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妖炼鬼,我是阴阳师 > 第439章后院阁楼
    里面果然一片漆黑,整个后院是封闭式的,但是全都被窗帘挡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谢方晴前面开路,血鸦走在最后,司徒兰芳离开了金成乐的视线后,反而轻松了一些。

    谢方晴继续往里面走,不知道是不是外面那个通灵者自己布置的结界的原因,整个后院里的妖气含而不发,就好像被结界包裹根本不往外泄。

    三人走进后院后,才发现,这里面的妖气浓郁程度比起之前在外面感觉到的还要严重。

    “兰芳啊,你能不能占卜一下,看看这妖灵藏在哪里了?”谢方晴低声地说到,司徒兰芳立马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了占卜用的工具,谢方晴转过身,给她一道照明法术。

    却没想到,司徒兰芳刚刚将占卜法牌拿出来,这些发牌竟然突然间着起火来,非常诡异,而且毫无征兆。

    司徒兰芳吓的将占卜发牌扔在了地上,不一会儿,地上多出了一滩黑灰!

    “怎么会这样?”谢方晴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此时血鸦忽然指向前方,谢方晴抬头一看,在前面探出一个被青光笼罩着的妖脸!

    一张老迈,干枯可怕的面孔,散乱的头发下是一双邪恶的黑色眼睛,此时,一张正在自燃的灵符从空中落了下来,掉在了三人的面前!

    血鸦和谢方晴之间早有默契,在谢方晴还没出手之前,血鸦就已经行动起来,冲着那个妖灵奔了过去。

    而谢方晴带着司徒兰芳,也紧随其后,然而,就在三人到达府邸后院阁楼的时候,却什么都没看见。

    按照血鸦的速度,进入阁楼只需要一瞬间的时间,在短短的一瞬间的时间内,这个妖灵就消失的没影了,简直匪夷所思。

    “血鸦,有别的发现吗?”谢方晴自己也拿着照明法器探查个不停,但是什么都没看见,而血鸦也摇了摇头。

    四周依然非常昏暗,谢方晴能依稀看见阁楼有一个客厅,两边各有一条通道,一眼就能看到头,一共有三个房间,左边两个,右边一个。

    “血鸦,我去左边,你去右边,一旦发现有妖灵,立即镇压。”谢方晴一边说着,让已经失去了占卜发牌的司徒兰芳呆在原地不要动,然后布下结界,因为距离很近能及时帮助,做完这些谢方晴则向着左边走了过去。

    谢方晴站在左边第一个房间前的时候,伸出手打开了门,有些妖灵喜欢躲在门后,在人开门的一瞬间偷袭。

    门被打开了,里面静悄悄地什么声音都没有,谢方晴轻轻地将门推开了一条缝隙,随后往里面扔了一张镇妖符,只看见金光爆发出来,谢方晴。立刻将门完全打开!

    放眼看去里面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镇妖符的金光照亮了四周的一切,没有妖灵!

    此时,谢方晴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个通灵者死后已经变成了厉鬼,至于他是怎么死的,暂时还不知道,不过,就像星辰子死后化作厉鬼,一样会法术。

    这个通灵者在谢方晴看来估计也保留了生前的不少实力,刚刚司徒兰芳的占卜法牌凭空起火,八成就是对方用灵符干的!

    继续走到了左边第二间房间的门口,谢方晴打开第二间房间的一刻,却听见血鸦那边发出了一声惊呼。

    谢方晴心中一怔,难道血鸦发现了什么?

    赶忙走了过去,此时只看见在右边的房间内,躺着一堆尸体,全都已经高度腐烂,身上都穿着黑袍,但是却没有臭味,这倒是有些出乎谢方晴的意料。

    谢方晴数了数,一共五具尸体,应该就是金成乐派进来抬尸体的五个武者,只是却没见到那个通灵者的尸体,就算是他已经变成厉鬼了,尸体也应该还在啊!

    “血鸦,你怎么大呼小叫的,你丫没见过尸体啊!”谢方晴抱怨地说了血鸦一句,血鸦撇了撇嘴,倒是没还嘴。

    谢方晴转过身,走向了左边,站在了第二间房间前,谢方晴正要打开房间,却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声低沉的吼叫。这吼叫听起来有点像是僵尸!

    血鸦站在门的另一边,谢方晴从腰包里摸出了镇尸符!

    然后,猛地打开门,一瞬间,一个干瘦的身影从房间里的地上一下子蹦了起来,出现在了谢方晴和血鸦的面前。

    身穿白色法袍,带着黑色的长帽子,头发如同干草一般枯朽,嘴里露出四根渐渐的利齿,这个通灵者的尸体竟然变成了僵尸。

    这是谢方晴没想到的,僵尸看了谢方晴和血鸦一眼后,下一刻竟然选择向谢方晴扑了过来,尸爪向着谢方晴的脑袋就抓了过来!

    不过,谢方晴的反应也不慢,往后掠退了一步,血鸦此时从旁边出手,一拳砸在了这僵尸的面门上,把他打飞了出去,整个身子摔倒在了地上。

    而谢方晴此时也召唤出式神灼阴鬼王!

    鬼爪落下,将这个没有智慧,只有本能的僵尸给禁锢了起来,他的本事不大,只是最低级的僵尸,此时被鬼爪困住,一点挣脱的办法都没有,只能对着谢方晴愤怒地干吼!

    血鸦冲了过去,用妖爪将这个僵尸的头颅切了下来,干净利索地解决了僵尸!

    不过,这还是谢方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通灵者死了之后,不仅魂魄变成了厉鬼,而且身体还变成了僵尸,这需要多么巨大的煞气才能促发这种可怕的变化。

    而且,这阁楼虽然朝向不好,背着阳光,但是却不是什么煞气极重的地方,想到这一层,谢方晴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僵尸已除,阁楼大厅已经干净了,那么刚刚袭击三人的厉鬼,肯定是跑到阁楼二楼去了。

    事不宜迟,谢方晴和血鸦正要往阁楼二楼走,却发现了一个意外的情况!

    刚刚谢方晴让司徒兰芳站在结界内等等她,不想让司徒兰芳冒险,然而,现在谢方晴却找不到司徒兰芳了!

    这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刚刚谢方晴从右边走回来的时候还看见司徒兰芳坐在结界里发愣,怎么一转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呢?

    “司徒兰芳呢?”谢方晴大喊了几声,可是就是没有人回答她。

    谢方晴还试着联系司徒兰芳的传讯法器,可惜传讯节点不好,无法联系,司徒兰芳怎么会失踪了?

    难道是被那个死去的通灵者所化成的厉鬼给抓了?

    这厉鬼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当着她的面抓人!

    关键时候,还是血鸦的嗅觉起了作用司徒兰芳虽然不撒香薰,但是似乎是因为爱好或者是习惯的缘故,她总是喜欢在自己用的占卜法牌上喷一些香熏。

    所以,即便司徒兰芳自己不用,身上也总是沾染了一些香气。

    血鸦就是凭借这一丝丝的香气,找到了司徒兰芳的位置!

    “在阁楼上!”血鸦对谢方晴说道,两人一步步朝着二楼走去,阁楼二楼很大,角落里还堆放了一些杂物,资料,以及几件看起来是被遗弃的物件。

    但是,本来采光就不好的阁楼,二楼唯一的窗户更是被后院边上一棵植被茂密的大树给挡住了,这下子二楼来更加的昏暗。

    谢方晴举着照明法器,踩着木质的楼梯,扶着楼梯的扶手,往上走去。

    血鸦紧紧地跟在谢方晴身后,整个阁楼里一片安静,唯一的声音就是俩人的脚步声。

    “司徒兰芳,你在吗?”谢方晴冲着阁楼二楼喊了一声!

    就在此时,谢方晴手边的楼梯扶手忽然松动,紧接着整个楼梯扶手全都断裂,掉了下去,谢方晴更是身形不稳,顺着楼梯扶手往下栽倒,要不是下抓住了谢方晴的胳膊,或许谢方晴就真的头朝下摔下去。

    “好险。”谢方晴惊魂未定地说了一句,低下头看了看楼梯的扶手断口,好家伙,上面还有黑色的禁制阵法。

    这肯定也是那个通灵者厉鬼干的好事,谢方晴和血鸦冲上了阁楼二楼。

    刚刚站稳,整个黑暗的阁楼二楼内,猛然间飘起了四张燃烧着的灵符!

    这些灵符烧起来的却和普通的火焰不同,淡蓝的颜色,但是却又和鬼火不同!

    因为,谢方晴感受不到这些淡蓝色火焰里有阴煞鬼气的成分,面对这四张灵符,谢方晴不敢乱动,等待着这些灵符下一步的变化,此时四张灵符像是被控制了一般,飘到了血鸦和血鸦的身边,形成一个包围圈,将两人困在了中间。

    谢方晴飞出一张镇鬼符,金光照亮了阁楼二楼的前方,却没看见对方的鬼影,似乎也是空的。

    谢方晴正想着往前走,突然间这些灵符落了下来,向谢方晴和血鸦的身子飘来。

    速度很快,谢方晴拔出凝霜剑,将天空中的灵符斩成了碎片,然而,令谢方晴大吃一惊的是,碎裂的灵符里竟然飞出了阴魂,尖叫着落在了她的头上,开始撕扯她的脸!

    谢方晴的脸上传来剧烈的疼痛,灼阴鬼王此时出手,将这个落在谢方晴头上的阴魂狠狠一拽,扔了出去,阴魂飞在空中,谢方晴定睛一望,好家伙竟然就是之前那些死去武者的魂魄!

    他们虽然没有变成厉鬼,但是化作的阴魂却被这通灵者厉鬼所用,封印在这灵符之中,成为式神向谢方晴袭击!

    这一刻,血鸦也已经将剩下的三张灵符撕碎,果不其然,一下子又飘出了三个阴魂。

    四个阴魂,在黑暗中时隐时现,紧紧盯着谢方晴和血鸦!

    似乎随时都会发动致命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