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乘龙佳婿 > 第六百三十章 同袍之谊
    

    要的是你把人推荐给你家小先生,未来太子三皇子以及四皇子的老师张寿,谁要你把人推荐给那个铁面无情的王大头!这才去了多久,王大头竟然就流水一般换身边的亲信文书,这种不好伺候的上司简直是下头人的梦靥啊!

    

    见邓小呆挣脱自己的手之后,竟然打开腰边革囊,拿出了一本小册子,随即取出一支炭笔在手,继而就抬起头来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刚刚还握着人家的手推介自家儿郎的中年人登时呆若木鸡。

    

    但是,他很快就惊醒了过来,慌忙退后一步道“我家小儿身体病弱,恐怕不堪王总宪驱使……”

    

    邓小呆却咧嘴一笑道“这话不对,我家小先生说,天文术数比经史文章更耗费脑子,能学好的人身体不可能病弱的!这位长者您就别谦虚了……”

    

    眼看自己还没说完,刚刚那个极其热络的中年人就拔腿就跑,钻进人群中就此不见踪影,邓小呆这才露出了茫然的表情“我家王总宪宽厚慈和,是个很好的人啊,否则我家小先生怎么会把九章堂的学生都送过去历练呢?这一批人回来,听说下一批人还要再去呢!”

    

    “我家小先生还说,日后收进来的九章堂学生,第一件事就要去宣大锻炼数月。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朝廷最需要的地方去,这才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随着这一番话,他就只见人群一哄而散,顷刻之间就只剩下了刚刚对自己解说京中近来那些事的几个小吏。直到这时候,邓小呆方才挠了挠头,随即把小册子和炭笔重新放回革囊,唉声叹气地嘟囔道“王总宪真的是好人,我家小先生也这么说……”

    

    这一次,就连跟邓小呆进京的那几个亲兵都觉得喉咙痒痒,纷纷在那咳嗽了起来。而几个小吏面面相觑之后,刚刚和邓小呆卖弄张寿那些事的那人就尴尬地上前说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邓公子您就是张学士的学生……”

    

    “可别叫什么邓公子,我家世代务农,我现在也只是个小吏。”邓小呆憨厚地朝人笑了笑,随即认认真真地拱手说,“我离京太久,刚刚多亏尊驾告知京中现状,否则我恐怕还满头雾水。敢问尊姓大名?我回头一定推荐给我家王总宪……哎,尊驾别走啊!”

    

    发觉那几个小吏竟然也飞也似地逃窜而去,几个亲兵方才哄笑了起来,其中有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就差没有笑到捶地了“王总宪的名头在宣府大同那也是能止小儿夜啼,没想到在京城也这么能唬人!”

    

    “那当然,王总宪是做过顺天府尹的,我听说王总宪当时还很赏识下头一个推官,可他的赏识就是给人一大堆事情做……”

    

    邓小呆见几个人七嘴八舌地在那笑说闲话,他就幽幽说道“几位大哥这次跟着我大冷天跑一趟京城,实在是辛苦了,我回去定要向总宪大人好好说说你们的辛劳苦劳!”

    

    “别别,千万别!”

    

    彼此打趣的众人这才赶紧打住,等到瞧见邓小呆翻身上马,他们也连忙跟上。等到离开了通政司以及一大堆衙门所在的这块区域,从绒线胡同上了宣武门大街,邓小呆就勒马看向左右道“之前王总宪说,到了京城放三天假,然后启程回去,你们是先找客栈安置吗?”

    

    如果没有刚刚邓小呆揣着明白装糊涂,借助黑脸王大头的威名,把那些对张寿更感兴趣的人给吓跑了,这会儿几个亲兵说不定还会涎着脸试探一下能不能到所谓的邓宅去蹭住。

    

    虽然邓小呆之前在路上就一再申明,当初进京先暂住舅舅家,后来搬到了顺天府衙的吏舍,在京城就根本没有私宅,可谁相信张寿的学生之一会这么寒酸?可现在嘛,纯属外乡人进京的他们就不敢这么干了。老实人好欺负?那是假象!

    

    此时,一群人你眼看我眼,就有人试探着问道“那小邓哥你呢?”

    

    “我?我去拜见老师,去看看舅舅。”邓小呆并没有详细解释这其中的顺序问题,见几个人眼珠子乱转,分明是很希望跟去看看,他却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该带这么多人上门——知道的说是他这个学生回京之后登门拜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去打架呢!

    

    可想想刚刚自己搪塞了那些热情过度的家伙,万一回头张园也是这般情景,那他一个人说不定又会被人堵住,于是,他当机立断地说“要是你们没事,跟我一块走一趟也行。”

    

    “那敢情好!”几个亲兵本来就对张寿极其感兴趣——谁让九章堂那批人在宣府和大同表现优异,而且邓小呆也赫然是王杰身边极其得用的心腹,而那位一贯崖岸高峻的王总宪谈起张寿时,就非常赞许呢?如今听说这位张学士在京城如此炙手可热,他们就更好奇了!

    

    众人骑马一路而行,过了许久,邓小呆眼看前头白墙黛瓦在望,正觉心头一振,但紧跟着就发现,这边行人和车马未免多了一些。虽则数日过去,又有顺天府衙的快班捕头林老虎派人维持秩序,在此碰运气等机会的人已经没那么多了,但还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

    

    尤其是当风尘仆仆的邓小呆一行人到了张园门口时,他们就只听身后爆发出了一阵议论声,其中赫然有一种说法让他们着实无可奈何。

    

    “看,都有外乡人听说张学士的名声,到这儿来求学了!”

    

    面对这种声音,邓小呆啼笑皆非地到了门前通报,这才发现自己熟悉的同村少年杨好和郑当并不在门上。他还以为自己要大费唇舌介绍来历,可谁曾想只是报了个名字,其中一个原本满脸公事公办表情的年轻门房就立刻露出了笑容。

    

    “敢问您是我家公子的学生,跟着王总宪去了宣大的邓公子吗?”

    

    再次听到邓公子三个字,邓小呆觉得自己的脸皮都有些僵了。就他这么个出身,竟然有朝一日会被人口口声声称之为公子?他干咳一声,正打算再纠正一下对方这非常不恰当的称呼,就只听身后起了一阵骚动,再一转头,他就只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一跃下马。

    

    “宋推官?”邓小呆惊讶地叫了一声,见人瞪大眼睛端详了他片刻,随即就笑吟吟走上前来,他连忙退后一步,恭恭敬敬举手行礼,结果立时就被宋推官一把拉了起来。

    

    “听说你在王总宪麾下如鱼得水,帮了很大忙,我还以为你乐不思蜀了,怎么有空回来?”

    

    一个是正经的两榜进士,正六品的顺天府推官,一个却只是区区小吏,居然这般亲近,几个亲兵看得全都在发呆。

    

    只有邓小呆自己知道,他和宋推官的那点交情缘何而来。还不是自家小先生直接甩包袱,把九章堂第一次初选的事情推给了人家,于是他和宋推官也就结下了深厚的同袍之谊——深夜挑灯夜战,批各种奇葩卷子的那种同袍!就连被人畏惧的昔日王大尹如今王总宪,也是他的同袍,所以他和这两人相处,虽说从来不敢得意忘形,却也没有那么战战兢兢。

    

    因而,此时见宋推官笑眯眯地要和他把臂同行,他自然连道不敢。而眼见门上二话不说就放行了他们,他就赶紧将身后亲兵一一介绍了一下。果然,得知是王杰的亲兵,门上立刻热情招呼招待,至于把人直接带进去见张寿……邓小呆还不至于这么单纯!

    

    他稍稍吩咐了人两句,就跟着宋推官往里走。而在寒暄探问人来意的时候,他就得知了不久之前的那桩奇案。

    

    对此,曾经见过张寿和朱莹惹出各种奇案的他,情绪非常稳定——不过是因为一个恶汉怀着对司礼监一群阉宦,以及科举有成者的不满以及嫉妒之心,于是撞了举子下水而已;比得上嗣和王之子给张寿送无刃之剑,在山上意图绑人威胁;比得上叛贼在勋贵别院挖地道,意图对张寿和朱莹不利;比得上张寿在翠筠间里碰到个莫名其妙的刺客射了一箭?

    

    但是,对于宋推官,他还是要表示慰问的“要查这么一桩案子,宋推官您辛苦了。”

    

    “辛苦么……那倒也未必。”宋推官微微一笑,轻松自如地说,“你家老师张学士直接把犯人送去了宛平县衙,沈县令亲自收押的,其实不关我的事。”

    

    他说着突然词锋一转,又叹了一口气道“只不过那时候府衙快班捕头林老虎正好恰逢其会,于是沈县尊以他为能,强拉着人帮忙一块查案子,如今张大尹命我辅佐一二,我也就讨了个轻省的差事,没事到你老师这儿来问问那三个作为证人的举子,别的忙我可帮不上。”

    

    邓小呆这才恍然大悟,随即忍不住心想,从不甩锅的王杰一走,张寿终于不再事事都烦劳顺天府衙了——虽然秦国公张川那还是张琛的爹,可到底和强项的王大头不一样。

    

    才刚到京城的他只听说了老师近些日子的风光万丈,对这案子却还不太了然,好奇地又问了一些细节,他这才疑惑不解地问道“宋推官,那如今司礼监就没什么反应吗?”

    

    “没有,司礼监掌印楚宽据说感染风寒,人突然病了,这下群龙无首,摸不着方向。”

    

    宋推官嘴里这么说,实际上却一点都不相信。且不说楚宽那健硕得犹如武将似的身体怎么可能突然病了,就说司礼监……那也绝不是一个掌印不在,于是就群龙无首的地方。很明显,这其中有猫腻。

    

    只不过,这些事情他可以和张寿说,但和邓小呆说这么深就没必要了。他一路前行,继续和邓小呆闲聊,问着人追随王杰外出这段时间以及回京这点事,当人有些腼腆地提到刚刚在通政司被人围堵,于是无奈之下祭起把人推荐给王杰这一道杀手锏时,他不禁哑然失笑。

    

    “京城里这些人就是这性子,畏难取易,拜入你老师门下,能和太子做个同学,那当然是人人趋之若鹜。可要是去王总宪麾下受人苛责,那就敬谢不敏了。你这推搪的理由我倒是要记在心里,下次说不定也能用上。”

    

    “宋推官就别笑我了,我也是急中生智装傻。要是让王总宪知道我拿他的威名吓唬人,回去之后我非得被他狠狠训一顿不可。”

    

    邓小呆口中这么说,脸上也有些诚惶诚恐,而宋推官知道他确实是相对老实的性格,但老实人逼急了也会咬人,此刻就笑着宽慰了两句,可随之就突然听到了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我道是谁,原来是族兄您来了!您来得正好,我有一件大事想要拜托!”

    

    看到宋举人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随即在身前三步远处堪堪停下脚步,直接就是一躬到地,宋推官简直惊呆了。他和张寿交情不错,当然也认识这个不爱举业爱庖厨的同姓,可这族兄两个字,他真是听到一次,鸡皮疙瘩就起来一次。

    

    他好像不是广东宋氏的吧?只不过是和宋举人认识之后,因为张寿一句玩笑话,彼此叙了年齿,然后宋举人就顺杆儿爬上来,一口一个族兄叫到现在。

    

    此时此刻,他见一旁的邓小呆已经是在那瞠目结舌了,他只能无奈上前一把扶起宋举人,随即又好气又好笑地问道“这究竟是什么大事,要你如此行礼相托?”

    

    春风满面的宋举人神采飞扬地说“当然是请族兄帮我去提个亲。”

    

    宋推官原本正扶着宋举人的胳膊,可此刻闻言他立刻一把松开手,急急忙忙退后两步,继而就用极其谨慎小心的态度探问道“令叔广东会馆的宋会首,不是在京城吗?贤弟怎么会想起找我?”

    

    “我家叔父因为有船去广东,他打算捎带什么讯息给族中,前几日正好紧急到天津码头去了。”宋举人满脸堆笑地解释了一句,继而有些好奇地瞥了一眼邓小呆,这才正色道“当日御厨选拔大赛决赛,我在皇上面前求娶海陵县主,后来又奉旨去江都王府送了一趟点心,有幸见着江都王和王妃,一时相谈甚欢。蒙两位长者不弃,我……”

    

    “停,停!”宋推官慌忙举手让宋举人姑且停下,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始努力消化这件匪夷所思之事。他倒是听人提起那天兴隆茶社仿佛有些争端,更听到某种传闻说皇帝想要宋举人做女婿,打算许配永平公主,这怎么就突然变成海陵县主了?这几天消息太滞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