非对方真的是什么上古英雄,说的是什么远古的语言?

    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明白了这一点,可惜他们这群人全都是舞刀弄枪的骑手,你要说问问他们怎么杀人放火,那一瞬间至少有七八个不同的方案会被提出,可要是说精通古代语言学,那真的是太难为这些格兰蒂亚大陆通用语都认不全的家伙们了。

    在达薇安小心翼翼的视线中,对面的那位不知名强者皱起了眉头,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直到这时,女骑士才看见,在对方的身后还漂浮着两把巨大无比的武器,一把银白色的巨剑,一把黑金色的大斧,这两把武器闪烁着流动的荧光,自动的悬浮在半空,它们流露出令人惊恐的血煞之气,仿佛撕裂了无数生命的躯体,痛饮它们的鲜血。

    ——这气势威压,简直,就和村庄里供奉的先祖圣剑一样。

    咽了口口水,达薇安再次低下了头,虽然对方表露出了一部分善意,但也没有人能确认他是不是好人,女骑士完全不敢多话。

    但随后,一股温和,却不容拒绝的力量将所有人半跪着的躯体抬起。

    站在队伍之前,乔修亚让所有人站起,他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语言的问题,所以只能直接进入下一个步骤。

    “既然有人,就会有居住的地方,这马车队在山林中赶路,肯定是急忙回到聚集地。”

    战士心思敏捷,他从达薇安一行人的行动中推断出了很多讯息:“看见我时,所有人都显得无比恭敬,这意味着类似我这样的实力超凡者在这个世界同样存在,看这熟练的模样,似乎这种存在为数不少,或者说天天都能见到。”

    语言不通只是暂时的,以乔修亚如今的力量境界和大脑开发程度,想要学会一门新的语言只需要短短几天,假如有人教导,速度将会更快。战士相信,只要跟着这群人前去此方世界人类的聚集地,那么他很快就能知晓掌握这个世界的绝大部分讯息。

    身躯缓缓漂浮在半空,乔修亚看着身下的骑手们惊疑不定的坐回马背,他们似乎正在犹豫,要不要顺着原路回到自己的老巢,假如被这样一名强者盯上,即便是他们的村子有着守护底牌存在,能够和战士对抗,那也会造成大量的伤亡。

    战士理解这一点,他等待着对面做出决定

    “犹犹豫豫,干什么呢!”

    还是达薇安率先做出了决定,这位女骑士咬牙斥责道:“亚斯托雷亚家可没有瞻前顾后的孬种,你们也都清楚,以他的实力要找到我们的村子只是时间问题,看他之前的举动,也不像是要赶尽杀绝的魔王,就这样回去吧,反正——”

    话未说完,所有人都沉默的点了点头。

    反正,村子也并非是全无反抗之力。

    于是,在呼喝声中,马车队重新开始上路,战士也自然而然的跟在其后,朝着黑暗中的远方前进。

    疾风呼啸。

    而大陆的彼端,幽暗无比的森林之中,一位红发龙翼的少女猛地从睡梦中睁开双眼。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身上,开始淡淡的散发着青色光芒的长袍,心中有无尽的思虑闪过。

    这是自那次光柱异动后,这件祖传长袍第一次展露自己的非凡之处,青色的光芒犹如心脏波动,散发着无止境的神圣之力和生命气息。

    少女有种预感。

    这次的异动,和以往绝不相同。

    而另一头,飞行在半空的乔修亚,也若有所思的抬起右手,按在自己的心口,天青宝珠正因为一股莫名的悸动而鼓动,传递出一波又一波精纯的秩序之力和生命力,这神圣温和的气息让他身下的马车队成员时不时的抬起头,他们的眼神也都从一开始的恐惧戒备,变得不再那么提防。

    战士从怀中掏出了伊格尔教皇给出的镜子。

    光芒闪烁。

    位呈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