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将武生:武家庶女别太毒 > 295.意外(云月行房意外重重)
    曹云飞一脸兴奋浪荡,脚下飞快,速速而去,到了门前一脚利落踹开了房门,两只眼如狼似虎盯着怀中佳人,一脚抬起,摔得荒唐……

    曹云飞太过得意忘形,前脚成功跨过门槛,这后脚略显得大意,脚面挂在了门槛上没及时收回,一个重心不稳,自己正面朝下摔得一个趔跌。

    武玄月本是在曹云飞怀中满脸娇羞不尽,哪里会意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跤,曹云飞遭罪,武玄月也跟着遭殃。

    武玄月一手捂着自己的腰,缓缓坐起身来,眼看曹云飞比自己还要惨上几分,直面朝下,大拜贴地——

    曹云飞这死要面子的个性,估计这会子功夫,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

    果然,曹云飞无地自容,更是无脸抬头,双手扬天而上,自己连头都身体都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完全僵直了。

    武玄月本事想要埋怨两句,看到这场景,这到嘴边的埋怨话语,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

    武玄月掩面硬忍着笑意,待自己憋住了笑意后,方才挪了挪身子,坐在曹云飞的身旁调侃道:“呦~我家英勇的大英雄!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曹大堂主,你告诉我,你这是唱的哪出?”

    曹云飞忽然起身,盘腿捂脸,恨不能脸红到脖子根上,这脸淤青擦伤多处,如此俊美容颜,片刻间被这脸刹荼毒,已然不复从前,惨不忍睹。

    曹云飞气的不吱声,自己的尊严连连受损,不知道今日是不是災日,诸事不顺——

    这攻势马上都要到了床头,临门一脚之际,竟然来了这一出,就算不照镜子,自己都能够想象得到现在自己的脸挂彩景象,可笑至极。

    曹云飞一脸怒火,当真是已经失去了兴头,这会子功夫自己根本无脸见人,只想赶紧找到白华医师,给自己正正容。

    眼看曹云费脸色突变,正有起身之势,武玄月说时迟那时快,一手按着曹云飞的肩膀头,出其不意地送往而去,根本不避讳曹云飞脸上的淤青,心疼有加的亲吻而上,有血腥味道的地方,武玄月探出了舌头来,撩人醉心地轻轻地舔舐一番。

    曹云飞登时之间,浑身如同电流通体一般,惊呆不知措。

    待他反应过来之际,慌乱捂脸,更是羞红脸颊,廉耻心作祟,欲要把如同可人小猫舔舐自己伤口的武玄月推到一边。

    “你……你这是干嘛?伤口脏!你离我远点!”

    武玄月根本不为所动,曹云飞越是推搡,自己攻势更甚,眼看自己快被曹云飞的蛮力推开,武玄月索性双手大开,十足全力地环着曹云飞的脖颈,继续细细密密的亲吻曹云飞那张惨不忍睹的脸。

    曹云飞被武玄月弄得自己浑身上下奇痒难耐,摆脱也摆脱不开,却是面子作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武玄月挨着曹云飞的脸亲吻了一边,而后抱着对方的头,突然一口,十分坏心眼地咬着对方的耳垂,曹云飞脑子一道激光闪过,耳边清凉疼痛,身体反应更甚。

    武玄月方才变得乖巧起来:“你在介意什么呢?曾经你也这样对我的不是吗?”

    曹云飞一愣,恍惚道:“什么?我也有这样的境遇对你吗?”

    武玄月一脸不满埋怨道:“切~你这都是什么记性呢?武门那一次,你是不记得,我——却这辈子都记忆犹新——”

    曹云飞恍然大悟道:“噢~是是是~那个时候的你还真是狼狈到了极点,我可记得那个时候你被打得身上连块儿好肉都不剩,为了救你出来,我可是没少动心思!亲你不算什么,差点就跟武门那一帮人动起来了手脚。”

    武玄月轻声一笑道:“是啊~那个时候我是不知道你是以怎样的心态亲我的~也亏你那个时候能下的去嘴——”

    曹云飞呵声一笑,一手捂脸惭愧道:“那个时候,就想着一定要把你给救出来,心无杂念,也绝非有什么非分之想!哪里知道我就回来的可不是一般人,我本以为救回来了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结果竟是一只八面玲珑心的狐狸,还真是……”

    武玄月听罢,心中一片热意盎然,大概是曹云飞此言,让自己回顾了曾经……

    武玄月恍然方才意识到从一开始起,这个男人就是全心全意地对自己,便是不求任何回报,救自己也不过是因为当年和自己真身的交情罢了,说来自己欠曹云飞的真是太多太多了……

    曹云飞惊愕叫道:“等等!你这是干嘛?你的手放在哪里?”

    竟不知武玄月已经先下手为强,待曹云飞还在意犹未尽回忆曾经的时候,她的手已经以迅雷之势,解开了曹云飞的衣带子,这一次可比上一次轻车熟路多。

    曹云飞哪里会想到武玄月如此主动,更是动作迅猛,自己一眨眼的功夫,这上衣不知何故,已经胸前大敞,皮肉裸露。

    武玄月一边帮曹云飞宽衣解带,一边一本正经道:“我是怕你死要面子,太过在乎脸上的伤势,临阵脱逃,又把我自己一个人扔在了这里,所以~对不起了~我只能够先下手为强了——”

    曹云飞愕然良久,眼看这丫头不是跟自己开玩笑的趋势,看来心急火燎的人不止自己一个人……

    既然如此,对方都不惧捏那么多,自己何必又装模作样这般,竟让一个女子如此主动,这还真是不符合自己曹云飞的个性!

    想到这里,曹云飞霍然起身,胸口鼓雷振振,早已按奈不住的欲火焚身,一手攥着武玄月在自己身上不老实的手,蛮横强硬地将其甩到了床榻之上。

    已经敞开的衣裳曹云飞只显得碍事,一抖肩,一撩手,白衣缭落一地,那精壮有力、肌肉满布的健硕身体,让武玄月眼换缭乱,更是面红赤热。

    曹云飞将武玄月抵在了床头,附身而上,一阵地动天摇的拥吻而去,武玄月应接不暇,缠绵悱恻。

    曹云飞缓缓起身,一手扯下了自己碍事的发冠,长发迤逦,更显得慵懒迷离,虽说脸上的伤势有些有碍观瞻,可是现下这绝好的身子,逼人的气势,让武玄月已经忽略曹云飞脸上的伤势。

    曹云飞勾嘴一笑道,“你个小狐狸,爪牙真快~既然你那么积极主动,哥哥也不能够亏待了你~这一次,哥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王者!”

    说着,曹云飞一脸贼坏笑意,手脚不安分地伸到了武玄月的衣带子上——

    这一次,换他为对方宽衣解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