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燧灵记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神品
    丁冰玉冷淡的笑声响了起来:“金长老带着安馨是来甘澜院求医,治病救人的事情,你总不能去横插一杠子。”

    “再说了你想要见人,也得人家愿意见你才行。总不能让你在天鹰宗随意行事,惹恼了天鹰宗的贵客。”

    “我这就给南宫长老传信,等他师父有空了,替你多问一句,看金长老师徒愿不愿意见你?”

    “她们若是愿意在天鹰宗见你,我自当替你们安排地方见上一面。她们师徒要是不愿见秋堂主,我少不得要让她们耳边清静,至少在天鹰宗内不会让人打扰她们。”

    “说起来,你堂侄女秋如枫刚刚受了罚,以后除了天行峰,天鹰宗的其他峰头,等闲她都不许去了。秋堂主既然来了,我还正想要请教,秋如枫向天胜境索要加料的‘自洁印’,天胜境怎么就给了她呢?”

    “这等明显是害人的东西,让秋如枫流入了天鹰宗,害得安师侄差点破了相,差点让天鹰宗愧对飞云门,秋堂主很该给天鹰宗一个交代才是。”

    “哦?”秋卓尔诧异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有这等事?我怎么不知道?”

    丁冰玉的声音愈发冷淡下去,“秋堂主该知却不知的事情真多,不该知晓偏生知道了的事情倒也不少,还能直接来甘澜院找人。”

    “也罢,来者是客,我陪你去天行峰走一趟,戒律堂审问秋如枫的时候,我也在场,当着我的面,让秋如枫跟你说她的过错,也免得多生枝节,又多一番口水仗。”

    丁冰玉伸出了手,淡漠地说道:“秋堂主,请吧。”

    来者是客,客随主便。

    丁冰玉是绝不会让他进甘澜院的大门了。

    秋卓尔明知丁冰玉故意让他难堪,他心中不虞,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硬闯?丁冰玉晋升到先天四境根本不怕他,反倒是他两年前伤了右臂,武功停滞不前,只能发挥出八成的功力,他不是丁冰玉的对手。

    他输人不输阵,和缓地笑道:“那便有劳丁堂主......”

    话音未落,只听见远处天问峰传来高亢的轻啸声,强大的威压震慑四方,天上闪现出异象,一朵朵白云,飞快地避开啸声响起的山头。

    丁冰玉脸上笑容绽放,转头凝视天问峰,欢喜地笑了起来。

    秋卓尔诧异了,他惊讶地脱口而出:“这是......”

    丁冰玉没有遮掩,喜色溢于言表:“这是翟阁主晋升先天五境成功,出关了!”

    秋卓尔的猜想成真,眉目间罕见地闪过一抹黯然,秋卓越晋级失败,翟永祥却成功了,此消彼长,天鹰宗越发强大,超过了天胜境。

    他朗声笑道:“要恭喜翟阁主和天鹰宗了!丁堂主,不如我们改道去天问峰,当面向翟阁主道贺?”

    “也好。”丁冰玉没有拒绝展露天鹰宗实力的机会,天鹰宗越强天胜境越会小心谨慎,日后暗中的小动作说不定会消停些。

    丁冰玉上前一步,领头而行,“秋堂主请随我来。”

    甘澜院中,安馨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南宫翎见她如释重负,用传音入密说道:“这么不想见他?”

    这个他是谁,他们两人心知肚明。

    安馨尝试着束音成线,用传音入密轻声哼道:“见了他该说些什么呢?说秋如枫的事情跟他无关,秋如烟手中多出来的八百多杀手也跟他无关,说天胜境如何艰难,天胜境跟我如何亲近,让我不计前嫌去帮忙?”

    “我真有那么傻吗?天胜境和我的血脉亲情真有那么浓厚?安家还每年送份例去飞云门,天胜境先前对我的关照连安家都不如,他们一开口我就得舍生忘死帮他们?”

    “我娘是天胜境的圣女,他们连圣女的死仇都不肯报,我真为他们死了,他们还能记得我一星半点的好处?”

    “幸亏翟阁主出关,这是大事,他一时半会想不起我了,这事我替师父做主了,师父和我都不要见他。”

    咦?南宫翎挑起了眉头,安馨一学会了传音入密就跟他滔滔不绝?这么反常?

    随即他反应过来了,安馨这是仗着别人听不见她说话,对着他总算是放开了些,有点直抒胸臆的意思了。

    这是好事。

    安馨看了一眼南宫翎挑起的眉头,又闭紧了嘴巴。想了想,还是多叮嘱了一句:“我晋级的事情不可外传,我这样的情形很该扮猪吃老虎,以求自保。我不介意别人低估我,多一张保命的底牌没有坏处。”

    南宫翎点了点头,“你放心,这事交给我,不会让消息传出去。”

    他伸手指向东厢房的练功房,直接提议道:“你刚刚晋级成功,最需要的是稳固境界,你自去撑开阵法闭关,我会跟你师父说你旧病复发,需要闭关几日让我师父诊治。”

    “若是可以,我争取让你去天云阁闭关,那里灵气充沛,你可以一举两得。”

    难得南宫翎面面俱到,什么都想到了,安馨当即答应了:“好。”

    旧病复发闭关甚好,她病情未愈,以后对上秋卓尔也更有话说。

    安馨不再管院子里的事情,飞身进了东厢房,关上门,刷出防护隔音阵法,自顾自闭关修炼去了。”

    要到了这个时候,翁伯才把饕鬄粉炼制好了,他面前的敞口锅中,雪白的粉末晶莹剔透,不参杂一丝杂质,慢工出细活,炼制出了一锅极品饕鬄粉。

    他欢喜地哈哈笑了起来,抬起头,直起腰,转身向南边看了过来,一眼看见安馨人不见了,他惊讶的问出了声来:“安姑娘早就炼制完了吗?”

    南宫翎点头答应道:“安师妹身负武功,自然比翁伯手脚更快。”

    翁伯脸上笑成了一朵花,“那是应该的。”

    他缓步走了过来,一眼看见安馨的敞口锅中空无一物,他哈哈笑道:“十二公子手脚真快,把安姑娘炼制的饕鬄粉都收起来了,我还想看看安姑娘炼制的成色呢。”

    南宫翎走下南边的台阶,轻声笑道:“翁伯不要心急,你走过来亲手摸一摸,看看饕鬄粉还在不在?”

    翁伯一愣,随即激动起来,他快步上前,微微俯身向前,伸出手小心翼翼往下一抹,触手的感觉顺滑无比,锅中的饕鬄粉无色无味无形,却堪比最上等的丝绸,滑不留手。

    翁伯低声赞叹道:“没想到安姑娘竟然是万中无一的高手,老朽不过是简单地说了炼制方法,便能炼制出神品来,老朽自愧不如,真是浪费了彩虹草这等异草。”

    “今日之后,老朽收山了,下回公子还请安姑娘来帮忙炼制彩虹草,这神品比极品......”

    南宫翎伸出一根手指头竖在嘴边,无声地‘嘘’了一声,“安师妹是飞云门弟子,不一定每次都能赶上彩虹草的炼制,她刚才用神过度,旧疾复发,已经闭关去了。翁伯还不能收手,极品,神品,各有用处,都不能偏废了。”

    翁伯自知失言,连连点头,“十二公子说的是。”

    南宫翎笑容和煦温暖,暖洋洋的让人浑身舒坦,“我让三师弟送翁伯回去。”

    翁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