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洪荒之神龟 > 第三百八十章

第三百八十章

 热门推荐:
    “河图洛书?”

    沈归皱了皱眉,有点搞不懂鲲鹏想要做什么。

    河图洛书虽然是一套极品先天灵宝,尤其是二者共存的情况下,论威能恐怕仅仅只稍逊于有限的几件先天至宝,但是,这里说的威能是从全方面来看的。

    河图洛书,最重要的能力是推衍。

    因此,不管是用来推衍天机,还是用来演变、布控阵法,河图洛书都堪称是最强灵宝,但是若只论攻伐,河图洛书在一众灵宝之中实在是排不上号。

    按理来说,惊神刺破不了他的防御,河图洛书更无可能。

    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不觉得鲲鹏会不明白。

    想了想,沈归还是没有托大。

    心念一动,娲皇笛在手中浮现,笛子尾部缀着一个小铃铛,正是混沌钟。

    虽然他想不明白鲲鹏是要做什么,但是既然鲲鹏在惊神刺失利之后还主动提出这是最后一招,那么想来他肯定是有几分把握的。

    既然如此,小心一点总没错。

    而看到沈归这个举动,鲲鹏不由一阵苦笑。

    他还没动手呢,这混沌钟就摆出来了。

    明明之前两招都是沈归以绝对的优势挡下,怎么现在看来倒像是他大占上风似的?

    你这也太谨慎(song)了吧!

    轻叹一声,但鲲鹏也不得不承认,沈归的谨慎,打消了他的最后一丝念想。

    河图洛书虎头蛇尾的被鲲鹏收回。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认输。”

    沈归愣了一下,带着几分不解道:“妖师这是何意?”

    不光是沈归,暗中窥伺的一些大能也是多有不解。

    前一刻鲲鹏还做出一副破釜沉舟的架势,要一招定胜负,怎么突然就认输了?

    既然已经认输,鲲鹏心态也就放平了。

    他淡淡解释道:“方才那一击都没有打破天帝陛下的防御,我便自知已经不可能击破陛下的防御。然而,我们的赌约是能否击退陛下一步,而不是能否击破陛下的防御。所以,我才提出了这最后一招。”

    “可是,我没有想到陛下会谨慎如斯,我还未出手,陛下就取出了混沌钟。有混沌钟在,我这最后一招已经再无半分成功的可能,既然如此,就不必自取其辱了。”

    听到鲲鹏这么说,沈归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阵法空间?”

    鲲鹏没有否认。

    他道:“以河图洛书布下大阵,无需击破陛下的防御,只要以阵法之力挪移一下陛下的位置,我便胜了。只可惜……”

    鲲鹏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沈归却已经明白他在可惜什么。

    混沌钟镇压大千,在混沌钟面前,一切关于空间的小动作都是虚妄。

    当初,就连虎妞手中的空间至宝昆仑镜都在混沌钟面前折戟,更不用说河图洛书布下的阵法之力了。

    可以说,鲲鹏此举完全是在赌,赌沈归不会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主动祭出混沌钟。

    而只要沈归没有在第一时间祭出混沌钟,后面就算他反应过来,也为时已晚了。

    然而,他没想到沈归会这么谨慎(song)。

    因此,当沈归取出混沌钟的瞬间,鲲鹏就已经输了。

    沈归与鲲鹏同时消失在了海面上,不过他们这一次交手所引起的波澜却并没有因此平息。

    对于鲲鹏,绝大多数人的感触是——真不愧是妖师。

    不管是那一身浑厚的法力,还是对于寒冰法则的掌握,亦或是惊神刺一击必杀的惊艳,无不说明他无愧于妖师之名。

    而对于沈归……

    这是人该有的防御吗?

    就算你是乌龟这防御也过分了啊!

    看完沈归与鲲鹏的交手,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没有必要绝对不要惹沈归。

    这防御,不管是谁都会被恶心的要吐吧?

    惹不起惹不起。

    …………

    妖师宫。

    沈归与鲲鹏又出现在了殿中。

    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鲲鹏淡淡道:“既然本座败了,陛下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吧,本座愿赌服输。”

    闻言,沈归也是直接道:“妖师快人快语,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此番来北冥,实乃是为了向妖师借河图洛书一用。”

    “河图洛书?”鲲鹏微微一怔,随即恍然:“陛下借河图洛书,恐怕不是为了自己吧?”

    沈归没有否认。

    当初在洪荒一众大能之中,最擅长推衍之道的便是伏羲与帝俊。

    帝俊是因为河图洛书,而伏羲,虽然没有河图洛书这等推衍至宝,但在推衍一道上却丝毫不下于帝俊,甚至犹有过之。

    周天星斗大阵,便是伏羲与帝俊共同推衍而出。

    如今伏羲刚降世,沈归便来借河图洛书,其目的并不难猜到。

    “有时候我会觉得陛下真是可怕。”鲲鹏突然道。

    沈归一愣,不知道鲲鹏为什么会这么说。

    见状,鲲鹏缓缓道:“在我认识的所有人当中,每个人都有所求,就算是圣人也不例外。而有所求便有弱点,这一点圣人亦不能避免。”

    “然而,从认识陛下至今,我却从来看不透陛下你想要什么。就连这一次,陛下都是为了别人而来,而不是为了自己。”

    “无欲无求,便没有弱点,像陛下这般人物,这难道不可怕吗?”

    对于鲲鹏的话,沈归表示我竟无言以对。

    我能说我其实只是想当一只咸鱼吗?

    摇了摇头,沈归问道:“所以妖师的意思呢?”

    鲲鹏一伸手,河图洛书直接浮现。

    他淡淡道:“世人皆以为东皇钟才是妖族的象征,就算不是东皇钟,那也是掌控万妖真灵招妖幡。”

    “但实际上,河图洛书才是真正的妖族至宝。这不仅仅是因为河图洛书是帝俊的灵宝,更因为河图洛书才是周天星斗大阵的根基,周天星斗大阵,便是因河图洛书而出。”

    “当初帝俊将河图洛书托付给我,本就有托付妖族的意思。而现在陛下才是妖族之主,所以这河图洛书……”

    微微一顿,鲲鹏法力微转,河图洛书就直接朝着沈归飘了过去。

    虽然他话没有说完,但是表达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