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门风华 > 第三百四十九章、心魔
    颜彦很喜欢这个口红的味道和颜色,擦上之后不像那些红艳艳的血盆大口那么夸张吓人,有点类似于桃红,娇嫩,也明艳,很适合她这个年龄。

    为此,颜彦还考虑过开一个胭脂铺子,只是这东西做起来颇为费事,这个时空又没有防腐剂什么的,因而做出来的胭脂冬天能用两个月,夏天也就半个多月,颜彦只得歇了这心思。

    再说了,她一般情形下也不喜欢擦什么胭脂,倒是隔三岔五会自己用鸡蛋清、蜂蜜和珍珠粉调制点面膜敷敷,然后再擦点从宫里拿来的护肤品,有点类似于什么动物油脂,保湿效果还不错。

    擦完口红,颜彦正拿着靶镜打量自己的妆容时,门外的丫鬟突然传陆呦回来了。

    颜彦刚起身要迎出去,陆呦已经掀了门帘大步跑进来,看到盛装的颜彦,他竟然呆住了。

    “怎么,不好看?”颜彦忙又拿着靶镜细细打量起来。

    “不,好看,真好看,我还从没有看过这样的你。”陆呦走近了颜彦,伸手拿走颜彦手里的靶镜,情不自禁低头欺身上前。

    颜彦推开了陆呦,飞了他一眼,“胡说,我成亲时也是这样妆扮的,比这还鲜艳华丽呢。”

    “那不一样,那会我胆小,也没敢看你,更不敢一亲芳泽,生怕唐突了你。”陆呦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到颜彦脸上。

    谁知他的脸刚要再次蹭到颜彦的脸,青釉打趣道“公子,你好歹忍一下,好容易我们几个才给小姐打扮好的,你这一亲,我们又得重新弄一遍。”

    “好了,还不赶紧去收拾东西。”颜彦斜了青釉一眼,脸却不知不觉红了。

    “是,遵命。”青釉冲颜彦做了个怪脸,嘻嘻一笑,跑去屋里忙去了。

    “夫君,你怎么回来了?”颜彦这才想起来关心陆呦一句。

    按照惯例,陆呦应该还有两天才休沐的。

    “太后寿诞,普天同庆,书院多放两天假。”陆呦说完摸了摸颜彦的肚子,尔后给了她一个拥抱。

    他想她了,也担心她。

    虽说那个妇人和那名婆子都被抓住了,也被处置了,可他担心她们还有同伙,谁知道那些人藏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又会冒出来。

    “这样吧,夫君,我要去一趟陆家,和祖母她们一同进宫,不如你一起和我去见见她们,省了你明后天再去了。”颜彦提议道。

    上个月颜彦过生日陆呦回来了,后来忙着审问那名妇人和婆子,陆呦便没有回陆家,老太太前几天还特地问及此事,颜彦从对方的话语里感知到老太太还是挺惦记这个孙子的,因而便想陆呦回去看看她。

    陆呦正不想和颜彦分开呢,忙命人备水,简单梳洗一下换了身夏衣和颜彦一起上了马车。

    在车上,颜彦把自己前两天去陆家见老太太的经过学了一遍,也说了周婉的事情,刚说到李穑在皇上那碰壁时,马车在陆家的照壁前停下来了。

    彼时陆家照壁前停了三辆马车一顶轿子,有两个婆子正忙着往马车上搬送东西,颜彦见此猜想老太太和朱氏应该是着急了,因为颜彦确实因为陆呦回来耽搁了点时间。

    于是,下了马车后,颜彦一边拉着陆呦的手一边催促着他快走,谁知刚拐上二门处的长廊,迎面却碰上了陆鸣。

    陆鸣显然也没想到会碰上这两人,短暂的愣怔后,他先抱拳行了个礼,“大哥,大嫂,你们来了。”

    颜彦没有回应他,也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拉着陆呦越过他走了过去。

    陆呦倒是对陆鸣略点点头。

    “大嫂,有件事我需要向你赔个礼。”陆鸣看着颜彦的背影出言挽留道。

    刚刚那迎面的惊鸿一瞥,委实让陆鸣惊艳到了,说不出什么心理,他很想再好好看一眼。

    这个女人太善变了。

    陆鸣很清楚地记得他上次见颜彦是在明园,是端午前两天,他和颜彧奉命去请这两人回家过节,结果那次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饶是如此,他仍是没忘了那次颜彦带给他的震撼。

    因为那天的颜彦是素颜素面,身上穿的是普通百姓的麻衣,看起来就像一个市井小妇人,却一点不觉得小家子气,反而清新自然,令人观之忘俗。

    今天的颜彦虽又是盛装而来的,高贵雍容,但同样让人挪不开眼。

    说来也是怪事,自从陆鸣放下心魔,承认颜彦比颜彧优秀开始,他眼里看到的都是颜彦的好,也能正视颜彦的才情颜彦的品格颜彦的容貌。

    可惜之前他一叶障目了。

    当然了,这一切依然只是他心里所想,当着外人的面,尤其是当着颜彦和陆呦的面,他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可他又莫名的留恋起颜彦的一颦一笑来,因而,方才看着颜彦的背影才会脱口而出留下她。

    幸好,他想起了自己还欠颜彦一个解释。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他的确是他考虑欠妥。

    颜彦倒是也猜到了陆鸣想说的是什么,果然,待她转过身子,陆鸣向她郑重施了一礼,“大嫂,婉儿妹妹这件事是我考虑欠妥,当时我也是一时情急,想着她小小年纪也怪可怜的,而这件事也只有你能帮上忙,所以开口指点了她一下,并没有别的意思。”

    “想帮她你可以自己想法子,我娘子不过是一介女流,哪有闺阁女子干政的道理?”陆呦已知大致经过,所以很不爽陆鸣的行径。

    他才不会觉得陆鸣是思虑不周或一时情急呢,这个主意绝对是他深思熟虑考虑好的,多半是为了报那天在明园周婉怒怼颜彧之仇。

    因为如果颜彦出面,肯定会在皇上那碰个钉子或被训斥一顿;反之,若颜彦不肯出面,以周婉的直爽和单纯,肯定也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认为颜彦不够朋友,关键时候只会明哲保身。

    因此,不管颜彦出面不出面,这件事势必会影响到颜彦和周婉的交情,两个人不可能还会心无芥蒂地做朋友。