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物天王 > 第1402章 耍猴者说
    男人从腰带上掏出一串钥匙,找到对应的一把,解开了新猴子脖颈的铁链,然后背对众人,警告般的用指头戳了戳它的脑门,意思是告诉它别想逃跑。

    他把两条大狗一左一右安排到它的旁边,防止它逃跑。

    新猴子揉了揉被勒疼的脖子,看了看凶狠的大狗,身体蜷缩得更紧,战战兢兢地伸出两只爪子打字,虽然比之前好一些,但是因为大狗和观众的存在而时常分心。

    观众们站得久了,渐渐有些不耐烦,毕竟这时候蚊子还没有绝迹,不时给他们递红包,很烦人。

    “老板,没别的新花样了?”

    “没有就散了吧。”

    “对啊,还不如让猴子翻跟斗有意思,刚才我没来得及录,再翻一次呗!”

    有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小胖墩手里拎着一大袋零食,嘴里不停地bia唧bia唧,嘴唇周围沾的全是食物渣,还不时地把手指伸进嘴里吮吸。

    “蠢猴子!蠢猴子!连打字都不会!真是蠢死了!比我还笨!”他一边叽叽咕咕地咒骂,一边把吃完的零食袋扔向新猴子的后背,残余的食物渣和汤汁之类的沾在了背后的毛发上。

    新猴子想躲,又不敢躲,一是怕男人用鞭子抽它,二是怕自己躲开之后,汤汁溅到键盘里,损坏键盘。

    其实它不躲倒也没什么事,无非是后背的毛发被弄脏了,至于屈辱什么的,它不在乎。

    然而问题是……小胖墩吃的那些零食里,有真空包装的鸡爪和酱鸭腿什么的,吃完之后残留的汤汁虽然不多,味道却很浓郁,对人来说没什么,不过那两条大狗闻到气味,口水直淌,渐渐有些把持不住了。

    两条大狗没有接受过禁食训练,在它们眼中,这只背对它们的猴子,已经越来越像一只超大号的酱鸭腿……

    对于小胖墩的行为,男人只是微微皱眉,却没有阻止,大不了回去以后给这只猴子擦干净就得了。顾客是上帝,不能得罪客人,这个小胖墩能拎着这么多零食,估计家里很娇惯他,手里零花钱不少,而且说不定家长也在旁边围观……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仍然有人闻讯赶来看热闹,也有人陆续离开,总体而言离开的人更多。

    男人有些急了,横眉怒目地瞪视着新猴子,把短鞭攥得咯吱咯吱作响。

    由于有人来、有人走,围观者的圈子出现了空隙,一个人拎着鸟笼好不容易挤进内层,指着男人大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是在犯法?”

    正在议论纷纷的看客们俱是一静,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张子安的身上。

    男人也是一愣,回头打量着他,“犯法?我犯的什么法?”

    张子安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在装傻,多半是前者,因为看他的样子、听他的语气就不像是读过几天书的人,而且就算是读过几天书的人,很多人也不清楚私人饲养以及买卖猴子是犯法的。

    有宠物店卖猴子被查封的,也有更作死的在网上直播养猴被警察找上门,因为猴子最低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同时也是灵长类动物、人类的近亲,没有林业部门颁发的饲养许可证是不允许私人饲养的,而这对在街头卖艺的夫妻档,用屁股想想都知道不可能有那种证件。

    既然如此,他们就在利用野生动物非法牟利,考虑到严重程度,被抓到判个十年都是轻的。

    周围的看客,其中可能也有人知道,但是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思,懒得管闲事,与其出头得罪人,还不如白嫖看猴戏。

    “你有养猴子的证件吗?你知不知道无证饲养猴子是违法的?”张子安质问道。

    “证件?”男人正想矢口否认,突然灵机一动,眼珠转了转,改口说道:“有啊!”

    “那你拿出来看看。”

    “我有证件,但凭什么让你看?”男人梗起脖子,并且向周围的看客们拱手作揖道:“老少爷们儿,父老乡亲,我们夫妻俩都是外地人,一辈子走南闯北,挣点儿小钱不容易,初来贵宝地,人生地不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拿份子钱孝敬哪位爷,多有得罪!看在我俩小本生意的份儿上,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俩一条活路吧!”

    这人是真会说,恶人先告状,不动声色地就转移了人们的关注焦点,明明是自己违法在先,却硬是把张子安描绘成一个强收保护费的地头蛇。

    人们总是天生同情弱者,在大家看来,这对蓬头垢面的夫妻确实挺可怜的,牵着几只猴子到处卖艺也不容易,连家都没有,而张子安服装整洁,甚至可以算得上衣冠楚楚,手里还拎着个硕大的鸟笼,像是富家子弟出门遛鸟的。

    “哎,老百姓们混口饭吃容易吗……”

    “就是啊,开口闭口犯法犯法的,要是有别的挣钱门路,谁愿意挣这份辛苦钱?”

    “有钱人吃肉,穷人连口汤都不让喝啊,说好的共同富裕呢?”

    “闲得没事瞎BB,净会欺负老百姓,有本事去举报贪官啊……”

    舆论一边倒地偏向夫妻俩,纷纷出言指责张子安多管闲事,或者没头没脑地说一些风凉话,甚至很多人明知私人饲养猴子是犯法的,但谁让夫妻俩穷呢,谁穷谁有理。

    有些人平日里生活过得不如意,就在这里借题发挥,藏在人群里煽风点火。

    群众的情绪是非常容易被有心人煽动的,几乎是眨眼间,旁边的人们已经由对着张子安指指点点变成了咒骂和唾弃。

    “滚滚滚!不看就滚!”

    “滚出去!”

    “傻叉玩意儿,大过节的还要给人添堵!”

    张子安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目前这种形势太过不利,头脑发热的人们点火就炸,说不定就一拥而上给他来顿群殴,然后一哄而散,他也没地方说理去,毕竟法不责众。

    “其他猴子,我可以不管,但这只猴子,我要带走。”他指着新猴子说道,决定退而求其次,先把这只猴子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