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火饲养指南 > 434 化敌为友
    不得不说,刘杏月的提议是他们之前从未想过的。

    “韩长宁虽然是坤元宗的人,但他在里面的地位并不高,总是被天班和地班的人排挤……他是孤儿出身,在乌家做内应的时候,他是真的喜欢上了乌若澜,但你们也知道,乌若澜最后还是死了,所以,他也开始质疑起组织了。”

    或许刘杏月说的没错,但叶凡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相信韩长宁,如今是非常时期,仙界不太平,凡界暗潮汹涌,坤元宗也蠢蠢欲动,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使得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思来想去,叶凡想到了张良。

    这个神的神品还是可以保证的,而且,他的老父亲还在魔界,张良再怎么替天行道,也不至于六亲不认的斩了他亲爹。

    这个神是可以合作的。

    韩长宁虽然不是坤元宗的核心人物,不过从他身上摸下去,肯定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为今之计,只有先和张良联起手来把坤元宗收拾掉,才能考虑其他的问题。

    当然,张良也不是想联系就能联系上的,自打离开魔界之后,张良就没有再出现过,九幽的事情也一直拖下去,现在只能暂时先不考虑韩长宁,免得打草惊蛇。

    救白浮萍还得想想别的办法。

    不等他们想到办法,办法就自动找上门来了。

    白游东回来了!

    东君和云中君两神是秘密下凡,循着上神之神给的南山通道,他们不动声色的来到了魔界,求见叶凡。

    叶凡和东君见面以后,一时间尽是唏嘘。反正洛丹明也是熟人,他们干脆在魔宫聚了一聚。

    得知二神下凡的目的也是调查坤元宗,双方一拍即合,决定一起把这事儿给解决了。虽然白游东是东君在凡界的假身,但他对白家人也是有点感情的。

    “那好,我们兵分两路,叶贤弟你调查明家与坤元宗的联系,我去救身陷囹圄的表妹。”

    东君的意见,大家也多赞同,散会以后,叶凡把他们二神安排在魔宫过夜,在安顿好之后,他和东君单独谈了会儿,然后离去。

    说起来,这是云中君第二次进入魔界,他躺在彼岸宫的寝宫之中,看着东君从外面回来,望着宫殿的房顶问道:“叶凡找你是什么事?”

    东君给自己斟了杯茶:“他打听了一下九幽飞升之后的事。”

    “哦?”云中君翻身坐起来,饶有兴味的问道,“你是怎么跟他说的?”

    “还能怎样?照实说呗。”

    “连湘君夫妇收她做义女、少司命打过她的事也说了么?”

    “那还能怎样?他知道的也不少,要是在这上面有所隐瞒,他肯定不会信任我们了。”

    “我真是不明白,你说这九幽到底哪儿来的本事,就一个小丫头而已,竟然把他和上神之神支使的团团转。”

    “就算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的。”东君耸肩,“总而言之,她是让仙界和魔界联起手来的重要连系,必须要保证她的万无一失啊。”

    “但她现在在昆虚禁地……”

    “这件事上神之神已经告诉他了。”

    “吓!那叶凡还坐得住?”

    “坐不住也得坐,九幽现在没了仙骨,而咱们仙界灵力最强的地方就是九重天和禁地了,不让她在禁地养着,难道让她去九重天,或是被叶凡接到魔界么?”

    云中君一想,也是这个理。

    大司命遇袭这件事,九幽已经认罪,如果上神之神再偏袒她,难免有失公允,也只有禁地可以呆着了。

    “真希望大司命可以早日好起来,可以早些给九幽一个清白。不过,老东,你不也遇袭了么?难道对对方一点印象都没有么?”

    东君头疼道:“一想起这事我就够怄的了,别再给我添堵了。”

    没办法给九幽做不在场证明,他一直都很内疚。

    “对了,老东,你怎么看待上神大人?”

    东君压低了声音:“昆虚宫那位?”

    “仙界不就那一位上神大人么!”

    “这可真是不好说……他似乎和上神之神不太和睦。”

    “你也感觉到了吗?”

    “唔,就算他们二人不和,也应该不会影响到九幽的,在祭天仪式的时候,我看上神对九幽的态度还是挺不错的。”

    “祭天仪式都过去多久了!你也不想想,上神之神派他去调查大司命遇袭事件的时候,就是他指认了九幽啊!”

    “上神也只是秉公执法而已……”说着,东君一个激灵,“哎呦喂,不是吧,难道你觉得他在公报私仇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也只是怀疑!你别到处乱说啊!”

    “我是那种人吗!不过……”东君凑过去,“说说你的怀疑根据。”

    “不好说……你别这么看着我,是真的不好说!我也就是感觉……我知道这有点荒谬,但是吧……”云中君也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你还记得九幽的修为掉了两级那次……”

    “啊……那一次……”东君有印象,“可那不是她自己误入禁地,被螣蛇所伤吗?”

    云中君摇头:“这你都信?在此之前,九幽去咱们宫里暂住过,后来被玉虚宫的那两位接走,之后就出了事。”

    “你的意思是……”

    “九幽在玉虚宫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昆虚宫的禁地惹螣蛇呢?之后,上神之神还以管教不利为由把上神给贬下凡间去了,这其中必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弯弯绕绕。”

    被云中君这么一分析,东君也开始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但有道理归有道理,他们都不知道东皇太一被贬下凡到底是因为九幽还是别的原因,猜测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次日,东君和云中君要启程告辞,临行前得知,叶凡已经离开魔界,去明家山庄了。两人也不多做停留,带着自己的任务离开了。

    他们离开之后,飞廉和雷动也在一起开了个小会。

    飞廉:“老雷,你觉得魔界对付九神会有几成胜算?”

    雷动:“你玩我呢?咱们魔界就老前辈一个神修,咱俩也只是灵修而已,怎么看都斗不过啊。”

    飞廉忧虑的叹气:“我就是担心,如果仙魔两界再度为敌,咱们魔界可就彻底玩儿完了。”

    “没那么简单。”雷动安慰道,“那些神仙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一团和气,你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